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第四期 ,经济  2010年12月3日

下决心把法人税降至百分之二十左右

民主党的景气认识过于乐观

民主党鉴于脚下国内景气”下摆风险”的明显化,提出了超过4万亿日元的追加预算,但却是为时太晚且数量太少。

本来,民主党在开始党代表选举的7月份以前就应该制定好追加预算。那样便可以于8月份在国会通过,现在应该是已经在实施对策了。民主党对于经济景气的认识过于乐观,因而被批评为只是忙于代表选举而经济对策拖后,也是难以辩驳的吧。

此外,考虑到目前的”下摆风险”,只有4万亿日元规模的追加预算实在是”过少”。而且作为追加预算所需的财源,列举出包括2009年度的决算剩余资金、加上国债费无须支付部分、税收的多余部分。但是,那不是”没捕狐狸先谋皮”吗?在明年度3月份的年终决算时,如果出现法人税收入低于前一年度该如何解决呢?当然可以使用追加预算,但其后难保不出现财源不足的事态。那样的话,只能依靠发行赤字国债了。

相比之下,自民党曾在去年的4月份制定过15.4万亿日元的迄今规模最大的追加预算案。这是想通过短期景气对策规避”探底风险”,目标是通过中长期的”发展战略”,使日本经济重新走上强力增长的轨道。

短期景气对策的支柱是所谓的”节能车减税、节能车补助”以及”家电节能积分”。但是就像在”节能车补助”结束的9月份还成为人们的话题那样,虽然在短期内有刺激消费的效果,但这种先行的需求对策,并不是一直可以实行下去的。

我们对此很清楚,从中长期的观点看,需要的是”发展战略”。追加预算案中的约15万亿日元的1/3左右是计划用于各种创新产业和促进现有产业竞争的基金。

例如,其中有一项是”学校新政”构想。目的在于实施以早日推进校舍的耐震化、学校引进太阳能发电等节能改造等项目为主的节能改建等。如能实现,生产太阳能光板的企业便可以对需求做出先行预测,各企业就能够进行设备投资并确保雇用。

这样,如果设备投资增加,通过增产效果降低价格成本,就会成为引导普及的”良性循环”,以振兴经济。

但是,根据去年夏天大选时民主党的政权公约,立足于中长期观点的基金被视为”浪费”、”撒芝麻盐”而被削除,导致今天的经济陷入低迷,真是令人痛恨至极。

日本已经丢掉制造业了吗

在缺失大局观的愚蠢政策中,农业方面也是一样。作为中长期”发展战略”的一环,自民党于去年春天制定了意欲坚决推行的称为”平成农地改革”的改革方案。内容是为了使有志于农地经营的”接班人”通过集约化经营提高产量,例如向出租农地的人提供”租借费”补助,缓和企业参与农业领域经营的限制等等。如能从根本上增强农业的底气,提高国际竞争力,今后在与各国缔结FTA(自由贸易协定)之际,便可以做出有力的应对。

可是,这一”平成农地改革”,也被民主党轻易抛弃,取而代之的是今年4月开始的”农户收入补贴制度”。说起来※1,民主党在去年夏天大选时曾经表态说,引入”农户收入补贴制度”的目的,是对在推行自由贸易协定时农户收入暂时下降的一种补偿。但因后来受到害怕自由化的农户的反抗,撤回了推行自由贸易协定的进程。

这种”农户收入补贴制度”,完全变成了只是承认赤字随意扩展的东西。自然,从被细分的农地集约化不见进展、不会增产的愚蠢政策上说,这真是变成了”分田政策”。

现在,被称作民主党的”撒芝麻盐4大项”,除了”农户收入补贴制度”之外,还有”儿童补贴”、”高中免费”、”高速道路免费”等等。民主党似乎想通过直接把钱转作增加家计来刺激需求,但为此的财源将成为新的纳税负担。只是造成资金在家计和政府之间旋转,于经济增长与重建财政却是无补。

