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第五期 ,文化  2011年2月3日

“我的画多少有些偏离主流” —-萩尾望都访谈录

日本漫画界之宝,也许应该说是日本文化之宝。描写美丽的吸血鬼的作品《保罗一族》以及描写寄宿中学男生的《托马的心脏》、SF的杰作《有11个人!》、心理犯罪作品《残酷的神在统治者》(均为小学馆出版)等,代表作不胜枚举。对这位作家的作品,很多读者(特别是女性)都每周、每月翘首期盼,废寝忘食地捧在手上。被那纤细的绘画、充满魅力的人物形象和动人心弦的台词所感动,读了又读回味无穷。

在这里我们请到了这位作家萩尾女士,给我们讲述她本人感受到的日本漫画的魅力。她于2009年迎来作家生涯40周年,今天依然精力旺盛地致力于创作。

Photo : MangaPhoto : Manga2美少年的故事

五十川:萩尾望都女士的作品,每新出一册,我都废寝忘食地阅读,现在也是一样。今天重读起来,不论哪一本都还是那么新鲜,一点没有过时的感觉。

萩尾:听你这么说我真高兴。更让我从心底感谢的,是读者们这么长时间一直不断地在读我的作品。

五十川:比如,20世纪70年代《保罗一族》及《托马的心脏》等,萩尾女士的杰作中的杰作相继问世。当时,您只有20多岁。我记着当时的少女漫画大多是学园恋爱或体育夺冠等。可萩尾女士描写的题目以及世界观与其他的少女漫画截然不同。

萩尾:是吗,那时候我也只有20几岁呀(笑)。回想起来,当时我在画画的时候,对既成概念多少抱着一点疑问。到底是什么样的疑问,现在已经记不得了(笑)。确实,我画的是有些偏离主流。什么少年和少女的爱呀、青春呀,我画的不是这些正统主题。也许正因为如此,才作为漫画家生存下来。

五十川:其中让纯情少女们心跳不止的《保罗一族》和《托马的心脏》等,都是讲美少年的故事。

萩尾:当时,在我周围”同性恋”的主题非常流行。比如:竹宫惠子女士及山岸凉子女士描写了各种各样的故事。好像还有《蔷薇族》(第二书房)以及类似的专门杂志等。只因我知道男性之间的性行为是什么样的,不太敢于问津(笑)。可是,一个偶然的机会,我看了电影《寄宿舍-悲伤的天使-》(1965年/法国),非常美丽,与赫尔曼-黑塞德的世界有许多共同点。”啊,如果真的男孩子们之间的关系也有这么令人感伤的天真纯情,那我还真想把它描写出来。”于是,开始描绘出了《托马的心脏》。

五十川:刊登过萩尾女士作品的杂志有:比如《少女漫画》(小学馆)等周刊和月刊。当时众多的读者都是青春期的少女。我也是其中的一员。对刚刚变了声的少年之间的恋爱,不知为什么没有任何疑问就产生了共鸣。

萩尾:作为描写一方也是一样。其实,曾经一度想设定女孩之间的恋爱情节进行描写,把舞台假设在女校先描绘故事梗概。但我画着画着感到还是描写男校更有意思,实际也觉得比较容易描写。

五十川:另外,萩尾女士最早的真正SF科幻作品《有11个人!》里,也出现了成人之前,性未分化的人物。不男不女,却也可男可女。这让少女读者们感到特别舒服。

萩尾:描写性问题时,如果描写男性和女性的话,容易被传统概念束缚。想要描写的问题的本质,反而看不清了。为了摆脱这一束缚,把性转换一下来看,就特别容易表现了。这种现象让心理学家来分析一定很有趣。

我们把男女结婚看作理所当然,其实,人与人的爱情世界要比这深奥得多。人们总是对眼前的常识感到满足,但我却总在想是不是还有更多的其他的世界呢?

五十川:刚才您说”脱离开主流”,是不是电视以及其他的主要媒介不常表现的主题及少数派不起眼的内容,采用漫画的形式也就变得比较容易表现了呢。

萩尾:有这个可能。只要是想读的人去读就可以了。不想读还可以跳到其他页上去。作家也感到容易描写。

五十川:之后,少年爱被称作”男孩爱(BL)”已经不再是少数派而是少女漫画中不可缺少的一个领域。喜欢这一领域的女孩子们被称为”腐女子”。这好像并非日本独特的现象。

萩尾:一次一个从德国来玩儿的女孩子,她很喜欢日本的漫画,特别是”BL”。她可是个有未婚夫的人。我本以为描写同性恋的漫画在基督教圈子里吃不开,通过这件事,看来其实全世界的女孩子都是一样的。

另外,虽然不是腐女,但海外的漫画粉丝们有的通过阅读《托马的心脏》开始想”到日本看看”;还有的人现在成为日本的大学教授,在大学里教授漫画论。

受手塚治虫先生的影响

五十川:萩尾女士受到了哪些作家和作品的影响呢?

