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外交档案

No.28
第二十八期 ,外交  2017年3月27日

后TPP的通商构想
—没有美国的多边贸易尝试

TPP剥夺雇用”。美国大选将贸易政策作为争论焦点致使特朗普总统上台。美国的贸易政策是否走保护主义路线,如果这样,如何解决贸易纷争。纵观TPP挫折后世界贸易的走向。 美国特朗普政权的上台,不断让人们担忧国际经济秩序的不稳。期待本稿发表之际,特朗普总统结束就职演讲,关于国际秩序具体的政策能给出明确的方针,一月份特朗普作为下届总统举行的第一次记者招待会的主张,几乎和选举中的主张没有变化,也没有明确美国对于国际经济的具体方针。因此,国际秩序的不透明性和不确定性正在加大。 在美国国内贸易政策作为争论焦点    可以说特朗普总统依靠主张优先改变通商政策,而在大选中胜出。脱离TPP(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议)、重新开始磋商北美自由贸易协议(NAFTA)、批评中国为汇率操纵国等主张为特朗普的主要主张。比起日本在2010年前后对是否参加TPP磋商国时日本国民显示很高的关心度,相比之下,美国在2010年决定参加TPP磋商,而美国国民几乎不感兴趣。     那么为什么在美国总统大选中,TPP成了主要的争论焦点呢?这是因为TPP剥夺了国内就业机会的主张得到了广泛的支持。这个观点是在预选阶段,民主党的桑德斯上院议员提出的主张,时任TPP磋商的国务 ... ... [阅读更多]

No.28
第二十八期 ,外交  2017年1月28日

鼎谈
走在日本外交的前沿 –对TICAD VI的期待和日非外交

第六届非洲开发会议实现首次在非洲举办。 基于风云突变的政治经济形势、及左右该形势的国际局势,来探讨日本独自的国际协作及商务的可能性。 远藤贡    东京大学大学院综合文化研究科教授 藤田顺三  外务省TICAD担当大使 白户圭一  三井物产战略研究所国际信息部中东・非洲研究室主席研究员 —关于非洲的政治现状大家怎么看?   远藤:从冷战后这条线索来看,冷战结束后的1990年初,非洲政局迎来了巨大的转机。冷战期间的非洲国家多为军政统治或一党制国家,但冷战结束后,这些政治局面都逐渐发展为多党制度。 “为了发展也利用日本和中国。 非洲外交很高明”。 藤田顺三,1951年生。75年入职外务省。任综合外交政策局联合国政策课企划官、布里斯班总领事后,于2013年~2016年任驻乌干达大使。2016年就任外务省TICAD担当大使。 藤田:但是,即使实现了政治的多党化・民主化,也并不意味着政治局面就能走向安定。1990年代至2000年初,非洲各地发生了内战,产生了无数难民。当时的联合国难民高等办公事务所(UNHCR)的最高责任人绪方贞子曾提道“要说没有难民的国家可能只有坦桑尼亚了吧”,这句话让我记忆犹新。 白户:东西冷 ... ... [阅读更多]

No.27
第二十七期 ,外交  2016年11月29日

国际政治的“圈域”分化与峰会外交
日本外交迎来了近年来少有的充实期,发挥出了自己独特的主动权。国际政治看似愈加混沌,实则分化为三个“圈域”。如何应对这三个圈域的问题将成为我国今后的课题。

在国际社会面临众多难题的现在,日本外交的基础却史无前例地坚固。该现状是基于7国集团峰会及参议院选举结果而实现的。英国举行了要求脱离欧盟的全民公投,这一举动使努力多年的欧洲一体化在未来实现方面产生了极大的不确定性。在孟加拉国,包括7名日本人在内的许多人因恐怖袭击事件而丧生。此外,7月12日,联合国仲裁法庭依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做出裁决,全面驳回了中国主张在南海拥有领土主权的法律根据。对此,中国不仅表示判决无效,而且显现出加强实际控制的举动。在美国总统大选中,共和党候选人特朗普的言行增强了人们对今后美国全球政策走向的不安。发达民主国家的动摇,俄罗斯及中国等地缘政治学中所谓“强权政治”国家的崛起,恐怖事件频发对国际秩序的挑战等等,世界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难题。     另一方面,日本诞生了近年来少见的稳定政权。参议院选举的结果表明,安倍政权不仅获得了众议院三分之二以上的议席,在参议院也确保了稳定的半数以上议席。在第二届安倍政权诞生之前的六年里,日本每年都不得不更换首相,但现在的情况却与那时大不相同了。在稳定了内政的同时,安倍政权还切实地解决了一些此前外交领域的软肋问题,这一点也值得关注。一度产生矛盾的日美关系,也因7国集团峰会结束后, ... ... [阅读更多]

