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第十五期 ,经济  2013年11月20日

安倍经济学和高桥财政——面向日本经济的再兴

序言

自安倍内阁上台已经八个月过去了。通过“空洞化”这个词最近从电视和报纸上消失这一点也可以看出,日本再兴战略(JAPAN is BACK)正在稳健着实地付诸具体实行。在此之际,我想首先回顾一下也被可称之为战前版安倍经济学的高桥财政政策,并在此基础上进一步探讨安倍经济学的现状和今后的课题。

松原崇 (内阁府事务次官)

松原崇 (内阁府事务次官)

安倍内阁努力要实现的日本再兴战略的第一步,是通过实行果断的宽松货币政策,来摆脱通货紧缩。但在安倍经济学被提出之前,宽松的货币政策对通货紧缩是没有效果的论调处于强势地位。这种说法认为无论实行怎样的宽松货币政策,如果没有实际需求那么贷款不会增加,流通货币也不会增加,而只是向日本银行的经常账户增加“超额准备金”(意为超额准备金),并不会成为通货紧缩的有效对策。附带说一下,“超额准备金”是日本花纸牌游戏的用语,用来表示没有价值的堆积纸牌。但是耶鲁大学的浜田宏一名誉教授却认为宽松的货币政策一定会奏效,安倍总理接受了滨田教授的建议并果断实行了大举放松货币的政策。然而实际试行之后,经济恢复活力,沿着摆脱通货紧缩的道路稳健地持续前进。

实际上美国也正在发生“超额准备金”现象。美国在雷曼冲击后采用的非传统金融政策,是以次级抵押贷款问题为背景的,当时仅美国一国就产生了6000亿美元的不良债权,为了应对这一问题而实施的市场救济政策,是非传统金融政策的开端。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FRB)主席伯南克(Ben Bernanke)认为,如果不采取对策,美国很可能陷入像日本一样的通货紧缩,这有可能导致1929年世界大萧条那样的百年一次的不景气。为防止这种情况的发生,美国才开始实施非传统金融政策。该政策导致美联储的资产负债表膨胀到之前的三倍。从其内容可以看出,与住宅按揭抵押证券等金融资产相对的,经常账户资金不断堆积,货币处于“超额准备金”的状态。

那么,为什么这样的“超额准备金”可以将美国经济从即将垮台的局面中拯救出来呢?曾经在我国的泡沫经济时代,土地富翁们大量地买进金融资产等使得经济状况转好。如果将美国的“超额准备金”效应视为与此相同的情况,那就很容易理解了。泡沫经济时期土地和股票每年都产生巨大的资本收益,收益的总额实际上达到了我国GDP的四倍。以如此巨大的资本收益为背景,通过土地富翁等购买各种各样的资产,经济状况被大幅度地推高了。当FRB大量地买进金融资产时,也发生了同样的情况。

使井上通货紧缩结束的高桥是清

顺便说一下,虽然鲜为人知,但实际上在高桥是清活跃的战前时期,我国的日本银行也实行了类似的金融政策。当时的日本正受困于第一次世界大战后的反作用萧条中。也就是说与雷曼冲击后的美国处于同样的状况。虽然有战争爆发户这样的说法,以第一次世界大战为契机,日本经济甚至膨胀了三倍。但是,战争结束后欧洲开始复兴而日本却陷入了严重的不景气。这种情况下日本采取了措施,即由当时的日本银行果断推行的救济贷款。日本银行对困境中的民间企业持有的商业汇票给予了大幅度的贴现,以此办法支撑了日本的经济。雷曼冲击后FRB通过大量地买入住宅按揭抵押证券等来支撑美国经济,与此是同样的情况。

由于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5年后即1923年发生的关东大地震,日本银行的救济贷款成为了结构性的制度。将东京和横滨的大部分地区烧成荒野的关东大地震,造成了相当于当时的日本国民生产总值三分之一的巨大损害。对此日本银行实行了进一步的产业界救济贷款——震灾票据贴现。就这样,日本经济陷入了对日本银行的救济贷款的依赖之中。事实上,正是为了使日本经济恢复到正常的状态,井上准之助才解除了禁止黄金出口的禁令。然而井上采取的是一种硬着陆的方式,即将黄金兑日元的汇率提升到远超经济实力的旧平价,因此导致了严重的通货紧缩和经济不景气。这就是井上通货紧缩。那时候街上出现了大批的失业者,在不幸又发生了冻灾的东北地区,甚至出现了卖儿卖女的景象。这时候正是高桥是清通过大举的金融政策结束了通货紧缩的局面。这些金融政策包括使日本脱离了金本位制,下调汇率,将日本银行的货币保证发行额度从此前的1亿2000万日元提高到10亿日元。高桥还以救农土木工程这一形式实行了果断的财政措施。高桥的政策拿安倍经济学来说,相当于放出了第一箭和第二箭。高桥这样的政策,简直如同使用了魔法一般,消除了井上通货紧缩。

