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讨论档案

No.18
第十八期 ,社会 ,讨论  2014年4月16日

山田洋次/倍赏千惠
寅次郎消失的现代家庭

从《寅次郎的故事》到最新作品《小小的家》,山田导演历经约半个世纪描绘着日本的家庭。从上世纪20年代(昭和时代)到80年代(平成时代),日本的家庭失去了什么…… (编辑:生岛淳) 倍赏千惠子:这次的《小小的家》,距离导演从前拍的《庶民的太阳》已经过去了50年。我已和导演合作了好长时间呢。 山田洋次:《寅次郎的故事》是从1969年开始的哦。 倍赏:《寅次郎的故事》这个系列到1995年最后一部《寅次郎的红花》为止,持续了26年呢。 山田:回头看看,《寅次郎的故事》里的团子店其实是个崩溃的家庭。本来该传宗接代的寅次郎离家出走不明踪迹,同父异母的妹妹樱花也双亲早逝,总之我就是想着电影一开始就不要是那么幸福的家庭。 倍赏:是这样啊。 山田:渥美清演寅次郎,倍赏小姐演的是他同父异母的妹妹,然后,妹妹在善良温情的叔叔婶婶的关爱下长大,这就是我当初设想的背景。我想用血缘关系并不浓厚的家庭为舞台,因为我认为,家庭中重要的并非血缘。 倍赏:虽然血缘关系不浓厚,但里面的家庭亲情关系却变得很浓厚哦。... [阅读更多]

No.12
第十二期 ,讨论 ,工藤泰志  2012年12月25日

尖阁诸岛问题的解决和今后日中关系

Photo : Miyamato Yuji(L), Takahara Akio(C), Akiyama Masahiro(R)

围绕日中两国关系以尖阁诸岛问题为开端对立日益严峻的背景以及应该如何解决等,三位一直与中国的有识之士展开过各种对话的日中关系专家进行了讨论。 三人均认为,尖阁诸岛问题的解决为时尚早,日中双方有必要达成旨在避免军事冲突的共识,现在到了这个阶段。三人在讨论中指出,若要和平解决,理性且冷静的态度不可或缺,为达成共识不仅需要政府间对话,民间层面的对话也很重要。(2012年10月)主持人 工藤泰志 言论NPO代表(Discuss Japan编辑委员长)出席者 宫本雄二 宫本亚洲研究所代表、前驻中国特命全权大使京都大学法学系毕业后进入外务省工作,历任亚洲局中国课课长、裁军管理和科学审议官(大使)、驻缅甸联邦共和国特命全权大使等职,2006年起出任驻中国特命全权大使。2011年起任现职。 高原明生 东京大学研究生院法学政治学研究科教授 东京大学法学系毕业后赴英国发展研究所攻读博士学位并毕业。历任驻香港日本国总领事馆专门调查员、樱美林大学副教授、立教大学教授等职,2005年起任现职。 秋山昌广 东京财团理事长、前防卫事务次官 东京大学法学系毕业后进入大藏省工作。1991年调至防卫厅,历任防卫事务次官等职。2012年起任现职。... [阅读更多]

No.11
第十一期 ,讨论  2012年5月4日

经营者的消费税争论――野田首相绝不放弃增税

一刻也不能等了吗?增税之前还有能做的事情吗?野田政权在包含提高消费税等”社会保障和税制一体改革”中,表示绝不退让的态度,遭到的批判呼声越来越多。日本的财政赤字很明显正处于一种很危险的状态。即便看一下舆论调查等,国民对于增税本身虽有一定的理解,但是却对政治家的手法很反感。 在国家的危机时刻,领导者的姿态很重要。 抱着这样的想法,我在今年年初对两家企业的高层进行了采访。不用说这两位是日本最有影响力的经营者。在强有力的领导层下,两家企业突破逆境而不断向前发展。虽然一个是建设企业,一个是流通行业,业种完全不同,但两者都是业界顶尖企业的”改革者”这一点上是相同的。 小松产业机械有限公司的坂根正弘会长当初作为一名推土机的技术员进入公司。2001年就任社长。当时公司业绩跌落至创业以来的低谷,造成800亿日元的财政赤字,处于穷途末路的境地。坂根上任后断然实行构造改革。作为”只限一次的大手术”,开始对分公司进行了整顿和人员裁减。同时,积极推进不让其他公司赶超的”顶尖商品”,使企业的业绩迅速回升。... [阅读更多]

