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社会档案

No.25
第二十五期 ,社会  2016年5月3日

日本经济的软肋:地方经济的衰退
“卷帘门商店街”

在遭受人口减少困扰的日本,地方经济的衰退是最大的软肋之一,“卷帘门商店街”是其象征性存在。指的是过去熙熙攘攘的商店街,由于顾客的减少和店主的老龄化而关店的店铺增多了,即便是白天也放下了卷帘门尤显一片寂寞冷清的样子。照此下去商店街将更加冷清,但同时全国各地正为恢复往昔喧闹景象而开始努力。在这里,介绍总结了这些来之不易的努力成果的读卖电视台放送局主任制片人山本一宗的新“日本列岛改造论”以及“为重新打开‘商店街的卷帘门’”。... [阅读更多]

No.24
第二十四期 ,社会  2016年4月8日

什么是真正的国际化?
——培养具有创造性的领头人

山极 寿一(京都大学校长)

如何培养能活跃于国际舞台的人才?
通常我们所说的大学国际化,到底是以什么为参照物?仔细想想,应当从教育和研究两方面来分析。 从教育来看,目前培养适应全球化发展的人才受到了高度重视,但所谓的适应全球化发展的人才应该具备什么样的条件呢?首先,必须具备基本教养。然后应当会一门国际通用语。最后一点重要要素是能否独立思考,能否正确地表现自己。这是一个相当复杂的问题,一个人通过填鸭式的方法获取了丰富的知识和信息量,如果没有独立思考和决断力这一切都是徒劳的。如何培养独立思考和自我表现能力,是一个很巨大的课题。 现代社会已经步入了IT时代。如今的年轻人们看起来是为了求学进了京都大学,但其实不然,不用向人请教他们也能学到东西。因为在现代社会中,知识已经不是一种需要人对人进行教学才能传递的信息。上上网,就能找到自己需要的知识,所以大学也并不单纯是传授知识的地方,更多的是向大家教授如何将自己的知识归纳成独立的体系,如何向其他人传达自己的知识体系,... [阅读更多]

No.23
第二十三期 ,社会  2015年10月9日

遍地开花!“道之驿”的新时代
-不断进化的地方开发-

女性们为当地创造活动活力和自信 道之驿“川场田园广场”(群马县川场村)

自“道之驿”(意为“公路驿站”)制度于1993年制定以来,现已在日本全国开设了1040所,年营业额总和为2100亿日元(2013年度统计结果),是国家推进的地方开发政策中率先发展起来的项目。筑波大学社会工学域教授石田东生与读卖新闻特别编辑委员桥本五郎就道之驿的现状与展望展开对谈。
(对谈地点:帝国饭店)
“道之驿”是律令时代产物的复苏
桥本五郎 道之驿至今已迎来第二十二个年头了,现在全国有1040所道之驿,可以说是一个很大很成功的作品。当时这个想法是怎么形成的呢?
石田东生 当时和今天一样有很多车穿梭在道路上,然而却没有能让司机安心休息的地方,甚至连公共厕所也没有。而且,行人和当地人之间的接触也是几乎没有的。人们觉得,如果铁路有车站,公路也应该有像车站一样的设施,供人们休息和交流。于是就有了“道之驿”这一设施的想法。... [阅读更多]

No.23
第二十三期 ,社会  2015年10月8日

访日热潮之后是半定居

日本地方城市低廉的物价和房地产价格非常有吸引力。

造访日本的中国人正在爆炸式地增加。日元贬值和签证条件放宽也起到了助推的作用。在高收入人群中,也开始出现想在日本拥有住宅的新动向。中国游客的访日旅行正掀起空前的热潮。去年同比增加了80%,达240万人次。从1月19日起,日本开始推行新的“五年多次往返签证”制度,这将更进一步引起中国人对日本的兴趣。之前日本曾在2011年7月实施“三年多次往返签证”,但由于签证发放条件较为严格,手续也比较复杂,所以申请人次并不像当初所预想的那样有大幅度增加。这次,签证发放条件也有了大幅度的放宽(停留天数从90天缩短为30天)。专门办理中国人赴日旅行的日本之窗国际旅行总经理阿部道广先生指出:“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访日旅行的回头客中,绝大部分也都是每次申请一次性签证。今后,多次往返签证的比例一定会有急剧增长。”中国的高收入人群绝对人数相当大,中国和日本在地理上的距离也比较近,增加发放多次往返签证将会带来不小的冲击。本记者的一位朋友居住在上海的中国籍设计师这么说:“我现在正在认真考虑在日本某处买一套公寓,每个月和妻子一起去那里住住。... [阅读更多]

