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第十九期 ,经济  2014年8月7日

怎么看贸易、经常收支逆差?
为向债权国的国际收支结构转型所需要的国内改革

小岛 明(世界贸易中心东京会长、政策研究大学院大学理事兼客座教授)

小岛 明(世界贸易中心东京会长、政策研究大学院大学理事兼客座教授)

不论贸易差额还是经常收支都被认为是‘盈余大国’的日本难道成为‘双子赤字’(财政和经常收支赤字)国家”了吗?最近不仅仅在国内有此声音,连国外投资家也频频发起同样的疑问。

上世纪80 年代日美经济贸易摩擦激烈的时候,日本突出的贸易顺差遭到批判,日本被迫减少“盈余”,其作为手段的内需扩大政策的过度实施导致了泡沫经济。从那里得来的经验教训就是,不管对外收支是盈余还是赤字,只重视收支平衡而只以此为目的纠正政策是错误的根源。

审视对外收支的变化带来国内经济、产业结构和企业经营的状况发生了怎样的变化,一般认为最关键的是需要改革国内的结构问题。为了确保持续性的经济发展,首先目光应转向国内的课题,对于结果或“症状”而表现出来对外收支不平衡,没有必要为此而制定相应的政策。

重要的经常收支

2008 年世界经济危机时,世界性的经常收支不均衡成了问题。2010年代欧洲的财政金融危机时南欧的财政赤字和经常收支赤字成了问题。再加上以美国量化货币宽松政策的调整为契机的最近的新兴经济体的经济下滑,其背景一直被议论是和新兴经济体的经常收支赤字有关。此外,世界性的经常收支的变化也成为了突然改变国际间的资本流动的契机。

一直以宏观角度精准点评经济结构问题的中前忠先生(中前国际经济研究所代表)关注的是,美国被认为是全球经常收支不均衡问题的震源中心,美国经常收支逆差最近戏剧性地缩小,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日本的经常收支顺差也在戏剧性地缩小。美国的经常收支赤字2007 年为7130 亿美元,占GDP(国内生产总值)的4.9%,然而2013 年却为4510 亿美元(国际货币基

金组织预测),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缩减到了2.7%。同样的6 年日本的经常收支盈余由GDP的4.9%减到1.2%,中前先生指出这6 年间经常收支最恶化的是日本。

关于日本经常收支的下滑,海外投资家的关心度也日益提高的现在,日本自身也需要冷静地审视其原因以及意义。

对“双子赤字 ”化的担忧

但是,在这个问题上,日本国内的议论有些混乱。因为经常收支顺差缩小,尤其贸易收支赤字过快增加是其最大的原因。

经常收支整体表现在物品和服务等海外的交易情况,包含物品进出口收支的贸易收支、运费·旅行、专利权等知识产权使用费在内的服务收支、海外投资所得利息和股息等所得收支,以及政府开发援助(ODA)中的医药品等现物援助的合计。

日本的经常收支在1981 年以后经常盈余,其规模和名义国内生产总值相比,1981-2013 年的平均为2.6%。但是,2010 年的17.9 兆日元达到盈余的最高峰,之后连续3 年加速度下降,2013 年为3.3 兆日元,这是现行统计上可追溯的自1985 年以来最小的盈余了。

此外,2013 年10 月开始连续四个月赤字。以此为契机,完全看不见健全化路线的财政赤字、加上经常收支的赤字,国内外顿时出现以下这样的担忧,即日本是不是转换为“双子赤字”了呢?届时,财政赤字扩大,依靠国内储蓄根本不能融资,变成不得不依靠外国的借款体质,这会不会使日本的国债市场和外汇市场也不安定呢?

