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第九期 ,文化  2012年1月4日

饮食与生命—-人之成为人

食从口入的重要性–制作食物和护理具有相同的性质,那就是为生存创造力量20120104(1).jpg川嶋最近在护理界,非常看轻”食从口入”的意义与价值。我经常积极鼓励一线的护士,告诉她(他)们:”一定要好好认识’食从口入’的意义,甚至可以说护理的意义就在于此”。

辰巳听说近江的彦根有一位患者,因为他什么也不想吃从而就拒绝了饮食。是您说了一句,”请您只想一样儿您爱吃的,什么都可以”,那位患者想了想,说;”想吃鲫鱼寿司”。结果让患者一吃,就很香的吃完了所有食物。之后,这个患者每天都要点鲫鱼寿司,最后身体终于慢慢康复,直到最后出院。

川嶋嗯,确实有这么一回事儿。

辰巳这样一来,有些人就会认为,那么分析一下鲫鱼寿司的成分,知道了鲫鱼寿司里有哪些营养成分,那么通过打针、输液把查到的营养成分输送到患者的体内不就好了吗?看上去,这种理论似乎没什么问题,但其实这种做法是非常不可取的。您也知道,这里面一定存在着心理因素。

川嶋对,这就是医生和护理的不同。医学的对象是营养成分和卡路里,认为不计算加入了什么,加入了多少,那么就没意义了。然而,从我们护理积累的经验来看,即使是那些在医学上被看作是完全没有价值的饮食,但如果这项饮食对患者的生长历史来说是有重大意义的食物,那从护理的角度来看,给患者吃这个在医学上认为完全没有价值的食物也是必要的。那是因为,”食从口入”的意义是非常重大。

辰巳请您再更详细地介绍一下。

川嶋刚才说的那个案例,其实并不是非得给患者吃鲫鱼寿司。其他的,只要是从嘴吃进去,让食道和胃产生蠕动就都可以。这样一来,身体的副交感神经才会处于优势。本来我们的身体要取得自律神经的平衡是很重要的,如果副交感神经处于优势的话,我们的身心就会放松下来,心脏的运动也很放松,呼吸也会放松,全部都会放松下来。然而,只有消化器官这个时候会很强烈的运动。说到食物进入腹腔以后,副交感神经处于优势的状态下,我们的身体会发生哪些变化呢?这个虽然在学说上还没有定论,但我们都普遍认为,在副交感神经处于优势的状态下,淋巴球细胞(免疫系统中起中心作用的一种细胞,能溶解肿瘤细胞,尤其是癌细胞)的免疫力会突然间活跃起来。这样身体就会产生治疗疾病的能量。

总之,哪怕是一杯水也好,食物”食从口入”进入腹腔与人体免疫力有很密切的关系。所以打针、输液、吃药、做手术不是护理的工作,护理的工作就是要发挥病人自身的免疫、治愈能力。所以,从提高自然治愈能力的角度来看,用自己的嘴来吃饭是最理想的治疗手段。

辰巳也就是说,哪怕是一口汤也要用自己的嘴去喝。

川嶋对,确实是这样的。即便是对于晚期的病人来说,这与他明天的生命息息相关。从医学上来说,喝一口汤就能治愈癌症,这完全是不可能的。但是病人喝口汤,身体有了反应之后,就会产生”既然今天我能活着,那么明天我也要继续努力,好好活着”的治疗欲望。所以,”食从口入”的意义非常重大。总结一下今天我想要说的话,重点其实就这一个。现在,我的重点已经说完了,这会儿即使结束我们的对话也没关系哦。(笑)辰巳在现代医学上,因为患胃瘘,通过输液等在身体上”扎个洞”来补充营养的做法已经很普遍了。但其实不是这样的,原来还是”食从口入”最重要。

川嶋确实如此。

让父亲口含香瓜辰巳记得父亲因为脑血栓病倒之后,当他刚刚恢复了意识,我就开始小心翼翼地喂他一些液态的东西,其实也不过是一些茶水而已。后来,我心想,比起茶水,喂他咀嚼一些水果不是会更好吗?于是我就切了一小块儿甜瓜,用纱布包起来,说:”父亲,您嚼一下,这是甜瓜。”当然在这之前,我是将父亲扶起来,并给父亲做了喉咙按摩。这样一来,父亲就随着自己咀嚼的力量一点儿一点儿地把甜瓜汁咽下去。父亲的脸上露出了笑容。在他住院期间,给父亲吃了甜瓜呀、桃呀之类的水果。或者,是他说他有什么想吃的水果,我就喂他一些。后来,当他身体稍微恢复一点儿后,我就有时候给他烧了点牛排,还稍微加点儿酱油,我和父亲开玩笑说:”今天要吃牛排了,尝一下味道怎么样。”父亲也很高兴,慢慢地嚼着,让肉汁慢慢地进入身体,非常地成功。甚至连医生都夸奖我说”这可是很到位的护理啊,太棒了”。

