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第十八期 ,经济  2014年4月16日

日本经济研究中心中期经济预测
消费税为19%时可实现财政顺差化
— 物价目标的实现很严峻
— 利用TPP改善出口环境

要点

  • ・2025年度前以每年1%逐步上调消费税较为妥当
  • ・薪酬上涨的话经济会进入良性循环,也有望实现高经济增长
  • ・因出口不振,要避免经常收支赤字化
桑原进 日本经济研究中心主任研究员

桑原进 日本经济研究中心主任研究员

目前景气明显回升,但长年累积下来的问题并未得到解决。实现财政重建、摆脱通货紧缩这一课题仍然存在。为优先考虑财政的稳定并确保经济的稳健增长,需要绘制什么样的蓝图并且在绘制蓝图中会遇到什么样的课题等等,对2050年之前的日本经济前景(参照表)进行展望。 消费税将在2014年4月份上调至8%。但是,即使在15年10月再上调至10%,对财政重建来说也远远不够。对比名目国内生产总值(GDP),国家・地方的基础财政收支(Primary Balance)留有3%左右的逆差(参照图)。 政府债务已是GDP的2倍,在发达国家当中是最坏的情况。投资家对未来的债务偿还抱有疑问,现在即使可以消化的国债也无人购买,很有可能陷入希腊式的财政危机当中。至少需要实现基础收支顺差化,政府需将此定位为20年度的目标。 这个目标有现实性吗?首先讨论下需要上调百分之多少的消费税。GDP比为3%的财政逆差目前大致相当于税率6%程度的消费税收。但是,社会保障费用年年都在增长,并且实际上当增税时需求就会缩小从而导致税收缩水,因此为实现20年度的顺差化,需要进一步上调8%的税率。

接下来是税率上调的日程表。15年10月增税之后,如果要先看清经济状况再做判断,再次上调税率最快也会在17年度以后。在剩余的4年当中上调8%的税率很有难度。如果以每年2%上调四次,那么可以避免景气下滑。

考虑此点后,本中心绘制了以下蓝图。17年度以后,每年上调1%的税率,在本预测的最终年度25年度实现顺差化。届时,消费税率变为19%。税率超出20年度的设想,这还是因为社会保障费用增加的缘故。本中心认为,之后为保持财政顺差,最终仍需要上调至25%。

 “以1%递增”含有两个意思。一个是小幅增税将给景气造成的影响最小化。另一个是,通过约定未来的增税计划,能够给市场带来安心感。每一次都在政治上批判增税,这会让财政重建延迟。每次增税1%的实际负担很重,但如果大幅增税造成景气恶化,其成本将会更大。

 

 

在这样的蓝图下,经济步调将如何变化呢?第一,无论如何,家计负担将变得更加沉重。当前,家计部门的储蓄率正逐渐转变为负数。伴随老龄化的进展,包括受到支出超过收入的家计将增多的影响,25年度储蓄率的负数幅度可能会超过6%。家计将不断提取储蓄存款。个人消费在排除物价变动后的实质基数下处于减少倾向。

第二,日本银行2%物价上涨目标的实现目前相当严峻。消费税增税拉低消费,如果除去消费增税部分,具有抑制物价的作用。消费者物价的上涨率即使加入消费税增税部分,也会大致停留在1%。

假如物价会超出预期,这就是薪酬上涨的时候。过去20年间,即使企业利润和雇用形势出现好转,薪酬也没有真正上涨过。假设薪酬上涨到能够弥补消费税增税部分,经济的整体将产生良好循环。不仅个人消费增长将促进经济高增长,人工费比重高的服务费用等也会上涨从而更容易达成物价目标。也会促使政府债务余额的名目GDP比率下降。

 增税将困难重重,但也存在有利条件。这就是从国家整体增加储蓄的效果。家计削减储蓄,但政府削减更多的逆差(负储蓄率缩小)。因此,应该可以抑制实质利率上涨,推进日本银行主导的超货币宽松政策。

 检查一下日本经济增长动力的提供方。首先,生产力的基础民间资本存量因设备投资更为容易增长,维持在与经济规模相符的水准。公共设施等公共资本存量中迎来更新期的也将增多,但如果能够维持10年度的公共投资水准,25年度前大致能够在稳定水平增长,并且不会变为增长的沉重脚镣。

 

 

但是,25年度以后,在当前的公共投资水准下,原有存量将无法再继续更新。由于地区的不同,将经常面临社会资本的取舍选择问题。财政重建下,公共投资预算很难扩充。初期维持・管理手法的开发必不可少。

人才的力量也是重要的生产要素。劳动力人口减少是逆风,但还可以用质量去弥补。13年10月公布的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的成人力调查表明,日本的成人力被评价为是成员国中最高的。不过,人力的男女差距相对较小,但社会中女性的活跃平台则有限,未产生经济效应。营造让女性能够发挥自身能力的环境,将成为有力的增长战略。

在因消费增税导致消费苦于增长的情况下,出口不增长,投资就不会增长,需求面的经济也会停滞不前。在财政重建时期改善出口环境,将成为经济增长的重要条件。环太平洋经济合作协定(TPP)的尽早缔结不可缺少。TPP可诱导投资。需要利用法人税的减税扩大国内投资,改善日本企业的国际竞争力。

尽管安倍经济学纠正了日元升值,当前出口却未见明显增长。可考虑为海外景气还未真正复苏。在今后的世界经济复苏过程中,出口总会回升的。

另一方面,中期的进口增长幅度不会很高,因为个人消费不会增长。另外,伴随页岩气革命的进展,能源价格比以往的预测相比会以稍低水准向前推移。节电还会继续进行,在本次的预测中预计到25年前10年比节电17%。这样,化石燃料的进口将得到有效控制。

由于出口环境的改善和进口的缓慢增长等,大概预测期内可避免经常收支的逆差化。通过推进节电来实现能源的更有效利用等,应该可以避免能源造成的增长制约。

摆脱通货紧缩面临很大的障碍,但可确保预测期内的平均增长率为1%。日本经济中存在财政重建和经济增长可两立的潜力。这就需要官民同心协力,利用好这个潜力来促进经济增长。

 

译自《日本经济新闻朝刊》2013年12月04日27页,本文经日本经济新闻社同意翻译转载。


Managemented by 佐口尚志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