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第十二期 ,外交  2012年12月25日

解读日本的领土问题

Photo : Iokibe Makoto

五百旗头真

需要将尖阁诸岛主权问题相对化、部分化的智慧。应认识到中国的”权力政治”和”和平崛起”路线。

“竹岛问题”白热化的历史背景

我国在二战后面临北方领土和竹岛两个领土主权问题。从1970年前后起,尖阁诸岛问题也浮出水面。目前,围绕上述三地的主权之争正在全部出现急症或重症。

其中北方领土问题的白热化程度相对较低。众所周知,俄罗斯总理梅德韦杰夫于今年7月访问北方四岛中的国后岛,并在当地表示”此地自古以来是俄罗斯的土地,一寸都不会让”。此番具有民族主义色彩的发言针对的就是日本。

然而,今年重返总统宝座的普京对日显示出了更为灵活的姿态。如果两国能够构筑稳定的政治关系,那么双方有可能就领土等问题重启对话。笔者最近访问俄罗斯时发现,俄罗斯国内完全没有反日声浪。这一点与中韩两国就领土问题做出反日运动等过激反应形成鲜明对比。无论如何,因领土主权与三个主要邻国都闹尖锐矛盾并不寻常。同时与三个仅是偶然的巧合,还是有着某种必然的联系?要想找到答案需要先对各自的状况进行梳理。

首先是日韩之间围绕竹岛主权的问题。笔者认为,虽然两国在主张竹岛主权正当性方面有着一定的历史依据,但双方没有足以排除对方主张的决定性理由。

德川(江户)时代,由于日本闭关锁国,日本渔民被禁止前往他国捕鱼。而即便在那时,前往竹岛是被允许的。也就是说从德川时代起,日本没有将竹岛看作他国,而是当作日本”圈内”之岛。

但是,德川幕府并没有从那时起将竹岛作为日本领土进行排除他国的实际控制。由于该岛不过是只有岩石的小岛,岛上无人居住,只有日本渔夫在周边捕捞鲍鱼、海狮等,以及旅人路过休息(详见芹田健太郎的著作《日本的领土》)。可以说德川时代以前,日本与朝鲜王朝应该没有对该岛进行实际控制并宣示主权。

进入明治时代后,日本于1905年以竹岛是无主地为由将其编入本国领土。此举没有遭到任何方面的异议。但在韩方看来,在朝鲜半岛本身并入日本版图的时代背景下,将竹岛划为领土是”日本帝国主义统治的一环”,因此难以容许。

二战结束后的1952年,韩国单方面划定”李承晚线”,韩方就此实施了对该岛的实际控制,并一直持续至今。对此,难以客观地评判哪一方的主张是正当的。不过,竹岛没有被记载于《旧金山和约》中日本承认朝鲜的独立而放弃权利的岛屿,再者1951年美国政府就竹岛作出最终答复,时任美国助理国务卿迪安・腊斯克向韩国致函通报”竹岛不是韩国领土”。以此来看,日本的主张似乎更能站住脚。

时至今日,每当日本对韩国实际控制竹岛提出异议,都会引发韩方的激愤。其背后是日韩合并与竹岛问题带来的双重愤怒。两者原本毫无关联,但一旦日方主张对竹岛主权的正当性,韩方就会将其解读为把殖民统治正当化的表现,并由此产生愤怒情绪。

李明博登上竹岛是”国际蠢行”

今年8月,李明博以韩国总统身份首次登上竹岛。此后,日本外务大臣玄叶光一郎和首相野田佳彦在国会谈及韩国实际控制竹岛时使用了”非法占据”的强硬措辞。然而,日方不考虑动用武力夺回竹岛,而是再次提议将竹岛问题交由国际法院裁定。笔者认为,避免情绪化争论升温,提倡客观裁定的做法是明智的。韩方表示,诉诸国际法院的提议是”日本策划的阴谋,绝对无法接受”。这或许是因为韩国没有信心在客观裁定中一定取胜。

二战前的惯例是通过打战来变更领土。战后这个做法变得难以继续,而实际控制的一方占据压倒性优势。对于实际控制竹岛的韩国而言,维持现状就不会带来骚扰,可以继续控制。平静地维持符合实际控制方的国家利益。但是,此次闹事向世界暴露了他们实际控制的问题性。从国际角度来看,李明博总统有关登陆竹岛的言行是一个蠢行。

对李明博总统采取上述过激举动的原因有各种说法。李明博生于大阪,一直被视为亲日派,而这一点也成为折损其人气的因素之一。由于执政末期,失去政治影响力的”跛脚鸭”现象明显,加之被曝亲信与胞兄涉腐,李明博越来越难以进入韩国媒体的视野。很可能为了打破这种状况,李明博试图通过强烈谴责日本来吸引眼球。实际上,虽然此举在一定程度上推高了民众对李明博的支持度,但其效果只是一时的。而煽动民族主义情绪的药方带来了日韩关系急剧恶化的副作用。由此可见,这一代价对一国总统而言未免太过沉重。