川嶋通常,我们在照顾病人的时候,只知道喂他点儿汤水,却很容易忽视让他咀嚼一些食物。是的,像您这样,让他咀嚼一些食物也是非常重要的。

您刚才还提到了胃瘘的话题,让我想起了一个案例。

一个学生在护理的一位病人,因为患癌症,把食道全部摘除了,在他住院期间,只能通过安装食道支架,将营养物质直接输送到肠子里。即使这样,这位病人每天还拉痢疾不止。而且,这位75岁高龄的老人,因为不能”食从口入”而产生了很大的压力,于是就做出了一些很异常的举动:全身赤裸着在走廊里走来走去,当看见大家吃饭的时候,他就故意做一些让人恶心的事儿。这个时候,学生就不知道该怎么做好了。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到,”一个人如果不能通过嘴巴来吃、喝的话,那他就不是一个完整的人了”。这位病人的异常举动也是在他的基本吃、喝的需求无法得到满足的情况下做出来的。

在手术之前,其实这位老人很正常、稳重。于是学生就想:”既然他不能喝,那就漱一下口也好啊”,于是,就让他每天含漱一下卡露辟斯(日本1919年推出的一种乳酸饮料)。这样一来,那位老人非常高兴:”啊,我活过来了。”可这样四五天之后,老人又开始做异常举动了。于是学生向老师提议说:”我们可不可以在病人原来安装食道的部位贴一个人工肛门用的袋子,这样,吃进去的东西就可以从这里排出来。”老师同意了他的想法儿。给他安装之后,这位老人就可以吃一些流食、喝味噌汤啊什么的。这样一来,老人之前的痢疾也自己好了,血液中的电解质也恢复了平衡,老人就再也没有什么异常的举动了。最后,老人康复之后出院了。这样,即使不安装人工食道,而是在那儿贴一个供排泄的袋子,病人就可以进食了。

辰巳但是,即使用嘴吸食一些东西,从喉咙排出去话,那不是营养就没办法吸收了吗?

川嶋确实如此。但是,重要的是,我们从这个案例中可以看到,对病人来说,”食从口入”是多么重要的一件事儿啊。

辰巳川嶋老师,听说您护理您的丈夫就很辛苦。

川嶋是的。丈夫做了舌癌手术,我看护了他一年,4年前他去世了。我每天都要不停地用食物搅拌器给他搅拌食物喂他。食物通过食物搅拌器搅拌以后,和自己咀嚼以后是一样的。可我自己因为每天太忙了,所以只能天天吃泡面。我吃泡面的时候,丈夫就在纸上写:”我看你吃泡面吃得很香呀”。那个时候,我就用搅拌器给他搅拌一些拉面,把癌研有明医院特制的软管插到他的喉咙里,喂他吃。

辰巳在这样持续一年的护理中,您有没有考虑中心静脉穿刺置管(肠外输送高卡路里食物和营养物质)的方法?

川嶋因为我没有辞去工作,白天我去工作的时候,就把丈夫交给来家里的护理工,护理工们强烈向我丈夫推荐流食。每次说这个的时候,我丈夫就会在本子上写:”人就要像人一样,要在嘴里吃东西。”到现在,我还保存着写有这些话的笔记本。这或许成为了他当时活下去的力量。

过去,护理基本都是为了怎么让没有食欲的患者吃饭而努力学习。但现在,因为有了流食和中心静脉营养(高卡路里输液点滴)这些发达的作法,所以护理就开始看轻”食从口入”了,这一现象是非常可怕的。一旦没有这个技术,那么病人就没办法继续维持生命。所以,从本源上来说,”食从口入”,是非常有必要的。

患者摄取的不是营养辰巳总结一下我们刚才的讨论,忽然发现,对于”吃”这一概念的理解,医生和护理其实是有着根本区别的。

川嶋您说对了。对于医生来说,所谓的饮食,无论从生理学、还是生化学、或是营养学的角度来看,都是以”如何咀嚼、如何下咽、如何消化、吸收、代谢、排泄”这一机制为中心的,另外,关于”生病”与”饮食”,医生考虑的是,得病的人让他吃什么,吃多少的量,是从营养学与卡路里的观点来看待这个问题。

辰巳但是,人类并不是为了摄取卡路里而吃的,平时也并不考虑摄取了多少克蛋白质。我们都是因为好吃、想吃、吃的快乐才吃的,难道不是吗?

