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第十六期 ,经济  2014年2月3日

薪酬上涨的条件①
将劳资密切协商
作为重要的经营战略
需要紧密关注其对雇用的影响

要点

  • ◯ 劳资双方对消费税的考虑、斟酌
  • ◯ 企业收益的分配方式左右着收益本身
  • ◯ 需要监督过度的劳动强化
太田聪一(庆应义塾大学教授)

太田聪一(庆应义塾大学教授)

自今年以来,安倍晋三首相要求产业界尽力提高就业人员的薪酬。日本的薪酬水平徘徊不前,因此,家庭的购买力逐渐下降(请参照图)。如果薪酬水平上涨了,将拉动约占国内生产总值(GDP)6成的消费,从而能更容易地摆脱通货紧缩。这是安倍首相要求企业涨薪的逻辑思维。

最终,在今年春季劳资交涉中,部分企业实现了薪酬上涨,但经济的整体薪酬水平却基本没有发生变化。根据厚生劳动省《每月劳动统计》可以知道,6 月份拥有5 人以上从业人员的企事业单位的现金工资总额上涨率(前年同比)仅为0.6%,并且大部分还是靠奖金拉高。而且,7 ~8 月还出现了负数。

政府开始更强烈地要求提高薪酬。自9 月20 日已启动了政劳资协商,政府和经营者、劳动界的各代表齐聚一堂共同商讨薪酬上涨问题。在政府强硬姿态的背后,存在着几个原因。首先,能够判断企业业绩的总体呈平稳态势,企业有足够的能力应付涨薪。另外,政府还通过提前一年废除复兴特别企业所得税,并完善“薪酬上涨推进税制”,给企业创造了一个有利于涨薪的环境。明年4 月起消费税税率将上调至8%,也是一个重要原因。

其中,如果消费税真得上调了,一定会对薪酬上涨的商讨产生重大的影响。消费税上调意味着拉高物价水平,因此薪酬水平如果不相应提高,家庭的购买力(实际工资)就会下降。如此一来,不仅原计划的摆脱通货紧缩将会难以实现,也会给刚刚出现回暖的经济本身带来不良影响。从支撑家庭消费这个层面来看,薪酬上涨已成为了更切合实际的课题。

日本经济团体联合会等也接受了政府的涨薪要求,对薪酬上涨表现出了积极的姿态。工会方面也正式提出了提高基本工资等要求。当前双方在大方向上基本保持一致,但在实际交涉中,或许会遭遇前所未有的困难。

第一,需要对消费税持统一意见。企业销售已计入消费税的产品和服务,并代替消费者缴纳税收,而实际上承担消费税的是消费者。不是说消费税税率上涨了,各家企业就有义务为保障从业人员的生活而提高工资。

但是,如果依照政府的“为摆脱通货紧缩,需要通过提高工资来增强消费者的购买力”这一基本方针,在消费税增税导致从业人员的购买力削弱时,有能力的企业也应相应提高薪酬,满足社会需求。在接下来趋于白热化的薪酬交涉过程中,应该会讨论到薪酬上涨可抵消多大比例的消费税税率上涨问题。如果能朝着这个方向发展,按照目前的经营状况难以实现涨薪的企业,也可能会提出若干年间逐步提高薪酬的方针。

第二,由于进一步完善“薪酬上涨促进税制”,薪酬决定将成为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重要的经营战略。这是因为,企业收益中用于人工费、设备投资、分红等的比重,将左右企业的收益总额本身。而且,面向中小企业的的投资促进税制和研究开发促进税制的扩充等工作也在准备当中,需要综合考虑与其之间的平衡问题再决定薪酬的水平。

由此一来,薪酬水平的决定与企业收益之间的关系将更加紧密,因此,今后劳资的密切交流将也更加重要了。这就需要双方通过劳资协议,详细讨论利益的分配方式,制定最佳的薪酬战略。

是否提高基本工资,也应紧密关注企业的未来业绩预告,再慎重做决定。想必到时会利用到同行也其他公司的动向等各种情报。希望经营者团体和工会上层组织也能积极提供相关情报以支持劳资协议。

不仅要求劳资双方要积极应对。政府也如此,需要预想今后可能发生的事态再行动。

第一,需要关注薪酬上涨对雇用造成的影响。薪酬是人们生活的源泉,也是决定家庭消费水平的重要因素,因此,在这一个意义上都期望能高薪。但是,同时薪酬又具有调节劳动市场供求关系的功能。例如,经济不景气时,劳动者更容易失去工作,但此时因薪酬大幅下降,企业会重新表现出一定程度的雇用欲望,从而抑制雇用形势进一步走向恶化。这就是薪酬的供求关系调节功能。

在本次政策的背景下,即使企业暂不涨薪并增加雇用,也可因“薪酬上涨促进税制”享受到企业所得税减税的优惠,但如果考虑到还需应对消费税增税,相对于扩大雇用规模,企业似乎更愿意选择提高现有从业人员的薪酬。如此一来,企业有可能不再录用新员工,同时薪酬的供求关系调节功能也不能得到充分发挥,并使雇用进一步恶化。

今年9 月的完全失业率为4.0%,有效职位供需比例(新毕业生除外,但包括兼职)为0.95,与之前相比雇用形势有所好转,但政府需要改善职业介绍机制以防范雇用恶化的可能性,力求强化劳动市场的匹配功能。

第二,需要监督薪酬上涨造成的劳动强化。当经济环境较好时,因人手不足,更有利于劳动者进行涨薪交涉,同时改善薪酬和劳动条件。但是,一旦在并未出现人手不足的情况下提高薪酬,有些企业会试图通过压低劳动条件来控制实际薪酬成本也不足为奇了。例如,典型的有强迫加班作为薪酬上涨的代价等。这就需要政府对企业进行引导,以避免出现过度的劳动强化。

第三,需要留意可能出现薪酬差距进一步扩大。目前,行业间的企业业绩存在很大差距,对薪酬上涨的应对也可能将大为不同。另外,会有企业因薪酬上涨而享受到企业所得税减税优惠,同时还会有很多企业因赤字未缴纳企业所得税而不能享受企业所得税减税优惠。可想而知,由于在职企业的业绩不同,将出现前所未有的薪酬差距。

eco_05-1

由此一来,大家会觉得越来越不平等,因此,需要进行引导以便实现大范围的薪酬上涨。另外,也不应忽视薪酬较低的非正式员工的感受。大范围薪酬上涨的实现在拉动内需方面也将发挥重要作用。

为能够在大范围内实施涨薪,日本经济的体质强化将不可缺少。一旦在未强化当前体质的情况下先贸然提高薪酬,将来因某种原因导致经济恶化时,雇用或有可能出现剧烈波动。因此,需要将方向引导到通过提高从业人员的生产力来提高薪酬上。

为此,成长战略的成功不可或缺。利用各种规制改革提高产品市场中的企业活力,加大力度进行进教育·培训以提升人才的素质能力,构建有利于再就业的劳动市场等,这些重要课题看似遥远,却是接下来必须解决的重要课题。

[译自《日本经济新闻》“经济教室”(2013年10月31日),本文经日本经济新闻社同意翻译转载。]


Managemented by 佐口尚志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