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第十七期 ,经济  2014年4月14日

Q日本到底会变多穷?
A日本已经足够富裕,即便经济零增长也不会导致贫困

人口减少、迈向超老龄化社会的日本,效果难以预测的安倍经济学,日本的未来如何解读

高桥 伸彰 (立命馆大学教授)

高桥 伸彰 (立命馆大学教授)

很多日本国民都不安地认为,“经济不增长肯定就要越来越穷了”。这种想法的蔓延是因为,历届政权如出一辙地主张,只要恢复经济增长率,日本经济便会摆脱拮据的境地,有余力应对老龄社会的各种问题。然而,日本国民人均国内生产总值(GDP)高达近四万美元,即便如此,人们却依然为“经济不增长是否会带来贫困”这一问题担忧。无论纵观历史,还是放眼世界,都可称之为“异常”现象。

为了不产生误解,先要在此声明,我并不是在断言日本的长期经济增长一定为零,更不认为零增长可以放任置之。考虑到老龄化进程中医疗和看护服务的增加、环境保护所需的社会性经费、老化的公共基础设施的修缮费用,我认为本世纪中叶前,日本社会至少需要1%左右的经济增长。我想要强调的是,即便经济长期保持零增长,国民生活并不会比现在贫困,日本经济的活力也不会因此下降。

以劳动力为例,根据国立社会保障・人口问题研究所基于人口增减值为中等水平条件下的推测,从2010年到2030年的20年间,日本的劳动力(可生产性劳动人口:15岁以上65岁未满)将从8173万减少17%,下降至6773万。如果日本经济在此期间保持零增长,人均GDP将增加20%以上,否则零增长也难以维持。其实,在日本失落的二十年(1991-2010)里,日本在劳动生产率上,人均大约增长了2成,每小时约增长了3成。也就是说,在未来20年间,即便国民负担率从现在的40%增长到50%,即比率增长1成,或负担额增长5成,负担主体的劳动力可支配所得也并不会减少,可以维持现在水平。

另外,从经济活力的角度来看,即便维持现约500兆日元的实际GDP,也可以孕育相当可观的商机。事实上,虽表面上经济增长保持为零,但并不代表每年生产或提供同类商品或服务。如每年市场新陈代谢率维持10%以上,那么即便不扩大市场的绝对规模,日本每年对生成新市场的需求也将高达50兆日元。简而言之,一个实际GDP500兆日元的经济大国,在经济增长为零的情况下,其商业资源并不会轻易枯竭。

对于我的推算,或许有人表示异议或反对,但是,对“日本社会是否会因经济增长的低迷和老龄社会的到来而变为穷国”这一疑问,想必应该是一个合格的解答。

从“异常”走向“正常”

经济增长低迷以及人口构造老龄化趋势之所以被视为日本的危机,多是由于日本战后经济的持续增长和金字塔型人口构造已被人们作为“正常”现象所接受而导致。但古往今来,收入持续增长,老年人口比率持续走低才是“异常”现象。也就是说,日本现在所经历的状态,并非是从“正常”到“异常”,恰恰相反,这正是一个由“异常”时期向“正常”时期转变的过程。在这样一个转变的过程中,需要讨论的是,社会应该如何分担种种经济社会的调整成本,而非将其称为危机,一味挑起国民的不安情绪。

当然,在人口构造老龄化的过程中,劳动力的人均负担必将加重。具体会加重多少还要看今后的财政计划,但不能只讨论负担的加重而不讨论薪酬的增加,因为国民的负担并不是单方面向政府的馈赠,其大部分都将用于教育、医疗等公共服务,以及道路、公共设施等社会资本的筹备,除此之外还会以生活保障、儿童补贴等形式返还到广大国民的手中。事实上,从婴幼儿期的医疗费、育儿所费等补助,到九年义务教育费,再到高中学费的无偿化,如将这些都考虑进去,一个孩子高中毕业前所接受的补贴(包括实物补贴)将高达1000万日元。

日本是一个已经足够富裕,作为社会并不贫穷。如果民众间依然蔓延着对未来的不安情绪,那也不应怪咎于经济的低迷和社会老龄化,受责难的应该是那些未能努力建设起一个公正、公平社会的历届政府。遗憾的是,现在的安倍晋三政权也不例外地成为了我们的不幸所在。

[译自周刊《经济学人》2013年10月29日刊,本文经每日新闻社同意翻译转载。]


Managemented by 佐口尚志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