川嶋话虽如此,在人类历史上,我们的祖先通过智慧总结出我们要吃什么、吃多少。但一次我就要吃这么多,这就完全是由个人来决定了。确实,每个人的成长经历是不一样的,在每个人自己的成长过程中,我们有自己的嗜好和自己的饮食习惯。

在这里,我想说的是,护理心中必须要有一个目标,那就是首先要调整人们不同的饮食环境,让患者会发自内心地说:”啊,真好吃啊。”尽可能通过在一种与健康时近似的状态下饮食,这样使之产生生存的力量,这是护理最基本的常识。

实际上,患老年痴呆症,在交通事故中因挫伤大脑神经而无意识的患者,或是成为植物人的患者,如果刺激一下他们成长以来的某段历史或是他的某个回忆,那他的病情就会好转一些,甚至有的会恢复到健康状态。说的极端一点,与医生救命不同,护理要看护的是病人的整个生命。护理必须要挖掘每个患者的历史,并对其进行”全人性化”的看护。

辰巳您说的让我想到病人要吃的并不是营养。因为”饮食”这一行为,是人之所以成为人的最本源的人生要务。即便从营养学的角度来说吃某种食物是很不合理的,但是只要是我们心里喜欢的、我们想吃的、我们吃的时候感觉很好吃、很快乐,这才是最重要的。你说我说的对吗?

川嶋是的,您说的完全正确。当然,饮食限制与必须吃”治疗食”的情况就另当别论了。即便是”治疗食”,营养师只是站在他的立场上说:”必须要吃这个,不吃不行”。但我觉得这个有点儿没有完全考虑病人的情况。

我虽然很少生病,但是4年前做了胆结石的手术。住了10天左右的医院。期间,我一直绝食。其实,刚开始的时候,我对流食还是蛮期待的,但尝了一口,”嗯?怎么是这个味道,这不就是普通的盐水吗?”,完全没有汤的感觉。

辰巳一般我们都觉得医院的汤很难喝,也没有哪个医院在饮食上下大功夫的。这确实是一个现实问题。但是,医院的”汤”确实太难喝了。

川嶋我拜读过您的《汤的入门 西餐篇》(文春新书),书里写到:”喝汤是度过这个世纪最必要的手段。谁都会做汤,汤兼具了从断奶食品到护理食品的人生所需要的全部营养。”您说得非常正确啊。

辰巳这是在这本书第七章里写到的。请允许我在这儿再引用一下。

“想要让身体冷静下来的时候,我就想到了冰块。去问了一下护理专家,专家告诉我,用玄米煎汁,再加上蔬菜汤料和高级绿茶,熬好之后,放在制冰器皿里,做成冰块。需要的时候,就含一块儿在嘴里。这真是很聪明的做法啊。

所谓的制作过程,其实是一个倾注生命的过程。因此,制作人的生命,也融入到了冰片中,由此随着冰片慢慢进入身体各个细胞的角落,彼此合二为一。向逝去的细胞敬献如此美味,其意义不就在于此吗?即,制作人的感情与细胞成为一体。我觉得,美味就是一种情到浓时自然而然出现的一种感觉。

在我从事做汤的工作之后,我就一直隐隐约约的有这样一种感觉。但直到现在,我才把心底的这种感觉用文字表达出来,化为这白纸黑字。”护理之心和母亲之心是一样的川嶋我们经常说”母亲的味道”。过去,在军队里做过护理的前辈们经常给我们说这样一件事,”许多士兵在临死时,都说自己最想再吃一顿母亲做的饭。”每当想到这个,我就觉得,护理必须要做到”与患者的过去紧密联系在一起。把握好’饮食’的意义与患者的饮食生活经历。” 但是,我担心的是,现在的孩子们还能享受到我在这里所说的”母亲的味道”吗?大家现在对快餐食品已经习以为常,已经不再去耗时耗力地亲自动手烹制了。

确实,说起饮食,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做饭是一件很辛苦的事情。但只有这样精心地烹饪,才会做出”母亲的味道”。从这点来看,我觉得护理之心和母亲之心是相通的。

所以,母亲的烹饪与护理的饮食照顾是相通的。因而,我一直以来都认为,努力学习做美味的料理也是成为一个一流护理的必要训练。

辰巳这种做了饭,听到”啊,真好吃啊!”时的满足感与做护理,送已康复的病人出院时被说:”真的非常感谢你”时的那种心情是相通的。

川嶋是啊。在我还是护理新人的时候,就一直被教育:”作为一名护理 ,你得到的最高奖励不是物质上的奖励,而是在病人康复出院时,发自内心对你说的一声感谢。”确实是这样的,在每天的工作中牢牢记住这句话,无论工作有多么辛苦,有了这句话,自己心里就很高兴了。