尖阁问题已无法”搁置”

另一方面,日本与中国展开激烈交锋的尖阁诸岛问题同竹岛问题和北方领土问题性质完全不同。1970年以前原本不存在尖阁诸岛主权争议。二战前,日本民间人士定居尖阁诸岛,在当地建水产加工厂。日本政府日前从民间人士手中购买尖阁诸岛,将其收归国有。从中可以看出,原本设定民间所有权。二战后,拥有尖阁诸岛行政权的美国在当地实施了军事演习。在此期间,中国并没有主张尖阁诸岛主权。

但是,联合国亚洲及远东经济委员会(ECAFE)1968年对东海海底展开调查,并于翌年宣布尖阁诸岛海域大陆架可能储藏着全球为数不多的巨大海底油田。形势因此发生转变,中国与台湾开始各自主张尖阁诸岛主权。总而言之,尖阁问题是1970年前后冒出来的。

冲绳回归后,日方一直实际控制着尖阁诸岛,将海上保安厅船只部署在尖阁周边,海上自卫队P-3C反潜巡逻机每天都要在尖阁上空飞行。

2010年秋天在尖阁诸岛海域发生日中撞船事件之前,两国间围绕尖阁诸岛主权也曾多次出现紧张局面。例如1978年4月约140艘中国渔船聚集在尖阁诸岛周边,其中10艘左右侵入日本领海。

事发后,中国最高领导人邓小平出面平息事态。由于文革动乱对经济造成严重破坏,当时对邓小平来说以改革开放推动经济发展是重中之重。为此,中国需要与日本维持经济合作关系。

同年日中缔结和平友好条约时,邓小平与日本时任外相园田直举行会谈,提议”搁置”尖阁诸岛主权争议。他谈道:”我们这一代缺少智慧,谈这个问题达不成一致意见,下一代比我们聪明,一定会找到彼此都能接受的方法。”

由于中国最高领导人提议”搁置”争议,日本对尖阁诸岛的实际控制没有被视为问题。而从2010年起,这一状态被打破。最大的原因是中国的经济和军事实力得到提升,远远超出邓小平时代。

经过长达30多年的经济持续快速增长,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赶超日本。中国军费在过去20年里被指增加了17倍,中国正力图大幅改变包括东海等地的亚洲地区势力均衡。

越来越多的意见认为,如果经济和军事实力不亚于日本,就不必将争议搁置下去。

邓小平曾提出”韬光养晦”的方针,主张谦卑行事、保持低调,意即在自己还没有充分占据优势的情况下要稳住阵脚,不要锋芒毕露。

从2009年前后起,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尤其是部分军方人士以及具有民族主义倾向的人认为中国已经足够强大,不必再韬光养晦。对此,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指出要坚持韬光养晦,积极有所作为,可谓给出了模棱两可的解释。这就是2010年秋天日中撞船事件的背景。

中国即将迎来领导层换届。持续约10年的胡温体制采取了重视对日关系的立场。胡温反复强调,中国坚持”和平崛起”。言下之意是,虽然中国实现了综合国力的大幅跃升,但这完全是重视与各国和平协调的”和平崛起”。

和平中国与军事中国的拉锯战

我曾是”新日中友好21世纪委员会”的一员,该委员会汇聚日中两国的有识之士来探讨各种问题。会上我还曾与温家宝总理进行过直接讨论。他那时热情洋溢地说,和平崛起是中国长期不变的方针。胡锦涛主席也曾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参与了中曾根—-胡耀邦时代的日中关系构筑,一直把重视与日本间的友好关系作为基本路线。

然而,2010年秋天在胡锦涛政府下发生了日中撞船事件。无需赘述,这指的是在尖阁诸岛海域取缔中国渔船非法作业的日本海上保安厅巡逻船遭到中国渔船故意冲撞的事件。

此次事件既非受命于胡锦涛政府,又非军方令其所为。虽也有说法称是中国部分干部牵线,但实情如何不得而知。

背景姑且不提,此次事件后,中国在经济、文化等各领域采取了报复措施,甚至还拘留了在华居住的日本商务人士。像这种以粗暴方式威胁他国的伎俩,也带给了其他各国不良印象。可以说,中国自毁了作为文明国家、作为一个大国的国际声誉。

美国此前一直主张”就日中的领土问题保持中立”。但在那次事件后,美国国务卿希拉里明确表示”尖阁诸岛属于(适用)日美安保条约第五条的范围”。布什政府时期的副国务卿阿米蒂奇虽也说过此番言论,但这是时隔一段时间后再度由美政府高官宣之于口。这传递出美国政府不同意中国尝试用实力改变事态的讯息,对中国而言是外交上的重大打击。不仅招来了国际舆论看待中国的严苛视线,也带来了巨大的实际损失。

