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第十七期 ,经济  2014年4月14日

安倍经济学的1年 持续增长所期待的结构改革

日本经济开始显露出要从持续了15年以上的通货紧缩中摆脱出来的征兆,这是在世界近代史上前所未有的持续的通货紧缩。股票价格保持上涨趋势,IMF(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也在2014年1月的世界经济展望(WEO)修订版中将日本2014年的实际GDP增长率(实际经济增长率)调整为1.7%,相比2013年10月时的预测上向上方修正了0.4%。

小岛 明( 政策研究大学院大学理事兼客座教授)

小岛 明( 政策研究大学院大学理事兼客座教授)

安倍晋三政权在2013年12月上台的同时,推出了以经济复兴为目的的政策,俗称“安倍经济学”。目前安倍政权认为该政策显现出明显的效果,因而显得充满信心。在国民中间,对经济复兴的“期待”也在蔓延,对安倍政权的支持率一直保持在60%左右。但是,另一方面日本政府债务占GDP的比例为世界最高,这显示出其财政问题,并且人口老龄化程度也在进一步加深。核能发电依然处于全面停止状态,政府却未能提出国家关于能源的基本政策,因此存在着对稳定的电力供应的担忧。由于核能发电的停止,燃料进口激增,导致贸易收支连续三年呈现赤字,赤字额也是历史上最高的。

安倍经济学是由被称作“3支箭”的政策所构成的,即:①大胆的宽松货币政策;②灵活的财政政策;③以旨在促进扩大民间的设备投资,提高潜在经济增长率的结构改革作为中心的成长战略。这其中虽然①和②的政策已经被隆重地推出了,但是③的结构改革还只停留在表示决心的阶段,而并没有以具体的形式开展起来。①②的政策虽然有暂时提升经济的效果,但只靠那些并不能确保持续的经济增长、提高潜在经济增长率。③即“第3支箭”的结构改革才是重要的,①和②的箭都是为了射出这“第3支箭”而施行的“争取时间”的政策。

虽然IMF、OECD(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等国际机构、以及各国的专家也对安倍经济学一年以来的经济推动效果、营造“预期效果”给与了很高的评价。但他们同时也在注视着安倍政权在进入了第二年后,针对结构改革、成长战略的深入能够做出多大程度的决断,以及其“第3支箭”的去向。

安倍首相在2014年1月22日,在瑞士达沃斯举行的世界经济论坛(WEF)会议上,宣布说 “虽然一个时期有过日本是黄昏国度的论调,但现在没有那样的声音。日本即将迎来的是崭新的黎明”。两天之后,安倍首相在国会进行了施政方针演说,他强调“日本经济通过3支箭,正在找回因长期持续的通货紧缩而丧失的自信。经济复苏的范围正在稳步地扩展。在从北海道到冲绳的所有地区,消费都正在扩大”。他向国民呼吁:“只有这一条路,一起前进吧”。

不知什么时候安倍经济学成了全世界的话题。那是因为,持续了20年以上的经济停滞,以及自1998年起持续了超过15年的通货紧缩,使得日本持续萎缩。现在日本从长长的睡梦中醒了过来,并再次开始前进了。也就是说,因为全世界对日本经济有了“重新发现”。

确实在安倍经济学的最初的一年里,日本经济的变化很显著。从股价方面来看,日经平均指数竟上涨了60%。此间,纽约道琼斯指数上涨了26%,英国FT(金融时报)指数仅上涨了13%,香港恒生指数仅上涨了3%。日本的高股价在世界范围内显得突出。被认为降低了日本出口竞争力的日元过度升值问题也得到了纠正,对美元的汇率在安倍政权上台时为1美元=85日元左右,该值在一年后变为1美元=105日元左右。以此为背景,出口相关企业的收益大幅度改善,这带动了高股价。高股价通过资产效果促进了消费的扩大。这样就在市场、社会上产生了“预期效果”,使得长期持续的过渡的悲观主义已成为过去。

