0

文化档案

No.31
文化 ,第三十一期  2017年6月18日

为什么外国厨师会迷上“日本的菜刀”

现在经常都可以听到日本在国际社会的影响力有所降低的说法,但是在烹调界却并非完全如此。日本厨师在全世界都炙手可热,从海外到日本来学习烹调的人也在增加。而这在以前根本就是无法想象的。 当然由于金额的不同,很难一概地作出比较,但是日本产品、尤其是家电产品不再畅销,蔓延着一种悲观论,但就在这样的背景下,根据财务省的贸易统计数据,厨房用菜刀类的出口金额在2004年之后(美国次贷危机的年份除外)持续保持增长的趋势。 我们曾经看到过这样的一幕,海外星级餐厅的厨师们来到日本,会买上好几把菜刀带回本国,但是如今,已经天经地义般谁都用日本制菜刀。   占专业用日式菜刀90%份额的堺市 通过匠人的分工而形成的造菜刀的世界 全球厨师认可日本制菜刀的理由,说到底还是因其锋利的切割能力。比如以刀具而著称的闻名全球的德国索林根双立人亨克斯公司的最高级系列产品,生产工厂便是在岐阜县关市。要实现最高水准的切割能力必须用到日本匠人的技术。 国公司的旗舰款式,也就是西式菜刀原来是在日本制作而成,这在业界人士之外恐怕鲜有人知吧。 暂且先不谈西式菜刀这个话题,日本料理的厨师们喜欢使用的菜刀产地为大阪和堺市。堺市的刀具在日本全国所占份额约为7%,这并不高,但 ... ... [阅读更多]

No.29
第二十九期 ,文化  2017年4月3日

地区再生的关键词
利用故乡的空房间,挑战打造总社的艺术工房

父辈留在故乡的家究竟什么样子了?房子空了很久,曾经装满儿时的记忆,要将其扒掉也实在可惜。我想对故乡的老房子抱有如此情节的人也不自少数吧。根据2013年的调查,日本全国有空房子820万户。总体住宅数为6063万户,空房率竟达13.5%。加上少子化的影响,全国各地有很多没人住的民居,想拆也拆不掉的房子。 现居住在神奈川县伊势原市的池上真平就是其中一个人。冈山县的总社市留有大正时代曾祖父建造的房子。20年前祖母去世后成为空房。池上也出生在这里,因父亲工作的调动,他在京都长大,自己后来在东京就职。曾有一段时间借给残疾人NPO,后来就成了无人看管的空房子,任其荒芜。 池上家族有人曾在总社町任初代町长,土墙环抱的宅子,院子配置巨石,面对庭院有书房和居间(起居室),是传统的日本建筑。宅子的后面有仓房和茶室。池上说,“曾经考虑过拆掉,咨询了一下,拆迁费就得花1000万日元,不得不考虑一下”。 在这时候,有一个偶遇。有人介绍我认识了建筑师,也是美术作家松本刚太郎先生。 松本在2006年关闭建筑师事务所后,自己在冈山县东部和气町将民房改建成美术工作室,制作绘画和雕刻。松本看了池上宅子后,提议说是否能将宅子改为艺术工房。那是2014年的事。还请了 ... ... [阅读更多]

No.27
第二十七期 ,文化  2016年11月29日

专辑—-是否能诞生日本人横纲?
对谈 没有好人材汇集的地方,就没有未来

剪掉梳了24年的发髻 Meij 师父的断发式刚刚结束了。 已经适应新发型了吗? 西岩 不,我还没有适应。已经梳了24年的发髻(笑)。 Meij 我也拜读了师父的自传《锤炼》。的的确确是《锤炼》,各种各样辛苦的叠加 ……尤其是您接受了9次手术,我感到很惊讶。怎么会有人做那么多次手术? 西岩 自己以外没听过(还有别人)。 Meij 师父您是连续19个赛会保持“三役”地位的力士(相扑选手)真的很厉害。与大关不同,“三役”力士因为没有地位陷落赛,如果休息或者输多于赢的话,在一个赛会名次就会降到“三役”以下。而且,您的胜出数也是历代第七位。我真的非常尊敬您。 西岩 谢谢。 Meij 其实,我从孩子的时候开始喜欢相扑。但是对其他的体育几乎不感兴趣。明明是荷兰人却不太喜欢足球,真不能大声说出来(笑)。 初次看到力士 8岁的少年…… 西岩 您从什么时候起观看相扑? Meij 因父母的工作关系我在1971年、八岁的时候来到日本。父亲在日本的食品制造厂工作。不过,当时在日本的外国人,要么是外交官,要么是美军关系,所以比较稀奇。八岁的我,当初不仅不会说日语,也不会说英语。父亲有一天把我带去了从前(藏前)的国技馆观看相扑比赛。在那里,打算去厕所的我 ... ... [阅读更多]

