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经济档案

No.20
第二十期 ,经济  2015年1月25日

安倍外交的成果

西原正 和平安全保障研究所理事长(RIPS)

安倍首相在当政19个月中,对47个国家进行了访问,这也是多边外交方针的体现,也是有战略性考虑的访问,力说日本安全保障作用的扩大,展开对核电站、高铁、日本食品等的顶级销售,可谓实施了他所推行的“地球仪外交”。目前世界看日本的眼光正在发生改变。首相在内阁成立后率先进行了2个月的华盛顿访问,以《日本回来了》(在华盛顿的演讲题目)来推出强大的日本,之后在达沃斯会议、NATO理事会、香格里拉会议(新加坡)等中做了演讲,并出席博斯普鲁斯海峡海底隧道地铁开通仪式、索契冬季奥林匹克大会开幕式以及在巴西举行的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会议(为推进2020年东京奥林匹克)等,对他充满精力的身影有目共睹。期间,对东盟全10个国家都进行了访问,并踏上了对蒙古、印度、澳大利亚、巴布亚新几内亚等中国周边国家的外访,这也是具有战略意义的重要举措。此外,也对中东、欧洲、非洲、中南美等国家进行了访问,堪谓实现了大国外交。美国议会对日本的关注也在增加,2014年3月,由62名下院议员组成超党派“日本同盟 ”,在2013年有26名上下两院议员访问了日本,到2014年4月底已经增至50名。... [阅读更多]

No.20
第二十期 ,经济  2015年1月25日

最大股东外国投资家与日本企业
管理改革

小岛明 世界贸易中心东京会长、政策研究大学院大学理事兼客座教授

2014年3月末,日本上市公司的股份中,外国投资家的股份持有率为30.8%,超过了之前以26.7%保持领先地位的金融机构的持股率。也就是说,外国人股东取代了代理银行制,即以融资和持股的方式对企业经营具有压倒性影响力的金融机构,而首次成为了日本股份制公司的最大股东。与此同时,探讨已久的日本企业管理改革将伴随“积极主义的股东”偏多的外国投资家的增多而迎来一个新的阶段。... [阅读更多]

No.20
第二十期 ,经济  2015年1月25日

已进入执行阶段的
安倍经济学成长战略

小岛明 世界贸易中心东京会长、政策研究大学院大学理事兼客座教授

安倍晋三政权于2014年6月24日在内阁会议上通过了安倍经济学(安倍政权的经济政策)中的“第三支箭”──成长战略。这是1年前决定的成长战略的修订版,除了上回被推后的法人税上调,还深触了因遭到来自被称为“岩盘规制”的既得利益集团的强烈抵抗而难以实施的农业和健康、医疗领域的管制改革等内容。 因此,与让世界的投资者失望的同时还导致股市急剧下跌的去年成长战略不同,这次则获得了市场的好感。因毒舌评论而出名的英国《经济学家》周刊也在本次的成长战略第二弹刚发表之后,就以武士打扮的安倍首相手拿弓箭射向目标的姿势作为封面故事,并刊登了积极评价安倍首相的评论。该杂志将此比作因日本因明治维新而一下子完成近代化的那个时期,并指出“安倍首相的第三支利箭这次会射中目标吧”。... [阅读更多]

No.19
第十九期 ,经济  2014年8月21日

对未来的选择
度过人口减少、超老龄时代,构建日本式增长、发展模型

图 1 长期人口(人口总数)的推移和未来推算

这篇“对未来的选择”是日本外交政策论坛在获得经济财政咨询会议专门调查会“选择的未来”委员会于2014年5月总结出的议论中间整理的转载许可后,就其主要部分及各分论的要点进行介绍的相关资料。若维持现状什么都不做,等待我们的将是极其严峻、艰难的未来。然而,若制度、政策、个人的意识迅速转变,那么未来还是能够改变的。 日本经济因安倍经济学,摆脱长期持续的通货紧缩逐渐进入了人们的视野。为将这股景气复苏动向当作确切的东西,并将其引导向持续增长、发展,需要着眼于经济社会的结构变化,想象若维持现状什么都不做时将可能面临的艰难未来,并揭示为实现与之不同的未来所需的中长期政策框架。 为将讨论立足于该角度,今年1月在经济财政咨询会议内设置了“选择的未来”委员会 。本委员会正视了人口急剧减少、超老龄化 的未来在逼近的现实,以2020年前后为一个阶段,展望至半世纪后,并为指出中长期课题及其应对方向性,进行了一系列议论。 本报告,以截至目前为止的议论为基础,整理出了本委员会的基本思路。希望本报告发出的讯号能够传递至各阶层国民、能够变革现状的当前一代以及担负未来的下一代,并成为迎接“选择的未来”新动向的诞生契机。... [阅读更多]

