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第二十七期 ,文化  2016年11月29日

专辑—-是否能诞生日本人横纲?
现在的相扑缺乏气魄

当相扑,不分日本人还是蒙古人

八角信芳 (日本相扑协会理事长) © 中央公论新社 2016

八角信芳 (日本相扑协会理事长)
© 中央公论新社 2016

长山聪:三月份理事长改选了,从去年12月18日就职以来,已过半年,(您)感觉怎么样?

八角信芳:基本习惯了。在外部理事的大力支持下,以摸索的状态逐步走来,不过那也一点点使我更自信。前身北之湖理事长逝世之后,反正各种各样的问题相当多……。今年连酒也戒了。最近总算能抽空去打了几次高尔夫。

现在大相扑由于受欢迎,每场比赛都高挂“客满致谢”的匾额,不过我想,相扑迷还是期待着出现日本人横纲吧。

作为我个人,不论是蒙古人,还是什么人,什么人没有关系,只要是相扑,都是“力士(相扑选手)”而已。然而,事实上,相扑迷常常会说“希望会出现日本人横纲”。

为了让我们年轻的日本力士以横纲为目标,希望他们怎么做呢?有没有一些这样的想法?

我觉得有很多相扑选手一开始就抱着赢不了白鹏,达不到他那种高度的想法,未尝试就放弃了。

就是说,没有梦想吧。即便推不动对方,有了要“推”的想法并一直不断地推,渐渐地变得能推动。然而,现在的力士一见硬就放弃了。

最近,很多人批评说白鹏怎能用巴掌横击对方的脸的招数,或者用胳膊肘顶等招数。当然输赢已经分晓时再多余地“补一刀”当然不好。但是,如果你让我说,其它的力士缺乏被白鹏击打后而还击的气概。不是说应该奖励“还击”,我想说要有那些气魄,只是一味地挨打没有想法怎么能赢?

现在的力士真的很老实。我还在现役时,哪个家伙想要来赢我的话,我就拿出要将对方的胸口开个洞那样的劲头拼对手(笑)。虽然网上流传着说我“喜欢用胳膊肘顶的招数”,我并非喜欢或者讨厌,而是因为被用胳膊肘顶国就会很痛,要加倍地让对手感到痛,当时我有这种气概。用巴掌横击对方的脸后再抓住对手的做法也是这样。我自己认为,对横纲等对长辈用巴掌横击对方脸部再抓住对手的做法不好,但是,那就是气魄哟。

没有强烈的斗志就成不了相扑。当然,为此平时不好好练功不行呀。

也就是说,日本人力士难以成为横纲,是因为缺乏气魄吗?

我是这么认为的。

日本人力士中,现在最有前途、接近横纲的是稀势之里吧。

是的,稀势之里连续两个场所取得13胜,我认为很厉害。我从大关升到横纲的前两场分别取得12胜(1987年春季大赛・优胜)和13胜(夏季大赛)。而且,取得13胜的夏季大赛里大乃国选手全盘优胜了。因此,我就在最后一天比赛时想看来我这次升不了横纲了。虽然觉得有些遗憾,但是心理也很轻松。就想“啊,不升为横纲也轻松”。因为我已经明白横纲非常辛苦。但我成为横纲后,就下决心只能往前冲。好不容易升了横纲,不能留下无颜面对横纲审议委员们的成绩。

听说那时晋升了,是因为理事长的相扑内容特别好。比赛的最后一天对全胜的大乃国,下决心与对方对抗了吧。那场比赛您打得非常有魄力。

也就是那一次吧,从侧面用手掌击对方的脸的。因为对手很强,我觉得我当时想的是不拿出点什么就打不过对手的吧。结果,第二次用手掌去击打对方的脸时,身子失去重心,结果被对手用身体靠倒。不过,像我这样的体格小的力士,尤其要用斗志去弥补。

稀势之里成为横纲的必要条件是什么?

是优胜。还没取得过一次冠军。晋升虽然需要横纲审议委员会的推荐,不过,还是要优胜。就像前面所说的,连续两个场所取得13胜是相当难的。比起鹤龙、日马富士,这一年稀势之里的成绩也毫不逊色。

维护从江户时代开始的相扑的传统

作为协会新体制,今后想做的事是什么?

我将“一入国技馆就到争取找回江户时代的辉煌”作为目标。相扑现在也保留着从江户时代开始持续至今的形式。梆子声、呼名声、裁判员来裁判。理发师给扎发髻,力士进行裸体碰撞。相扑表演本身从江户时代就没变。必须庄严的持续保护相扑文化。正因为如此,我想这也可以引起外国客人的兴趣。

也有人说,在会场播放音乐,安装上极光电视还能重播就好了,不过,那样魅力将减半。如果安装上极光电视,很有可能变成这样的光景:口呼力士名,客人看着播放画面。把呼叫相扑名算在内,这一整套加在一起才是“大相扑”。

譬如,在电视机前看转播的话觉得比赛的间隔长,如果实际去看,正式比赛一转眼就结束了。去看的人就知道,力士一次一次摆架势都要集中精神。

相扑会场是适合穿和服来看比赛的场合。作为和服相称的体育竞技这一点值得珍惜。最近,特设定和服日,就是穿正式和服来看比赛的客人能得到礼物,这点特别受到女性的好评。

最颓废的时候才明白的道理
相扑的潜力

理事长在2012年成为相扑协会的宣传部的部长之后,宣传方法好像发生了变化。

(棒球赌博,打假赛等)丑闻曝光的时期(2010~11年),自己是公关部副部长。虽然很辛苦,但是学习到很多。现在我可以说,如果风平浪静的话,我也学不到什么。

总之,进入这个世界后,常常被夸奖练相扑很刻苦,比赛赢得不错之类的,但是,向别人低头的经历几乎没有。

现在想想那时全然不懂“宣传”。原宣传部的相扑师父们也说过,宣传的工作就是与记者喝一杯之类的。因此,自己带着“啊,喝一杯就行了”的天真想法,使得自己不得不在记者对应上进行道歉…..

