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社会档案

No.26
第二十六期 ,社会  2016年5月25日

对老年人临终医疗的思考
长寿时代的临终前护理

大岛 伸一 (国立长寿医疗研究中心名誉总长)

日本迎来了平均寿命世界第一的超老龄化社会,但急剧的变化让整个社会都感到困惑。步入了老龄化社会,医疗的内容也自然会改变。而在此之后的“死亡”问题则成了一个不能触碰的禁区,一展开讨论就会因为各种声音的出现而无法前行。但是,把这个问题置之不理只会导致事态进一步恶化。日本是世界首位的老龄化国家。用于表示老龄化的指标有老龄化比率,平均寿命,老龄化的速度等,日本在上述指标方面均位于世界首位。日本的老龄化比率达到了25%以上,而超过20%这个超老龄化社会指标的国家,除了日本就只剩德国和意大利了。另外,老龄化的速度特别快也是日本老龄化的特征。老龄化的速度指的是,从老龄化比率7%的老龄化社会上升到老龄化比率14%的老龄化社会所用的时间。日本从1970年到1994年,仅用了24年就完成了这个变化。而同样是从老龄化比率7%变化到14%,法国用了110多年。通过这个对比,日本的老龄化速度之快就显而易见了。老龄化的进程如此之快,那么为了应对这种变化而苦苦思索该如何变革社会结构也是理所应当的了。 日本的总人口在达到1亿2800万的顶点后趋于减少,... [阅读更多]

No.26
第二十六期 ,社会  2016年5月24日

对老年人临终医疗的思考
长寿时代的临终前护理

增田宽也(日本创成会议议长)

日本已经成为了世界杰出的长寿社会。在日本,社会保障制度一直以来都是国家政策的重要内容之一。现在,社会保障制度改革推进会议也看准了2025年这个婴儿潮一代达到75岁的时机,正在进行各种跨领域、跨部门的探讨。然而思考医疗和护理问题时,还有一个遗留问题就是临终医疗。 日本的平均寿命位居世界首位,老龄化比率(65岁以上人口占总人口的比率)也超过了25%。伴随着这个趋势,死亡人数也在不断增加,2014年的死亡人数约为120万,据推算,到2025年死亡人数将达到160万,真可谓步入了一个高死亡率时代。 过去,在日本说起护理场所都是以在自己家为主,在1960年这个比率约占70%。现在约有80%的人都在医院离世,护理从我们身边消息已经很久了。清楚临终状态的一代人越来越少,更别说有机会在家人之间谈论“死”和“护理”这类话题了。 医疗技术的进步为延长人类寿命做出了极大的贡献。然而从老年人临终时期的生活品质来看,并非所有人都接受着理想的医疗护理服务。 日本创成会议就临终医疗的理想状态,与有识之士开展了学习会。通过学习会我们得知,在日本,... [阅读更多]

No.26
第二十六期 ,社会  2016年5月24日

对高龄老人临终期与其 “延命医疗”不如 “和缓医疗”

小岛明(世界贸易中心东京会长、政策研究大学院大学理事兼客座教授)

“人生中一定要来的就是税和死亡”,这句充满幽默话是马克·吐说的。但是,面对这样真实的现实,人们往往不想认真面对后者。事实上,随着延命医疗的技术有所进步,人们把“延命”放在第一位,在临终期医疗中,正在以医疗的名义对高龄老人进行虐待。   在日本生产性总部于2015年九月底召开的理事会上,我听了两位高龄老人医疗方面的专家关于“临终医疗”的报告。这些赤裸裸的实情引起了与会的各位理事的关注。   讲师是北海道中央劳灾医院院长宫本显二先生和樱台明日住医院痴呆症综合支援中心长宫本礼子女士。他们夫妇俩于2012在札幌成立了“思考高龄老人临终医疗之会”。这两位都是日本生产性总部所支援的政策传播集团“日本创生会议”(增田宽也议长)的“高龄老人临终期医疗学习会”的成员,他们还出版了共同著作《欧美没有卧床的老人:自己决定人生最后的医疗》(中央公论新社刊)。   日本现在面临着严重的少子高龄化问题,对此也开展了很多讨论。但是,现在已经步入了“大量死时代”,这一点人们尚未认识到,也并未开展讨论。2010年,日本的死亡人数为一百十九万两千人,... [阅读更多]

No.26
第二十六期 ,社会  2016年5月23日

对谈
都知事、(东京)能够完全承受老龄人口的增加吗?