No.23
第二十三期 ,社会  2015年8月4日

106岁日本老师来信 台中邮递员使命必达

一封来自日本的信件寄入台湾中部的台中市,但如今收信地址已不存在。寄信人是一名106岁的日本女性,曾在日治时期的台湾担任小学教师。然而年轻的台湾邮递员却找到了收信人、即这名女性当年的学生们,并让其与现今也已90岁前后的学生们之间重新展开交流。  这名日本女性是熊本县玉名市的高木波惠。在日本的大正时期,还在读小学的高木随着作为警官赴任台湾的父亲一起到了台湾,并在那里渡过了约30年的人生。1929年至1938年的10年之间,高木在台中市一所主要是台湾人子女就读的乌日公学校(现为乌日小学)给低年级上课。  写信的契机,是描写1931年台湾的嘉义农林学校的棒球队从台湾打进夏季甲子园,并最终获得亚军的电影《KANO》。当时,高木非常支持嘉义农林学校的棒球队,甚至在工作单位里用收音机收听了嘉义农林和中京商的决赛直播。高木就这一段记忆接受了《朝日新闻》熊本版的采访,并开始怀念起她的学生们。  因为非常想知道学生们的近况,所以高木让她的女儿惠子(76岁)代笔,给20年前曾有书信往来的杨汉宗(87岁)寄去了信件。... [阅读更多]

No.20
第二十期 ,社会  2015年1月26日

活跃于海外扫雷第一线的
自卫队的退役军人们
──坚守“只有我们才能实施的工作”的信条,
用过硬的技术在世界上做贡献
荒川龙一郎
(日本地雷处理支援会(JMAS)理事长 原陆军将领)

2002年5月,原自卫队陆军哑炮处理专家小组的退休军人们成立了一个组织ー“日本地雷处理支援会(JMAS)”。目前世界上还有约一亿颗埋在地里还未爆炸的地雷,为了处理这些地雷,专家们一边向当地人传授知识和技术,一边一起排雷解难。原本退休后应该在家抱着孙子享受天伦之乐的他们,为什么决定去这些危险地带?他们的战况如何?心境如何?各种各样的疑问都想听到他们亲口回答。
千钧一发的悲壮感并不是驱使他们行动的原因
夏目 扫雷具体地应该怎样进行呢? 荒川 在柬埔寨,我见到了旧波尔布特和韩桑林政权时代的军人,首先要从他们口中得到“好像埋在那一带了”的线索。国际法规定,对人对战车埋下的地雷,要根据种类数量坐标分别留下记录,但实际上这些数据都没有被记录下来。 然后,我们在所谓的“好像埋在了那一带”,一米一毫地展开地毯式搜索。真的有地雷。讲讲遇到地雷的心情,专家们都说“真的很倒霉”。在不安和恐惧的基础上,还有撤掉地雷的使命感在身,内心相当矛盾。不论遇到多少次这样的场面,这种矛盾的心情始终不变。 处理办法和排除哑炮是一样的。... [阅读更多]

No.18
第十八期 ,社会  2014年4月17日

找回尾道原有的景观 — 丰田雅子,
尾道闲置古屋再利用项目代表理事

“得到很多人的帮助。我没有什么技术,但是把很多人卷进来是我的长项(笑)”,丰田说。 (吉田亮人 摄影)

面朝濑户内海的广岛县尾道市,是个拥有十五万人口的依山傍海的小城。这里不仅是有着平路窄巷和起伏坡坎的细腻,还有面朝大海眺望渡船的大气。也正是因为这种独特的风情,备受电影导演的喜爱,先后成为数部电影的取景地。 但在如此风雅的尾道,也有着不为人知的危机。丰田雅子女士注意到家乡尾道的变化是在8年前。那个时候她辞职离开大阪,回到了久违的故乡定居。 “我之前是海外旅游团的跟队导游,跟队数次到欧洲以后,渐渐的对城市景观产生了兴趣。大部分欧洲城市都保持着数百年前的风貌,充分利用遗留下来的古建筑,使其尽可能的与自然相融合且拥有浓厚的历史文化氛围。但在日本,旧的东西逐渐被淘汰,新建的都是外观没什么差异的建筑。就这样,当地的特色、人文和历史也轻而易举地被抹去,让人感到不安,甚至让人感到愤怒。” 尾道也是如此。随着车站前的城镇开发,高楼公寓都拔地而起。相反的,古朴的民居却逐渐被空了出来。因为长期找不到下一户人入住,房子的老朽化也越来越严重。 听说像这样空出来的房子仅尾道车站的方圆两公里内就有500多家。... [阅读更多]

