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政治档案

No.8
第八期 ,政治  2011年10月2日

【鼎谈】日本人如何看待核问题

Photo : Takeda Toru

――3月11日的福岛第一核电站事故,对日本社会造成了巨大的冲击。所有人都感到”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静观事故以及之后事态的发展,这并不是批评了一部分人的鲁莽及怠慢就可以了结的事情。我认为在这次事件中,我们怎样对待核能或者核问题的,战后的日本社会应有的存在方式遭到了质疑。 核能曾经是光明的未来。 武田在战后较早时期,对于核能,有过朴素的乐观主义观点,或者一般科学技术而言也许如此,核能能够为我们开拓美好的未来。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我也受到了手塚治虫的”铁臂阿童木”的影响。... [阅读更多]

No.7
第七期 ,政治  2011年8月4日

日本重建紧急倡议: 通过独特的”复兴特区”重振宫城县

Photo : Murai Yoshihiro

政府的重建规划会议为什么停滞不前了? 东日本大震灾的重建规划会议是在菅直人首相的主持下设立的。为完成这次百年一遇的灾后恢复与重建,以及为讨论日本今后发展的新方向等提供了机会。4月中旬,在首相官邸举行了规划会议的第一次会议。当然,大家认为菅首相会发表有关向复兴迈进的基本展望等计划。作为代表受灾地区的委员之一,我也期待着菅首相能够有所行动。但是,菅首相并未拿出任何具体的措施,自始至终抱着一种”请各位委员自由讨论”的态度。 的确,在确定了重建基本法的定位之前,该会议始终是以首相私人智囊团的形式出现的。尽管这样,该会议最初是应菅首相的要求而召开的。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在该会议的第一次会议的时候,菅首相应该拿出一个强有力的宣言或规划,即”在这次震灾后,应该进行怎样的国家建设。因此,请各位委员按照这一展望进行讨论和发表建议”。如果不是这样的话,无论召集多少一流权威,会议的议题也容易变得散乱。... [阅读更多]

No.7
第七期 ,政治  2011年8月2日

日本能源政策的民主进程

由福岛第一核电站事故造成的严重灾难正在继续扩大。这场事故真的难以避免吗?它是由3月11日的地震和海啸引发的核电站事故。但是,如果说先前谁也没有敲过警钟,则绝对不是这样的。核电站的地震灾害危险性曾被一部分地震学者指出,因为过去在同一地区曾发生过和这次同等规模的海啸,现在的福岛第一核电站的海啸预警不充分这一情况也被具体地指出过。国会和司法部门都曾指出过如果发生海啸将有可能丧失全部电源。 尽管政府的安全审查、司法部门、媒体对这样实质性内容的讨论和提出置疑,但都被拒之门外,仅仅只是贯彻实施电力公司和经济产业省的既定方针。 3.11之前,电力公司以政治背景和丰厚的广告费为后盾,主要媒体完全没有报道过关于核能的否定性言论,广告明星宣传核能的”安全性”,新闻的社论高调主张核能的”清洁性”,大声呼吁政府绝不能在核电站输出上落后于其他国家。现在看来,可称得上痴人说梦的所谓”核能复兴、核能立国”的宣传盛嚣尘上。 甚至连一丝的动摇都没有进入这里的余地,异议被完全排除。对核能立国路线提出的异议和要求重新研究的声音一律被强行压制,如此一来,使得核能至上论进一步升温。不仅是核能安全 ... ... [阅读更多]