中国很可能进行了深刻反省。胡锦涛为修复对美关系于2011年1月访美,我在翌月去了中国。中国一位具有国际见识的资深舆论界人士这样对我说,像去年那样的错误,中国不会再犯。而且,和平崛起是我国不变的基本路线。希望能毫不怀疑地理解这两点。

今年8月香港活动家登上尖阁诸岛一事发生时,中方的应对基本上是冷静的。这应该是对2010年尖阁事件后的强硬姿态进行了反省。

不过,日本政府因东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推进都政府购买尖阁诸岛计划而决定把尖阁诸岛收归国有后,中国就按捺不住了。野田内阁实行国有化的目的是避免对外关系受弄于在外交、安全方面不负责任的强硬派知事,所以把尖阁诸岛置于自己的掌控范围内。而中国则将此理解为是来自日本国家的挑衅。中国谴责日本,并显示出认可反日游行的姿态。前所未有的大规模反日游行在中国各地爆发,但我想即使如此,对日关系恶化到没有退路的地步并非是胡锦涛政府的本意。

我认为,当今的中国之中存在着”两个中国”。这样说并不是指中国与台湾这两者。而是说,一个是为了在全球市场经济中继续发展,欲与日本等各国构筑合作与相互依存关系的和平崛起的中国;另一个是只要有利于国家利益,不惜动用军事力量也要强行突破的POWER POLITICS(权力政治)的中国。这两者在当今中国正在互相较量,好似持续着一场激烈的拉锯战。

胡温体制或许是考虑到了不能失去前者,但中国近年来在经济与军事层面都显著崛起,后者的势力不断增强。有关向国家副主席习近平移交政权的激烈权力斗争就在这样的背景下展开。

中国是历经革命战争后诞生的国家,所以没有二战后日本所持的”军事为恶”的观念。他们的综合国力论指的是经济力量和军事力量齐头并进。这是一个只要动用军力有利于国家利益就不否认使用武力可能性的国家。这一点日本也必须铭记于心。

今后该如何处理尖阁问题?

那么,日本今后要如何应对尖阁问题?首先,不能像李明博总统和梅德韦杰夫总统那样作秀,安静地继续进行实际控制更为重要。不能无谓地摆出干架态势,给中国带去不必要的刺激。

此外,有关专守防卫的范围,要向中国传达出”不能轻易夺走尖阁”的讯息,应该加强防备。现在,冲绳本岛从那霸至西南面几乎没有防守力量,必须切实部署专守防卫的能力。

比如说,自卫队在石垣岛拥有据点的其中一个意义是在海啸来袭时可以救助岛民。以石垣岛为中心的八重山诸岛曾在1771年的”明和大海啸”中遭遇了三分之一居民丧生的悲剧。我们应这样考虑,为防下一次海啸来袭,自卫队的常驻也有助于保护岛民的生命安全。

日本曾在20世纪一度陷入毁灭状态,这是与两个大国—-中国和美国的关系破裂所致。我们不应该让这种愚蠢行为在21世纪重演。

大国经常动不动就会以自我为中心行动,傲慢不逊且难以相处。而美国与中国又是两个可在”大国”两字之前加上”超”字的巨大国家,不可能容易相处。如果日本事事动怒,感情用事地摆出干架姿态的话,与这两国的关系又会恶化,很容易重蹈20世纪时的覆辙。我们应该在静静做好必要准备的同时,逐渐构筑良好关系。

正因如此,日本今后必须坚持”日美同盟+日中协商”这两个主轴。这才是21世纪日本的生存与繁荣之基础。

回到最初所述,眼下日本与三个主要近邻国家的领土纷争暴露无遗。笔者之前说过,领土的历史正当性相对他国来说更在于日本这方。况且我认为,与其说眼下的纠纷是日本不好,倒不如说是因对方的行为而出现了诸多问题。不过,从与这主要三国间均产生了纠纷这一点来看,日本还是存在问题的。这个问题便是日本并没有积极活跃地致力于搞好对外关系。倘若日本政府能主导推进相互关系取得大步前进,成为亚洲太平洋关系中的核心存在的话,他国首脑就决不会踏足争议地区。总是关注内政问题、过度热衷政局的日本政治与日本社会应该加以反省。

================

《解读日本的领土问题》是在《潮》杂志(潮出版社发行)2012年11月号发表的日语论文的翻译。五百旗头真

政治学家、历史学家。1943年生于兵库县,京都大学研究生院法学研究科政治学专业毕业,法学博士。曾任神户大学法学部教授,哈佛大学、伦敦大学客座研究员,日本政治学会理事长,防卫省防卫大学校长。现为熊本县立大学、兵库震灾纪念21世纪机构理事长。日本学术会议会员、文化功劳者,曾获三得利学艺奖、吉田茂奖、吉野作造奖。著有《美国的日本占领政策》、《日美战争与战后日本》等众多作品。又担任东日本大震灾复兴推进委员会委员长。


Managemented by 佐口尚志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