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第二十二期 ,文化  2015年6月14日

看吧,这就是群舞的力量, 身体瞬间的魅力!
YOSAKOI索朗祭 (北海道札幌市)

札幌的有名年度事件

舞蹈队的标识是统一的队服和旗帜

舞蹈队的标识是统一的队服和旗帜

在大通公园决赛舞台上连连获胜的十二个团队的舞蹈表演声势浩大地拉开了帷幕。

这可以说是几乎能传到天际的人、声音和光的一场盛宴。观众被人和人交织而成精彩群舞打动,不知不觉中身体由单纯的“观赏”到渐渐被舞台景象的强烈吸引,随着个性化服装齐刷刷换装,引起噢哦的惊呼声。这不光是一个接一个地欣赏舞蹈表演,    而且还要看今年哪个队跳的好,不知不觉中会带着一种类似审查者的姿态去参与评价。这种渐渐将祭典活动带向高潮的做法非常高明,也只有体验过的人才会明白,伴随着打击声从身体像是从内芯燃烧了起来,发出噢哦的呼声,这一瞬间舞台和观众们体味到融为一体的那种喜悦。是啊,大家可不就      等待出场的舞蹈队是为了这个才走到一起的嘛。

御厨 贵(政治史学者、政治学者)

御厨 贵(政治史学者、政治学者)

或者说是通过身体表现,才再次体会到快乐的、充满悦动的生的喜悦。无论是谁都会情不自禁地被悦动的身体吸引,不禁驻足观看得津津有味。就这一点而言,白天在大街上拉着本地车的各参赛队的群舞游行深深地吸引着我们。看各队的舞蹈已经看累了,但高涨的情绪依然不变,发现自己对游行群情不自禁发出加油的呐喊声。于是我不禁疑惑,不管是舞台还是盛会,这种洋溢着身体表现的现场魅力究竟是什么?

迎来夏天的北海道是札幌有名的年间行事,六月初的几天札幌整条街道被YOSAKOI索朗祭清一色渲染,今年已经是第23次了。说起来开始于1992 年,这还是一个新的节,与传统地域文化并无多大关系。

原本被高知的“索朗祭”吸引的北海道大学的学生,长谷川岳为中心,“索朗祭”的击鼓和北海道民谣“节”的混杂而成的一种人工节。

YOSAKOI索朗祭

这是被高知“夜来祭”感动的学生们在1992年于札幌举办的祭典。手持鸣子,以北海道民谣“索朗小调”命名,除了加入了“索朗”、“索朗”的字眼外,其他的非常自由。音乐、服装、动作等全是由参加者自己创作。从2014年6月4日到8日为期5天举行第23次活动,包括北海道在内的来自全国2万7千人参加,动员了近200万观众。企划运营是由YOSAKOI索朗祭祭典委员会执行,市民、学生志愿者计4000人作后援。

YOSAKOI索朗祭的组织委员会   http://www.yosakoi-soran.jp/

与时俱进

在20世纪末,21世纪初,国家的政治、经济、社会的形式发生了很大变动,这20年来的一路走来的祭典,确实也刻有时代的强烈痕迹。这个时期,从事三得利文化财团地域文化研究的自己,想起13年前的过去,与YOSAKOI祭典的相遇的确具有强烈的冲击性。这个全新祭典活动领袖长谷川岳非常耀眼,如今是本着参议员政治家的立场出发。祭典何时脱离长谷川之手,由札幌大型活动(YOSAKOI索朗祭组织委员会)进行运营。即便如此以学生为主体祭典本身并未发生改变。

以悠久传统为豪的节,变革是与衰退的预兆同步而来,或者代替她的是传统和革新的拉锯。YOSAKOI 索朗祭是与孕育旧传统的地域文化有着完全不同的意蕴。

能否称为地域文化也是令人疑惑。在札幌这个大都市突然出现的一种庆典活动。因此这二十年,突然消失的YAWA节,每年以大胆而又细腻的矛盾表现,让我们看到与之相适的变化,事实上也证明了这一点。的确随着节规模的扩大,行政和警察、经济团体,有时与札幌居民之间,经常会发生一些不愉快。出租车司机们拥挤在大道和禁止通行道上,一边咋舌一边感叹“生意真是兴隆啊”。即便如此也并没有否定节的存在。

