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第十七期 ,经济  2014年4月14日

Q 为什么贸易赤字增加,日本就会沦为“输家”?
A 贸易中没有胜与负, 但是要注意经常贸易逆差的增大

持续增大的日本贸易逆差。日本作为出口国的形象越来越淡 薄,比起贸易收支,更应当引起注意的是经常收支。

贸易收支和经常收支这些国际收支的不均衡问题,既是一个古老的课题,又是一个新课题。日本在高度成长期之后,在国际谈判的桌面上,很长时期巨额的贸易顺差一直被视作论题,在纺织、汽车、半导体方面,都与美国发生过许多次的贸易摩擦。根据1985年的广场协议,为了纠正美国的贸易逆差,主要国家一致同意了诱导美元贬值的决定。当时的中曾根康弘内阁曾经把扩大内需和缩小贸易顺差定位为国策。

小玉祐一 (明治安田生命主任经济分析师)

小玉祐一 (明治安田生命主任经济分析师)

在国际收支这个领域,围绕着顺差、逆差的含义以及不均衡的原因,经济专家们与普通民众在认识上比较容易产生分歧。容易受到字面影响的是在贸易上的“顺差”和“逆差”的含义,这和“盈亏”的概念是两回事。比如把一家企业视作一个国家,对这家企业来说,从公司外购入机械设备的行为就会成为贸易逆差的原因。但是,这和这家企业是否把像这种交易计入亏损是没有关系的。因此,并不是说“贸易顺差=胜”、“贸易逆差=输”。

那么,关于产生顺差、逆差这种不均衡的原因又是什么呢?我想有很多人也许会茫茫然地抱着这样一种理解,就是说这个国家的国际竞争力较强的产业和企业越多,贸易顺差就越大,反之,就会出现贸易逆差,其实这是错误的。要想正确地理解它的含义,就有必要了解属于贸易理论的“比较优势论”(请参照旁边的解释)。即使是所有产品的生产率都高于其他国家的“绝对优势”的国家,它和“绝对劣势”的国家之间,贸易也还是成立的,两个国家都可以从中获利。

那么日本的贸易收支今后将会有着怎样的走向呢?如今日本作为“贸易顺差国”的印象已经不复存在,根据财务省公布的2012年国际收支统计,贸易逆差增至5兆8051亿日元,创历史上最高,经常项目的收支顺差与前年相比,也减少了50.8%,为4兆7036亿日元,是有史以来自1985年后最低的一年(表)。

日本东北大地震之后,随着核电站停止运行,替代燃料的进口出现了大幅度增加,长此以往,在贸易收支上,逆差将会成为定局。但是,如果要考虑对日本经济的含义,那么就必须用更广的概念来捕捉一个国家收入与支出之间的差额,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我们有必要来注意一下经常项目的收支。

经常项目的收支是指在贸易、服务收支的基础上,加上计入了来自对外投资收益的接受与支付等的“所得收支”、再加上计入了政府的无偿资金扶持等无代价的交易的“经常项目转移收支”。在对外交易中,还包括与金融资产、负债相关的交易以外的部分。

目前来看的话,由于所得收支的顺差范围超过了贸易收支的逆差范围,所以经常项目的收支保持着顺差的基本走向。其背景是日本的对外资产正在持续出现扩大的倾向,到2012年底已达662兆日元,达到了对外负债的约1.8倍的规模。专家们存在着两种看法,一种是:由于贸易收支转为逆差,经常项目的收支早晚都会转为逆差;另一种是:由于所得收支的顺差,在一段时间里,经常项目的收支也还是能保持顺差。这两种看法互不相让,“虽然在时间的估计上存在着一定的分歧,但是最终还是会陷入逆差”的说法占了主流。

认为经常项目的收支将会转入逆差的人,他们较多地列举这样一条理由。那就是高龄老人层急剧增加,所以储蓄就会大量被取出。经常项目的收支与储蓄之间有着什么样的关联呢?经常项目的收支实质上同时具备两个侧面,它不仅仅显示了与国外的进出口、投资收益的交易的指标,同时它也显示了从一个国家整体的储蓄减去投资(支出)后,资金的盈亏情况。

比如,即使替代燃料的进口急速增加,成为迫使经常项目的收支转入逆差的作用力,如果国内的过度储蓄结构没有很大的变化,那么从理论上来讲,日元贬值的压力就会转嫁到汇率变动上,从而使经常项目的收支保持顺差。反言之,如果受到了更强的倾向于过度储蓄投资平衡的投资(支出)的压力,就有可能造成日元升值,从而导致经常项目转入逆差的时期来得更早。

经常项目逆差国(净输入国)如果投资资金不足,就会依赖于从海外流入的资本,这本身并没有什么问题,贸易收支也好,经常项目的收支也好,并不是说“逆差=输”。但是,也并不是说完全没有问题的。日本不像美国那样,美国自己国家的货币就是主要货币,但是日本如果经常项目的逆差过大的话,就容易导致用于支付的外汇枯竭,从而产生引发货币危机的风险。

在日本,经常项目转入逆差有可能直接动摇财政,这也是另一个很大的问题。迄今为止,日本国债的九成以上都是由国内投资家们购买的,其持有结构较为稳定,这也是长期以来利息一直稳定在较低的水准上的原因之一。但是,经常项目的逆差意味着国内的储蓄不足,那么就有可能不得不向海外投资家们更多地提出要求,希望他们能为消化国债提供合作。

海外投资家们承受着汇率的风险,所以他们会比国内的投资家们要求有更多的风险回报。出于这样的理由而导致利息上升的话,就有可能更进一步使财政不稳趋于恶化。趁着经常项目还是顺差的时候,我们必须努力确立起重建财政的道路。

[译自《经济学人》2013年10月29日刊,本文经每日新闻社同意翻译转载。]


Managemented by 佐口尚志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