No.10
第十期 ,讨论  2012年3月4日

[特刊――混乱的大学改革] “小政府”究竟能否实现高等教育――从英国角度管窥日本大学的问题

Photo : Kariya Takehiko

国家职能作用的变质2011年3月,在笔者所属的牛津大学日产现代日本研究所召开了一个以”高等教育”为主题的会议。笔者作为企划者之一也参加了该会议,笔者列举的主题是”国家在高等教育方面的职能”。 以国立大学为中心,一路顺利发展的欧洲大学教育目前正处在转型的十字路口。在教育机会增加的同时,却在国家的肩上压下了沉重的财政负担。能否取得与财政投入相平衡的成果,要求履行对纳税者承担会计责任(会计说明责任)的呼声也日益强烈。为了应对这种情况,开始对大学的教育和研究等进行评价,并将评价结果与对大学的资金分配结合起来。 尤其是在英国,可能一方面也是与当时正值举国上下都在频繁讨论大学教授的工资是否应该上涨这一问题也有关系。大学与国家的关系正在不断衍生变化。在这样的一种时期,将日本与英国以及德国、法国、意大利等国的高等教育体系与国家的职能作比较来展开讨论,才有了这次会议。... [阅读更多]

No.9
第九期 ,讨论  2012年1月7日

J-POP称雄亚洲流行音乐市场的战略

Photo : Mamiya Fumiko

日本音乐市场的年销售额跃居世界第一多年来,一直称雄世界音乐市场的美国排名滑落,排名第二的日本跃升为第一。但遗憾的是,日本市场也有缩小的倾向,最繁荣时CD和音乐录影带市场年销售额有五千亿日元,目前只有三千亿日元的规模。虽然有些遗憾,但是,相比之下,能克服三倍人口的差距并取得世界第一的成绩,日本的这种奋斗精神值得大书特书。... [阅读更多]

No.8
第八期 ,讨论  2011年11月4日

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 支援孙文的日本人――梅屋庄吉所追求的理想

Photo : Kosaka Fumino

梅屋庄吉(1868~1934年),长崎出身的实业家,日活(日本活动写真株式会社)的创始人之一。将其在电影产业中所获财富的一半投入到支援的亚洲革命当中。 特别是对领导辛亥革命的孙文(1886~1925年)所进行的支援。孙文在中国以及中国台湾被人们瞻仰为国父。从1895年的广州起义(黄花岗起义)开始为孙文筹措提供革命运动所需的武器弹药、支持革命机关报的发行,以及对投奔革命志士的援助,包括对革命志士家人的照料,孙文逃亡国外时的旅费,并派遣了一支医疗救护队等等,梅屋庄吉对辛亥革命进行了一系列经济上的扶助。... [阅读更多]

No.7
第七期 ,讨论  2011年9月6日

野田新首相谈我的政权规划 正是现在,才要实行”中庸”政治

Photo : Noda Yyoshihiko

3月11日发生的东日本大震灾是一场前所未有的大灾难,它夺走了许多宝贵的生命和我们无可替代的家园。内阁府推算的损失为16.9兆日元,是阪神淡路大地震的1.8倍。不仅仅是对灾区人民,这场大地震更是给整个日本以及日本的国民心灵带来了巨大的创伤,这些无法用数字表示,并且留给他们的是渺茫的希望。原子能核电站的危害还在不断发展延伸,可以说日本面临历史性的国难。 地震发生后的5个月内,我作为日本的财务大臣、一名政治家毅然地应对这次的国难,但结果是:在内阁以及整个国会上都遭到了白眼。 在整个日本国内,有很多斥责的声音:”民主党的政权就是光说却不见具体的政策出台(即光说不做)”、”国会议员到底是干什吃的!”。日本国民对政府的不信任感已经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阅读更多]