不仅如此,民主党还进一步使用纯属多余的政策拉日本企业的后腿。被叫做”反经营的三拼盘”,即”不经国内协商即宣布削减温室效应气体25%”、”粗糙性急地提高最低工资”、”原则上禁止制造业使用派遣人员”。这等于向企业的经营者声明”不要在国内搞制造业”。从今年夏季开始的日元急剧升值,进一步加快了这一倾向。虽然选择打入海外的大企业还能承受,但问题是中小企业。如果今后日元持续升值,继而出现中小企业相继破产的事态,必将招致民主党所重视的家庭收入也受到影响。

此前的9月15日,政府和日本银行时隔6年半对外汇汇率进行了干预。那天正是民主党代表选举结束的第二天,对此,菅直人公然说这是代表选举胜利后绝妙的时机,真是令人目瞪口呆。干预汇率应该是有根据的,一般是在与企业所设想的平均汇率发生偏差时才采取的措施。

结果,时隔6年半对汇率进行的干预也没有起到效果,日元升值的势头持续。当前发达国家中间正在进行激烈的”通货贬值竞争”,在这种流向当中,只靠日本单独一家进行干预也不会有什么效果。

日本今后应该采取的战略是向发达国家强调自己的”正论”,也就是把”从自由贸易的观点来说,把汇率作为经济战争的武器并不可取”。而且应该与各国合作,包括干预外汇在内,为协调宏观政策深入展开商讨。日本应当旗帜鲜明地推进可谓为”平成的广场协议”。

不过,要实现这一点,需要日本与美国进行密切合作。考虑到民主党政权下彻底冷却的日美关系,不能不说对此难以指望。

把削减公务员的人事费作为财源

目前在发达国家中,与”通货贬值竞争”相并行且日渐激烈的,是降低法人税率的竞争。日本的法人税率的实效税率是40%强,与美国并列成为世界上法人税率最高的国家。作为明年度的目标,据说民主党政府将对这一法人税率降低5%。可是这么一点的降低幅度,对提高日本企业的国际竞争力恐怕起不到什么作用。

再者,民主党所说的仅仅降低5%的法人税率,就需要约1万亿日元的财源支撑。民主党政府的一部分人表示,可以通过撤销租税特别措施(促进企业的投资等,为实现政策目的而设置的税制方面的例外规定)进行弥补。但是,正因为这种说法,让声明变得”乏味无力”。租税特别措施全部加起来只有2万亿日元规模。加上轻油的免税措施,如果不大幅度修改促进中小企业投资的税制和促进研究开发的税制,则无法筹措到法人减税5%所需的财源。

如此,法人减税的实效必然被限定。令人感到在民主党的税制改革法案中根本没有战略性的东西。

相比之下,自民党提倡干脆把法人税率降低到国际水平的20%前后。其财源的一部分,可以通过压缩约30万国家公务员(自卫队除外)的人事费,再加上约300万地方公务员的人事费进行筹措。民主党虽然提到要减少国家公务员,但是对地方公务员的问题却闭口不谈。这是由于顾忌到了其强有力的支持母体自治体工会(全日本自治团体劳动组合)的立场。

依我看,民主党的经济政策,如同”淋了雨,要是感冒可不得了,还是回家休息吧,饭给你送来。不过,饭费的发票将交到你孙子那里”一般。对此,自民党的经济政策是”下雨了,借给你雨伞用。希望今天也去工作吧”。经济这个东西不能总是依赖政府,最终必须具体恢复民间的需求。

最近我去地方调研时,常常听到的是”虽然有钱,但苦于找不到使用途径”的意见诉求。如果不能做到通过金融缓和政策向社会提供资金,同时采取鼓励企业进行设备投资的政策,经济就难以出现好转。

为此,立足中长期的视野,必须出台有效促进创造各种新产业以及促进原有产业竞争的政策,这才是原本应有的负责任的经济政策。

(译自《Voice》2010年12月号)[2010年12月]

※1.”农户收入补贴制度”是指为了补偿农户收入,政府支付给农户的补助制度。除了按照耕地面积每10公顷每年补助15000日元以外,还在农产品(主要是大米)售价低于标准价格时,补助销售价与标准价之间的差额。(编注)


Managemented by 佐口尚志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