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第一期 ,讨论  2010年7月4日

东亚共同体构想和科技、教育交流

东亚共同体构想早在2002年1月由日本首相(当时)小泉纯一郎在新加坡提出,他提议促进日本和东南亚经济合作是构筑东亚共同体的第一步,之后这成为日本亚洲政策的基本思想。今年6月11日菅直人新首相的就职演说再次确认了这一点。菅首相在演说中表示,日本是”面向太平洋的海洋国家”,同时也是”亚洲国家”,根据这一”两重性”,在以”日美同盟为外交基轴”的同时,还应”加强与亚洲各国的合作”,”与以亚洲为中心的近邻各国加强政治、经济、文化等各方面的关系,将来构筑起东亚共同体。”构筑东亚共同体在日本的外交政策中具有如此重要的地位,有它各种各样的理由。但是,最重要的理由是亚洲成为世界发展的中心,与亚洲的合作对于日本的繁荣开始持决定性的意义。从菅首相在上述就职演说中,把与”亚洲的经济”合作同”绿色革新”、”生活革新”、”观光和地区”、”科学和技术”、”雇佣和人才”一起作为”新发展战略”的支柱便可以看出。

但是,如果在将来回顾今天,人们一定会感到构筑东亚共同体的概念实际上是自去年9月民主党主导政权成立以来,特别是在鸠山由纪夫政权下,才作为一个全盘政策计划隆重地推到议事日程上来的。这是因为对鸠山前首相来说东亚共同体构想是其梦寐以求的强烈的政治夙愿。鸠山前首相在去年10月26日的施政演说中方方面面用铿锵有力的言辞阐述了东亚共同体的构想。日本的防灾技术、灾害救援和复兴方面的智慧经验、防灾抗灾对策志愿活动网络等将会为整个东亚地区作贡献;从防治新型流感到各种新的传染病和疾病防治对策方面,日本的医疗技术、保健所等社会系统整体可以发挥重要作用;搞活文化交流事业、加强与下一代年轻人的交流、扩大接纳及派遣留学生;培养地区内各国语言和文化的专家、扩充日中韩大学学分的互换制度,以长远的眼光积极培养支撑东亚及亚太合作的人才;充实贸易与经济合作、经济协作、环境以及”生命与文化”领域里的协作;作为”敞开的、透明度高的协作体”推进东亚共同体构想。这便是施政演说中鸠山前首相的抱负。

之后,前首相在2010年3月19日的阁僚会议上作出了如下指示。”为了实现这一构想(东亚共同体构想),我们能够配合展开的工作有以下几点:(1)促进经济合作;(2)对气候变化为首的环境问题采取地区性对策;(3)防灾协作及采取对应灾害措施等在保全生命方面的协作;(4)防范海盗、海上救援等创建’友爱之海’的协作,还有(5)强化从人员交流开始的文化方面交流等工作。”这些工作中有的已经展开,”本着今后要’敞开日本’的思想,在更加广泛的领域里推进具体工作的同时,在汇总《新发展战略》时将这些工作充分考虑进去也是非常重要的。”并且决定”本构想应由政府成为一体配合展开,今后将以内阁官房为核心,目标在今年5月底以前将工作内容归纳汇总”,相关阁僚也应”不受各自部门狭隘利益的局限,迅速地汇总大胆、积极的工作实施方案,并切实执行。”(2010年3月19日(星期五)阁僚会议,内阁总理大臣发言要旨)。

正如人们常常指出的那样,日本的政策形成体系极为分散,呈”纵向分割”,政府作为战略公布的各种中长期政策计划中,有不少实际上是把各府省或各课(各部委或各科)交上来的内容,用”订书钉装订在一起”的表面形式上的东西。但是,像鸠山前首相的东亚共同体构想,如果首相的政治意愿很坚决,分散的纵向分割政策形成系统也会受到向心力作用的影响。作为内阁官房汇总的政策计划中的具体措施之一,如能被提上议事日程,在编制翌年度预算案时,就会有很大可能得以通过。实施的政策可以是在很早以前就已经研究过的。为了让自己想要实施的内容被采纳,要将其编制成与东亚共同体构想内容吻合的形式提出,并积极向官邸推荐。这样,就可形成促进东亚共同体构想的气势,制定出真正横跨各府省的”政府成为一体”的政策计划。