那么通过高桥的政策,经济情况究竟好转了多少呢?宇垣一成在战后对当时做了回顾,他在战前曾经多次被看做是首相候选人,却终于没能成为首相。他这样回忆到,“想当年日本的经济形势,各种产业逐步地兴起,贸易上也走在世界前列。(中略)以英国为首,连美国都叫苦不迭。(中略)如果能按照这个情形再持续发展下去5年或者8年的话,那么日本将名副其实地成为世界第一等的国家。(中略)所以现在如果不小心开始战争是绝对不行的。(《宇垣一成日记3 》MISUZU书房)

在这里,需要请您注意的是,在当时的高桥财政下,相当于安倍经济学的第一支箭(金融政策)和第二支箭(财政政策)都已经实施了,但是第三支箭(成长战略)却没有实施。关于这一点,当时著名的记者西野喜代作曾经评论说:“高桥先生当初的想法,并不是恢复经济。经济的恢复只是偶然实现的。(中略)幸好让日本银行执行了操作,并且做得很好”。“高桥先生降低了利率。虽然这被正统派的财政学说指责为松弛政策,不过高桥先生认为降低利率后,情况自然会好转。在这方面下功夫也就是高桥的经济政策了”。高桥认为,只要让利率稳定下来,那么经济自然会不断增长。

通货紧缩下弱化了的日本经济

如果人们所说的高桥财政,是这样的一种情形的话。那么今天的安倍经济学为什么要将成长战略当做第三支箭来加以重视呢?回答是,因为多年的通货紧缩导致日本经济的弱化,当前的日本经济,已经变成了一种很难自然增长的体质。虽然安倍总理说,成长战略的关键在于“民间活力的爆发”,但是日本经济仿佛发动机本身已经断油了一般,处于不先从外部启动的就无法转动起来的状态。

附带说一下,在“民间活力的爆发”下实现的,是我国曾经的高速增长。著名的下村理论,曾经为高速增长奠定了基础。实际上情况是这样的:当时日本银行对超过储蓄增加量的货币宽松政策采取了消极的状态,而下村理论则提出,不受储蓄量的限制,果断地供应经济增长所必须的货币。今天说来下村理论也是给安倍经济学的第一支箭提供了理论支持的学说。该理论认为,此后依靠民间的活力,经济将自然地增长下去。事实上也确实是,民间的活力爆发了,收入倍增计划得到了实现。

然而,民间的活力过度爆发导致了20世纪80年代后期的泡沫经济。泡沫经济时期产生的达到GDP四倍的资本收益,作为其反作用,导致了整个20世纪90年代大幅度的资本损失的发生。虽然其中也出现过一定的经济恢复,但1997年年底山一证券最终倒闭了,紧接着第二年日本長期信用銀行和日本债券信用银行,以及北海道拓殖銀行倒闭,日本陷入了严重的金融危机。在当时,大型金融机构的破产被认为是不可能的事。也就是说大而不倒(To big to fail)。然而再大也终究倒了。面对如此严峻的现实,企业经营者认为需要采取和以往不同水平的应对策略。中老年人的提前退休等措施被广泛地推行后,1998年的自杀人数从过去的2万人左右激增到3万人左右,该措施的社会影响由此可见一斑。3万人这个数字也就是说平均不到20分钟就会有一个人自杀,这相当于现在因交通事故死亡人数4400人的7倍。

在严重的危机之下,在1998年曾经发生过以下事态。即本该因为投资而处于过度借贷状态的企业部门,却处于过度储蓄状态。在土地抵押至上主义之下,各银行在泡沫经济时期,没有经过足够的审查,互相争着对外发放贷款,其结果是泡沫破裂后,银行面对着堆积如山的坏账,不知如何是好了。在这样的现实面前,银行为了改善自己的财务报表,不得不采取撤回贷款或惜贷等措施。在这种情况下,我国的企业部门变为过度储蓄的状态。

而且1998年开始的企业过度储蓄至今仍在持续着,这是为什么呢?其主要原因是,始于1999年的物价下跌。价格下跌,对于背负大量债务的企业来说就意味着债务的通货膨胀。如果不尽快减少债务,伴随着通货紧缩的加重,过量的借款就会自我繁殖。因此企业努力通过重组的办法向银行归还欠款,而且,即便出现需要新投资的情况,也会在企业内部储备的自有资金的范围内进行。于是,社会整体都是重组优先的。

而且,在大部分企业的归还欠款告一段落之后,这样的潮流仍在持续,夺走了我国经济的活力。很多企业的重组,因所谓的合成的差错,导致缩小的向量作用于整个日本经济。这是怎么一回事呢?在日本的劳资规则之下,工会为了保护就业,接受了控制劳务费的要求。然而如果工资不提高的话,消费就不会活跃。消费不活跃就无法如愿地摆脱通货紧缩。如果通货紧缩持续,企业会通过更进一步的重组来确保收益。其结果是,经济缩小的向量就会持续起作用。