推荐”展开料理”辰巳如果不这样想,护理的工作真的是很难做啊。与此相比,烹饪这件事,如果你掌握了”做好一件事件就可以’展开’好几件事情”的理念,负担或许就没有这么重了。

川嶋这也是您在《展开料理》这本书里的观点啊。这让我重新思考,周六或周日出来采购,并把一周的菜都准备好,到时候每天在微波炉上加热一下就可以吃的”展开料理”。

辰巳是啊。牛肉也好,猪肉也好,切成大块儿,鸡肉的话就做成丸子之类的,用盐腌制一下,用口大锅把他们都做一下,差不多做这一个星期的量就好。反正一次肯定是吃不完的,这样我们在吃的时候还可以加进一些别的菜,做成各种展开料理来吃。我认为这样挺好的,但是为什么在现实生活中像我这样一次做好,然后每天”展开”来吃的人很少呢?我自己分析了一下,那就是,大家并不是懒惰的人,而我才是真正的懒惰家。例如,买了一根萝卜,我就会一次把他们全部做了。在做萝卜甜醋咸菜的时候,我也不把萝卜煮的很软,大概有八分软的时候,我就把它们捞起来,切成薄片,然后放进瓶子里,加入调味料,做成甜醋萝卜咸菜。

这个汤当然您肯定知道了。请尝一下这碗汤。(递过一碗汤)川嶋啊,这不是南丁格尔的牛肉茶吗?战争时,南丁格尔向维多利亚女王陈情:”请您给战场上的战士送碗汤吧!”这就是后来有名的英国女王送汤的轶事。虽说是茶,其实就是牛肉汤。

辰巳这个(又递上另外一碗汤),我自己觉得不比南丁格尔的牛肉汤差哦,您尝一下。

川嶋据说,您还给战场上的父亲送过汤,什么时候也让我尝一下。我手里的这碗汤不会就是您送给父亲的那种汤吧。

辰巳不错,您手里的汤正是我送给父亲的那种汤。当时,父亲从战场写信(画在纸上)回来说他想吃荞麦。于是,母亲就天天惦记着如何让父亲吃上荞麦。虽然荞麦和海苔都有点儿药味儿,但是因为父亲说没有茶,于是母亲就搅合了一些鲣鱼刨花,用力揉,并加入甜料酒、酱油,然后一块儿炒,一直炒到很干很干,然后送到了战场,其实就是干制鲣鱼粉。

川嶋啊,然后只要用水冲一下,就成了一碗美味的荞麦茶。这个创意真是太好了。这个如果作为病人的食物应该也很好,真是挺好喝的。

辰巳还有另外一款汤,请您再尝一下。(说着的过程中,将一小茶匙东西加进杯子里,然后用开水冲开。)川嶋(喝了之后)怎么感觉身体一下子从里面暖和起来了,这个到底是什么汤呢?

辰巳是葱汤。另外,稍微加了一点鸡汤和生姜。

川嶋哦,不是洋葱,是日本葱吧?

辰巳是的,日本葱。烹饪的要领与洋葱奶汁烤菜的做法一样。首先都必须把葱好好地炒一下。

川嶋是真的吗?真的很好喝啊。或许这个还能预防感冒吧?

辰巳我一般是从10月份开始,就吃面包和喝这个汤。一直以来,也没有得过什么流感。或许和这个有点儿关系吧。

据说富山大学从事中草药研究的林立光先生做过一个实验,结果表明吃了日本葱的老鼠患禽流感的几率很小。我从新闻上一看到这篇报道,马上就拿着这个葱汤让林立光老师看了一下,我说:”我每天就自己做这个汤喝。”林立光老师听了之后,非常为我高兴,他说:”虽然这在学问上我是懂的,但没想到还真的可以为人类服务啊。真是太好了。”川嶋那我也要学一学做这款汤。

辰巳而且这个葱汤,会因葱的产地不同而产生不同的味道哦。我认为味道最好的是山形县庄内产的红葱。

川嶋那山形县庄内产的红葱和别的地方的葱有什么不一样呢?

辰巳味道非常浓。我还想,果然是这个红葱有着很好的功效啊。虽然稍微带点儿苦味儿。

川嶋要是根据葱的产地来做这道汤的话,或许还可以振兴地方经济呢。

辰巳是啊,现在日本的粮食自给率已跌破40%。如果能让很好地理解食材、正确使用食材的人增加的话,多少也会是对从事农业生产的农民的一种支援。说的更大一点儿的话,这或许可以成为解决粮食问题的途径之一。

(译自《文艺春秋》2011年11月号,357-363页)[2011年11月]


Managemented by 佐口尚志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