鸠山前首相于6月2日表明辞意,8日由菅直人接替。然而,就在6月1日内阁官房归总了《有关”东亚共同体”构想今后的工作》的报告,按照前首相的指示,制定了以5项工作为支柱的全盘政策计划方案。还在6月18日阁僚会议决定了”新发展战略-让’健康的日本’复活的方针”。把”亚洲经济战略”定位于7项战略领域之一。在此设定了以下3个战略目标:截至2020年,”构筑亚太自由贸易区(FTAAP)”、”配合亚洲发展推进国内改革,使人员、物资和资金的流动成倍增长”、”通过’亚洲所得倍增’扩大发展机会”。同时还将下列充实到方针内容中:”作为实现亚洲市场一体化,实行国内改革、让日本与世界之间的人员、物资和资金流量倍增”的措施之一,”边促进与亚洲及全世界大学、科技、文化、体育、青少年的交流协作,边推进培养可活跃在国际舞台的人才。” 《有关东亚共同体构想今后的工作》和新发展战略,分别在内阁官房以及由去年9月内阁府创设的国家战略室归纳总结。与此几乎同时并行,各府省也在各领域制定了各种各样的工作计划。例如,内阁府综合科学技术会议上,作为制定2011年度开始的第4届科技基本计划的一环,设立了科技外交战略特别小组,其报告已经于2010年2月份提交。它开始的时候本与按照首相指示归纳的《有关东亚共同体构想今后的工作》无关。但其中许多提议被内阁官房政策计划所采纳。另外,文部科学省预计将于近日归总东亚交流方面的工作小组报告《关于促进东亚的教育、科技、文化、体育及青少年交流等 -培养作为东亚及世界的主人公大显身手的人才- 》。工作小组在3月19日首相指示前已经成立。但是,这一报告中的许多建议在报告完成前就已经被内阁官房的《今后的工作》采用。

这样,鸠山政权下,”政府成为一体”归总的东亚共同体构想政策全盘计划出台了,除了经济合作、人类安全保障和非传统性安全保障领域的协作方面以外,教育、科技、文化等方面的交流和地区协作也成为几大支柱。那么在这些领域,日本目前想要取得什么样的政策性主导地位呢?这样的政策主导地位又是以怎样的思想来作指导的呢?

构筑科技领域的共同体

  首先让我们从综合科技会议报告看一下。

报告首先予想了2020年日本及世界在科技领域的状况,再从那里回顾今天来设定日本的课题,作为国际战略提出日本政府为实现这一课题须做的的具体工作。

那么,2020年的日本和世界会是什么样子呢?考虑到以中国为首的”新兴国家”的经济增长,日本的少子女、老龄化的趋势,在科技领域里研究开发资源的全球化比重中,日本的相对地位降低已不可避免。2006年日本的人口为1亿2750万,20-39岁的年轻人人口3460万,占总人口的27%。而到2020年日本人口将减少到1亿2370万,20-39岁的人口减少到2630万,换言之,成为年轻研究员诞生母体的20-39岁的人口到2020年将缩小至2006年的4分之3,年轻人人口占总人口比率减少到21%。

日本在世界经济、世界研究开发投资中所占的比率也将会减少。假设把世界主要国家(G8构成国和BRICs)的GDP合计作为世界经济近似值的话,日本占世界经济的比率将从2008年的12%下降到2020年的9%。随之,日本在世界研究开发投资中的比率也将从18%下降到14%。如果研究开发投资占GDP的比率发生变化的话固然会发生变化。但是,假设日本的研究开发投资在2020年为GDP的4%,日本占世界研究开发投资的比率将会下降到16%。(再附上一句,预计中国的研究开发投资比率将从现在的11%增加到2020年的27%,而美国的研究开发投资比率将从现在的47%下降到2020年的38%。) 随着这些变化,在科技领域里日本与世界的关系也将发生巨大的变化。以往在科技领域的国际协作中,日本严格将美国、欧洲等”先进国家”与其他”发展中国家”区别对待,在与”先进国家”协作时,目的是以最尖端领域为对象共同展开高度的研究开发,而另一方面,在与”发展中国家”协作时,日本则以处于优异地位自居,通过技术指导和技术转让为对方国家的发展作贡献。但是,”新兴国家”中,出现了韩国、中国、俄国等拥有与先进国家相匹敌的科技储备的国家,其中,有的国家还通过提高高科技产业的国际竞争力,与日本试比高低。另外,韩国、中国出身的留学生、研究员在日本的研究开发系统中也已落地生根,在理研、产总研、及其他国立研究开发机关任职的外国研究员中有一半来自韩国或中国。