因此,日本的大多数经济学家对于预期效应的形成、经济复苏的判断是一致的。东京大学的伊藤隆敏教授、法政大学的小峰隆夫教授和庆英义塾大学的池尾和人教授,这三位教授都认为因安倍经济学使得经济回升了。但问题是,日本的经济复苏是否可持续,即不停留在单纯的周期性经济增长,而能够确保持续的增长。也就是说,要看经济增长的中长期的趋势线,即潜在增长率能否得到提升的问题。

OECD在2013年11月发表世界经济预测之际指出,“虽然日本的经济增长率正在加快提升,但问题其是否是可持续的”。IMF在发表2014年1月的WEO修订预测时,对于日本经济提出了如下的期待。“虽然安倍经济学带来的初期经济推动效果略有减弱,(补充预算案带来的)临时的财政刺激政策应该能抵消掉(从2014年4月开始)即将实施的提高消费税率所带来的负面效果。日本的课题是在中期的财政调整,以及旨在提高经济增长力的社会、经济的各项改革中,能否达成共识。商品和服务市场上的规定的放宽,参加工作的女性的增加等将有助于克服通货紧缩”[1]

安倍经济学中产生的“预期效果”到底能否带来实体经济的增强、经济增长力的加强?为此对“第3支箭”的关注正在日益高涨。安倍经济学第二年即2014年的挑战应该是来自结构改造方面。

当结构改革不能按照预期进行的时候,市场的预期就会消失,反作用就会产生。观察一下股票市场动向可以发现,安倍政权上台前后带动股价上涨的主要是来自外国的投资(多头)。日本的投资者,不论个人还是法人在这一年间都在大幅度地空头抛售。日本的投资者之间依然关注风险,还没有进入积极投资的阶段。

虽然有人指出了高股价所带来的资产效果(感觉自己变富裕了的心情增进消费心理的效果),但在日本的股市上个人股东的比重、个人所拥有的股票只占整体的15%左右。据说在百货商店的高价商品很畅销,可经济学家中前忠指出:“虽然高级手表等商品很畅销,但顾客的一半以上不都是来自中国等地的外国游客吗?”。他关注到:“由于日元升值的纠正(日元贬值)出口企业的盈利好转了,但出口量却几乎没有增加”。

虽然日元贬值也是从对安倍经济学的“预期效果”中产生的,但其与宽松货币政策、刺激性财政这些所谓的第1支箭和第2支箭一样,只靠这点不能使日本经济增长力加强。不论如何,果断的结构改革总是不可或缺的。

日元贬值可能带来的出口量增加的效果,历时一年也没有显现出来,一个因素是由于日本产业结构的变化。

日本制造业的海外生产比例在2002年是28%,而现在已经上升到了37%左右。企业不仅增加出口,同时还不断大量增加在海外的本地生产。到目前为止的日元升值,以及企业与竞争力增强了的新兴经济体之间的竞争激化等,都是其原因。企业一旦在海外开始生产,即使汇率转为日元贬值一些,也不容易把生产搬回到国内。2012年因泰国发生洪水,在泰国开工的日本制造业受到了重大的打击,但那之后绝大部分的企业仍一直留在泰国。虽然有调查结果显示,向海外转移生产的大多数企业,具有同时加强日本国内的生产和雇佣的倾向,但我认为高达近40%的海外生产比例所表明的企业经营结构的变化,削弱了企业对日元稍微贬值的反应。

为了日本企业能有效利用日元贬值来扩大出口,企业有必要积极地进行新产品开发等经营改革。动态的经营是非常重要的,如提高生产率,或者生产具有价格以外竞争力的独特产品。

政府需要进行的结构改革,或者说成长战略,是要创造环境,使有干劲的企业进行新挑战时不受阻碍。具体来说就是企业有利的改革,取消各种各样的管制,还有税制改革。还需要具有使外国企业愿意对日本直接投资的日本的市场,和日本的制度吸引力。

