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经济档案

No.28
第二十八期 ,经济  2017年3月27日

对“金融政策总结验证“的评价
自始至终都在强调新框架的合理性
对信息发布方面的反思不够充分

〈要点〉 通过放宽金融将需求前置效果有限 长期利率的固定与国债管理政策密不可分 在影响预期方面应该改进信息发布 大胆的金融宽松政策是以2年内达成2%的通胀目标为前提的速决战。然而政策引进后经过了3年半,通胀率仍然停留在负值,目标达成的时期也难以预期。所以如何重整态势打持久战的问题引起了极大的关注。 *** *** 日本央行在9月21日公布的“总结性验证”中表示,由于自然利率(中立于景气和物价动向的利率)趋向下降,所以需要强化预期、提高预期通胀率,进一步降低实际利率。 在此基础上,日本央行决定在消费者物价上涨率的实际数字平稳超过“物价稳定目标”的2%之前,持续扩大货币供给量(超调型控制),实施将短期利率诱导至-0.1%、10年期国债利率诱导至0%左右的“收益率曲线控制”,即采用“附带长短期利率操作的量化、质化金融宽松”政策。 该框架从整体来看缺乏一致性,所以解释也不统一。缺乏一致性起因于同时干预了利率和量。要想控制长期利率,长期国债的收购量就会由利率诱导所需的水平而内在决定。这与每年维持80万亿日元的巨额国债收购目标这个扩大货币供给量的方针难以同时达成。 很多报道都将持续扩大货币供给量看作是“对旧方针保留情面的场面话”,并解释 ... ... [阅读更多]

No.28
第二十八期 ,经济  2017年1月28日

自由贸易的意义
持续通商谈判将开辟新道路 ― 将人、物和钱区别开来

<要点 > 避免人、物和钱的国际化一股脑的议论 贸易自由化的动向越明显,反弹就越大 从历史上来看,保护主义不会引导出号偏袒的结果 “我们自己向外国要求劳动力。但是来的确是人。”这是瑞士的作家就外国人劳动力做出的评语。若仅考虑作为生产要素的劳动力,从海外引进廉价劳动力看似合理,却涉及了家人、宗教、文化和犯罪等各种人的要素,出现了众 多难题。 美国总统大选候选人特朗普的发言、决定脱欧的英国国民投票等,反全球化浪潮的声音越来越大。不过,如细看内容,就会发现移民和难民等有关跨越国界的人口迁移等问题占了多数。 全球化指的是人、物、钱、企业和信息等各种要素跨越国界进行迁移的过程。若是这么定义,议论就会太笼统了。物的交易-贸易自由化和全球化热钱的活动活跃化在经济学上是完全不同的现象。 即便是强烈主张人们更偏好贸易自由化的固执自由贸易论者的学者,也有不少人认为全球化热钱的动向需要某种限制。更何况在讨论处于当今的全球化议论中心的人口迁移的是非时,牵涉了与贸易自由论不同维度的各种论点。 另一方面,在讨论环太平洋经济合作协定(TPP)等经济合作协定(EPA)的是非时,多一股脑讨论人、物和钱等的国际化。本来物的国际化-贸易自由化应当是议 ... ... [阅读更多]

No.27
第二十七期 ,经济  2016年11月29日

外国人劳动者问题的视点
―制定促进长期居住的雇用政策
需要实施能力开发,并进行改善处理

< 要点 > 在日本工作的外国人的八成以就业以外的目的入境 伴随新型经济体的经济增长,在日本就业的魅力降低 一定要让外国人劳动者回国的雇用政策不符合日本国家利益 最近就政府和在野党内部对接受外国劳动者的议论开始有了耳闻。最先开始的是在经济财政咨询会议的主导下,举行的“选择未来”委员会。第一次会议的议事录中记录了放眼少子化的“引进移民”成为研究课题之一,但是引进移民的呼声渐渐地变弱,逐渐变成着眼“充分利用外国人才”“接受外国劳动力”上。 今年5月由自民党“关于确保劳动力的特命委员会”发表了≪“共生时代”接受外国人劳动力的基本想法≫。 这些动向显示,焦点是移民还是外国人劳力暂且不说,日本目前需要的正是来自外国补充的劳动力。理由很清晰,就是日本劳动力的老龄化和人口减少。经济一经恢复,在日本工作的外国人急剧增加和该问题有关。 在当今的日本,根据雇用对策法,企事业单位必须提交外国人雇用状况。2015年的外国人劳动者总数为90万8千人,比2年前增加了约19万人。 根据1990年的入国管理法的修改法,虽然不是接受单纯劳动力,许可和单纯劳动者同样可以实现社会和经济功能的人们的入国。那就是作为定期居住者被许可入国的日系人(接受根据 ... ... [阅读更多]