2020年在展开环境、能源、粮食、水、传染病防治、防灾、以及其他世界性、地区性课题的研究中,科技的作用将会越来越大,在先进国家、新兴国家的产业政策中,科技、改革投资也必定会更加重要。换而言之,这也就意味着在”智囊循环”的名义下,为获得优秀人才和研究员的竞争,将来会越演越烈。

那么该怎么办?报告的基本方针如下:(1)汲取海外的优秀研究资源,加强日本的研究开发系统;(2)在海外广泛活用科技成果,作为构筑东亚共同体的一环,促进科技领域的协作;(3)为了战略性促进这样的国际协作,加强政府的体制,并将此作为基本方针。

汲取海外的研究资源,将其”内部化”有各种各样的方法。最基本的作法是日本的大学、研究机关,根据业绩从全世界录用优秀的研究员。之外,奖励研究员自由往来;构筑与海外的大学、研究机关的互惠关系;为解决地区共同的课题构建起协作框架;扩大对优秀研究员的特别待遇制度;新设战略性奖学金制度;对其子女教育及家属的就业问题采取措施等,造就一个好的研究和生活环境;为解决环境、能源、健康研究,以及其他东亚共同的课题,完全实施研究环境的国际化;在多国籍和多文化的研究环境下,对竞争世界水平研究成果的国际性研究项目,从制度方面和财政方面给于支援。

再有是关于创设亚洲科技区域(暂称)的提案。至今政府把解决日本面临的课题作为政府研究开发的使命。其实,这些课题的大部分也是东亚共同面临的课题。针对这些,政府将扩大研究开发使命的定义,并以此促进亚洲的科技革新,在科技领域推进东亚共同体的构筑,这便是提案的基本思想。报告还提出为这一框架的实现,建议首先要在环境能源、粮食生产、环境监视、传染病防治、防灾等领域实施共同研究。例如,粮食生产方面,使用遗传信息解析技术固定并集结有用基因,开发符合东亚多样性生态条件的水稻和甘蔗等优良品种;活用卫星数据、全球地球综合观测系统(GEOSS)、下一代GIS,管理森林的违法砍伐;编制地图、监视传染病、监测大城市空气污染等;在对致病性高的禽流感等病菌、及适度控制成为课题的传染病研究方面,构筑起研究机关的网络等。

东亚的大学之间的交流

接下来是文部科学省关于东亚交流工作小组的报告《关于促进东亚的教育、科技、文化、体育及青少年交流等 -培养作为东亚及世界的主人公大显身手的人才- 》。如副标题所示,本报告的焦点在于以人员交流为中心的人才培育上。与综合科技会议特别小组根据2020年预测回推至今设定课题,并为达成课题提出战略提议相比,本工作小组报告则是根据现状,把重点放在当今应该做些什么上。

那么从现状来看,到底应该把重点放在哪里呢?东盟+3、东亚首脑会议(EAS)、亚欧会议(ASEM)等,在东亚各种各样的地区协作框架中,人才培育、教育、科技领域的地区内协作的必要性越来越受到重视。此外,中国、香港、新加坡、泰国等的大学开始进入大学排榜行列,亚洲的大学已经从曾经是日本的大学支援的对象变成合作伙伴,并渐渐成为竞争对手。东亚区域内学生的流动性变大,日本大学研究人员与亚洲大学研究人员的共同研究也正在不断增加。放眼未来,东亚地区的统一联合必将会更加深入,这样,为东亚的稳定与繁荣,培养在亚洲任何地方都能活跃的人才、及承担未来知识社会的人才将越来越重要。另一方面,教育交流、科技交流方面,文化、体育、青少年交流方面也已经积累了众多的业绩,构筑起了各种各样的网络。因此,在教育交流方面,可充分活用东亚首脑会议、东盟+3、日中韩首脑会谈以及其他框架,根据交流内容,设想构筑一种由关心程度较高的国家参加的更富伸缩性的框架。