No.27
第二十七期 ,文化  2016年11月29日

专辑—-是否能诞生日本人横纲?
现在的相扑缺乏气魄

当相扑,不分日本人还是蒙古人 长山聪:三月份理事长改选了,从去年12月18日就职以来,已过半年,(您)感觉怎么样? 八角信芳:基本习惯了。在外部理事的大力支持下,以摸索的状态逐步走来,不过那也一点点使我更自信。前身北之湖理事长逝世之后,反正各种各样的问题相当多……。今年连酒也戒了。最近总算能抽空去打了几次高尔夫。 现在大相扑由于受欢迎,每场比赛都高挂“客满致谢”的匾额,不过我想,相扑迷还是期待着出现日本人横纲吧。 作为我个人,不论是蒙古人,还是什么人,什么人没有关系,只要是相扑,都是“力士(相扑选手)”而已。然而,事实上,相扑迷常常会说“希望会出现日本人横纲”。 为了让我们年轻的日本力士以横纲为目标,希望他们怎么做呢?有没有一些这样的想法? 我觉得有很多相扑选手一开始就抱着赢不了白鹏,达不到他那种高度的想法,未尝试就放弃了。 就是说,没有梦想吧。即便推不动对方,有了要“推”的想法并一直不断地推,渐渐地变得能推动。然而,现在的力士一见硬就放弃了。 最近,很多人批评说白鹏怎能用巴掌横击对方的脸的招数,或者用胳膊肘顶等招数。当然输赢已经分晓时再多余地“补一刀”当然不好。但是,如果你让我说,其它的力士缺乏被白鹏击打后而还击的气概。不 ... ... [阅读更多]

No.27
第二十七期 ,文化  2016年11月11日

摘自东京都江户东京博物馆 “大妖怪展* 陶俑到妖怪手表”
由人的不安心理产生的黑暗中的居民

这次,神宫有幸迎来了因出席伊势志摩峰会而访问日本的七国集团(G7)各国首脑。在位于神宫的内宫入口处的宇治桥畔,和安倍晋三总理一起,我也与每一位客人握手,并用英语简短地打了招呼,表达欢迎之意。国家首脑级别的人物,果然都对“入乡随俗”即为礼貌的道理心领神会。在参拜神灵的时候,各位步入被称为“御垣内”的外侧围墙内部,按照日本的传统形式进行了礼节性访问。安倍总理亲自用英语对神宫进行了说明,与此同时,也就自然而然地走在各国首脑的前面带路,这场景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在迎接各国首脑的访问过程中,我最为期待的是想让各位实际接触到神宫凛然的气氛,在访问之后,每个人都能觉得“那个地方让人感觉心情舒畅”。在神宫里,祭拜着皇室的祖先,也就是作为我们国民的大御祖神而受到爱戴的天照大御神。究其起源,并不是出于追求“个”——即个人利益,而是祈祷“公”——即公众幸福的场所。而这次来访的恰恰是世界公众人物中的公众人物,所以我也很希望他们能直接感受到这一点。在这一点上,我的愿望百分之百地得到了实现。... [阅读更多]

No.27
第二十七期 ,文化  2016年11月9日

式年迁宫、峰会、传统的继承……揭开不为人知的谜 伊势神宫 大宫司畅谈
为什么日本人去伊势参拜? 一千三百年的迁宫孕育的智慧

这次,神宫有幸迎来了因出席伊势志摩峰会而访问日本的七国集团(G7)各国首脑。在位于神宫的内宫入口处的宇治桥畔,和安倍晋三总理一起,我也与每一位客人握手,并用英语简短地打了招呼,表达欢迎之意。国家首脑级别的人物,果然都对“入乡随俗”即为礼貌的道理心领神会。在参拜神灵的时候,各位步入被称为“御垣内”的外侧围墙内部,按照日本的传统形式进行了礼节性访问。安倍总理亲自用英语对神宫进行了说明,与此同时,也就自然而然地走在各国首脑的前面带路,这场景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在迎接各国首脑的访问过程中,我最为期待的是想让各位实际接触到神宫凛然的气氛,在访问之后,每个人都能觉得“那个地方让人感觉心情舒畅”。在神宫里,祭拜着皇室的祖先,也就是作为我们国民的大御祖神而受到爱戴的天照大御神。究其起源,并不是出于追求“个”——即个人利益,而是祈祷“公”——即公众幸福的场所。而这次来访的恰恰是世界公众人物中的公众人物,所以我也很希望他们能直接感受到这一点。在这一点上,我的愿望百分之百地得到了实现。... [阅读更多]

No.24
第二十四期 ,文化  2016年5月20日

日式威士忌的芳醇世界

土屋 守(威士忌评论家)