No.7
第七期 ,政治  2011年8月1日

核能发电事业”分离国有化”纳入视线

Graph : Nuclear Power Generation

巨大的变化 东京电力公司(以下简称”东电”)福岛第一核电站事故引发了大规模损害,围绕这一大规模损害的巨额赔偿问题,日本政府将东电置于公共管理监督之下,于5月13日制定了”核电赔偿机构(暂定)”的大致框架。该机构是由包括政府与东电在内的10家核电事业体集资筹建的,该机构目的是在支付赔偿方面向东电提供支援。 一部分人认为东电正式置于国家管理的方案虽然也引人注目,但是,就算是实行国家管理,也只是局限于一时而已。之所以这么说,因为在以国家为电力事业核心的系统运营中,要拥有当事者的能力需要一段相当长的时间,比起这点,毋宁将从前一贯的系统运营交付给民间企业管理这个方法来得更为合理。所谓系统运营,是指高效地运营发电、送电、配电网络,能使需求及供给得以均衡,防止停电。 这一点与东电能否存续下去并没有太大关联。即便东电因为赔偿问题而导致经营破产,其他民间公司也可以继续东电的系统运营业务。像这样,电力事业维持民营形态这个大框架是不会发生变化的。但是这一点并不意味着电力行业应持续从前一贯的状态止步不前。以福岛第一核电站事故为契机,将有可能产生两个巨大的变化。... [阅读更多]

No.6
第六期 ,政治  2011年6月2日

首次披露 合纵连横及总理的资格—-信任部下,让他们尽职尽力是领导者的职责

photo : Fukuda Yasuo

—-四月中旬,我在东日本大震灾灾区参加了”为灾区准备饭菜”的赈灾志愿者活动,当亲眼目睹石卷市与女川町的惨状后,我才切身感受到这次发生的灾难完全超出了人们的意料。 福田:那个地方的海啸侵袭范围很广,比我们预想的还要严重。今后我们必须认识到:可能还会有意想不到的事件发生。 —-看到这次的地震,让我想起了2008年6月14日发生在岩手、宫城内陆的地震,当时,您就任总理大臣。那次的地震和今天的规模不大一样,但也属于强烈地震(震级7.2)。当时作为总理大臣的您是怎样考虑的呢? 福田:尽全力将伤亡人数降到最低,这就是我们的目标。很早之前我就担心:日本与其他诸国相比,地震、台风等自然灾害频发,遇难者也会相对较多。于是,在就任总理一职之后,我便下指示要求主管大臣负责制定”自然灾害零遇难者作战”计划,经过商讨,最终建立了”紧急灾害应急派遣队”。在不久之后发生的岩手、宫城内陆的地震中正好派上了用场,发挥了很大的作用。... [阅读更多]

No.6
第六期 ,政治  2011年6月1日

从”保障生命安全”的角度 改变国家的现有模式通过史无前例的特大震灾看到日本的强大和脆弱。

1944年,生于中国北京。毕业于东京大学教养学院。法学博士。进入朝日新闻社后,先后任朝日新闻北京分社职员、华盛顿分社职员、美国总社社长,专栏作家和朝日新闻社的主笔。去年年底离任。著作《内部》(朝日新闻社)获三得利学术奖,《通货烈烈》(朝日新闻社)获吉野造作奖。另外,还荣获沃恩上田奖、石桥湛山奖、日本记者俱乐部奖,亚洲太平洋奖等大奖。还做过美国哈佛大学及美国哥伦比亚大学访问学者、东京大学特聘教授等。 特大震灾的历史地位 同时代的人把人类社会中的大地震灾害看作”历史的分水岭”、”历史的岔路口”。通过这样的理解,历史又会发生变化。例如,安政大地震和贝利来航(1853~54年)、关东大地震灾害和日英同盟的废除(1921年决定,1923年同盟失效)等的情况。 这次的东日本大震灾也会成为历史的一个岔路口吧,会在时代精神领域引起很大的变化。现在的日本处于这样一种状态:对日本将要陷入深不见底沼泽似的没落的恐慌与对重建的微弱的希望交织在一起。 并且能感觉到,以这样的悲剧为跳板,为了日本的重生,每一位国民开始思考”为了日本的重生我应该做什么呢”。 迄今为止,国民胸怀这样的决 ... ... [阅读更多]

