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政治档案

No.32
政治 ,讨论 ,第三十二期  2017年11月14日

从未修改的长寿宪法

在日本国内针对修宪的争论不断升温之际,东京大学副教授肯尼斯·盛·麦克尔韦恩(Kenneth Mori McElwain,主要研究比较政治制度、政党政治)与东京大学教授牧原出(主要研究口述历史、政治学和行政学)通过国际间比较,对于日本宪法和修宪争论的特点进行了讨论。 牧原出(MI):麦克尔韦恩先生对于日本宪法和修宪的问题有相当深入的研究。能否请您先介绍一下您的研究背景? Kenneth Mori McElwain(KM):我最初的研究方向并不是宪法学,而是比较政治制度和政党政治。我的父母都非常关心政治。在我高中的最后一年,也就是1994年,日本对于选举制度进行了改革。我当时预感日本的政治可能会因此发生改变。 进入研究生院以后,我对于选举制度改革产生了疑问,并开始关心这方面的问题。我是爱尔兰人。爱尔兰执政党曾经两次在议会发起议案,试图修改选举制度,但都被国民投票否定了。爱尔兰宪法中明确规定了选举制度,而日本则可以通过法案来修改法律。两国的这种不同,使我对于统治机关的立宪活动更加关心了。就在那个时候,芝加哥大学牵头实施了比较宪法项目(Comparative Constitutions Project)。该项目的目的是将世界各国的宪 ... ... [阅读更多]

No.22
第二十二期 ,政治  2015年6月15日

论考《钝牛·哲人宰相与知识人》
关于大平总理的政策研究会

宇野 重规(东京大学社会科学研究所教授)

1978年12月,大平正芳内阁开始启动。在次年1月25日施政方针演说之初,大平首相如是说道。战后30多年,我们国家追求经济上的繁荣,不顾一切地作出了努力,并收到了显著的成效。这也是以欧美各国为榜样的明治以后百余年来现代化的精华。(部分省略)但是,在此过程中,我们很难说充分顾虑到了自然与人的协调、自由与责任的均衡、以及深深扎根于精神内心的生存价值等。如今,在国民中,对此进行的反省有急剧增加的倾向。这个事实本身显示了高度经济成长所带来的、以城市化与现代合理主义为基础的物质文明本身已经走到了尽头。也就是说,应当这样来看,我们从现代化的时代进入了一个超越现代的时代,从以经济为中心的时代进入了一个重视文化的时代。“从现代化进入超现代,从经济的时代进入文化的时代”。也许这听起来会让人感觉有点自命不凡,同时也未免过于抽象。但是,正如我下面要说的那样,大平是认真的。在这次的演说中,大平把多年来关心的问题直截了当地说了出来,他也立即办起了由九个政策研究小组构成的“大平总理的政策研究会”。... [阅读更多]

No.21
第二十一期 ,政治  2015年6月14日

2020年东京奥运会和1964年奥运会之间: 超越景气对策,实现可持续发展模式

小岛明 世界贸易中心东京会长、政策研究大学院大学理事兼客座教授

被视为针对安倍经济学和安倍晋三政权的信任投票的2014选举中,仅自民党就单独取得远超半数的议席,获得了压倒性胜利。但是,有3个需要注意的地方。第1个是,“只有这条路”的安倍经经济学及围绕其中的经济政策议论不知不觉中向“景气政策”倾斜,推动动向增长率和潜在增长率,构筑可持续再生日本模式的观点减弱了。第2个是,确实一段时期的悲观主义减弱了,对未来的乐观论诞生了,但到2020年东京奥运会前,有过短之嫌。第3个是,民主主义本身的统治问题在内外议论中,其根本-“投票率”跌至史上最低的52%左右,变成了“二分之一民主”。... [阅读更多]

