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第十六期 ,经济  2014年2月3日

《消费税增税和社会保障》
即使消费税率涨到10%,
也还是杯水车薪
必须控制发放、增加
高龄老年人所负担的费用

《消费税增税和社会保障》
养老金、医疗、护理保险能否维持?

目前日本已经决定自2014 年4 月起,开始提高消费税的税率,同时还在开展社会保障制度改革的讨论。养老金、医疗、护理保险能否持续?让我们再次来作验证。

安倍首相于2013年10月1日决定了14年4月起将消费税率提高到8%。这次消费税率的提高,始于民主党当政时的“社会保障与税的一体化改革”,其目的据说是“为了充实和稳定社会保障,就要力争在确保财源的同时,实现财政健全化”。那么,通过这次提高至8%,或者是预计将在2015 年10 月提高至10%,是否真的能够实现社会保障的稳定化、实现财政的重建呢?

铃木亘(学习院大学教授)

铃木亘(学习院大学教授)

哪怕增加10兆日元的收入也还不够

很遗憾我的回答是“不”。首先,消费税的增税部分通过法律,被规定用于社会保障领域,但是实际上,在为了防止由于增税而导致经济发生半途夭折的“经济对策”方面,就会用去与增税部分相当的金额。消费税率每提高1%,就能带来2兆7000亿日元的增收,把5%提高到8%,预计就能获得8兆日元的税收增长。但是,作为经济对策,目前正在讨论5兆日元将被用于公共事业或法人减税等用的方案,其规模相当于3%的税收增加中2%的增收部分。而且,下一年度的预算为不设上限(概算要求标准)的预算,达到空前的99.2兆日元。这在实质上就是各个省厅已经把消费税收入增加融入了预算要求中。如果大部分得到认可的话,那么就连剩下的这个1%的税收增加部分也就会被浪费掉。

经济对策是短暂性的东西,未来消费税将会更进一步提高到10%,于是就有一种看法认为,不管如何,将来总还是能够期待收支的改善。但是第二个问题是其规模和速度来不及。目前,社会保障发放款已经达到了相当于国内生产(GDP)约四分之一的规模,也就是已经超过了110 兆日元,同时还在以每年递增3 兆日元的速度不断增加。随着老龄化的进程,在今后相当长一段时间内,估计都不会出现放缓的趋势(图1 的实线)。

与此相比,社会保障的保险费收入(图1 的虚线),基本以持平的状态延伸下去,近年来,这两者之间的差距更进一步扩大。这个社会保障发放款与保险费收入的差额产生的“鳄鱼嘴”,开口的大小程度就是社会保障财政的赤字金额(图1 的白色柱条)。非常令人吃惊的是社会保障财政的赤字金额,基本与每年的国家财政赤字金额(新发行公债金额、图1 的灰色柱条)相等。也就是说,国家的债务近年急剧增长的主要原因在于社会保障财政的赤字,只有改善这个社会保障的受益与负担费用之间不均衡,才是同时重建国家财政的关键所在。

eco_01-1

为了把这个“鳄鱼嘴”的差距填补起来,所作的努力就是此次的提高消费税。按照预计,如果到2015 年把消费税提高到10%,估计税收可以增加约13.5 兆日元,上涨部分的5%中的4%将被用在稳定社会保障财政上面。但是即使财源超过了10 兆日元,显而易见的是“鳄鱼嘴”还是无法填满。而且,鳄鱼的上颚还在以每年超过3 兆日元的速度持续扩大,10 兆日元的税收增收等仅仅只要花3 ~4 年就会被全部吞掉。8%或10%的消费税率等,也不过是“杯水车薪”。

国民养老金将在2040年枯竭殆尽

第三,关于国民如今最感到不安的养老金财政方面,并不会因为这次提高消费税而得到好转。目前,基础养老金的机制是财源中的一半通过税金(国家拨款)来支付,其中一部分就需要注入这次的消费增税部分。但是,这其实已经“被融入了”政府的《百年放心计划》中。财政计划已经把税收增加算入其中,所以增税并不会再产生任何影响。

