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政治档案

No.13-14
第十三期 ,政治  2013年3月5日

【日本是否”右倾化”?】日本真在右倾化吗? “现实主义外交备受考验的第二届安倍政府”

Photo : Matsumoto Kenichi

去年(2012年),自7月《朝日新闻》报道日本政府将尖阁诸岛”国有化”以来,特别是到12月16日自民党在众院选举中以压倒性优势取得胜利之后的一段时间内,美国的《华盛顿邮报》、《时代》周刊,以及德国的《焦点》周刊等欧美主要媒体均对”日本的右倾化”进行了报道。不仅是中国、韩国,全世界都开始说”日本在右倾化”。 海外媒体提出”日本右倾化”论的背景之一源于迄今为止日本以外交为首的解释能力不足。日本的影响力和讯息没有很好地传到国际社会。在这种情况下,原本以”民族主义者”自居的安倍率领的自民党取得了大胜,海外媒体对日本的动向显示出久违的关注,并聚焦于其突出的部分。海外媒体的报道中,主张”修改宪法”和”创建国防军”的安倍首相的上台与二战前的军国主义、侵略主义形象重合在了一起。... [阅读更多]

No.11
第十一期 ,政治  2012年5月2日

“1984年集团”是什么

第一次读”集团1984年”的论文是在1974年的春天,从关西回东京的东海道新干线列车上。论文是在大阪相遇的山崎正和先生(大阪大学名誉教授)给我的,他说:”这篇文章挺有意思的,你看看吧”,这篇文章正是《对日本共产党〈民主联合政府纲领〉的批判》一文。 我看了一下,作者落款是”共同执笔 集团1984年”。很显然,命名取自乔治·奥威尔近未来小说《1984》。这部作品为人类的未来成为高度集权管理社会敲响了警钟,被认为是对社会主义社会的批判和对高科技高压力社会的批判。我记得开始时觉得作者名字取得巧妙,文章读下去后发现内容也很有趣,让人非常兴奋。 当时,我在《文艺春秋》做主编。之前我曾是《诸君!》的主编,从那时起我就开始向山崎先生约稿。山崎先生与”集团1984年”的关系其实在那时我并不了解。 登载这篇论文的《文艺春秋》1974年6月刊,在首页上作为”编辑部前言”,写着”1984年集团,是由20多名各领域专家组成的学者集团”。... [阅读更多]

No.11
第十一期 ,政治  2012年5月1日

事态愈演愈烈

Photo : Sakurada Jun

《日本的自杀》这篇论文发表的时候,出现了很有意思的事情,那就是在这篇论文面世后,许许多多分析”经济大国”日本之兴盛的著作也开始陆续问世,如《文明的家社会》(村上泰亮、公文俊平、佐藤诚三郎共著,1979年)、《作为第一的日本》(傅高义著、1979年)。《日本的自杀》这篇论文虽是日本兴盛时期的”预言”,可是即便在现在这样的停滞发展时期,也有着值得参照的价值。活在当下的人们,应该留意着下面所列举的两点,再体验一下这篇被评价为”卡珊德拉的预言”的论文吧。... [阅读更多]

No.11
第十一期 ,政治  2012年4月3日

逆21世纪的”面包和马戏团”而行之

Photo : Yamauchi Masayuki

“日本的自杀”应该可以算得上是一个刺激的标题吧?可是,像这样如此精准的指出21世纪的日本所陷入的弊病,如此具有预见性的文章并不多见。匿名”集团1984年”所写的文章,被刊载在1975年的”文艺春秋”2月刊上。 在这篇文章中写道,曾经勤勉的罗马人疯狂消费,过分主张自我权利而忘却义务,结果以繁荣作为代价,从历史的长河中衰亡,主张日本应从中汲取教训。以历史作为模板的警世之言,给当时的日本社会带来了很大的反响。据说当时的经团联会长故土光敏夫先生曾经把文章的复印件四处分发。... [阅读更多]

No.11
第十一期 ,政治  2012年4月2日

预言”日本的自杀”再考–令朝日新闻主笔瞠目的爆炸性论文

1975年,本杂志刊登了某篇论文。这篇论文为讴歌实现经济高度增长、出现空前繁荣的日本敲响了警钟,警示日本面临着内部崩溃的危机。在那之后37年,朝日新闻的若宫启文主笔,在1月10日的朝刊头版上重提这一论文,他写到”能够感觉到’日本自杀’并没有过时,而依然具有现实意义”。这里再次刊登这篇至今仍然不失”预言”意味的论文。 我们所知道的最早的文明,出现在距今6,000年之前。但是,在这6,000年的岁月中,米诺斯、苏美尔、玛雅、印度、中国、叙利亚、赫梯族、巴比伦王国、安第斯山脉、墨西哥、尤卡坦、埃及、印度教、伊朗、阿拉伯、希腊、西欧、正教基督教、远东等,这21个文明的”种子”发芽、成长,然后其中一些不久就衰亡、消亡。在21世纪的今天,仍然幸存于这个地球上的文明的种子,则有西欧文明、近东的正教基督教世界的主体、俄罗斯的正教基督教世界的分支、伊斯兰社会、印度社会、中国的远东社会的主体、日本的远东社会的分支,这7个”种子”,以及波利尼西亚、爱斯基摩、游牧民这3个停止发育的文明”种子”,汤因比对世界 ... ... [阅读更多]