DJweb_c22_cul-04 DJweb_c22_cul-2
力摆大旗,为节日助威(左)走过观众席(摄影: 芳菲)
DJweb_c22_cul-0sr-5 DJweb_c22_cul-0sr6
DJweb_c22_cul-sr-1 DJweb_c22_cul-sr-2
DJweb_c22_cul-0sr-3 DJweb_c22_cul-0sr-4
舞蹈队的舞蹈、服装和化妆都十分独特

二十多年YOSAKOI索朗祭的那种柔软的构造性组织,所进行的灵活的应对能力,之后在这个地方立足。从另一方面来看,从数量上而言,2001年为界限,参加队伍呈现减少的趋势。在泡沫危机爆发后,企业的后援队以及社会人队在减少。另外,北海道并没有减少,但因为受到过疏化和高龄化风波的影响,在北海道小地方活跃的团队有所减少。这也反映了通过节活动来振兴家乡节困难的现实。在这一方面,也能看出是与日本社会的变化相互联动的。

但另一方面,学生队和北海道之外的参加成员有所增加。年轻一代与顶梁一代的接班人也可以说是在扩大。这些,成为让夜来祭的身体表现变得更为轻松更多样的重要因素。而且比中学生年龄小的少年队的参加以及水平的提高是这几年的特征。确实像是跳舞这样的一种身体表现,编入小学课程中等,可以说这为节的延续提供了良好的环境。

另外,审查方法中的“大众化”和“多样化”也在继续进行。在一段时期中,专家的评价非常重要,因审查模式比较固定,节的活力也在逐渐丧失。

因此,近年来扩大对业余爱好者的动员,普通报名者和中学生的年龄更加拉低,推进全国化的结果是对上位团队的倾斜有所修正。的确,自从导入了“裁判员制度”,明显感觉到节的民主化与司法“民主化”一样,着实有了推进。

另外在运营方面,学生执行委员的数量也在增加,并且当今现表演者都是从孩童时期有参加YOSAKOI的经验,他们所向往的执行委员这样的流程得到了实现。对,这也是传统的一种形式,也是与培养年轻人才有关。

DJweb_c22_cul-01 DJweb_c22_cul-05

“平成君”们

但是,现在年轻人中也发生了一些让人困扰的现象,究竟是什么呢,没有发挥领导能力的学生,无法任命执行委员长的人选。即便是决定了人选,不能自己负责任进行决断,也无法说服其他成员,或改变他们的看法。由组织委员会下达提案,通过多数表决来决定,只能起到完全成为协助性的作用。这是一个非常深刻的问题。与大学生接触的话,在讨论会上、社团上等也会发生相同的事情。因是人与人之间追求比较轻松的关系而汇集在一起,重视太张扬,不受到厌恶,互相保持良好关系的方针进行交往,但一些关键的的事情定不下来。

出现这种年轻人的特征也是近二十年来的事情。国家政治、经济中看不出活跃的预兆,也让人深刻体会到都有一种大树底下好乘凉的消极思想。

那么,与夜来祭几乎同时起步,具有八次优胜经验的团队“平岸天神”的情况是如何呢?也就是说平岸商店街为了促进地域活性化,非常想听有长期经验的老店铺的心声,这是因为要看为了用兵一时节,是如何养兵千日的节。

在这里问题的中心也是围绕年轻人论、人才培养论。现在的成员有八成是“平成”(1989年之后)出生的,正如文字所示,“平成君”们成为节的中流砥柱。但由于体育会方面成员的减少,非常难以适应团体生活,在协调性方面有所欠缺,也就是所谓的普通孩子加入进来后,若产生不和后,马上就走人,人员流动非常快,很难出现有十年或十五年经验的选手。和轻松地辞去政府部门或者公司的年轻人的情况别无二致。

而且与学生执行委员会一样,并无领导的存在。在看上去非常和谐的世界里,完全是等待指示再行动。从三十年代到四十年代的老一辈人的活动中得到了一些成员的维持,但后继者能否出现的确让人担忧。但平岸天神接受这个现状,一定是用老字号店铺的经验和智慧,为节的持续发展下了赌注。因为传统就是需要这样的坚强。

夜来祭节。为了能再次体会瞬间的感动,自然会产生再来一次的心情,这令人想到这个节特有的不可思议的现代性。

现在日本各地以节为模式举行了各种新兴节。以长谷川岳为首的和节有关的年轻人中,有的当成了政治家,可以说渐渐开始变为一种强大的力量。而且不断地拓宽和加深。对呀,这个节还在发展途中。

[译自公益财团法人三得利文化财团/CCC Media House发行的《ASTEION 总第81期(2014年)》,本文经该财团同意翻译转载。]


Managemented by 佐口尚志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