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第五期 ,经济  2011年2月2日

年轻人,练就自己不畏挫折

据说本年度的大学新毕业生就职情况,呈现出统计史上最低水平。直至今天,企业的业绩,特别是大企业的业绩并没有出现极端的恶化。然而,大企业方面的招聘指标却是相当差,反而是中小企业表现出积极雇用的态度。另一方面,刚毕业的年轻人几乎都把目标瞄准了大企业,不少人更想要”背靠大树好乘凉”,涌向优良企业。我自己也是一个有大学生和高中生孩子的父亲。并且,在担任产业再生机构的COO时代,便置身于日本企业社会构造问题的最前线,亲眼目睹从就职问题所浮现出来的”现在的年轻人”的形象,其实与社会上的一般说法,或者传说是完全不同的。

社会上大人们吵嚷着”现在的年轻人是食草动物”、”内向型”。有的人说”就职难,那到中小企业去不就行了”。还有的旧调重谈、斥责大企业”是罪魁祸首将雇用机会弄到海外去了”;或埋怨道”这些都是推行市场原理、竞争原理的小泉和竹中的责任”等等,竟去怪罪5年前的政府。

但是,希望大家好好想一想。这几年来,对劳动市场的限制明显是在加强。在资本市场极力打击外资,强力推行反商务型政策的结果,致使今天海外的产业投资者,纵然我们求上门去,也都被人家置之不理。就连贸易自由化,只要看一看TPP(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协议)的讨论情况就可以知道,日本已被世界远远地抛在了后面。

“不喜欢公开的竞争”、”不喜欢外国来的资金或人才”,宁可躲在锁国的硬壳避难所中,但求一瞬间”自家村落”的和平并拼命死守维持。支持了这种政策转换的恰是”老一代人”。日本是名副其实的民主主义国家。并且人口构成呈现出倒金字塔的三角形,投票率也是”老一代人”占的比率大,当然,政策的方向性也就会大大地受包括我本人在内的中老年一代及高龄一代的影响。

政治上多数派的”老一代人”,掌握着一大半的财富,是正好逃避社会保障制度改革的一代人。从构造上讲已陷入是榨取少数年轻人来维持的年金,以及医疗上向下一代转嫁负担的方式等,对此,没有任何迹象表明老一代人会认真着手要实施改革。像后期高龄者医疗制度※1那样,要把向下一代转嫁负担的方式进行一些改革的政策,尚未出世便转眼被打得粉身碎骨。政府税务调整讨论中,针对所得的再分配问题,也并非是将现在的”富裕人口”即”老一代人”的资产重新分配,而是将要对在岗劳动力中高所得人口的收入重新分配。这样的构造就是强制性地堵死年轻一代努力争取高薪之路,而对自己囤积的财富却丝毫不能让人碰一下。对想要打破这一闭塞局面,主张”柬上开国”奋斗的年轻人,视之为”卖国奴”、”外国秃鹰摘桃派的脚爪”等,极尽打骂之能事。

新毕业生就职,本应是加入正式员工队伍的敞开的大门口,而此情此景,大门却紧闭着。于是,年轻一代只得尽量减少代谢(=食草化),以避”平家、海军、国际派”※2之嫌(=内向化),这自然也是非常顺应潮流的现象了。

大人们反复搞出的补救政策,说到底是为了维护大人们的既得权利,这一点年轻人很清楚。某家原国营航空公司便是其典型。对很明显是成为榨取晚辈构图的企业年金,一旦要改革,不少受惠者忙出来喊叫”没有未来再生的展望不能接受”、”还有许多浪费可削减,应以此为先”等等。语调似曾在哪里听到过。本来,就是为了维护和延续自己的既得利益,把不同层次的问题,或者因果关系倒置的问题偷偷调包。

今天,对于年轻一代来说,一旦进去就可以有终身雇用、按工龄升级,并有丰厚的企业年金作为既得权利能保障自己的兴隆的公司(村落)已经为数不多了。今后,还将明显地进一步减少。这不是一个国家的政策、规定就可以解决的问题,而是与世界的动向及人口构成等,更根本性的社会构造直接相关的问题。作为当事者,他们眼见先辈们”失去的一代人”的辛劳,比大人们理解得更为深刻。

相反,从村落即所谓避难所一旦被甩出,就会发现日本这个社会是极其冷漠的。年轻人非常清楚,好不容易逃到避难所里的既得利益者,大多数是”上一代”即”老一代人”,没有谁会认真地想去改变它。因此,那些看上去似绝对安全的避难所,就被那些求职的学生视为是理想的追求之地,而除此以外则统统被认为是无须问津的。他们看得很准确。幸亏通货紧缩的持续,降低了生活成本使食草度日本身变得比较容易。

综上所述,”现在的年轻人”实际上非常顽强,脚踏实地地顺应着外界环境,本能地准备着度过这一乱世的时代。现实中,为练就独自生活的能力,以世界为舞台只身闯荡的年青人正在增加,虽是在女生中较多见。而那些没那么坚强、没那么有拼搏精神的大多数年轻人,则留在通货紧缩的国内,以食草的冬眠方式度日。不论哪一种生活方式不都是很了不起的么? 我和我的上一代人,不久将会消失,或将急剧失去实力。固守狭隘的排外论不放的人们,再过10年也将逐个消失。当整个日本真正陷入危机的时候,曾度过好时代的”老一代人”、从典型的团块世代到我们这一代,或会因派不上用场而让人大失所望。与幕府末期”直参旗本八万骑”※3可谓是相差无几。

“现在的年轻人”这一说法只不过是老人们出于妒心的发泄而已罢了。据说埃及遗址也刻有同样的话。无名时代的胜海舟、坂本龙马、年轻时的平清盛及织田信长等,从那时大人们的眼光来看,不论是生活态度还是从意志上都可能是不成体统,不禁会皱起眉头说”现在的年轻人”。但,年轻人,不用慌张。在这不遇和闭塞之时,至少学会经受痛苦、失败、孤独,练就自己强壮的身心。你们的时代早晚是一定会到来的。那时,现在练就的不畏挫折的”能力”,必定会助你们绝处逢生。

(译自《Voice》2011年2月号)[2011年2月]

※1.一种独立于其它健康保险的日本医疗保险制度,其对象是居住于日本国内的75岁以上的后期高龄者以及前期高龄者(65-74岁)中的残障者。近年来社会高龄化加剧,为了筹措年年不断增加的高龄者医疗费,创设了这一制度。(编注)

※2.”平家”(日本中世纪武士之一族)、”海军”、”国际派”,给人印象潇洒、洗练,然而其实力却略有欠缺,在对立势力面前,往往采取妥协让步的态度,是日本社会的支流旁系。与此相对的是”源氏” (日本中世纪武士之另一族)、”陆军”、”民族派”,外表庸俗、质朴而刚毅,被认为是日本政府和企业的主流派。(编注)

※3.江户时代德川将军家直属的家臣团中,石高(按法定标准收获量来表示封地或份地面积的制度)未满1万石,具有谒见将军资格的家族的总称。实际约有33000家。江户时代末期幕府崩溃之时,他们不具丝毫战斗力,没有发挥任何作用。(编注)


Managemented by 佐口尚志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