No.27
第二十七期 ,外交  2016年11月29日

“酷日本”可否安于现状

向世界介绍“酷(帅气)日本” ……当今的日本,在呼喊着“酷日本”,正刮着一股风潮,将鲜为人知地日本魅力向世界介绍的风潮。从动漫、游戏等流行文化到日本料理(和食)。对日式的东西感兴趣的外国人很多,而现目前这样的宣传方式是否可行呢?从事文化外交研究的第一人东京外国语大学国际关系研究所渡边启贵所长就“酷日本”所欠缺的东西进行分析。 “安倍马里奥”所象征的东西 在巴西里约热内卢举行的奥运会闭幕式上,将闭幕式推向高潮的无他正是装扮成任天堂推出的游戏超级马里奥的安倍总理。对于这个意外的表演,世界的媒体表示惊讶和喝彩。 “安倍马里奥”象征着双重意义。从地球的另一方的大城市东京的地下瞬间钻出来的表演毫无遗漏地展现了高科技日本在世界的“先进性”。 另一方面,正如英国《卫报》(电子版)一语道破那样,安倍总理穿着华丽的马里奥衣裳的表演只是短短的一瞬,剩下的时间只是穿着不起眼的西装,略显笨拙地挥舞着马里奥的帽子,这种“低调的动作”也反映了如实的日本人的姿态。 对安倍总理反映出两种不同的姿态世界似乎表示了好感。是什么让世界感到有魅力。日本的先进性是科学技术带来的。体验到日本的先进性的人,一定也感到了支撑日本科学技术的高度教育水平、经济能力和社会的安定 ... ... [阅读更多]

No.26
第二十六期 ,外交  2016年5月17日

中国建国之父毛泽东与日军共谋

远藤 誉(东京福祉大学国际交流中心主任,筑波大学名誉教授)

1949年10月1日,毛泽东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以下称“中国”)成立。建国之父毛泽东可谓功不可没。如果只是聚焦于这一点的话,可以是说毛泽东是值得尊敬的“伟大领袖”。但是,必须看到的是中国不是在抗日战争(日本称“中日战争”)中打败日本而诞生的国家,说到底就是打败蒋介石领导的国民党军队,取得国共内战的胜利而诞生的国家。其根据就是日本虽然在1945年8月15日战败,但是中国建国是在1949年10月1日。在此4年之间,国共两党展开了激烈的内战。因此,中国所说的“打败日本侵略军诞生的新中国”是错误的,更何况“在中日战争中,中共军队和日军进行了英勇交战”只是一个神话,和事实不符。非但如此,在中日战争中,毛泽东和日军共谋,倾注全力让国民党军队弱化。中共让间谍潘汉年潜伏到日本外务省下属的“岩井公馆”,通过国共合作由重庆政府得到的军事情报高价卖给日本,为日军打击国民党军队创造了环境。不仅如此。毛泽东派遣间谍和日军接触,提出了“中共军和日军停战”的提议。 本稿根据岩井英一的回忆录≪回想的上海≫(私家版本)等日方资料和中方资料相对比,对“中日战争中,... [阅读更多]

No.23
第二十三期 ,外交  2015年10月8日

一名历史学家对21世纪的日本,美国和中国的观察

入江 昭(哈佛大学名誉教授)

我1934年出生在东京,到现在已过去整整八十年了。1953年之前的19年间我生长在日本,但之后的61年我几乎所有时间都在美国渡过。我所知道的日本还是1953年的日本,应该是和现在完全不同的日本。从1953年到2014年这61年,我在美国主要从事教师的工作,在大学里结识了各种各样的人。 通过很偶然的机会,我也去过中国,2014年在几月18~22号这四天访问了北京。但和美国相比,在日本和中国的生活都不算长,所以对于21世纪的中国和日本这么大的课题,不知道我能说出几分内容来。然而,我作为一名历史学家,在研究日中关系,日美中关系以及世界动向时,多少会注重加入历史学家的眼光,或者思考对于这段历史应如何去看。所以可以说对21世纪的世界,或者说对中国、美国、日本,我多多少少有些自己的见解。 ... [阅读更多]