No.5
第五期 ,政治  2011年3月1日

直陈坦言的参议院议长 追求最有益于国民的议事运作 —-西冈武夫参议院议长访谈录

自2010年5月社民党脱离联立内阁以来,日本的国会陷入了扭曲状况。也就是说,现在,作为执政党的民主党和国民新党在参议院没能确保过半数议席。因此,如何使法案在参议院得以通过,成为一大课题,关于参议院的作用引起了人们的关注。在这种背景下,西冈武夫于2010年7月就任参议院议长,与迄今的历任议长相比,明显地一直对时局积极表态,受到注目。因此,此次《越洋聚焦-日本论坛》对议长进行了采访。 采访中,主要围绕三个问题,请议长谈了自己的想法。第一,是关于议会运营的方法。议长有权决定在正式会议上就哪个议案进行讨论,议长以怎样的形式展开议事,对国会的审议过程具有极大的影响力。第二,是关于在去年11月底通过的仙谷由人官房长官和马渊澄夫国土交通大臣的问责决议案。日本国宪法,规定众议院有权通过内阁的不信任案,但参议院不具有这样的权限。因此,许多专家认为问责决议案不具有法律效力,不需要阁僚辞职。可是,这次西冈议长再三表明了两位大臣必须辞职的见解。第三,是关于参议院的选举制度改革。参议院分成比例区和选区。现在,选区是以每个都、道、府、县为单位的,由于这个主要原因,选区之间选民投票权价值上存在着很大差别,即所谓的一票之差别,并且最大能达到五倍。针对去年参 ... ... [阅读更多]

No.4
第四期 ,政治  2011年1月2日

“换位”后的日中局势

2010年,日本失去了维持了近半个世纪的”世界第二经济大国”的”品牌”。不过,在经济层面上的”日中换位”只是表面现象,日本在国际社会中,为和平与繁荣所应有的作用并没有根本性的改变。从世界的角度宏观地看待”日中换位”这一具有时代象征的变化,今后是否可以重新树立自己的国际地位,是摆在日本面前的真正课题。此时此刻,日本所应关注的问题是”自由开放的国际秩序”。今年9月在尖阁诸岛海域发生了日本巡逻船与中国渔船的冲突事件,在这一事件中,崛起的中国采取的强势高压的外交,充分地扮演了酿成搅乱”自由开放的国际秩序”的因素之一的脚色。目前,正在深化的全球性”地壳变动”,将会带来以中国为轴心的动乱时代,今后,日本对中国的外交举措应站在东亚甚或全世界的角度来考量。... [阅读更多]

No.4
第四期 ,政治  2011年1月1日

TPP机不可失,FTA快马加鞭

让四十亿人口成为”内需”对象 与先进国家经济前程昏暗成鲜明对照,新兴国家经济强劲发展。特别应该指出的是,日本位于被称为世界经济发展中心的东亚的东端,在地缘政治学上占有极大优势,我们必须重新认识到这一点。 也就是说,今天的形势下要求日本出台新的政策,那就是把亚洲贸易圈内大约35亿人口,乃至亚洲太平洋贸易圈内大约40亿庞大人口的消费需求作为我们的”内需”。菅总理反复强调需要实行继明治维新、二战后的第三次”开国”,其意义也正在于此。 即便如此,不得不承认我国EPA(经济合作协定)或FTA(自由贸易协定)的进展处于落后状态。世界各国及地区已经有200个FTA生效、而日本自2002年与新加坡之间签署了第一个FTA以来,虽然又先后与ASEAN(东南亚国家联盟)、智利等11个国家和地区缔结了FTA,但与美国、澳大利亚、EU等国家和地区的谈判,至今尚未有进展。... [阅读更多]

No.4
第四期 ,政治  2010年12月4日

设想构建新的海洋安全保障

今天正是发挥政治上的贤明智慧的时候 今天正是发挥政治上的贤明智慧的时候 –从国际海洋法专家的立场,您是怎样看待此次尖阁诸岛问题的呢?日中之间在2005年也曾经就东海油气田开发产生过矛盾,从法律的框架来看,围绕领土和资源的纷争应该怎样去解决呢? 栗林:为了确保国家的存续和国民的生存,国际法承认主权国家有保护属于正当主张的本国领土及周边海域的权利。关于尖阁诸岛应该归属于日中哪一方,在国际法上有几个争论要点。日本的国际法学者目前大多支持归属日本的见解。但是,围绕领土的纷争,要”通过国际法判定黑白”,采取司法性解决手法,非常困难。... [阅读更多]

3 / 41234

Managemented by 佐口尚志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