增田:今年6月,我们日本创成会议提出了《东京圈老龄化危机规避战略》。东京圈地区(包括埼玉县、千叶县、东京都、神奈川县的一都三县)今后将会迎来急速的老龄化。很抱歉我要重复您非常了解的一个事实,从现在到2025年的10年间,75岁以上的高龄老人将增加175万人,这将首先对医疗和护理领域产生直接影响。医疗·护理设施短缺的问题将更加严重,然而这个问题并不仅限于东京圈。其原因之一在于,强化东京圈的医疗、护理体制对国民经济是极大的负担。东京的地价极为昂贵,完善护理设施的费用几乎是秋田县的两倍。护理补助费也要追加20%。现在,追加部分的负担金额全国共计1700亿元,而东京圈所占比例达到总额的一半以上。还有一个大问题就是如何确保护理人员。据我们推算,仅东京圈地区就至少需要增加80到90万的医疗·护理人员。如果还像以前那样,用地方流入东京的人才来弥补的话,“地方的消失”就会加速。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地方的消失”和“东京圈老龄化危机”是同一个问题。... [阅读更多]

No.24
第二十四期 ,社会  2016年5月19日

如果日本所有的大学课程都用英语授课 换个视角看全球化

清水 真木(明治大学教授)

现在,大学及其周边环境里有一种单纯肯定“全球化”的氛围。连迟钝的我都嗅出了这种空气,我想这种氛围大概已经弥漫到了所有的空间。 的确,稍微关注一下周围就会发现,在有关大学职能的言论空间里,全球化被反复多次提及。然而遗憾的是,很少能遇见值得倾听的意见。 另一方面,从大学内部发表有关全球化见解的大多是代表大学立场的人,或是对大学的全球化负有责任的人。当然,身居此位的人所传递的信息不可能与政府意见相左。所以我们听到的只可能是一些难以打动人心且枯燥无味的东西。 不过,从另一方面来看,在大学外部也能见到就大学及大学的全球化公开发表言论的身影。最近比较显著的是,顶着“企业经营者”、“经营顾问”、“创业家”等头衔的人们就大学的全球化发表言论的现象。也许是(自认为)在商业上取得了一定成就,所以就自己赋予了自己谈论大学问题的资格吧。 教育是一个谁都可以发表点意见且门槛不高的题目。而这应该是外行们所擅长的吧。在大学外部谈论全球化问题的人们尽管言论内容不枯燥,但常常会基于一些初级的事实误判而归纳出一些离奇古怪的建议... [阅读更多]

No.24
第二十四期 ,社会  2016年5月18日

“培养全球化人才”是一句空口号

吉田 文(早稻田大学教育·综合科学学术院教授)

尽管“全球化人才”这个说法已经脍炙人口了,但这个词语在社会上的使用频率开始增加却是在2005年以后的事。全球化人才本来是指,在日本公司进驻海外市场的过程中,能够在海外分公司开展工作的员工。渐渐地,培养这类人才成了一个课题,而大学也作为培养人才的场所受到了关注。因此,很快日本的许多大学就提出了以培养全球化人才为使命。 在这个过程中,政府发挥的作用不可小视。这个趋势的开端要追溯到经济产业省在2007年主导推行的“产学人才培养合作关系”项目。培养企业需要的人才这个任务交给了大学,经济产业省和文部科学省开始共同探讨解决方案。由此又对大学提出了对照世界标准,自主开展组织改革的要求。始于2004年的《泰晤士高等教育》世界大学排名作为参考被提出。在该排名中,日本的大学由于外国留学生及外籍教师数量较少,被评为大学的国际化相对落后,大学国际化的水平有待提高。 在大学培养企业需要的全球化人才和提高大学在世界排名中的位置,这两者在理论上并没有直接的联系。然而现实的情况却是,全球化这个关键词被赋予了太多的含义,在产学官协作的全日本体制下,... [阅读更多]

No.25
第二十五期 ,社会  2016年5月6日

新日本列岛改造论
重新打开“商店街的卷帘门”