No.11
第十一期 ,政治  2012年4月1日

日美中对话之际――亚洲太平洋秩序和网络外交

—-去年年末,北朝鲜金正日总书记于12月17日逝世的重大消息在12月19日传到日本国内。当时您采取了怎样的应对措施呢? 当时,我正在美国的华盛顿出差,接到东京外务本省发来的报告说,北朝鲜预定从日本时间的19日中午开始在电视台播放”特别报道”,我当时指示事务次官要做好包括信息收集等充分准备。在接到金正日国防委员长逝世的消息后,我再次指示事务次官,进一步收集信息,做好应对可能发生的任何事态,不得有任何疏漏。在当天召开的安全保障会议上,山根副大臣将这一指示向野田首相做了汇报。 北朝鲜局势和日本的安全保障—-关于现在的北朝鲜局势,您是怎样分析的? 虽然现在还难以对金正日国防委员长的逝世会带来怎样的影响做出一个准确的预测。但是,这次的事态重点是不应该给朝鲜半岛和平与安定带来不利的影响。 在此之上,对于这次的事态,有必要通过相关国家的紧密合作及冷静地应对,与核、导弹问题、甚至绑架问题的解决联系起来。今年的2月16日是金正日国防委员长诞生70周年,4月15日是金日成主席诞生100周年,预计会在北朝鲜开展这一系列的纪念活动,包括这些活动,我们要持续密切关注北朝鲜的动向。... [阅读更多]

No.10
第十期 ,政治  2012年3月3日

[新世界地政学 特别篇] 金正恩体制和2012世界激变――北朝鲜世袭政权的不稳定性及给世界造成的冲击

Photo : Funabashi Yoichi

“冰在融化的时候是最危险的。”这是玛格丽特·撒切尔评价戈尔巴乔夫总统改革的一句话。金正日之死,使我在某种意义上回想起了这句话。极权主义的致命弱点是世袭。北朝鲜目前正进入独裁体制最脆弱的时期。 金正日之死给日本及世界将带来怎样的影响?我们值得思考的是以下三点。 第一,作为金正日体制的遗产,遗留下了什么?另外,对于接班人的三儿子金正恩来说具有怎样的意义? 第二,”金正恩政权”的课题是为什么保持这个体制?要保持到多久? 第三,在欧美衰退、中国崛起、”阿拉伯之春”前程未卜、社交网络普及等全世界同时多发危机的环境中,金正日之死在地缘政治学中该占有怎样的位置? 我们在讨论由这三角关系形成的”映像”时,应该能看到我们直面的2012年世界的样子。... [阅读更多]

No.10
第十期 ,政治  2012年2月2日

消费税、震后复兴、日美贸易谈判: 一切为了战胜”国难”

Photo : Ishihara Nobuo

我曾经担任内阁官房副长官一职,从竹下登到村山富市,我曾为7位首相工作过。在这期间,我为了实现消费税的导入而忙碌,为阪神淡路大地震的复兴而忙碌,为日美构造协议及乌拉圭回合谈判等同美国之间的谈判事件而忙碌。... [阅读更多]

No.9
第九期 ,政治  2011年12月2日

应该尽早加入TPP谈判

Photo : Yamashita Kazuhito

向国际经济规则主导的大国行动靠拢在东亚地区,中国势力增强,其GDP的规模已经超过了日本。在军事方面,中国也以确保海洋权益为目标,与周边国家发生了摩擦。在这之中,中国以强大的国力为背景采取了一些措施,人们不仅担心这些措施将威胁到日本,而且还会威胁到世界的经济活动,如针对稀土等天然资源采取的禁止出口措施以及限制投资等。就像以前美国的301条款(《1974年贸易法》第301条的俗称)这种单方措施,后来通过WTO(世界贸易组织)纷争处理办法宣布其无效。对于中国的行为,也需要一种能用多国达成一致的规则来进行规范。... [阅读更多]

No.9
第九期 ,政治  2011年12月1日

为了与非洲人民共享”希望”,我们应该做自己能做的事情—-对南苏丹、索马里等国的支援

Photo : Hoshino Toshiya

野田佳彦首相就任后首次真正的外交活动,可以说是在联合国大会(2011年9月23日)的一般讨论演说时发表的演讲。野田首相首先代表日本国民,就半年前发生东日本大震灾时,世界各国向日本伸出援助之手,给予的友情、帮助及支援表示真诚的感谢。野田首相还介绍了一些鲜为人知的感人故事:远在非洲的肯尼亚大学生在首都内罗毕为在震灾中死去的日本人召开了追悼会,通过合唱”向前看大步朝前走”来鼓励日本人;在南美的巴西,贫穷的孩子们用空易拉罐装满了零用钱寄到日本等。讲述了日本与世界的沟通与交流。... [阅读更多]

2 / 41234

Managemented by 佐口尚志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