No.18
第十八期 ,社会  2014年4月17日

在山上能救的人,一个都不能少 —大城和惠,
国际山岳医师

“防止登山者在山上遇难,是我的最大目标”,大城说。 (川村勲 摄影)

2013年5月,冒险家三浦雄一郎先生站立在海拔8848米的珠穆朗玛峰顶时,大城和惠医师在海拔5300米处的营地帐篷里等待他的返程。在大家都沉浸在“史上最年长的80岁珠峰登顶成功”的喜悦之时,大城时刻注意着三浦的身体状况。 在珠峰顶上摘掉了氧气口罩之举,对三浦的体力消耗是超出常人想象的。最直接的反应便是下山的时候脚底不稳使不上力。看到顺利回到营地帐篷的三浦,大城回忆说“如果在山上见到了朋友通常都会拥抱,但这个时候的三浦既阳光又惹人爱,让人觉得一旦拥抱了他会破坏掉这种气氛。”直到在营地见到三浦,大城才稍稍松了一口气。 2010年,大城在英国取得了国际山岳医师、国际山越救助协会、国际登山医学会的资格认证,她是第一位取得该执照的日本人。国际山岳医师,要求具有与高原反应、低温反应、冻伤等在登山时的易发症状相关的专业知识,并且可以一一对应及时采取对策。在登山队中作为医疗大后方的国际山岳医生,不仅得具有专业知识,还要求具备相当高的登山技能。 大城还是医学部学生时,登山是她的兴趣爱好,从非洲最高峰乞力马扎罗到美国麦金利峰以及到马纳斯鲁峰,都遍布了她的足迹,也借此积累了丰富的登山经验。... [阅读更多]

No.18
第十八期 ,社会  2014年4月17日

抓紧时间珍惜与家人的每分每秒 — 竹川阳一,
进口玩具销售

自家门前就是颇具北海道风情的一望无垠的美瑛小麦田。 (川村勲 摄影)

在日本美景之一北海道,一个名为“美瑛之丘的玩具店”位于连绵的田野间。这家玩具店每天下午三点关门,之后做为当地孩童的娱乐场所免费开放。2010年从埼玉县移居来北海道的竹川阳一先生并不是为了赚钱,而是为了给家人营造一个在大自然中的生活,以增加与家人交流的时间。 其实到决定移居之前,竹川先生前后斟酌了四个年头。“每每看到人家‘刺溜’一下移居北海道的随笔杂记,我总觉得大家都过得很幸福。但为什么我们家总是瞻前顾后,痛苦万分呢?”这是竹川先生对移居生活的总结。 为何移居,此事说来话长。玩具店选址利用的房子,是竹川先生的父亲盖的。在横滨经营一家研究所的父亲,由于母亲在旅行中心肌梗塞发作突然辞世,心情跌到了低谷。然后他不假思索地决定移居北海道。虽然遭遇了承建公司携款而逃的事件,但他父亲还是没有放弃,并亲自购买木料等建材。最终在美瑛町居民们的帮助下,两年后建成了一座美术馆。遗憾的是,老先生积劳成疾因肺病于8年前与世长辞。 母亲57岁,父亲63岁的先后去世,让竹川先生不禁扪心自问起来。... [阅读更多]

No.18
第十八期 ,社会 ,讨论  2014年4月16日

山田洋次/倍赏千惠
寅次郎消失的现代家庭

从《寅次郎的故事》到最新作品《小小的家》,山田导演历经约半个世纪描绘着日本的家庭。从上世纪20年代(昭和时代)到80年代(平成时代),日本的家庭失去了什么…… (编辑:生岛淳) 倍赏千惠子:这次的《小小的家》,距离导演从前拍的《庶民的太阳》已经过去了50年。我已和导演合作了好长时间呢。 山田洋次:《寅次郎的故事》是从1969年开始的哦。 倍赏:《寅次郎的故事》这个系列到1995年最后一部《寅次郎的红花》为止,持续了26年呢。 山田:回头看看,《寅次郎的故事》里的团子店其实是个崩溃的家庭。本来该传宗接代的寅次郎离家出走不明踪迹,同父异母的妹妹樱花也双亲早逝,总之我就是想着电影一开始就不要是那么幸福的家庭。 倍赏:是这样啊。 山田:渥美清演寅次郎,倍赏小姐演的是他同父异母的妹妹,然后,妹妹在善良温情的叔叔婶婶的关爱下长大,这就是我当初设想的背景。我想用血缘关系并不浓厚的家庭为舞台,因为我认为,家庭中重要的并非血缘。 倍赏:虽然血缘关系不浓厚,但里面的家庭亲情关系却变得很浓厚哦。... [阅读更多]

3 / 41234

Managemented by 佐口尚志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