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第二十三期 ,文化  2015年10月9日

世界的数独 老本家的喜悦
数字填字游戏命名之父广受世界瞩目

锻冶真起( Nikoli社长)

锻冶真起( Nikoli社长)

在一个赌马赌输了的周末,我坐上了回家的电车。当我随手翻开一本带在身上的美国填字杂志时,一个叫做“数字游戏”的版块引起了我的注意。我不太懂英文,但是当我连游戏规则都没有去读,只是试着把数字填进去的时候,我居然解开了那道题。有点儿意思!于是我去书店搜罗了过期的期刊,把所有题目都解了一遍。之后又试着自己创作了游戏题目,也很容易地编出来了。

 

就这样,1984年,由我担任社长一职的公司Nikoli在其出版的填字游戏杂志上刊载了我创作的谜题。我将这种把1到9的一位数数字填进方格里的游戏命名为“单身的数字”。现在风靡全球的“数独游戏”就在这样偶然的条件下诞生了。

在杂志上一发布,很多读者都发来了自己的原创谜题。因为如果读者解开新的谜题之后觉得有意思,就会想要自己创作题目。投稿作品之多证明了这个游戏的人气程度。而大家对题目的解法(招数)各异,让我感到这个游戏十分深奥。1988年,以发行单行本为契机,我们将原来过长的名字简化称其为“数独”。数独游戏随着时间而发展,并产生出很多名作。

在英国掀起热潮

一位年近五十的女士寄来的信让我至今不能忘怀。她在护理她生病的母亲,而每天睡前15分钟的数独游戏,是唯一让她忘记现实,轻松一下的时刻。读着她的信,我暗下决心,绝不将数独作为“大脑开发”或“防止老年痴呆”等手段来贩卖。只要人们能轻松开心地享受就好。

在日本获得了稳定市场的数独突然在全世界卷起狂潮大约是在10年前。一位来自新西兰,曾经来Nikoli的东京办公室做过客的数独迷,在2004年向英国的主流报纸“泰晤士报”推荐了数独游戏,没想到当场就定下来将开辟“SUDOKU”版块每天刊载。

第二年,全英国掀起了一股数独热。而这股热潮又瞬间涌向了澳大利亚,印度,香港,美国和欧洲各地。数独在不经意间已经走向了世界。

未在海外注册商标

在那之后,我有幸被世界称为了“数独的命名之父”。迄今受邀走访了英国,美国,土耳其,马来西亚,瑞典等至少20个国家。有的地方居然将我视为VIP,真是受宠若惊。

一位出生在日本,儿时移居西班牙的女士曾对我说,“在做数独的时候,我会想起日本。”另外,在不喜欢数学的人居多的莫桑比克,一位大学老师在向学生介绍了数独之后,老师惊喜地发现“课上所有的学生都在写数字,这在以前是不可能的。”

虽说是世界热潮,但我的公司并没有因此获得巨大的利益。我们仅在日本为“数独”注册过商标。在海外,仅有一小部分的数独出版物取得了Nikoli的版权,大多数都与我们无关。

尽管如此,无论是谁推广的,只要有人知道数独,他们就会认我们这个数独的老本家。正因为我们没有注册商标,数独才能普及得像今天之广。美国报纸“纽约时报”将我们这一举动称为“精彩的失败”。我荣幸至极。

与填字游戏不同,数独由于不受语言的限制所以不分国界。虽然一时的狂潮已过,但数独已被全世界接受。现在有超过100个国家的人成为了数独的粉丝。

在国外很多数独题目通过电脑在网络上流传,然而Nikoli仍然执着于手工制作发行。作者想要让解答者大吃一惊,而解答者想要细品作者的个性。谜题在这种相互作用下才能不断进化。

在马来西亚的购物广场被孩子们簇拥着的笔者

在马来西亚的购物广场被孩子们簇拥着的笔者

 

将在纽约开设据点

1980年,当我们创立日本第一家专门做智力游戏的杂志时,在日本流行的只有图片拼图而已。和电子游戏,魔术和智力题等相比,完全没有竞争力。拼图填字一看就很难。而在这30年里,我很高兴看到这种偏见正在慢慢消失。

现在,我们在构想成立一个像咖啡店一样的场所,让喜欢数独这样的平面智利游戏,以及如九连环这样的立体智力游戏的爱好者们相互交流。我们会在今年(2014)秋天首先在东京进行尝试,并在明年(2015)推广到纽约。字谜游戏是一种文化,更会是一种生活方式。我们将坚守这份信念,让世界更多的人体验数独等智力游戏的乐趣。(Kaji Maki : Nikoli社长)

[译自《日本经济新闻朝刊》2014年8月25日,本文经日本经济新闻社同意翻译转载。]


Managemented by 佐口尚志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