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第十二期 ,外交 ,工藤泰志  2012年12月25日

通过日中两国共同管理封锁尖阁问题

Photo : Kudo Yasush

工藤泰志

(内容是工藤泰志于2012年10月31日在新加坡召开的Council of Councils(CoC)亚洲地区会议上发表的演讲。)

这次我想就争取和平解决日本和中国之间存在严重状况的尖阁诸岛(Senkaku Islands)(中国称钓鱼岛Diaoyu Islands)问题简单谈一下我的想法。

首先,我要声明一点,我的见解只是我个人的观点,并非以为日本政府的见解作代言为目的。

但是,即使见解不同,在努力争取和平解决尖阁问题这一点上,我的发言和政府在目的上是一致的。

日本政府的立场是,尖阁诸岛处于日本的有效控制之下,不存在领土问题。

在尖阁诸岛是日本领土这一点上,我和日本政府的立场是完全一致的,但是关于不存在领土问题这一点,我的观点稍有不同。

围绕这个岛屿的紧张局势是现实存在的,中国也宣称对尖阁诸岛拥有主权。在不能以武力、必须和平解决这个问题这点上,日本面临着和南海领土问题相同的课题。

基本上需根据国际法和平解决

从结论来说的话,我认为中国如果向国际社会宣称对其拥有主权具有正当性,就应该将这一问题提交国际法院。

关于同韩国之间存在争议的竹岛问题,日本决定向国际法院提起诉讼。因为此类纷争根据国际法和平解决是基本原则。

野田首相也在联合国大会上对这一基本观点进行了说明。如果采取这种做法,在中国提起诉讼的情况下,我认为日本政府也应改变至今为止的立场进行应诉。

然而,我现在估计中国不会提起诉讼。

有三个理由,其一,在南海问题上也是如此,中国并没有考虑基于国际法来解决问题;其次,还存在能否控制国内的民族主义的问题。或许不相信国际法院也能够解决问题。

因此,我认为尖阁问题的解决相当困难且将长期化。

在此我想强调的是,日本和中国这两个经济大国的紧张关系,不仅将给这一地区的和平和发展造成很大影响,还有可能给全球经济带来决定性的影响。日本和中国有责任和平解决这一问题。

现在应当考虑的是封锁这一问题本身

我认为尖阁问题的当务之急是对这一问题进行管理并加以封锁,以免对日中关系的大局造成影响。

我在参加这个会议之前,以500名日本的有识之士为对象就解决尖阁诸岛问题进行了问卷调查。

调查结果显示,仅有两成对此次日本政府购买尖阁诸岛予以评价,即使加上认为”不得已”的回答也仅为约一半。

此外,认为尖阁问题今后通过日中两国之间的协商”能够解决”的只有四成。

约六成认为难以在短期内解决,回答两国应优先就避免军事冲突达成一致并致力于改善日中关系。

这些日本有识之士的共识是我此次提出这一建议的背景。

我们现在应当考虑的不是尖阁问题本身,而是不要引发军事纷争,对问题加以管理,即将其封锁。

在进入具体的解决策略的话题之前,我先就此次日本和中国的问题说明一下自己的看法。

除了购买尖阁诸岛之外没有其他选择

此次日中之间的问题,日本政府购买尖阁诸岛是直接的起因。

我不认为日本政府购买尖阁诸岛这一做法本身是错误的。但是,当然应考虑购买的时机,关于购买一事也要进行细致说明。当时,中国领导层即将换届,我认为没有急于购买的理由。

日本政府9月11日在内阁会议上决定购买尖阁诸岛。

然而,此前在符拉迪沃斯托克的亚太经合组织(APEC)峰会期间野田首相同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进行短暂交谈时,胡锦涛直接向野田表示了抗议要求不要进行国有化,但仅仅过了两天日本政府就决定购岛。

尖阁诸岛自二战前即为日本民间人士所有,二战后,美国将施政权还给日本后,日本政府以向所有者租借的形式进行管理。

拥有产权的该民间人士出于经济原因想出售该岛屿,在寻找买家时,日本著名的民族主义者、当时的东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在华盛顿表明有意购买,此后东京都募集到超过10亿日元的捐款。

如果是一般性交易,中央政府不会干涉东京都购买岛屿。为了防止对华关系被民族主义者知事所左右,为了能理性地控制事态、维持现状进行管理,日本政府处于必须购岛的局面。

这一做法也不同于政府为加强有效控制而取消民间所有权、将所有权转移给国家的行为。就是说,我认为国有化这一表述是错误的。

我感到遗憾的是,如今日中间的紧张关系正是两国的民族主义者最为期待的结果。

尖阁诸岛自19世纪就作为日本的领土由日本进行有效控制,美国在归还冲绳的同时将尖阁的施政权交还给日本。

而中国开始主张对其拥有主权是在1971年。当时正值日本和中国邦交正常化的时期,在交涉过程中这一问题事实上被搁置了。

重回先人的智慧是极其困难的

日本政府不认为就此同中国在外交上达成了共识。但是,对于将尖阁问题留给下一代的智慧去解决这一中国先人的智慧,当时的日本政治家也”哼哈二将”般默认,形成了日本对尖阁诸岛得以有效控制的状态,没有发生真正的对立。