No.27
第二十七期 ,经济  2016年11月29日

解决少子化需要什么对策? (2)
改变工作时间过长的现状才是正确选择
美国•北欧型的解决方案难以在日本实行

< 要点 > 克服少子化问题的国家都转变了男性赚钱养家的模式 在促进支援工作与育儿兼顾方面,保育成本的负担是难题 女性的活跃与男性工作方式的改革要同步推进 2015年的合计特殊出生率(即一名女性一生中生育孩子的数量)为1.46,与2005年的历史最低记录1.26相比恢复了0.2个百分点。此外,25岁至29岁女性的生育率也有所改善,可以说这是最近经济状况好转和加强支援工作与育儿兼顾政策的成果。 然而这个数值与安倍政权提出的,到2025年实现出生率1.8的目标还相距甚远。而且,与成功恢复出生率的其他国家相比,例如美国1.86,瑞典1.89,法国1.99(均为2014年数据),也有很大差距。 说起对抗少子化的政策,人们总会关注让兼顾工作与育儿成为可能的保育服务相关政策,比如自民党在参议院的竞选公约中提出了“增加50万保育名额”,“将保育人员的薪资待遇提高2%”等目标。当然,这些措施都是必要的,但本文将从更广的视野出发,通过与他国情况的对比,阐明我国目前的课题。 在美国、瑞典等其他发达国家,出生率低于人口置换率(维持现在人口规模所需的出生率=2.07)的出生率下降情况出现在1980年左右。这一时期,男性失业率大幅度恶化, ... ... [阅读更多]

No.27
第二十七期 ,经济  2016年11月28日

解决少子化需要什么对策? (1)
尽快投入大规模财政支援
对保育人员的工资和教育经费给予补助

< 要点 > 仅凭出生率上升并不能预见出生人数的大幅增加 1990年至2000年间,相关政策停滞不前是历史性的失态 充实支付型及与收入挂钩的返还型奖学金制度 厚生劳动省人口部开始了新一轮关于人口推算的讨论。预计新的人口推算将于明年上半年左右发布。 人口推算大约每5年进行一次,是在人口普查的基础上,对今后50年(作为参考,还会推算100年后的情况)的人口等情况进行推算的报告。该结果不仅会成为养老金·财政、医疗·护理等社会保障政策的制定依据,还会成为地方政府制定各项政策及企业未来计划的参考信息,将对社会经济产生重大影响。 从2015年的人口普查可以明显看出,由于出生人口持续下降,日本的人口已经开始减少。近年的出生人口以1973年的209万人为峰值,持续下跌,近几年降到了大致100万人。在上次的人口推算中,已经预测出到2040年,出生人口将会减少到50万左右。为了避免人口的急剧减少,就必须确保一定的出生人口。 在讨论对抗少子化的政策时,合计特殊出生率(即一名女性一生中生育孩子的数量)的概念备受瞩目。然而,一般意义上所使用的合计特殊出生率,是将一年中各个年龄段(15岁至49岁)女性的生育率合计起来算出的结果,这个数据并不 ... ... [阅读更多]

No.25
第二十五期 ,经济  2016年5月30日

剖析安倍经济学第2阶段的全貌

从第2次安倍晋三政权诞生以前就一直大声主张大规模金融量化宽松的必要性,参与安倍经济学起草的山本幸三众议院议员。也是议员联盟“安倍经济学成功会”会长的山本在听到9月24日公布的安倍经济学第2阶段后大为吃惊,表示了愤怒。 政策列表中“金融政策”的表述等消失了,第2阶段的内容简直犹如晴天霹雳。永田町的相关人员认为,主导安倍政权经济政策的智囊团已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 [阅读更多]

