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第十二期 ,外交  2012年12月25日

为解决东北亚地区领土问题的三个原则

Photo : Togo Kazuhiko

东乡和彦

序文

战后日本所面临的领土问题有三个。

这三个问题分别是想从俄罗斯手中要回的北方领土,想从韩国手中要回的竹岛,还有中国、台湾想从日本手中要回的尖阁诸岛。

在处理与对方国家的关系问题时,日本倾注外交的全部力量,一直以来力图解决的是北方领土问题。竹岛以及尖阁问题虽然来龙去脉不尽相同,但是都不曾是与韩国、中国之间的中心课题。

然而,2012年8月10日李明博总统视察竹岛一事在日本激起了民愤。15日香港的活动家登陆尖阁,让人看到在其背后予以注视的中国政府的影子,又不免让人感觉到这是在制造事实,目的在于打开日本有效控制的缺口。

在北方领土谈判依然停滞不前的状况之下,竹岛和尖阁问题又突然浮现,俨然成为日韩、日中之间的中心课题。而且,相关各国如果应对失误,尖阁问题自不待言,连竹岛问题都有可能引发海上警备当局之间的某种冲突。笔者认为,为了避免出现这样的事态,使得东亚地区相关各国能与这些问题保持共存,为了使这些问题最终得到解决,现在各方应该遵守的原则有三。笔者思索出这三个相互关联的原则,并进行了发表(最初发表在2011年5月的上海论坛上)。

1.想要改变现状的一方应该保持克制,不使用物理性力量

第一个原则是,想要改变现状的一方不依靠武力以及其他物理性力量来贯彻自己的主张。

就尖阁诸岛而言,想要回领土的是中国,因此需要保持克制的是中方。

就北方领土以及竹岛而言,想要改变现状的是日本,因此需要保持克制的是日方。

那么且看实际情况如何呢。

中国方面的应对真有可能蕴含着问题。中国当前的军事、国家安全政策无疑是以自身的 军事力量为担保,力图保护并发展其政治上、经济上的权益。看得出中国目前的核心课题是扩大海军的力量,其焦点在于控制第一岛链,进而掌握第二岛链内的制海权,对于他国采取”拒绝接近”的政策。

尖阁诸岛位于第一岛链之上,是最为靠近台湾的群岛,在战略上处于要害位置。2008年12月8日的领海侵犯事件以及其后中国外交部、海监总队发言人的讲话显示了中方根据需要积累有效控制的事实-这一立场。邓小平提出的让下一代的智慧去解决-这个处理方法不得不说由此被推翻了。

日本现在正站在一个重大的岔道上。在一个无疑是日本在有效控制的地方,如果中国积累”有效控制的事实”,会发生什么呢?当今的日本不会默许,也决不应该默许中方的行为。因此也许最终将不可避免地出现武力冲突。

日本政府在2010年12月制定的《防卫计划大纲》中强调了机动性防卫能力,强化 海上自卫队的兵力,转而推出南进战略,这被认为是妥善之举。

如此一来,中国方面的决策方向就必须是,至少要放弃通过诉诸武力来表明占有意志,表明其占有意志必须通过其他方法,即采取谈判方式。

对于北方领土和竹岛,日本无论是在政策上还是在国家意志上都无意以武力夺回。这一点,是好是坏且不论,可以说是生活在战败以及和平宪法下的日本人所特有的特质。

2.进行着有效控制的一方应该接受对话

第二个原则是,进行着有效控制的一方至少应该准备对话的机会,以听取对方的主张,并对此作出回应。笔者曾经长期从事日本与苏联、俄罗斯之间的北方领土谈判工作,让我没齿不忘的是1978年至1986年的8年之中,苏联外交部长葛罗米柯所坚持的”如果提及领土问题就停止对话”的态度给日本带来的愤怒和屈辱。