这一结果本来对国民来说就是不好理解的,两国为了防止国民反对,对内宣称不存在领土主权问题,对外则接受搁置的方式。中国社会很多人甚至连日本有效控制了尖阁诸岛这一事实都一无所知。

修复事态的困难之处在于此次对立使很多人知道了问题的存在。

但是,问题是就”搁置”达成的这一共识已经开始崩溃。

中国政府1992年在领海法里将尖阁诸岛同南海一样定位为领土的一部分。此外,中国无论在经济上还是在军事上日益走向大国化的过程中,开始自2010年前后向日本发起挑衅。2年前尖阁诸岛附近中国渔船冲撞日本海上保安厅的巡逻船事件即是其一。

我们每年同中国共同实施的舆论调查结果显示,中国的这些行为使日本国民的对华感情全面恶化,今年的调查结果创下最差纪录。

日本国内民族主义者的势头,也在这一氛围下高涨起来。

这一次可以肯定地说,回到以前的”智慧”是极其困难的。日本政府购岛之后,中国政府向联合国交存钓鱼岛领海基线的相关材料,日中执法机构(Coast Guard)在尖阁诸岛附近海域持续对峙。

两国间已然出现紧张,如果不能管理这一问题,甚至有爆发军事冲突的可能性。

为了打破僵局,现在的局势是只能发掘新的智慧。

应不设前提条件地启动协商

出现打开局面的新动向要在两国都形成新体制以后。日本近期也将举行大选,新体制即将形成。

不过,我认为两国间的协商应尽快启动。

我担心的有两点。一是为避免在相关海域发生偶发性事故的海上联络机制都尚未达成共识。原因是中方拒绝签署相关协议。

对于中国海洋部门的挑衅,日本政府毅然进行应对是理所当然的。然而,防止发生偶发性冲突是两国的责任,美苏冷战时期也曾构建过类似机制。

另一个担心之处就是对经济的深刻影响。

在中国,有部分暴徒袭击了日本企业,但我没有听说相关赔偿和犯人被捕的消息。抵制汽车等日货的行为仍在持续。这样或直接或间接的报复行为所带来的影响已深深体现在贸易领域。

有关自由经济活动的相关法律和秩序如果不发挥作用,海外企业将极难在这个国家开展业务。

目前,我认为对华长期投资的结构是靠日本方面投资的增加而支撑的,但很多日本企业已然开始重新考虑这一点。

全球经济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中国经济的发展。然而,我们知道中国经济转为稳定增长是相当困难的。

那时,世界第二和第三经济大国万一发生军事冲突,或问题长期化的话,不仅对亚洲经济乃至全球经济都可能带来决定性影响。

为了不让此类情况出现,日本和中国无论如何都应重视两国的相互利益,应把尖阁问题封锁起来以防影响扩大。

我认为,日本政府应在不设前提条件的情况下开展政府间磋商。为此,有必要达成一项共识。

在尖阁问题上,想要改变现状的那一方要避免行使物理力量并停止挑衅行为等。而实施有效控制的那一方则应该在不设前提条件的情况下接受开展对话。

另外,双方要就避免冲突、管理事态达成共识,探寻智慧使尖阁问题不要影响到日中关系的全局发展。

这种讨论并非是直接勾勒出一个出口,但对封锁尖阁问题而言绝对是必要的。

什么是”东京共识”

这样的磋商会出现各种各样的困难。我认为,为了逐步克服困难,民间对话不可或缺。

我们言论NPO也与中方举办”东京—-北京论坛”这一高层次民间对话,也就是说,我们拥有”Track 1.5″对话。

这个对话是在七年前的2005年启动,那时的日中关系正处于与此次一样的深刻对立局面,双方在北京进行了首次对话。

翌年,当时的安倍首相的闪电般访华使日中关系出现了改善动向,但那时发挥决定性作用的当属”东京—-北京论坛”。

民间层面的对话舞台在两国间以各种各样的形式存在。

当然,我也必须启动这项工作。

其实在4个月前,也就是今年7月在东京举行第八届”东京—-北京论坛”时,我们首次就尖阁问题达成了一个共识。

这项共识以”东京共识”的形式公布,内容简言之就是”管理”尖阁问题。

这里所说的”管理”有两个意思。

一是防止这个对立使国民间的民族主义动向加速,从而演变为最坏的事态;二是围绕岛屿问题本身的管理。

为实现上述两点,我们还同意启动国民间的开放型讨论和专家的尖阁问题磋商。

参加这个论坛的有代表日中两国的政治家、政府及军方相关人士、学者、民间企业人士、新闻工作者等100名有识之士。与会的还有COC的中方成员、上海国际问题研究所的吴寄南老师。

理性对话诞生新智慧

此次对立的背后是两国国民的民族主义情绪,因此解决起来需要相当长的时间。

然而,既然尖阁问题的实际情况有目共睹,那就只能争取切实解决。使事态平息并将其封锁起来。我相信,这种理性应对开始实施之后,尖阁问题就不会演变为亚洲火种,各种各样的”新智慧”将由此而生。

而且我认为,这种解决尖阁问题的举措也是日中关系今后的试金石,还能为解决亚洲海洋争端提供经验。

=====================

日本外交政策论坛编辑委员长、言论NPO代表 工藤泰


Managemented by 佐口尚志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