No.26
第二十六期 ,经济  2016年5月21日

日本是否应该参加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亚投行):
辨明中国的意图后作出判断

在中国的主导下即将成立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亚投行),已经确定了57个国家将成为其创始成员国的候选国家。日本和美国并未加入候选国家的行列,但是以英国、德国、法国和意大利为首,欧州等亚洲以外的地区有众多国家加入。这些国家在签署了亚投行设立宗旨的备忘录(MOU)后,已经开始进入制定设立协议的谈判,目标是截至2015年6月底,签署设立协议,并在2015年年内完成设立。 资本金的最终目标确定为1000亿美元(约12兆日元),出资比重和表决权的分配基本上将按照各国的经济规模来决定。中国将成为最大的出资国,总部设在北京,首届总裁人选也将掌握在中国的手上。 设立亚投行的这一动向,在需要庞大基础设施投资的亚洲发展中国家之间受到欢迎。但是,美国对此理解为是中国正在挑战以美国主导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和世界银行为轴心的国际金融秩序。为亚洲开发银行(ADB)送出了历届总裁的日本,也对设立亚投行的举动感到困惑。 与此同时,中国正在和巴西、俄罗斯、印度、以及南非一起,努力设立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和紧急储备基金。... [阅读更多]

No.26
第二十六期 ,经济  2016年5月20日

提言“日本参加亚投行(AIIB)的前提条件:
斟酌和研讨中方意图”

我们思考和平与安全经济学者协会(ESP)就中国主导的亚洲基础设施开发银行(亚投行)以发展中国家为主构筑自己的基础设施,具有值得国际社会应该表示欢迎的潜在性,对此我们予以一定的评价。因为中国利用不断扩大的经济实力、金融力量在多国间的框架中,建设亚洲基础设施这个国际公共财产的话,是值得肯定和期待的。但是,另一方面,也有意见表示担忧中国是否是为了在亚洲扩大经济和政治影响力而利用亚投行,或者是否是通过建设亚投行向世界银行以及亚洲开发银行等既存的国际金融机关发起挑战?我们认为,日本应该在认真地斟酌中国的意图的基础上,研究和判断是否参加亚投行。也就是,如果中国抑制以自我为中心的政策,重视向国际社会提供公共财产付出有价值的行动的话,那么日本今后就应该考虑参加亚投行。因为,如果日本参加的话,能强化管理,提升基础设施事业的水准和质量,能提高促使中国和国际社会融合的可能性。但是,如果中国将亚投行定位在以中国为本的国际金融机关的话,就算日本参加,不能指望实现管理的透明以及提升基础设施事业的标准和质量,... [阅读更多]

No.25
第二十五期 ,经济  2016年5月6日

移居到地方可否是再现“丢姥山”?
看护保险制度是否能够持续
必须解决的两个课题

加藤久和(明治大学教授)

看护保险是起步于2000年四月的最新社会保险制度。很久以前,有吉佐和子撰写的长篇小说《恍惚的人》让世人普遍了解到看护家属有多么困难,从1980年代后半起,政府也作出了各种各样的应对,包括以完善设施、推动在家福祉等为目的,推出了“黄金计划”和“新黄金计划”等。但是,由于动辄发生以伴随着措施制度的老人福利与看护为理由的长期性住院(也就是所谓的社会性住院),老人医疗制度难以作出充分的应对。1997年通过的看护保险法,一方面是为了把承担看护的人从家属扩展到社会,与此同时,又通过社会保险的框架,使人们能够作为权利来接受看护服务,这一姿态的调整应该说具备划时代的意义,值得作出评价。 在此期间,高龄化依然还在不断加剧。1990年时,七十五岁以上的人口占总人口的比例不过是4.8%,但是到了2000年则已升至7.1%,2014年急速增加至12.5%。目前,接受看护保险补贴、被界定为需要看护者(以下包括被界定需要支援者)中,约85%为七十五岁以上的后期高龄者,从这一事实也可以看出,高龄化的加剧,将会带来比对医疗服务的需求更多的对看护服务的需求。... [阅读更多]

No.24
第二十四期 ,经济  2016年5月2日

与谷歌支配相抗争的日本势力
在关于人工智能主导权的斗争中,能赢吗?

“如果这样下去的话,在所有的产业上,日本都有可能要输。有这种危机感” 经济产业省商务信息政策局信息经济课长的佐野究一郎先生如是说。经济产业省在5月21日,发表了以“看清源自CPS的数据驱动型社会到来的变革”为题的报告中期整理部分。(下图)。CPS,是Cyber Physical System(信息物理系统)的简称,是通过AI(人工智能)技术,对从现实世界中得到的数据进行分析•解析后,把该结果反馈到现实世界里的架构。 ... [阅读更多]

Managemented by 佐口尚志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