萩尾:从活跃在同一时代的作家那里,多少都受到一些影响。但受到影响最大的还是手塚治虫先生。我是在阅读了手塚治虫先生的《新选组》(讲谈社)之后,才决心”要做一个漫画家”的。然后对人的心理及故事性努力学习。绘画方面的老师是森章太郎先生。先生的画真是了不起。还有水野英子老师的连衣裙上的褶纹!另外,还对千叶彻弥先生的画法,特别是手的画法非常喜欢。男孩子用手背擦拭面颊。帅极了。那诱人的手掌,总是禁不住让我心头发热。

他们都各有各的专长领域,我为了能够尽量多偷到一点,就拼命地模仿。一般的人也许认为不就是本漫画杂志吗,可对我来讲,它却真的是美的宝库。

五十川:手塚治虫先生《新选组》的主人公冲田及土方等,可不是什么所谓有名的士兵。

萩尾:新选组真实故事的主要情节不能改变。于是他让配角的人物登场。这些,我也受益匪浅。先生的《向阳的树》(小学馆)我也很喜欢。德川幕府结束,在向新东京变化的过程中,有的人如鱼得水;有的人随大流;还有的人却只能生活在旧世界里。我感到他把生活在这样一个激荡时代里的人们描写得淋漓尽致。时代背景那样复杂,可故事却是这么通俗易懂。

五十川:通俗易懂还是非常重要的吧。

萩尾:非常重要。比如我对日本的小说就感到有点棘手。要想读下去,需要知道很多前提条件。”这可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我却有很多不知道。”如果不了解作者和作品的这些情况,就不可能读懂”,这让我非常困惑。相反,外国的小说没有什么前提也可以读懂。因此,我喜欢文章写得直率干脆的作家,如有吉佐和子女士和司马辽太郎先生。手塚治虫先生的作品乍一看好像软弱多情,实际上有很多干脆的地方,很好读懂。

五十川:二月份剧团Studio Life将把《有11个人!》搬上舞台。这部作品如在前面说过,是在1975年萩尾女士创作的第一部真正的SF科幻作品。

萩尾:在石油冲击后不久。宇宙飞船实现成功接轨、飞往火星等等,正是各国都大张旗鼓展开宇航项目的时代。我还记得,有大量的宇宙照片公开,创刊了各种各样的专业杂志,日本还到处建起了天文台。我大概也是受到了那个时代的影响。

五十川:宇宙大学的考生为了参加最终考试,乘上宇宙飞船。定额为10名,可当人们注意到的时候,却有11个人。多了一个人。宇宙飞船的舱门已经关闭,因此,在多一个人的情况下考试开始了。这11个人是从各个星球上聚集而来的考生,非常有个性。这样一个设定,实在是让众人都拭目以待。

萩尾:其实,在我作为作家首次亮相之前,还是高中生的时候,就有了这个想法。”咦?不对呀!怎么比刚才多了一个人?”从前有许多在家中出没的小妖怪的故事。我想如果把它放到科幻里不是很有意思吗。并且,以大家都是头次见面的故事开场也很有意思。

五十川:每个人物都栩栩如生,每人都可以自成一段故事。

萩尾:漫画的台词和故事情节大致决定之后,进入人物的面孔怎样描绘的阶段。奇怪的是描绘面孔后,有时便可以看到那个人的背景。面孔决定了,那个人的父亲和母亲便会浮现出来。朋友也浮现出来。居住的地区和房屋也都浮现出来了。在描写《有11个人!》的时候,大家各自的背景都浮现出来,非常有趣。

五十川:也有浮现不出来的时候吗?

萩尾:有。那就好像是心灵的那一部分关闭了一样。也许是自己心里在想”啊。真不想画这部分”吧。(笑)五十川:11个考生分别来自不同的星座,背景和参加考试的理由各不相同。不论是在身体上还是在精神上都达到极限状态,在这样的情况下,一起度过五十多天的集体生活,因此也就出现了各种事故和事件。最初大家相互猜疑”那第11个人肯定就是你”,但慢慢地、逐渐开始相互理解。

萩尾:日本最近也与近邻国家发生了摩擦,我认为解决的唯一办法还是需要交流。面对面彻底交谈。可能会费时间很麻烦,但交流毕竟是非常重要的。

另外,11个人都各有所长,均以某种形式发挥着自己的技能,向困难挑战。从打扫卫生、烹调到医疗技术,我感到什么都可以,只要是通过自己的双手可掌握的,越多就越好。用自己的双手互相帮助,不是非常重要吗?

五十川:提起交流,目前还出现了iPad等工具。

萩尾:我觉得很好。我很喜欢看漫画。如果能够用它读到从前的漫画就好了。还没有读过的漫画、从前读过的作品、有时心血来潮特别想读跑到书店,却往往是被告知已经”停刊”的作品。真希望能够以双开页翻开就读(笑)。显示的文字大一些也让人高兴。提供的作品也希望越来越多。

五十川:您今后将会有哪些作品呢?

萩尾:有一些想法。很久没有写SF,所以先是SF。然后,还想描写一些历史故事和华丽服装一类的。

五十川:《保罗一族》的续篇呢?

萩尾:这可很难说。如果有灵感从天而降的话……。(笑) (译自《Voice》2011年2月号)[2011年2月]


Managemented by 佐口尚志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