No.19
第十九期 ,经济  2014年8月12日

21世纪政策研究所 研究项目
理想的具有实效性的少子化对策
应对少子老龄化是日本被赋予的可载入世界史册的职责

小峰 隆夫(大正大学地域创生学部教授)

未来充满了不确定因素,但其中人口的未来展望存在着相当高的实际性。从这个意义来看,可以说人口标识着一个“实际未来”。 如果试着通过人口来预测日本经济社会的未来,“对经济增长的制约”、“社会保障制度的危机”、“超过疏化的地域”等许多严重课题就会浮出来。甚至我们可以将这些课题统称为“人口危机”。人口危机是实际未来的一个“实际危机”。 导致实际危机的是人口的老龄化、生产年龄人口的减少等,但其根本原因则是少子化的发展。虽然目前政府采取了少子化对策,但是少子化趋势却有增无减。当前的“少子化的进一步发展”又正在成为一个很实际的未来。 总而言之,危机即将来临,其原因都已清楚,但还未采取有效对策。后代子孙会责问我们,“为什么你们上一代没有认真解决好少子化问题?”那时,可不能找借口说“不知道”。 再者,若对未来的人口变化进行国际对比便可知,在少子化、老龄化的发展方面,日本正走在世界的前面。这就是说,日本在人口方面是世界的发达国家,因此步日本后程的各国追随日本脚步,并应对人口变化。可以说,面对人口变化造成的各种问题,并找到有效的解决措施,是日本被赋予的可载入世界史册的使命。 ... [阅读更多]

No.19
第十九期 ,经济  2014年8月11日

日本经济的主力──出口到底能否恢复?

吉崎达彦(双日综合研究所董事兼副所长、主任经济学人)

消费税终于按部就班地提升了。笔者观察: 4 月1 日早上,JR电车的车票详尽到了个位数;车站的便利亭一看,报纸也涨价了; 东京都内出租车起步价也从710 涨到了730。进了家庭餐厅也不难发现菜单都焕然一新,出于好奇点了个平时少见的火腿煎蛋松饼,吃了一口才想起来——这也是“将涨价掩饰到底”的新戏法。哎哟喂,一顿早餐也能吃掉我704 日元。 原来如此,大街小巷都在涨价,但几乎没有出现混乱,这确实令人感叹不愧是日本。这个先暂且不提,如果非要考虑是否这样就能改善景气,笔者认为多少也会出现负面影响。 每当被人们问到这个问题,我总是这样回答——“消费税涨税的影响微乎其微。增收的税额每年约为上涨税率1%,税收为2.5 兆日元,涨3%,税收金额为7.5 兆日元。但是,国家将使用修正预算5.5 兆日元,也就是说国民负担的税务实际上只有2 兆日元。按理说,收支比例绰绰有余”。这样一来,本次消费税涨税和1997 年春的3%涨到5%的时候大为不同。因为当时主要是为了财政重建。相比之下,日本政府多少也长进了。... [阅读更多]

No.19
第十九期 ,经济  2014年8月7日

怎么看贸易、经常收支逆差?
为向债权国的国际收支结构转型所需要的国内改革

小岛明 世界贸易中心东京会长、政策研究大学院大学理事兼客座教授

不论贸易差额还是经常收支都被认为是‘盈余大国’的日本难道成为‘双子赤字’(财政和经常收支赤字)国家”了吗?最近不仅仅在国内有此声音,连国外投资家也频频发起同样的疑问。 上世纪80 年代日美经济贸易摩擦激烈的时候,日本突出的贸易顺差遭到批判,日本被迫减少“盈余”,其作为手段的内需扩大政策的过度实施导致了泡沫经济。从那里得来的经验教训就是,不管对外收支是盈余还是赤字,只重视收支平衡而只以此为目的纠正政策是错误的根源。 审视对外收支的变化带来国内经济、产业结构和企业经营的状况发生了怎样的变化,一般认为最关键的是需要改革国内的结构问题。为了确保持续性的经济发展,首先目光应转向国内的课题,对于结果或“症状”而表现出来对外收支不平衡,没有必要为此而制定相应的政策。... [阅读更多]