日本人与威士忌的渊源是何时开始的呢?谁是第一个品尝威士忌的日本人呢?据说是威廉姆・阿特姆士向德川家康敬献了威士忌。阿特姆士改名为三浦按针,得到家康的在日居住许可。17世纪初,威士忌鲜为人知。其实阿特姆士是英格兰人而不是苏格兰人(威士忌是诞生于苏格兰的蒸馏酒,当时英格兰与苏格兰也不是同一个国家),而英文威士忌这一词汇于18世纪中叶才出现,威士忌在19世纪后半的维多利亚时代才被英格兰人所熟知。如此说来威士忌是由阿特姆士敬献给德川家康的这一说法并无什么依据。那么最初是谁将威士忌传到日本的呢?现在公认的说法是由佩里(Matthew calbraith perry)带到日本的。佩里于1853年7月登陆日本,众所周知,这是为了敲开江户幕府的国门,以圣斯科哈那号为首的四艘舰船抵达日本并于神奈川县的浦贺滩登陆,据记载,当时负责接待的武士与翻译在船上享用了威士忌。在来年的1854年2月,佩里于横滨港登陆,当时舰船数增之7艘,佩里乘坐的旗舰从圣斯科那号改称为普哈顿号。在美国引以为豪的世界最高级的蒸汽舰船上,日美双方于当年3月签订了缔结条约,... [阅读更多]

No.25
第二十五期 ,文化  2016年4月9日

“最后的浮世绘师”清亲眼中的江户与东京

小林清亲常被称为“最后的浮世绘师”。到了近代,尽管印刷技术逐渐发展并呈现多样化,但清亲依然钟情于锦绘(木版画),并将其可能性发挥到了极致。小林清亲生于江户的一个武士家臣的家庭,或许这种落寞的身份背景赋予了他一种独有的意志力。然而,若撇去他作为浮世绘师的这一层框架,清亲的擅于革新以及其“画家”身份的重要性就显得格外明显。... [阅读更多]

No.24
第二十四期 ,文化  2016年4月9日

逐渐改变的日本酒和消费群

日本酒受到女性和年轻人的喜爱,中小酒窖的地方酒也人气爆棚
日本酒业发展得如火如荼,特别是人气爆棚的地方酒窖产品更是难得一求。日本酒不单受中老年男性青睐,女性和年轻消费者也越来越多。 10月下旬,东京涩谷区的某活动会场,迎来了百余位日本酒爱好者。中老年男性虽然不少,但会场里的女性和年轻人也是格外引人注目。 在此举办的活动名叫“第15届年轻人的日出之时”,是个品酒会。在这里,有来自日本全国31家日本酒厂参展,到访的客人们可以在会场上试饮产品,和生产商直接交流。会场上,我们时不时能看到手里拿着酒杯一边讨论“接下来该尝尝什么好呢?”的女性团体。 两天来,会场接待了2000人以上的来宾,“一白水成”的酒厂老板告诉我们“每年来参加活动的年轻人和女性客户越来越多”。 像这样的体验日本酒的活动现在也越来越多,其中还有一些是专门针对女性消费群体的。 可见,“日本酒等于大叔们的饮品”的时代已经终结。消费市场也发生了翻天地覆的变化。“我酿酒35年,像这样的情况还是头一次见到”,... [阅读更多]

No.23
第二十三期 ,文化  2015年10月9日

福冈亚洲美术馆“东京・首尔・台北・长春 —
— 官展中的近代美术”展

1999年,福冈亚洲美术馆在九州的博多(福冈县福冈市)开馆。与以欧美及日本的美术作品为中心的东京和京都阪神地区美术馆不同,福冈亚洲美术馆是首个以展示亚洲近代美术为主的美术馆。自开馆以来,除常设展,特别展等活动外,正在进行中的,以亚洲同时代美术作品为对象的福冈亚洲美术三年展也十分引人注目。 福冈亚洲美术馆于2014年举办了名为“东京・首尔・台北・长春 —— 官展中的近代美术”的展览。并在东京的府中市美术馆,兵库县立美术馆举办了巡回展。该展重新整理了20世纪前半在日本以及在其统治下的韩国(原朝鲜)、台湾、中国东北部(满洲)举办的公开征集美术展览会(官展),并试图重新考察了当时各个地区的近代美术状况,是一个很好的企划。这些活动将之前一直被视为讨论禁区的那段时期的美术进行了冷静客观的回顾,是一场为明确官展的历史意义而举办的学术性展会,并制作了资料价值很高且内容充实的档案资料。 以下是三浦笃老师围绕美术馆及展会等话题,向此次展览会即福冈亚洲美术馆策展人,福冈亚洲美术馆馆员,劳旺柴坤・寿子进行的采访。 ... [阅读更多]

1 / 41234

Managemented by 佐口尚志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