No.6
第六期 ,讨论  2011年7月4日

灾后重建3原则

Graph : Reconstruction

关于东日本大震灾的灾后重建工作,以政府重建规划委员为中心,展开了多次讨论。和阪神大地震不同的是,这次的灾后重建工作不是简单的”复原”,即恢复到之前城市的样子,而是要以长远的眼光来重建新的城市布局。关于这一点,似乎已经达成了共识。但具体到方法论上,还有很多不同的意见,方向性也不是那么明确。 是对当地情况了如指掌的市町村(日本都道府县之下的地方行政单位)来主持灾后重建工作呢?还是研究广泛区域内的灾后重建政策,而不局限在市町村这一小范围内?怎样处理个人和法人的权利调整问题?灾后重建的成本由谁来负担?—-要如何归纳并解决这些复杂而又措手不及的问题,我们提出了以下3个论题原则。... [阅读更多]

No.5
第五期 ,讨论  2011年3月4日

与”无原则的漂流”诀别

是否动起来了 也许终于动起来了。 从企业设备投资来看,按季度的统计与前年同期相比,时隔三年半呈现出增长势态(2010年第3季度)。机床的出厂也在去年后半年有了大幅度增长。就连日本大企业中经营改革迟迟不见大动静的日立制作所,今年伊始也相继宣布了事业重组及研究所组织的改革方案。依照法律整顿后仍去向不明的日本航空公司的重组也终于尤如隧道走到了尽头,见到一丝光明。 处处呈现出朝前看的势头。只是这些各自为政步调不一的行动,到底是因为从长期以来萧条背后潜藏的病态中真正脱出而显示出的”多方面的表现”,还是仅停留在单纯期待景气恢复而迈出的”岑差不齐的一步前进”?从今以后将面临真正的考验。 并且,在我看来2011年的考验,将是日本企业和日本经济真正恢复的最后机会。 正是在20年前,1991年日本金融泡沫破裂。银行背上巨大的不良债权包袱,在世界也罕见的大型资产紧缩给了日本经济当头一棒。日本经济进入了90年代的萧条期,也就是人们自嘲的”失去的10年”。从那时算起已经经过了20年的岁月。90年代的萧条进入21世纪后依然持续。2006年发生的雷曼冲击虽在2008年稍微有些回暖,但 ... ... [阅读更多]

No.4
第四期 ,讨论  2011年1月4日

在孙文墓前回顾亚洲和民族主义

大约半年前,在某个日中关系公开讨论会会场,我向一位中国的外交官说:”明年是辛亥革命100周年纪念。”他回答我说:”是呀。可这与日本没什么关系吧。”这让我从心底震惊。我向他讲述了北一辉西渡中国与国民党创始人宋教仁共同生活战斗,以及宫崎滔天、犬养毅、头山满、山田良政和纯三郎兄弟、梅屋庄吉等众多的日本人协助并参与了中国革命,有的人还献出了生命。这回,是他感到吃惊了。”我从没听说过。”他忙拿出笔记本,催促我把这些日本人的名字给他写了下来。 参与辛亥革命的大多是与以后的国民党有关的人士。因此在中国共产党党史中是被遗忘,或者是”想要忘掉”的一部分吧。但是,作为外交官,怎能只停留在这样的认识上呢,我受到不小的刺激。不过,细想来我们这些”脱亚入欧”的日本人又对这些史实”知道”多少呢? 今年正值辛亥革命100周年纪念。重新探求它的意义,不仅仅是为了确认日本对中国的”建国”所作出贡献的历史。今天环绕东亚的紧张关系是怎样产生的,改变这种局面有哪些方法,为了找到答案,我认为有必要回到 ... ... [阅读更多]

1 / 212

Managemented by 佐口尚志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