已成为地方经济衰退象征的“卷帘门商店街”。高速成长期间充满活力,位于各市町中心的商店街,在泡沫经济解体及大型商业设施的进军、生活方式和商业习惯的变化、少子老龄化等时代浪潮中,渐渐的顾客越来越疏远。这不仅仅关系到商店街存活问题,也是直接关系到地方经济衰退与否的现在进行时的大问题。在2012年进行的全国规模的商店街实际情况调查中,回答“繁荣”的商店街仅有1%,而另一方面,“衰退”、“有衰退的可能性”合计67%,超过了整体的四分之三。应当如何打破这种局面呢?特采访了重新打开“商店街卷帘门”的工作现场,我们得到了恢复活力的启发和课题。 丰后高田市“昭和之城” 胜者面临的新课题 瓦屋顶店铺鳞次栉比的商店街没有拱廊。店铺的屋前有显像管黑白电视机、三轮车、手动刨冰机……敞篷巴士开过,卖的是传统的炸牛肉薯饼、大豆点心。那里,相比商店街,到处都是“昭和时代”的主题公园。 国东半岛北部,大分县丰后高田市。被穿越气氛包围着的“昭和之城”,目前每年有30万以上人次到访,被认为是“胜者”的第一名。“这里才有,其他地方没有,从很久以前就留下来的商店街。不能将祖先留给我们的财产以商业和观光合二为一的方式传下去吗”(丰后高田商工会议所野田洋二会长),反而利 ... ... [阅读更多]

No.25
第二十五期 ,社会  2016年5月3日

日本经济的软肋:地方经济的衰退
“卷帘门商店街”

在遭受人口减少困扰的日本,地方经济的衰退是最大的软肋之一,“卷帘门商店街”是其象征性存在。指的是过去熙熙攘攘的商店街,由于顾客的减少和店主的老龄化而关店的店铺增多了,即便是白天也放下了卷帘门尤显一片寂寞冷清的样子。照此下去商店街将更加冷清,但同时全国各地正为恢复往昔喧闹景象而开始努力。在这里,介绍总结了这些来之不易的努力成果的读卖电视台放送局主任制片人山本一宗的新“日本列岛改造论”以及“为重新打开‘商店街的卷帘门’”。... [阅读更多]

No.24
第二十四期 ,社会  2016年4月8日

什么是真正的国际化?
——培养具有创造性的领头人

山极 寿一(京都大学校长)

如何培养能活跃于国际舞台的人才?
通常我们所说的大学国际化,到底是以什么为参照物?仔细想想,应当从教育和研究两方面来分析。 从教育来看,目前培养适应全球化发展的人才受到了高度重视,但所谓的适应全球化发展的人才应该具备什么样的条件呢?首先,必须具备基本教养。然后应当会一门国际通用语。最后一点重要要素是能否独立思考,能否正确地表现自己。这是一个相当复杂的问题,一个人通过填鸭式的方法获取了丰富的知识和信息量,如果没有独立思考和决断力这一切都是徒劳的。如何培养独立思考和自我表现能力,是一个很巨大的课题。 现代社会已经步入了IT时代。如今的年轻人们看起来是为了求学进了京都大学,但其实不然,不用向人请教他们也能学到东西。因为在现代社会中,知识已经不是一种需要人对人进行教学才能传递的信息。上上网,就能找到自己需要的知识,所以大学也并不单纯是传授知识的地方,更多的是向大家教授如何将自己的知识归纳成独立的体系,如何向其他人传达自己的知识体系,... [阅读更多]

No.23
第二十三期 ,社会  2015年10月9日

遍地开花!“道之驿”的新时代
-不断进化的地方开发-

女性们为当地创造活动活力和自信 道之驿“川场田园广场”(群马县川场村)

自“道之驿”(意为“公路驿站”)制度于1993年制定以来,现已在日本全国开设了1040所,年营业额总和为2100亿日元(2013年度统计结果),是国家推进的地方开发政策中率先发展起来的项目。筑波大学社会工学域教授石田东生与读卖新闻特别编辑委员桥本五郎就道之驿的现状与展望展开对谈。
(对谈地点:帝国饭店)
“道之驿”是律令时代产物的复苏
桥本五郎 道之驿至今已迎来第二十二个年头了,现在全国有1040所道之驿,可以说是一个很大很成功的作品。当时这个想法是怎么形成的呢?
石田东生 当时和今天一样有很多车穿梭在道路上,然而却没有能让司机安心休息的地方,甚至连公共厕所也没有。而且,行人和当地人之间的接触也是几乎没有的。人们觉得,如果铁路有车站,公路也应该有像车站一样的设施,供人们休息和交流。于是就有了“道之驿”这一设施的想法。... [阅读更多]

2 / 41234

Managemented by 佐口尚志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