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经济档案

No.24
第二十四期 ,经济  2016年5月2日

与谷歌支配相抗争的日本势力
在关于人工智能主导权的斗争中,能赢吗?

“如果这样下去的话,在所有的产业上,日本都有可能要输。有这种危机感” 经济产业省商务信息政策局信息经济课长的佐野究一郎先生如是说。经济产业省在5月21日,发表了以“看清源自CPS的数据驱动型社会到来的变革”为题的报告中期整理部分。(下图)。CPS,是Cyber Physical System(信息物理系统)的简称,是通过AI(人工智能)技术,对从现实世界中得到的数据进行分析•解析后,把该结果反馈到现实世界里的架构。 ... [阅读更多]

No.24
第二十四期 ,经济  2016年5月2日

在日本市场对抗的雅虎使出的绝招
全球为数不多的竞争
不能输的战争

即使是搜索引擎以及在衍生的广告收入上占据压倒性地位的谷歌,也有难以攻下的地区。中国有“百度”,韩国有”NAVER”等等,在日本,则是雅虎日本矗然而立。 请看一下右下方的图。两家公司的搜索引擎份额中,红色的雅虎略微领先于蓝色的谷歌。雅虎公司不仅支撑了2000年前后开始的日本互联网黎明期,即使在今天,其认知度依然卓然不凡。但,随着网民的年轻化,谷歌的比例在不断爬升,在将来,形势发生逆转也不会是很奇怪的事。 ... [阅读更多]

No.25
第二十五期 ,经济  2016年4月10日

京都企业的绝招
在全球范围竞争的秘诀就在古都!
京瓷、日本电产、村田制作所——在全球范围绽放“绝无仅有”的产品制造企业,为什么都是京都的企业呢?

京都是日本的硅谷

“到了日本,我们一定要去一个城市,那就是京都”——今年春天,来自中国上海市的某个地方政府视察团来到日本,他们对日本的民营智库提出了这样的要求。他们并不是想要参观古都,视察团的成员这么说道:“我们认为京都正可谓是日本的硅谷,我们想要学习它之所以这么强的秘密。” 京都作为著名的观光名胜而闻名全球。拥有1200年历史的这座城市,有着另外一面,那就是正像IT企业集中在美国的硅谷那样,以电子相关产业为首的卓越的制造业企业都集结在京都。而这些京都制造商,在全球范围的制造业产业正有着越来越强的存在感。 9月25日iPhone 6S在全球发售。最引起瞩目的是它的“3D触摸功能”,这项功能可以通过液晶显示屏感知按压下去多少深度,能通过极其微小的振动回馈操作感。支撑着这一功能的是显示屏内侧的超小型发动机。这种高性能的产品,能够精细地控制每一次旋转。日本电产完全垄断这一产品的供给。日本电产在生产电脑的基础零件HDD(硬件驱动装置)用的发动机方面位居全球首位。在目前电脑市场正在日趋缩小的形势下,可以预计到下一个有望成长和增收的源泉就是像3D触摸屏这种被“触感”技术所采用、具备高附加价值的发动机。... [阅读更多]

No.23
第二十三期 ,经济  2015年10月8日

皮克提现象与日本的现实:“分配政治”的偏重和经济增长政策下的贫困

小岛明 (世界贸易中心东京会长、政策研究大学院大学理事兼客座教授)

被称为“摇滚明星经济学家”的巴黎经济学院教授,法国人托马斯·皮克提,在日本引起了狂风骤雨般的轰动。他那本最受瞩目的著作《二十一世纪资本论》的日文版一经出版,不到几周的时间就卖出了十几万部。在如今出版行业相当低迷的现状下,发行此译著的出版社可谓受到了无数羡慕的目光。该书关注的主题是“贫富差距”。在原本就对贫富差距加剧争议甚多的日本,国会的经济政策讨论中,“贫富差距”就是一个激烈的论点。不挣钱的资本和企业家精神的萎靡
然而,日本的实际情况有异于皮克提教授的观点,也可以说是日本独有的现象。泡沫经济结束后,仅就1990年代之后来看,资本削弱了企业的“挣钱能力”。曾经作为出口的中坚产业,又是日本经济领头羊的电子产业,在2000年以26兆日元触顶后一路下滑,现在只有大概11兆日元的水平。贸易收支竟然出现赤字。在日本,“资本”的“挣钱能力”的提升才是问题的关键所在。对于产业整体来说“挣钱能力”的恢复和强化也是重要的课题。 ... [阅读更多]