No.19
第十九期 ,政治  2014年8月7日

通过积极和平主义的实践以促进日美合作
日美首脑会谈后的日本外交、安全保障政策

神谷万丈

前不久美国总统奥巴马访问亚洲各国的最大成果是,再次强调了要克服日美两国最近日益严峻的摩擦,强化两国的同盟意识,并通过各种具体的政策和协议证明了这一点。虽说事实上可以看出奥巴马总统有并不想损坏与中国之间的关系这一顾虑,但和日本以及其他各国共同牵制中国过分的自我主张的意图很明显,可以说此其意义极其重大。 奥巴马总统明确表明钓鱼岛适用于日美安全保障条约第5 条,在当前中国反反复复于诸岛周围不断进行挑衅之际,美国总统第一次做出如此陈述其意义重大。安倍、奥巴马两位首脑共同表明,“日美两国都反对任何使用威胁、强制以及武力的方式,来试图主张领土及海洋权利的做法(共同声明)”,在反对试图通过武力改变现状的做法上达成了共识。两国首脑一直以来,反复强调在中国崛起之前维持以规则为基础的国际秩序的重要性,这次的会谈可以说在这个问题上,日美明确表明要齐心协力发挥领导作用。... [阅读更多]

No.16
第十六期 ,政治  2014年2月3日

安倍经济学“国土坚韧化”令人忧虑
回归公共投资
什么都解决不了

小峰隆夫 (法政大学大学院教授)

日本地区遭受人口减少的巨浪袭击,使本来就严重的地区衰退进一步加速。 对于此种现象,其中一个答案是,基于“国土坚韧化”的理念,增加公共投资。 公共投资主导型的地区振兴,是违背时代发展潮流的,我所忧虑的是,对萌芽中的地区主导型发展潮流来说反而是一种妨碍。 ... [阅读更多]

No.16
第十六期 ,政治  2014年2月3日

学习法国,
以九千万人口实现安定发展
充分发挥女性及外国人的力量
同时利用源于大学的技术革新及雇佣改革

岩田一政(日本经济研究中心理事长)

我们在于5 月公开的“全球化长期预测及日本的三个未来”一文中指出,将来的日本,可能会因为纳税和社会保障负担的增加导致国家机器产生故障,也存在生活水平下降的可能。其根本原因在于人口的减少。如果置之不理,将来的100 年内,人口会降低到目前的30%,而200 年后仅有目前的10%。随之,日本在国际社会上的存在感也会变得日益薄弱。为了避免这一现象的发生,日本经济研究中心提出了国家人口目标测定一事已迫在眉睫刻不容缓。因该于今起40 年内,持续提高出生率,初步人口目标定为9000 万人,并从海内外吸收先进的知识经验及投资等,计划制定出良好的开国性政策。 与此同时,应该为广大的女性提供更能施展才华,发挥潜在价值的大环境,比如积极的采用女性高管、议员等,并将这一目标数值化。为了更好地推动技术革新,在拥有技术的大学经营改革的基础上,扩大人口流动以适应挑战,企业的人才流动等也是极为必要的。集结多元化人才,集思广义,来逐步改善目前以男性职员为主的劳动力分配。只有实现了劳动力分配确改善,才能确保人均收入,从而获得在世界上经济大国中的发言权。... [阅读更多]

No.16
第十六期 ,政治  2014年2月1日

令人恐慌的模拟分析
2040 年,地方将消亡。
“极点社会 ”将来临

增田宽也(东京大学大学院客座教授)+人口减少问题研究会

勾勒国家的未来蓝图时,首先必须掌握其人口动态。日本从2008 年开始出现人口减少,今后将全面迎来人口减少社会。对此,如何实现人口的富足,需要用长远的眼光来看待日本的现状。在担任日本岩手县知事的 12 年间,最困扰我的就是人口减少问题及其造成的限界村落(荒村)问题。就任时(1995 年)141 万9000 的岩手县人口到卸任(2007 年)时变成了 136 万 3000 人,近期(2012 年)更是减少到了 130 万 3000 人。人口的不断减少,不仅使地域交流的功能降低,而且医疗和教育等日常生活中不可或缺的服务也将难以维持下去。知事在任期间,我引进了运用 IT 技术的远程医疗系统,向存在灾害隐患的村落发放了部分迁移补助费以促进村落的一体化发展。这些政策在维持地域功能方面确实发挥了重要作用,但始终都只是被动性政策。如今,日本全国正面临着“限界自治体化”危机。而能否避免此危机,并成功转型为可持续发展国家,则主要取决于我们的选择。... [阅读更多]