苏联、俄罗斯联邦其后改变了方针,从1985年戈尔巴乔夫总书记上台后至今,虽然有过种种迂回曲折,有时也出现过谈判进入冷却状态的情况,但对方基本上一直在接受有关主权问题的对话。虽然没有根据日本方面的要求归还四岛,但是就主权问题接受谈判的立场值得认可。

在尖阁诸岛和竹岛问题上,进行着有效控制的是日本和韩国,两国政府采取的都是”不存在领土问题。主权问题没有对话的余地。”这一立场。

日本政府在尖阁问题上采取不进行对话的立场显得非常危险。一方面要求对方”绝对不要进来”,同时又不让对方把他们想说的话都说出来,这是不合逻辑的无理之举。前面已经论及在对方最终有可能行使武力的情况下,应该贮存威慑力量。与此同时,还应该为了避免对方采取行动而开展耐心持久的对话。在面临战争的危险之际,首先外交方面应该全力避免开战。外交的失败就意味着战争,这一点是二战前日本外交官的DNA里包含的本能性认识,他们基本上都为了避免战争而拼命工作。而经历了67年的和平生活之后,现在日本人已经变得不懂这个道理了。

日本政府应该无条件地就尖阁诸岛问题与中国方面开展对话。

日中两国也许有可能再次回归到邓小平提出的交给下一代的智慧去解决的处理方法。

2012年日中共同实施的舆论调查显示,中国方面89.2%,日本方面61.7%的人希望通过谈判或者某种暂时搁置的方法谋求解决。从这个事实上也可以看出解决问题的方向。

在竹岛问题上,进行着有效控制的是韩国,因此韩国方面至少应该接受与日本方面的对话。

但是,现实情况是,不论是尖阁诸岛还是竹岛,政府之间恐怕难以立即履行正式、全面的对话。

为了逐步克服这种事态,一种可行的政策是由民间的研究人员等开始进行理性的、实事求是的对话。值得庆幸的是这种对话的苗头已经存在,虽然动静不大,2011年已经朝着这个方向迈出了第一步。今后必须进一步推进这种民间层面的举措。

3.双方应该探求回避冲突,扩大合作的智慧

最后一个原则是,两国之间应该集思广益,寻求回避冲突的机制。

东北亚地区的问题之中北方领土问题是唯一双方持续开展了认真谈判的例子,从广义上旨在建立信赖关系的种种措施可以在上述谈判中找到丰富的先例。以1998年签署的四岛周边渔业协定为首,北方扫墓、四岛交流、人道援助、自由访问等多方面的例子,可以为日中、日韩之间的问题提供参考。

日中、日韩之间也不是没有先例,分别签有渔业协定。日中之间1997年缔结的新协定中,第6条(b)规定了尖阁诸岛周边海域,在附属的换文中允许在渔业问题上按旗国主义原则行使管辖权。

关于竹岛,1998年签署的日韩新渔业协定把包含竹岛在内的中央海域定为”暂定水域”,两国在这个问题上发挥了智慧,规定双方各自对本国渔船行使管辖权。遗憾的是这些协定没有得到有效的实施,应该认真考虑的不正是这些协定的实施吗? 结束语

假设这三个原则都得到了切实落实,那么会出现怎样的情况呢?

受影响最少的是这三点基本上都得到落实的日俄北方领土谈判。普京总统打开了 “机会之窗”,日本方面应该集结所有力量使之更加敞开,通过主权谈判达成某种实质性协议,以解决日俄之间最大的悬案。

对竹岛问题的影响则非常大。李明博总统的举动使该问题本来的定位表面化,其结果显现了通过”对话”谋求解决这个最为理想的姿态。虽然还看不见要实现的目标,但是其 方向性无疑是健全的。

对尖阁诸岛问题的影响也非常之大。中国方面保持克制和日本方面接受对话将会带来一时的平静,但是问题还在于今后。两国政府不应该让这个问题成为日中之间的火种,必须逐步将其从对立的象征改变为协作的象征。

===================

Translation of an article written exclusively for Discuss Japan–Japan Foreign Policy Forum


Managemented by 佐口尚志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