No.23
第二十三期 ,经济  2015年10月8日

消费增税延期和财政
瞄准2020年度“黑字化”

伊藤元重(东京大学教授)

由于上调消费税率的延期和解散众议院,经济政策进入了新阶段。关于2年来安倍经济学的评价和选举后的新展望,议论已经开始了。这里笔者想从财政健全化的视点整理相关论点。 关于财政健全化,存在基础财政收支(Primary Balance)目标。将按照国内生产总值(GDP)比看到的赤字至2015年度比2010年度减半,到2020年度前实现黑字化。这是安倍晋三内阁截至目前提出的目标。 图表表示7月份经济财政内阁咨问大会提出的《关于中长期经济财政的估算》中基础收入的预算。在当时那个估算时间点,2015年度目标预计可以实现。不过因是以消费税率上调至10%为前提进行的估算,需要分析消费税率上调延期的影响。 这个基础收支目标也是2010年时由民主党政权提出的政策。安倍内阁沿用了该目标。通过图标可知,截至民主党政权时代的2012年度,赤字几乎未缩小。而安倍内阁以来则进入明显改善局面。这个变化与摆脱通货紧缩有着密切关系。在通货紧缩的背景下,要实现财政健全化非常难。在通货紧缩的背景下,税收将缩小。即便这样,若真想改善收支,需要下很大决心削减岁出或增税。... [阅读更多]

No.22
第二十二期 ,经济  2015年6月15日

人口减少摆在眼前 雇用急剧变化
安倍经济学第二幕面临的课题

劳动者不足开始制约经济

小峰 隆夫(大正大学地域创生学部教授)

2014年春天以后,日本经济现劳动力不足的状态。在此之前,我们还一直说“如何避免失业率上升”、“如何改善年轻年龄层的雇用”、“如何确保领取养老金前的老年人雇用”等话题,净是讨论确保雇用的方针政策。情况突变显现劳动力不足的状况,对此都会感到惊。 我认为2012年11月以后的安倍经济学的经济政策可分为两个时期。2014年3月前是第一幕,4月以后是第二幕。在第一幕的安倍经济学时,经济成果超出许多经济学家的预测,得到了好转。但是,在第二幕时,第一幕中被隐藏的许多课题不断浮出水面。可以说,劳动力不足问题象征着安倍经济学第二幕中的问题。 为何日本经济突然陷入变成劳动力不足状态呢?这是因为循环性的、暂时性的?还是结构性的、长期性的呢?然后试着思考,情况转为劳动力不足对安倍经济学上演第二幕的日本经济来说意味着什么? 突然开始改善的雇用形势和开始上涨的薪水 首先,依据雇用关系的数据确认劳动力不足状况。2012 年 11 月以后,在景气不断回升的情况下,雇用形势迅速好转。2012年11月原为0.82倍的有效求人倍率,在该年6月变为1.10倍(最新的2015年2月是1.15)。这是自1992年6月以来时隔22 年再次达到高水准。 失业率在2012 ... ... [阅读更多]

No.22
第二十二期 ,经济  2015年6月15日

特集 新干线
新干线的安全性

梅原 淳,铁路记者(梅原铁路公司代表)

日本第一条新干线,以及世界第一条高速铁路──东海道新干线自开通以来到2014年10月1日,经过了50年。以东京站和新大阪站之间的552.6km开始,日本新干线持续扩张,包括于2015年3月14 日开通的北陆新干线长野与金泽间,总长已达到了2848.3km。现在提到的新干线为行驶速度可达200km/h以上的列车。其他还有新干线的车厢延长到在来线形式的山形和秋田两条新干线275.9km,再加上实际上是新干线一部分的博多南线和上越线越后汤泽与GALA汤泽间的1.8km,全长合计3134.5km。还有,加上北海道新干线新青森与札幌间、北陆新干线金泽与敦贺间、九州新干线(长崎路线或西九州路线)武雄温泉与长崎间共计约550km的新干线在持续施工,本世纪中叶日本将构筑一个超3600km的新干线网。半个世纪间,利用新干线的人数达到了110亿8037万人次。尽管如此, 因列车与其他列车相撞、脱轨、火灾等而夺去利用乘客生命的事故,一件也未发生过。虽然实际验证了新干线的事故率几乎为零,但把新干线说成绝对安全的这种“安全神话”还言之过早。新干线的安全性不是由偶然和幸运决定的。从东海新干线开通前,就周密地准备好了确保安全的相关设备和对策,然后开通后也不断地反复进行改良,最终才实现的。新干线的安全性如何出色,敢于介绍新干线的不光彩事件更让人明白。这里例举的是因大地震而发生的列车脱轨事故。该列车脱线事故于2004年10月23日发生在上越新干线浦佐与长冈之间。... [阅读更多]