No.21
第二十一期 ,外交  2015年6月13日

座谈会
国家能否填补
国际与地方之间的空隙

在本人着手执笔本稿之际,安倍首相解散了众议院。日本的国会为众议院和参议院两院制构成,在政治力量方面众议院处于更强地位。为什么这么说呢?这是因为和参议院相比,众议院在几个方面被赋予了优越性。日本宪法规定:“内阁首相从国会议员中选出,由国会表决指名”,在该宪法的指导下,首相从所有的众议院议员中选出。按照惯例,大部分内阁官员也是从众议院议员中选出来的。因此,众议院议员选举是决定日本政治动向的最重要的选举,本次选举也将成为左右安倍政权今后的政策方向性的一次选举(安倍首相也有可能就此下台)。不过本人在此将不进行面临选举的各党主张的分析和选举结果的预想。为什么呢?因为读者在阅读本稿时,实际上选举结果已经出来了。取而代之,本人将通过本稿探讨安倍首相在这2年内频频频遭到来自国外批判的一个重要政策课题(不过,本课题很难成为选举的争论点)。那就是安倍的“历史认识”问题。... [阅读更多]

No.21
第二十一期 ,外交  2015年6月13日

2014年在澳大利亚国会演说中看安倍首相的历史认识

神谷万丈

在本人着手执笔本稿之际,安倍首相解散了众议院。日本的国会为众议院和参议院两院制构成,在政治力量方面众议院处于更强地位。为什么这么说呢?这是因为和参议院相比,众议院在几个方面被赋予了优越性。日本宪法规定:“内阁首相从国会议员中选出,由国会表决指名”,在该宪法的指导下,首相从所有的众议院议员中选出。按照惯例,大部分内阁官员也是从众议院议员中选出来的。因此,众议院议员选举是决定日本政治动向的最重要的选举,本次选举也将成为左右安倍政权今后的政策方向性的一次选举(安倍首相也有可能就此下台)。不过本人在此将不进行面临选举的各党主张的分析和选举结果的预想。为什么呢?因为读者在阅读本稿时,实际上选举结果已经出来了。取而代之,本人将通过本稿探讨安倍首相在这2年内频频频遭到来自国外批判的一个重要政策课题(不过,本课题很难成为选举的争论点)。那就是安倍的“历史认识”问题。... [阅读更多]

No.19
第十九期 ,外交  2014年8月7日

亚太共同体的可能性

入江 昭(哈佛大学名誉教授)

也对于在60 年前也就是战争结束刚刚过去几年时就远渡美国的我这个年龄段的人来说,提到亚太,首先就想到战争。那是亚太战争的悲惨时代,接下来有过冷战、朝鲜战争、越南战争等,亚太地域一直是多事之地。战争时许有人会问“为何现在要提亚太共同体”?其实关于亚太、亚太共同体的想法早就有了,也许有人会疑问是否有什么新现象?为何现在要提呢? 代结束了,那之后亚太应该是怎样的,在这个过程中是否有产生亚太共同体的可能性,这样的思考正是我的发问原点。... [阅读更多]

No.16
第十六期 ,外交  2014年1月28日

积极的和平国家 21
世纪日本的国家战略

神谷万丈 防卫大学校教授

2013 年 12 月 17 日,内阁会议决定了日本第一份《国家安全保障战略》和新的《防卫计划大纲》 “以国际协调主义为基础的,将和平主义”定位为日本今后的外交・安全保障政策基本理念。在海外视点来看,有不少人对于安倍晋三首相提倡的“积极的和平主义”(自 9 月 26 日首相在联合国总会的演说中初次提到)认为突兀而难明真意。实际上,“积极的和平主义”这种想法,并非安倍首相的原创。自冷战结束以来,日本的外交・安全保障共同体中的一部分人员,一直都在诉求必须将日本战后和平主义从“消极的”转换为“积极的”。我也是其中之一。那并不意味着是要丢 弃战后的和平主义,而是在维持其长处的基础上,随着日本国力增强和冷战后国际局势变化而修正其短处。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记忆,日本对于在战争中行为的自责之念,已经令战后日本人产生了日本成为决不再染指侵略战争的“和平国家”的决心,这是日本战后和平主义的原点。但是,日本的战后和平主义,包含了两种消极性。第一种是缺乏“为了和平而行动的想法”(第一种消极性),第二点,是缺乏“为了和平而动用军事力的想法”(第二种消极性)。... [阅读更多]

1 / 3123

Managemented by 佐口尚志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