当时以武藏川理事长为首大家团结一致。譬如,那时期和尾车师父一起在协会本部,因为相互信赖的关系,自己成为理事长之后让其任事业部长。

正因为在最颓废的时候,才知道相扑的潜力。那时候赛场是空空荡荡,九州赛场特别严重,看着都非常寂寞。对于常在满员的地方渡过我的相扑现役时代而言,这种情景真是想都没想过。

反过来想,正因为不受人欢迎的时候,我能做出各种各样的尝试。我任宣传部长的时候在网上开始了推特,不过我想,如果那时客人满员,我可能也没有那么努力。

您目前的工作如何防止丑闻的再次发生?

这个夏季比赛前,全体力士等协会成员集合,召开了关于反社会势力和毒品问题的研究会。这是个靠人气维持的职业,各种各样的人会相聚。不能说熟人带来的人就马虎对待。像棒球赌博等,如果死灰复燃的话,相扑协会的事态会更加严重。我知道以前的严重性,现在更加想提前说给年轻人听。

2014年开始的“笑哈哈线下活动场所”和15年开始在东京车站旁边举行的“KITTE场所”等新的尝试,也成为话题。

现在也有人说“没有必要刻意去宣传”。但是,我觉得对来观战的人要心存感激。今天,来此地的人说不定是一生只能来看一次相扑比赛。为了来看比赛的客人,相扑要展示出拼命的姿态。就算做了的宣传,而且客人来看比赛了,如果相扑的内容不精彩下一次就无人问津。我想无论什么时代这都是最重要的。

如何招集众多新弟子

为了日本的好选手越来越多地出现,新弟子入门很重要。不过,最近十年,新弟子的数量全年不足100人,在相扑人气复活的现在也没增加是吧?

正如您所说。我想在协会的运营上让相扑100年后持续这个状态下去,但是新弟子招不到,这是让人最担心的一点。

我自己为了四处物色人才到全国各地去。去了北海道的柔道大会,参加的孩子数量减少到以前的一半甚至三分之一。之外又加上少子化的问题,也有孩子讨厌相扑馆的严厉。并且,用各种各样的比赛互相争夺为数不多的孩子。用优厚条件难以搜罗人才的时代到来啦。但是,如果当师父的我不行动的话,弟子是召集不来的。因为父母会看师父,判断自己的孩子是否可以托付给他。

力士的工资也是大问题吧?

确实,纽约・洋基棒球队的田中将大选手一年挣着几十亿日元,但是,相扑怎么能到达那种程度(苦笑)。如果是大相扑的话,观众要满满,搞很多巡回演出,全年不过盈利两亿日元。所以不能简单的去提高工资。

过去有排名表,大关的话工资是这些,横纲的话工资是这些,大家都知道,不过现在的孩子或者说需要更多的现金…..

年轻的师父们有他们的想法?

因为现在的孩子兄弟数量少,所以在相扑馆入门后突然在大房间里生活是不是也很辛苦?

那里依赖相扑馆师父的地方很多。相扑馆是个人的,所以各师父考虑相扑馆中的事。在建馆时相扑协会不会什么都做。房间里自己借钱自己建东西。星探的交通费也是自己掏腰包。好几次去北海道也要花费时间。虽说如此,但如果介意交通费和时间踌躇不前的话新弟子的数量也会减少。真是恶性循环呢。因此,我觉得协会应该创造环境,比如让年轻的师父们有更多的相扑馆、越来越多地去物色人才。

那么,师父可以给新弟子单人房间吗?

当然。各馆有各馆的想法。年轻的师父们会有年轻的师父们的想法。有各种各样的师父,有各种各样的馆很好。我的相扑馆有约30名弟子,所以不太可能,但如果5、6人的相扑馆的话,不也有这种可能吗?只是,“给你单独房间,那就意味着好好地练习啊”。说实话,看现在练习的话,与自己年轻时比较,感到有点欠缺。但是现在的孩子们都竭尽全力地做着(相扑)。我们的时代,被人说过“现在的年轻啊”和“新人类啊”。只能顺应时代去做。

重复先前说过的话,首先希望有更多的师父拥有自己的相扑馆。然后整顿环境,让弟子们想在这里当相扑。现在国技馆的观众也是座无虚席,我还记得武藏川理事长,放驹理事长的时代确实对客人不来看比赛感到分外焦灼。我想好好治理相扑协会,不让下一代像我们这样操劳。不论在经营层面上还是培养人才上。今后有很多事要做。

 

[译自《中央公论》2016年8月刊,本文经中央公论新社同意翻译转载。]


Managemented by 佐口尚志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