No.15
第十五期 ,政治  2013年11月22日

思考安倍内阁今后的三年

吉崎 达彦 (双日综合研究所董事兼副所长、主任经济学人)

在参议院一直停留在第二大势力的自民党公明党连立执政党,在今年夏天的参议院选举中获得了超过定数一半的议席。由此,执政党在众议院和参议院两院确保了稳定过半的议席,解除了被称为“扭曲国会”的状态。这对安倍首相而言,可以说是超出预期的好结果。按照正常情况,今后三年将不发生选举。多变的日本政治将迎来罕见的稳定时期。那么今后的安倍政权,将以什么为目标?安倍首相是否将会着手实现他的外公——岸信介首相一直以来的夙愿,也就是宪法的修改呢?持这种看法的人不在少数。但是考虑到政治日程,安倍首相的自由度并不高。让我们来看一下今后三年期间,安倍内阁必须优先处理的课题是什么。日本政治被讥讽为“旋转门政治”,日本在这六年里,基本以“一年一度”的频率更换首相。为什么会发生这种情况呢?这是因为政治制度本身就存在着问题,选举实在过多。首先有众议院。任期为四年,因为还会有突发性解散,所以议员们的平均任期大概为三年左右。同时还有参议院。参议院并不是以六年任期结束才选举,而是每三年改选定数一半的议员。再加上每四年一次的统一地... [阅读更多]

No.15
第十五期 ,政治  2013年11月21日

诗评2013 “黄金期的三年”与首相的历炼

村田晃嗣 (国际政治学者、同志社大学校长)

在已过去的7月参议院选举中,自民党不负众望获得了全胜,“扭曲的国会”现象也随之消失。在众议院内,自民党的票数也占有绝对优势。如果没有什么特大事件,直至2016年夏天才举行的参议院选举之时,不再会有国政选举,自民党政权也可望会享受“黄金期的三年”。在2015年自民党的总裁选举中,如果安倍晋三首相再次顺利当选,那么他作为首相在这个“黄金期的三年”能大展手脚。但是,今后以安倍晋三为首的自民党并不是高枕无忧不可撼动。在此笔者想罗列出五个课题。 第一,“安倍经济学”到底能走多远。在此之前,提高消费税一事到底能否实现也是值得讨论的。目前,安倍经济学能够顺利进行,是以明年提高消费税为前提从而带动了内需消费。所以涨税后能否有效改善通货紧缩仍然是个悬念。因此,“安倍经济学”到底能走多远,其实是接下来将被人们关注的话题。同样,关于“安倍经济学”所提到的“三只箭(大胆的金融政策、迅速的财政政策、鼓励民间投资的成长策略)”中最为重要的成长战略,为了实现策略,一方面,需要大胆的结构改革,另一方面,还要权衡好与安倍首相一直提倡的“美丽日本”的国家印象之间潜在的紧张关系。举个简单的例子,让女性既积极的投入到社会生活中又让她当贤妻良母,这本身就不是一件易事。所以,协调“结构性改革”和“美丽日本”的关系,今后是一个重要的课题。... [阅读更多]

No.13-14
第十三期 ,政治 ,工藤泰志  2013年3月6日

【日本政治能够转变吗?】安倍政府力争实现的是强有力的经济–重建和现实的外交政策

Photo : Shiozaki ,Fukushima

安倍政府正以经济增长对策为核心大力推进日本经济的重建。在海外媒体等评论其”右倾化”并对此表示担忧的情况下,安倍政府站在其一贯以来主张的重视日美关系的坐标之上,将如何谋求日本在亚洲地区发挥作用呢?Glen S. Fukushima与自民党代理政调会长盐崎恭久就此进行了对谈。Fukushima曾长年活跃在日本,现在在华盛顿的一家智囊机构工作;而盐崎是安倍的谋士之一,早在他留学哈佛大学时起就与Fukushima之间交情深厚。... [阅读更多]

1 / 41234

Managemented by 佐口尚志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