而且,劳务费的控制是通过把不良影响转嫁给年轻人的方式进行的,其结果是,增长的最大源泉——人力资源的退化成为令人堪忧的问题。实际上,自杀者人数超过三万人的1998年也是平均工资开始下降的一年,但正式员工的工资在1998年以后并没有持续下降。尽管如此,平均工资却在持续下降,这首先是因为工资水平相对较低的服务性行业的比例增高的缘故。其次是因为派遣等非正式员工的雇用逐渐增多的缘故。作为企业,一旦雇用非正式员工,就会明白这能非常显著地节约人力成本。如此一来,为了在激烈的全球竞争中胜出,不利用非正式员工就没有别的办法。因为不能将已经是正式员工的人员转为非正规员工,那么企业所做的就是,在录用年轻人的时候缩减正式员工的名额,于是就形成了将不良影响转嫁给年轻人的这种形式。

现在,我们国家的非正式员工的比例竟高达38.2%。其中大部分是女性,这一点本身就是一个大问题。但这里我们要关注一下年轻男性的非正式员工比例。年龄在25岁到30岁之间的男性的非正式雇佣率,从刚进入平成时代(1988年~)时的5%增加到现在的近20%。年轻男性每5人当中就有1人是非正式员工。非正式员工一般没有机会接受OJT培训(On the Job Training)来开发自身的能力,因此也不会被加薪。这样一来结婚就会变得很困难。目前男性的终生未婚率已达到20%,这样下去的话,这一数字今后进一步上升恐怕是不可避免的。那么,国家整体的成长源泉——人才的再生产就不能正常地进行。

所谓国民生产总值,不是指别的,就是每个国民创造出来的附加价值累加起来的总和。我国本来就处于少子化的进程中,而新成长到25岁的年轻男性,每5人中就有1人因为是非正式雇用,而不能得到能力的开发,无缘参加高附加值的创造。这样的国家其经济是不能够顺利发展的。而且,不能顺利繁育下一代的话,前途一片黑暗。虽然在通货紧缩下,重组对各个企业来说是合理的经营决策,转来转去最后却使日本的将来处于危险境地。而且,这就如同“温水煮青蛙”中的青蛙逐渐衰弱下去一般,这些经营决策导致我国经济逐渐弱化。因此,通过安倍经济学的成功来摆脱通货紧缩,进而实现日本经济的再兴,也不是什么夸张的话。

日本经济再兴的主角是日本国民

企业增加收益的手法,有重组和革新两种。日本的现状是,重组作为在通货紧缩下确保收益的切实方法被置于优先地位。安倍经济学的第三支箭即成长战略,就是要改变这种现状,将其变为创新优先的社会,进而实现日本经济的再兴。为此,成长战略一方面要通过活用科学技术和放松管制来提高潜在增长率,同时还要通过健康医疗等领域的课题对应型的活动来创造出需求,实现需求和供给的良性循环。另外,成长战略还要支援那些致力于通过创新来提高收益的企业,使其有利可图,使其实现提高工资和企业成长的良性循环。藻谷浩介先生认为,处于少子化状况下的日本必将进入低增长阶段。但是他也认为,“在德国,削减劳动力成本的同时,企业不进行价格战。也没有因处于少子化的状态而进入低增长阶段。”(《宽松货币政策的圈套》合著,集英社新书)。本来,在没有收入增长的情况下摆脱通货紧缩,仅仅意味着2%的物价上涨即负担增加而已。那绝对称不上是日本经济的再兴。为了实现日本经济的再兴,就必须要把各种各样的良性循环组合在一起。

今年2月,安倍总理对经济三团体(即日本经济团体联合会、日本商工会议所、经济同友会)的首脑提出要求,希望那些业绩已改善的企业能够对提高薪酬一事进行讨论,并予以合作。此举也是基于上述基本战略。开通促进年轻人、女性活动的论坛,并在5月份汇总了建议,也是基于上述基本战略。10月要召开国会讨论成长战略,届时在国会提出的法案,也成为上述战略的一环。

另外,最后我想再强调一点,日本经济再兴的主角是日本国民。今年6月,以经济再生担当大臣甘利明为主导,政府汇总了坚实的方针。根据该方针的陈述,日本国民相信日本经济增长的前景是光明的,并不断前进。企业经营者做出改革的决断,发挥强大的指导力。政府要起到敦促和后援的作用。挑战,开放,创新的主角是国民。政府能做的就是创造好的环境,通过支援多种多样的工作方式等办法,使以年轻人和女性为中心的努力工作的人得到应得的回报。如果我国女性的就业能达到其他国家那样的水平,那样的话我国的GDP计算结果也会大幅度提高。曾经有人问凯因斯,对于经济增长来说必需的东西是什么?凯恩斯回答说是“动物精神”。那也就是说国民要相信未来是光明的并不断前进。而具有这种精神的,正是每一位国民。

(本文中所涉及到的论点,为笔者个人见解)

[译自《中央公论》2013 年第10 卷,82-87 页,2013 年10 月,本文经中央公论新社同意翻译转载。]

松本崇

1952年出生于东京都。1976年东京大学法学部毕业。同年进入大藏省(现在的财务省)工作。1980年取得美国斯坦福大学MBA。2004年任主计局次长,2007年任内阁府政策统括官,2009年任内阁府大臣官房长。自2012年开始任现职。著有『通向不拥有的国家道路——那场战争和大日本帝国的失败』等书。


Managemented by 佐口尚志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