具体该做些什么呢? 首先应该重点支援注重质量而开展交流的大学,通过推进日中韩大学之间的交流合作”校园-亚洲” 等活动,使学位课程透明可视化和体系化等,以推进交流标准的制定。再者建立与亚洲大学的联网。在这里日本国际协力机构(JICA)为了加强东盟各国的理工科高等教育机关,培养理工科人才,所实施的日本的大学与东盟大学的理工科高等教育联网的推进就是这样的例子。

再有一点是推进东亚共同的教养教育及东亚地区的研究,为此要研究创建培养一流人才机关的设想,在日本建立东亚地区研究基地。在时装、烹饪、电脑游戏、动漫等文化产业部门,向海外的年轻人提供教育机会,为培养优秀人才,支援他们到专门学校留学也是非常重要的。另外为推进双方向学生交流,提高日本学生使用英语或东亚语言进行交流的能力,激发他们去外海留学的热情,构筑实施用英语教学的体制,完善接受留学生体制等,重新促进国际化据点建设的事业也很必要。

再附带一句,报告中提出东亚科技改革地区设想(暂称),作为促进科技领域的地区协作框架。还为加强东亚以至世界的优秀研究员联网,提出活用日本研究资源的方案,例如:提议装备和强化大型同步辐射设施(Spring-8)、高强度质子加速器设施(J-PARC)等,扩充世界先端水平研究据点(WPI);促进核能、宇宙、防灾、传染病防治、重离子治癌、环境和能源等研究领域里的国际共同研究和人才培育;研究创设新的共同研究基金项目等。这里,”新的共同研究基金项目”是指在东亚创新改革,为构筑科技研究共同体,东亚各国共同出资,支援以东亚研究员为中心的国际共同研究项目的新方案,就此在5月份召开的日中韩三国首脑会议上,通过了内容为探讨设立3国共同基金项目可能性的共同声明,之后将进入具体协商的阶段。这一设想方案如果能够扩展到东盟+3,或东盟+6,将可能成为东亚科技改革地区的中心平台。

前首相的夙愿、终成具体政策

鸠山政权时代,东亚共同体构想在前首相强烈政治愿望的引导下,归总为”日本团结一致”的全盘政策计划。其中,将经济合作、完善基础建设、缩小差距、环境问题等,积极对应经济增长和形成共同体过程中亚洲面临的各种各样的课题;传染病防治、灾害、反恐、越境犯罪、海盗等,在人类安全保障、非传统性安全保障领域中的协作;同时,在教育、科技、文化等领域的交流,作为计划的主要支柱。另外一项重要的内容是,提示了贯穿上述各个领域对策的基本思想方针。内阁官房总结的《有关东亚共同体构想今后的工作》的开篇便记述道,关于东亚共同体构想日本的基本思想方针有以下5点:(1)推进敞开的、透明性高的、地区协作;(2)从长远目光看,积累实用性的协作,日中、日韩等双边以及日中韩、东盟+1、东盟+3、EAS、APEC等,活用已有的各种框架,从可能的事情做起,与可结成的伙伴开始,逐渐努力扩大;(3)利用日本至今累积的经验、知识、科技,为对应地区”发展后将会出现的课题”作贡献;(4)重视构筑共同体时人的因素、促进人员及文化性交流,在国内外培育能成为构筑共同体中坚的人才;(5)本着”敞开日本”的思想,大胆积极、迅速地制定和实施政策。鸠山前首相在任不足9个月离任辞去。但是,东亚共同体构想,这一夙愿将会在今后成为具体政策。是否能够真正大胆、迅速地制定和实施?不论是在培养人才、教育、科技领域里的协作,还是其他的对应措施,世人将对此拭目以待。

(此论文为《越洋聚焦-日本论坛》日文撰稿并译成中文。)

[2010年7月]


Managemented by 佐口尚志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