安倍首相在2014年1月的施政方针演说中强调:“现在国会要致力于实行使日本经济中产生‘良性循环’的改革”。有关具体的改革,安倍首相指出了如下的方向。

  1. 在2014年3月份进行国家战略“特区”的地区指定,为挑战开拓创新的企业清除一切障碍,增加其机会。支援那些具有挑战精神并开拓新市场的企业。
  2. 扩充职业能力提高补助金,促进正规雇用劳动者的增加。
  3. 活用女性的能力。要努力实现这样的社会:到2020年时在所有领域中担任领导职务的女性达到30%以上。
  4. 追求在开放的世界中的日本的可能性。创立基础设施出口机构,在2020年之前将现在10兆日元的基础设施销售额扩大为3倍的30兆日元。
  5. 在作为经济增长中心的亚洲太平洋地区创造出一个经济圈。TPP(环太平洋经济合作协定)是一个很好的机会,正是国家的百年大计。消除企业活动的国界。不仅要针对关税,还要针对知识产权、投资和政府采购等充满抱负的题目进行艰苦的谈判。

6. IT(信息技术)和机器人具急速提高竞争能力的力量。对海洋、宇宙和加速器技术的挑战,通过开拓未来的创新,创造出日本的新的可能性。

7. 为了从全世界召集一流的研究人员,创立新的研究开发法人制度,该制度能够使日本成为具有研究人员的待遇等为世界最好的环境、世界上最适合创新的国家。

8. 促使地方将其具有的可能性绽放出来。通过“耕地集聚银行”集中耕地,推进生产现场的结构改革。

为了让农、林、水产业成为对年轻人具有吸引力的增长产业,推进农业政策的大改革。

安倍政权把上述这样的结构改革和监管改革作为2014年的课题提了出来。这些方向是恰当的。问题是,安倍政权能在多大程度上战胜来自所有的监管改革固有的、既得利益集团的阻力,即决断力和执行力。缺乏这些的话,“第3支箭”就会变得很寒碜,由前两支箭所产生的“预期”就会脱落掉。现在,各国所关心的也集中于这一点。

英国《经济学人》的原主编比尔·艾默特(Bill Emmott)在给《日经商务》杂志(2014年1月27日号)的投稿《对安倍首相和日本的乐观与称赞,变成了担忧和焦躁》一文中,如下叙述到:

“在这几个月里萌发了各种各样的担忧。一个是与韩国的关系恶化。韩国是和日本最邻近的民主主义国家,而且是美国的盟国。如果安倍首相连和韩国的首脑会谈都无法举行的话,他的坚决的领导能力究竟是朝向何方呢?这令华盛顿也很担忧。另外,对安倍经济学本身也存在疑问。尤其是如果作为安倍经济学的第3支箭——真正的结构改革不能开始的话,还能对安倍经济学抱以怎样的期待呢。安倍在成为首相的时候,很多外国政府和海外投资者默认了他的国粹主义态度。但这种默认也是有限度的。虽说安倍经济学除了金融政策以外几乎没有内容这点已经变得很清楚了,但不能说因此安倍经济学就必定失败。然而,仅仅依赖金融这支箭就等于是赌博,这是日本的弱点。今年,世界更多是因为日本的这个弱点而坐立不安吧。”

虽然这是极为严厉的指责,但确实,世界的关心都集中到了安倍经济学的真正价值上,即今后的结构改革是如何彻底的改革,能被多么迅速地实行。

另外,对日本自身来说,能否打开通向日本经济和社会真正复兴的道路,2014年是极为重要的一年。我们不必细数失去的年数,为复兴所剩下的时间正在变得越来越少,我认为现在是必须正视这个现实的时候。

[为日本外交政策论坛特别撰稿。]

[1]“In Japan, initial boost from Abenomics is weakening a bit, But temporary fiscal stimulus should help offset the negative effects of the necessary consumption tax increase. The challenge is to agree on medium-term fiscal adjustments and social and economic reforms needed to strengthen growth. Deregulating product and service markets and increasing the participation of women in the workplace would help overcome the ogre of deflation”.


Managemented by 佐口尚志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