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第十三期 ,外交  2013年3月4日

【亚洲崛起和回归亚洲】谋求综合性东亚战略-包括中国在内的多层化是关键。需要重新审视在安保体制中的作用和承担的使命

Photo : Tanaka Hitoshi

田中均

要点:

•以日美面临的环境变化为前提重塑双边关系•构建日美中三边框架以提升军事信赖度•在TPP框架下参与制定经济规则

最近十年,日美关系发生了巨大变化。日本遭受地震灾害时,美国实施了代号”朋友作战”的救灾行动,展示日美关系的强韧。尽管不乏此类事例,但随着日本国力相对下降,日本在国际社会中的重要性也逐渐降低。或许在美国看来,在日本政权每年更迭一次的形势下,大概无法构建同盟国间被视为前提的信赖关系吧。

特别是2009年诞生的民主党鸠山由纪夫政府,在没有与同盟国美国进行充分协商的情况下便打出”美军普天间基地至少迁至(冲绳)县外”和”对等的日美关系与东亚共同体”等方针。事实上,此举不禁让人怀疑日本是否想疏远美国?美国奥巴马政府也改变了小布什政府优先同盟国的姿态,摆出了更为务实的态度。

安倍晋三政府打出了强化日美关系的方针。不过,在以往延长线重塑日美关系的想法并不可取。如果不以日美面临的内外环境发生了巨大变化为前提力图重塑双边关系,那么日美关系就难以得到加强。

首先,让我们以日美关系为背景,思考一下发生了怎样的变化。在冷战或美国单极时代,美国与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日本的同盟关系不仅有利于日美双方,也有利于世界。随着新兴市场国家的崛起,当今世界被认为处于多极化或无极化时代。美国主导的西方先进民主主义国家间的协调机制已难以驱动世界。这一点在东亚尤为明显。

过去,历史在日本、中国、美国的相生相克中写成,而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日美两国的强大国力与同盟关系对东亚地区的稳定作出了巨大贡献。不过最近十年,格局发生了变化。十年前,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不及日本的一半,而现在已经超过日本,更有预测认为十五年后中国GDP将赶超美国。

在美国国内,日中两国的影响力也出现了逆转。从美国贸易总额占比及美国国债持有量等主要经济数据来看,中国目前的经济地位几乎等同于1990年前后经济实力达到顶峰时的日本。在美国亚裔人口中,华裔人口猛增,只有日裔人口出现减少。1997年居于首位的赴美日本留学生人数近来持续减少,2011年仅有2万人左右。与之相对照,约有19万来自中国的留学生在美国学习。

美国盖洛普咨询公司的调查结果显示:以往美国人认为冷战结束后最重要的伙伴国一直是日本,而现在他们已改变看法,认为中国是最重要的。日美同盟关系对守护民主主义价值观很重要,这不言而喻,但我们不能因此对实际发生的势力均衡变化视而不见。自2007年以来,中国对日本而言也一直是第一大贸易对象国。

中国日趋强大,攻击色彩渐浓,但与日美的相互依存关系也渐深。在此背景下,如何才能使中国变为发挥建设性作用的主体?我们必须认识到这已成为日美同盟共同面临的最大课题。

如果形成了上述认识,那么日美两国就有必要在综合性东亚政策中,而不是在各自的双边关系中对中国加以把握。尖阁问题就是极好的例子。在中国舰船和飞机围绕尖阁诸岛侵犯日本领海和领空,导致紧张升温的情况下,美国明确表示尖阁诸岛是《日美安保条约》的适用对象,增强了日本的威慑力。

美国前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在与日本外相岸田文雄会谈时进一步明确美方立场,对中国试图削弱日方有效控制的单方面行动表示反对。美国同时也考虑到必须避免该问题引发日中冲突,也要求日本保持克制。对于自民党竞选纲领中提出的强化有效控制,美国大概是反对的。美国希望日中关系回到建设性轨道上来。

另外在朝鲜相关局势日趋紧张的形势下,除了修复日中关系外,对于美国而言,重要同盟国日本和韩国早日修复关系也极为重要。因此,美国对日本试图改变历史问题相关解释的动向较为敏感。美国认为,试图修改”村山谈话”及”河野谈话”的动作不仅会使日本陷入孤立,也必然会引发美国华裔和韩裔居民的反对,有可能演变为美国自身的问题。

日本着眼于建设性地对待中国,构筑综合性东亚战略,主动与美国展开磋商,这才是重塑日美关系的关键所在。日美安保体制是东亚战略的基础。中国日趋强大,未来走势不明朗。要想回避中国风险,就必须强化安保体制。应从该观点出发,再一次重新审视日美的作用和承担的使命。

由于美国大幅削减国防开支似乎在所难免,日本需要提高防卫负担。同时,日本还必须通过日美共同使用基地、建造共同训练场所等举措,提高安保体制的效率,从而有助于减轻冲绳的基地负担。我认为,通过磋商修改日美双方的作用和使命,在普天间问题方面,也可以寻找到新的解决方案。此外,日本应在今后花时间仔细探讨集体自卫权问题,不应急于下结论。

进而言之,日本同韩国、澳大利亚、印度尼西亚、越南、印度等国加强战略关系是正确的做法,这与美国”重返亚洲”的战略相同步。更为重要的则是与中国构建信赖关系。为此,日美中应该构建诸如外长和防长会议之类三边框架。通过在国防预算透明化和自然灾害等方面采取联合行动,三国大概能提升军事信赖度。

经济规则制定工作也有必要活跃展开。必须通过日中韩自由贸易协定(FTA)及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推进东亚经济一体化。不过,仅有这些还不够。日本在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定(TPP)框架下参与制定相关规则,这对推动东亚经济合作不可或缺。

在TPP框架下制定高度的自由经济规则而非国家资本主义,可以避免被拥有巨大市场的中国所吞噬。从这个意义上讲,也有助于日本吃下定心丸。若加入TPP,日本农业就会被摧毁的被动思维方式是错误的。即便一律撤销关税是启动谈判时的目标,它也并非谈判结果。对于在预防未来东亚争端方面具有决定性作用的重要的能源问题,理想的做法是充分运用东亚峰会,使能源合作真正步入正轨。

为了与”东亚共同体构想”相区别,笔者将上述东亚的综合性框架称为”多层功能主义”。也就是说,参与国因合作功能而异,但从整体来看,则有助于实现包括中国在内的地区双赢关系。即便在成为日中对峙主因的尖阁问题上,也难以想象哪一方将做出让步来谋求解决问题。最重要的是确认以下两点:面向未来的日中合作利益巨大,不能让尖阁问题损害整个日中关系。

或许把美中纳入上述综合性构想,才是日本外交应做的工作。

=====================

译自《日本经济新闻》2013年2月5日早刊第5页刊登的论文。

田中均:生于1947年,京都大学法学系毕业。曾任外务审议官。


Managemented by 佐口尚志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