No.22
第二十二期 ,经济  2015年6月14日

特集 新干线
超导磁悬浮的技术与未来展望

梅原 淳,铁路记者(梅原铁路公司代表)

现在出现了一种名叫“磁悬浮Motor car”的列车,这让我们向实现以500km/h超高速行驶的超导磁悬浮的世界又迈进了一步。因为2014年12月17日,负责东海道新干线列车运行的JR东海在品川站(东京都港区)与名古屋站(爱知县名古屋市)举行了施工安全祈祷典礼,为超导磁悬浮的中央新干线建设工程拉开了帷幕。如果工程进行得顺利,预计将在2027年开通,届时,磁悬浮列车最快仅需40分钟便能跑完品川─名古屋之间的路程。超导磁悬浮是指运用超导现象,使磁悬浮列车浮起来并向前行进的铁路。把温度降到对金属与合金而言被称为“绝对零度”的摄氏零下273.16度,它们就会失去电阻,从外部提供电力,就能永久地获得带有极强的磁场的电力。磁悬浮列车内所带的超导磁石,通过与被称为轨道梁的线路两边侧壁内藏的地面线圈之间相互排斥,从而使车身浮起10cm的高度,通过反复进行吸引和排斥,从而实现最高速度为500km/h的行驶。... [阅读更多]

No.21
第二十一期 ,经济  2015年6月13日

与“全球化”相反的“地方化”处方
企业和城市的集约将为再生的关键

富山和彦(经营共创基盘CEO)

为了地方再生应该做些什么,为了便于大家理解我个人开出的处方,我想先提出我的两个基本概念——“日本的经济为全球化的G”,“地方经济暂且称为L”。以制造业和IT产业为中心的大企业是G经济圈的重磅选手。他们之间的竞争对手是世界性的,就好比奥运会级别的运动选手的竞争。另一方面,L经济圈主要由零售、交通、物流、福祉、保育、护理、医疗等低于密集型的中小企业来支撑。此类企业主要提供面对面的服务,因为受场地等限制,就好比是省市级体育比赛的参赛选手。在G的世界里,企业们本着市场原理,为了实现规模经济,他们围绕着全球的市场占有率展开了激烈竞争。在L的世界里,由于地域不同不存在相互竞争,所以市场中存在的竞争也是不完全的。简单来讲,东北地区的公交公司和四国地区的公交公司,他们相互间对对方没有任何威胁。因此,关键在于地域密集度和密度。也就是说,应当力求在一定的地域范围内集中发展。零售业里711集团和佳世客最为有名,但实际上两家公司的市场占有率加起来也只有日本国内市场的八、九成。... [阅读更多]

No.20
第二十期 ,经济  2015年1月26日

人口减少不足为惧
八田达夫

众多的经济学者和经济学家指出,人口减少已经开始渐渐给日本经济带来深刻的影响。它压制了经济增长,给社会保障带来威胁,这一认识已经遍及社会的角角落落。但是,国际东亚研究中心所长、同时也是政府的国家战略区行动小组组长的八田达夫提出了异议。他认为“人口减少不足为惧”。那么,其依据是什么呢? 我们询问了日本经济研究中心研究骨干斋藤史郎。
人口增长与经济成长没有关系
斋藤  现在大家都认为围绕着日本经济的最大问题就是少子高龄化、人口减少。我也认识到日本的高龄化、人口减少是非常严峻的问题。但是,我听说八田先生有着不同的见解。请问您对人口与经济成长的关系怎么看?如果人口减少,我觉得它会成为限制经济成长的巨大制约因素……。
八田 的确有很多人这么认为。但是,人口增长率并不决定人均GDP的增长率。这里有一份标示了OECD(经济协力开发机构)各加盟国过去40多年中的人均GDP平均增长率、... [阅读更多]

Managemented by 佐口尚志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