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第十六期 ,经济  2014年2月3日

薪酬上涨的条件②
单靠提高生产力难以实现
日本国内的产业集聚极其重要
阻止收入流向海外

要点

  • ○ 2000 年之后日本的实际工资率停滞不前
  • ○ 薪酬停滞不涨的最大原因是日本的贸易条件恶化
  • ○ 日本整体的劳动分配率大幅增长较为困难
深尾京司(一桥大学教授)

深尾京司(一桥大学教授)

安倍晋三政权为提高工资而积极干预经济领域。从生产力的趋势来看,是否有可能提高工资呢?如有可能,那么需要些什么条件呢?一个国家的整体劳动生产率是根据单位劳动时间内可生产出的实际国内生产总值(GDP)计算得出的。单位劳动时间的实际GDP(比如,每小时5000 日元)中包含了单位时间实际劳动成本(比如,每小时3000 日元)。因此,简单而言,实际工资增长率一旦超过劳动生产力的增长率,劳动分配率(右例中为60%)就将增长。

如果劳动分配率持续上涨,资本收益率将下降,设备投资也将放缓,因此,这样的工资增长就无法持续。这就是在考虑工资薪酬问题时,需关注劳动生产力趋势的主要理由。

表的最上方将1970 ~2011年按每10年为单位进行时期划分,下面各项表示每一个时期内日本经济的整体单位劳动成本(企业直接支付给劳动者的薪酬加上企业承担的社会保险金部分等)除以消费者物价所得的值(下文称为工资率)、以及劳动生产力(实际GDP除以总劳动时间所得的值)的推移。

主要数据来自经济产业研究所·一桥大学的《JIP 数据库2012》及《消费者物价统计》。劳动成本和劳动时间中分别包含了个体户的劳动报酬和个体户·家族员工的劳动时间。

日本的劳动生产率在1970 ~1990 年间每10 年增长了5 成,但在90 年之后即被称为失去的20 年间每10 年仅增长了2 成。另一方面,至于劳动生产率增长为实际工资率的提高做了多少贡献,各个时期则相差较大。

eco_06-1

1970 年代及90 年代,其实际工资率的增长与劳动生产率的增长基本持平。而80 年代及2000 年以后,实际工资率的涨幅远低于劳动生产力。特别是2000 年以后,出现了劳动生产率增长了16%而实际工资率却基本不涨的怪异现象。

为能很好地理解2000 年以后实际工资徘徊不前的原因,让我们更深入地探讨一下劳动生产力、实际工资率以及劳动分配率之间的关系吧。

假如将劳动分配率定义为按要素成本计算的名目GDP(“雇佣者报酬”、“营业盈余·混合收入”、“固定资本消耗”的总和)中所占的总劳动成本(包括个体户的劳动收入),则大致可进行如下解析。

 总劳动成本/按成本要素计算的GDP=(单位时间劳动成本/消费者物价)

×(消费者物价/GDP平减指数)÷(实际GDP/ 总劳动时间)

此处的GDP平减指数是名目GDP除以实际GDP所得的值, 只要将日本国内生产的财物·服务的价格变化表示出来, 则基本可以理解。如果公式的两边都乘以GDP平减指数/ 消费者物价和劳动生产率,就可以知道实际工资率的增长基本上与劳动生产力的增长、GDP平减指数/ 消费者物价的增长、以及劳动分配率的增长这三者的总和相等。也就是说,表格中第一项的实际工资率的增长与后三项的总和基本一致。

从该表格可看出,2000 年之后实际工资率停滞不前的主要原因在于GDP平减物价指数/ 消费者物价的下跌,而劳动分配率的下降也有一定影响。GDP平减指数反映的是日本国内生产的的所有财物·服务(包括出口的部分)的价格,而消费者物价仅覆盖了国内消费的对象,也反映了进口财物·服务的价格上涨。

虽说今后还需更加详细的分析,但正如2013 年版的劳动经济白皮书所指出的那样,GDP平减指数/ 消费者物价的下滑在很大程度上反映了日本的贸易条件(出口的财物·服务和进口的财物·服务的相对价格)在恶化。

与经历了两次石油危机的70 年代同样,2000 年以后出口价格相对于进口价格下滑了,因此日本的总体收入都流向了海外。16%的劳动生产力增长大部分都被抵消了,导致了实际工资率停滞不前。

另外,还需要注意,导致实际工资率停滞的另一主要原因在于劳动分配率的下滑,而其主要是由于分母的名目GDP中的“固定资本消耗”的增长而造成的。通过以非制造业为首的设备投资实现了股本积累,以及信息通信设备等消耗速度快的资本比重上升,使得“固定资本消耗”扩大了。

如果只通过不含“固定资本消耗”的网络“营业盈余”来看待资本的分配,并且将劳动分配率按总劳动成本/(“雇佣者报酬”+“营业盈余·固定收入”)进行测算,劳动分配率在2000~11 年间只下滑了0.5%。

部分大企业获取了丰厚的利润及留存收益,也许还有余地可通过提高工资来增加劳动分配率。但从日本企业的整体情况来看,资本收益率处于低迷状态,今后根本就没有可大幅度提高劳动分配率的余地。

由以上分析可知,为提高实际工资,不单要提高劳动生产率,还需要减缓贸易条件的恶化。像日本这种依靠进口原材料、出口高科技器材及素材的工业国家,随着技术的进步,出口产品的相对价格下滑,贸易条件不断恶化,某种程度上说这也是无可奈何。比如,德国也是在2000~10 年间GDP平减指数下滑了6.8%。但是,日本在2000 年之后下滑了11.5%,下滑幅度过大。长期左右着贸易条件的是日本出口的财物·服务和进口的财物·服务的相对供求关系。为制止贸易条件不断恶化的趋势,在加大原燃料海外采购的交涉力度的同时,抑制生产往海外转移也显得尤为重要。因此,通过缔结环太平洋经济合作协定(TPP),使日本国内生产的财物·服务更容易地出口到国外,以及通过企业所得税减税增强企业立足国内的优势等一系列措施也不可缺少。生产向海外转移使得海外可以大量生产出和日本一样的产品,从而导致日本贸易条件进一步恶化。根据包括笔者的研究在内的企业级别实证分析,生产往海外转移可以增加该企业的收益,国内用工也未必会减少。但是,如果算上因国内采购减少而导致的客户公司就业人员减少、以及技术流失等因素,肯定会给日本国内的就业及其他企业带来消极作用。

生产向海外转移意味着企业所掌握的技术知识等生产要素将被国际化。根据标准国际经济学,生产要素流向海外将会给该生产要素(经营资源)的拥有者(只要是股东、大企业的话包括大量的海外投资家)带来利益,但同时也给生产要素转移较难(劳动力及土地等)的拥有者带来损害。

作为14 年度的重点举措,经济产业省将扶持中小企业,力争新增1 万家企业实现海外拓展。该举措可能会加大生产向海外转移的风险。

不断全球化的今天,日本在亚洲所处的状况就如国内的大阪府及爱知县等在日本的所处状况。假如大阪府厅和爱知县厅是向府县外转移了生产,那可以说是明智之举吧。当前,美国和法国等也都在推动制造业回归国内,日本政府如果还不理解制造业的产业集聚要留在国内的重要性,那真是不可思议。

[译自《OMNI-MANAGEMNT》2013 年11 月,本文经日本经营协会同意翻译转载。]


Managemented by 佐口尚志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