那么,现实中养老金财政究竟是怎样一个情况呢?虽然由于安倍经济学的影响,经济情况有所好转,但是依然还处于非常严峻的情况。采用我国最常用的养老金数理模式(OSU模式)来预测厚生年金积金的未来,可以看到在38年度积金就将枯竭殆尽(图2)。而国民年金的积金预计也将在40年枯竭。

eco_01-2

正如安倍首相在参议院选举中频频宣传的那样,随着安倍经济学的效应,最近的股市走高在2012 年度带来了1.2 兆日元的资金运用收益,但是我国的养老金财政存在着一个结构上的问题,那就是不论运用情况如何,养老金的支出远远大于保险费收入。年度需要动用数兆日元规模的积金来填补漏洞,这一做法已经沿袭多年。近期的股市走高等只不过是一时之计。

发放款与收入的差距加大

社会保障财政的鳄鱼嘴中,单单只是填补国家拨款部分,消费税率到2050 年都会超过25%。如果要把鳄鱼嘴全部填上,最终必须要有把消费税率提高到35%左右的心理准备,但是即使只是提高到8%,在政治上就像是迈出了无比艰难的一步,可见这有些不太现实。

为了使社会保障财政稳定化,毋庸置疑,还必须有消费税以外的努力。总之,必须努力提高社会保障的高效化、控制发放款,这样才能把鳄鱼嘴的上颚部分(社会保障发放款)尽量地往下拉。与此同时,提高鳄鱼的下颚部分(保险费收入)的举措也必不可缺。

追根究底,为什么鳄鱼的下颚部分基本都没有增长呢?一个很大的原因是支撑着社会保障的现劳动人口的人数,因出生率降低而减少,而且受到通缩经济的影响,征收保险费的计算基准、也就是工资收入也在减少。从实质上来看,也可以这么说,目前的社会保障制度的主要受益人是高龄老人,但他们并未承担与自己的受益相应的负担费用。图3 就是在目前的社会保障制度下,不同年龄段受益与负担金额的情况。从0 往上是年度的受益金额,从0 往下是负担金额,可以看到高龄老人不用说养老金,就连医疗与护理的保险费,实际上基本都未承担。

图4是对这一情况从别的角度进行的分析。如果把基础养老金、后期高龄老人医疗、护理保险的发放款整体作为10,就可以来看一下目前的高龄老人承担了多少费用。高龄老人所承担的仅仅只是左侧的灰色部分,也就是基础养老金积金为零、后期高龄老人医疗的1成、护理保险的2成。可以看到,剩下的大部分都是用从现劳动人口征收的保险费、税金以及向未来的借款来填补的。

eco_01-3

目前的高龄老人世代,受益金额远远超过了所支付的保险费,即使是把高龄老人以往支付的保险费也全部考虑在内,这一结论也还是不会有变化。比如,以1940 年出生、现在73 岁的人为例,可以看到他们以往所支付的从过去算起的保险费(按目前物价水准),仅仅只能抵得上他们终生领取基础养老金金额的4 成多一点、以及后期高龄老人医疗的约3 成,至于护理保险,仅仅只抵得上0.5 成左右。

约拥有1400 兆日元的日本这个“家”的金融资产,其中约6 成都归高龄老人所拥有,从这一事实也可以看出,现在的高龄老人已经和以往的形象不同了,其中大部分人都不是“社会的弱者”。对于拥有众多资产的高龄老人,①减少大量公费的注入,提高个人负担金额和保险费;②减少养老金的金额,强化养老金征税;而且③从遗产的继承进行费用征收也有着很大的余地。

现在我们已经可以认识到,即使是提高了消费税,还是无法换来对社会保障的安心,所以就有必要认真研究除了提高消费税以外的政策。

eco_01-4

[译自《经济学人》2013 年10 月29 日刊,本文经每日新闻社同意翻译转载。]


Managemented by 佐口尚志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