No.18
第十八期 ,经济  2014年4月16日

日本经济研究中心中期经济预测
消费税为19%时可实现财政顺差化
— 物价目标的实现很严峻
— 利用TPP改善出口环境

桑原进 日本经济研究中心主任研究员

要点 2025年度前以每年1%逐步上调消费税较为妥当 薪酬上涨的话经济会进入良性循环,也有望实现高经济增长 因出口不振,要避免经常收支赤字化                            目前景气明显回升,但长年累积下来的问题并未得到解决。实现财政重建、摆脱通货紧缩这一课题仍然存在。为优先考虑财政的稳定并确保经济的稳健增长,需要绘制什么样的蓝图并且在绘制蓝图中会遇到什么样的课题等等,对2050年之前的日本经济前景(参照表)进行展望。 消费税将在2014年4月份上调至8%。但是,即使在15年10月再上调至10%,对财政重建来说也远远不够。对比名目国内生产总值(GDP),国家・地方的基础财政收支(Primary Balance)留有3%左右的逆差(参照图)。 政府债务已是GDP的2倍,在发达国家当中是最坏的情况。投资家对未来的债务偿还抱有疑问,现在即使可以消化的国债也无人购买,很有可能陷入希腊式的财政危机当中。至少需要实现基础收支顺差化,政府需将此定位为20年度的目标。 这个目标有现实性吗?首先讨论下需要上调百分之多少的消费税。GDP比为3%的财政逆差目前大致相当于税率6%程度的消费税收。但是,社会保障费用年年都在增长,并且实际上当增税时需求就会缩小从而导致税收缩水,... [阅读更多]

No.17
第十七期 ,经济  2014年4月14日

Q 非正规雇佣连续不断的增加,日本社会不要紧吗?
A 经济整体的生产率没有增长,妨碍成长。

深尾 京司 一桥大学经济研究所长

合同工、计时工等非正规雇佣的增加,不仅导致个人收入的减少,对经济整体的影响也大。 非正规劳动的增加将更多人固定在低收入水准,不仅扩大了收入差距也妨碍经济成长。 我参加过一个实证研究。证实对比在制造业正规劳动人员和非正规劳动人员对生产的贡献度,与其工资差距相比,非正规劳动人员生产率要低得多。换而言之,一般都会认为非正规劳动人员的工资低,是被榨取的对象。但是,实际上企业为了雇佣容易进行调动的劳动人员,可能对非正规劳动人员支付超过其生产率的工资。 非正规劳动人员的生产率较低的原因之一是非正规劳动人员是有雇佣期限的,不是熟练工。另外,企业对于非正规劳动人员的教育/培训要比正规劳动人员少。在劳动人口逐渐减少的日本,经济成长的主要源头是提升生产率,但是企业增加雇佣非正规劳动人员,抑制对人的资源的投资有可能会妨碍经济成长。 有读者可能会担心“提升生产率,就会产生剩余人员,雇用环境不是会更恶劣”。对于这个问题的回答是,要看凯恩斯经济学所提到的有效需求(相对于总需求,决定全国总生产,雇用的数量的本国生产的财/服务)是否足够。在有效需求不足,资本和劳动力都处于剩余的情况下提升生产率,可能会导致资本闲置及雇佣减少。可是,如果是有效需求不足,由提升生产率所带来的供应能力的扩大只会带动经济成长... [阅读更多]

No.17
第十七期 ,经济  2014年4月14日

Q 府救济企业的标准是什么?
A “市场的失败”比“政府的失败”大的时候。

大桥 弘 东京大学教授

关于政府对东京电力、日本航空的救济有赞成与反对的两种意见。从经济学的角度明确一下政府对民间企业实施救济时所允许的救济范围。 国内外对日本政府干预企业再生的关注力度逐渐增高。在国外由雷曼事件所导致的美国通用(GM)公司的暂时国有化引人注目,最近对于由中国等新兴国家的和国家政策相关联的企业收购欧美企业,出口倾销的担忧也逐渐增强。 在日本国内,对在去年重新上市的日本航空以及其再生过程中所采取的支援措施存在赞成与反对的两种意见,时至今日讨论仍余热未消。 对于因竞争被淘汰(或者是理应倒闭而退出市场)的企业,通过“政府支援”使其再生的做法,在经济学上对其看法主要可以分为两大类。一种看法是(A)政府支援让本该被淘汰的企业继续生存,会妨碍新企业的加入,从而会破坏竞争企业的公平竞争基础,并不是理想的做法。 这种看法认为如果市场竞争的适者生存原理会让企业有活力,促进经济成长,那么介入并歪曲适者生存环节的政府支援无论以何种方式都不应该存在。 ... [阅读更多]

Managemented by 佐口尚志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