基于此,首先来审视一下经常收支顺差缩小的因素。最引人注目的是,当然是贸易收支赤字急剧扩大。也由于2011年东日本大地震的影响,有了贸易收支赤字,2013年11兆4745亿日元,达到迄今为止最大的赤字(通关基准)。

只是,贸易收支赤字未必不好。“赤字”一词的语感消极,不过,那是出口额和进口额的差,进口商品的消费提高了人们的生活水平,但是出口也有“出血的出口”,即不赚钱的、出口赤字。另外,不讨论单年度的贸易收支,用长远的观点来看也是必要的。届时,要从一时的因素、结构因素、海外市场的因素、国内经济因素等多角度来分析就更加重要了。

结构问题的附加价值下降

贸易收支从大地震那年开始出现逆差,有看法认为尤其是伴随着原子能发电的停止,为了强化火力发电,矿物燃料进口激增是可以想象的原因。也有议论认为如果核电站再启动会改善贸易收支,可是问题没有那么单纯。确实,化石燃料的进口增加了,就算再启动核电站贸易收支改善效果为数兆日元,全体贸易收支逆差依然会维持在史上最高水平。

那么,日元贬值带来了怎样的影响? 2013 年对美元的外汇汇率日元贬值约22%。从而出现了进口以美元结算,致使换成日元的结算金额大幅度提高。外汇的变动比进口矿物燃料造成的贸易逆差的影响更大。进口矿物燃料加上日元贬值的结果,贸易逆差金额明显提高。

更应该关注日元贬值和出口的关联。2013 年出口金额(日元)以日元计算增加了10%左右,出口数量指数反而减少了1.5%。出口高峰为2007 年的约84 兆日元,进口高峰为更新了赤字记录的2013 年的81 兆日元,一般来说,如果汇率下降,进口商品价格会上升,进口额高涨导致暂时收支恶化,然而,出口产品的价格竞争力提高,不久出口增加,贸易收支整体逐渐得到改善。收支J 字型,即所说的最初暂时贸易收支恶化,但不久改善成为J 曲线的效果。因此,以贸易收支改善为目的的对汇率贬值的故意诱导(外汇操作),是在牺牲其它国家的基础上进行以邻为壑的政策,各国将这样的外汇诱导的汇率贬值竞争视为问题,国际协议上也经常强调有必要回避这种政策带来的弊害。

但是,安倍晋三上台前后大幅度的修正日元升值现象,使日元贬值状态持续1 年以上,但是至今出口数量仍旧疲软,只有进口金额不断提升。J 曲线效果没有出现。

反思一下至今未出现J 曲线效果的原因。首先来看进口,矿物性燃料、食品、铁矿石等原料是三大进口产品。对天然资源贫乏的日本来说,矿物性燃料和铁矿石等原料产品进口是不可缺少的,但是以智能手机为中心的通信设备的进口2013 年攀升至2.8 兆日元左右,远远超过铁矿石不到1.7 兆日元进口额的事实,这就完全涂改了日本“加工贸易”的印象。同年通信设备的出口额只有约5300 亿日元,通信设备的贸易赤字超过2兆日元。这也许说明日本的电子、电气产业竞争力的下降。如果是这样,日本企业不应和新兴国家的低成本、低价格商品竞争,而是要开发具有更高附加价值的、不取决价格的具有竞争力的新产品,有必要为这些开发,分配更多的资源。

技术进步的速度快,技术转移海外的速度也在加快,确保新竞争力的新技术、商品和服务的开发、能大胆实施开拓的企业经营尤为重要。

伴随泡沫经济崩溃,进入90 年代以后,日本企业的经营过多的向重视节约的消极经营倾斜。不挑战风险,一味回避风险的消极经营,靠节约产生的利润在内部积蓄,不积极的进行研究开发和设备投资,进行所谓的“草食动物型经营”。日本制造业在过去20 年内,在世界市场中,究竟开发了多少引人注目的新商品?贸易收支赤字和经常收支赤字也就是在这样的企业经营下,造成的综合“结果”和“症状”。值得一提的是,造成这样的结果、症状的难道不就是国内的产业、企业经营的状况带来的吗?

国际收支结构的发展阶段论和向成熟型债权国的软着陆

经常收支问题有必要从另一个视点审视国际收支结构相关的发展阶段论。

贸易收支创记录的大赤字,却勉强维持着经常收支盈余,是因为日本拥有世界最大的对外纯资产,享有与之相伴的利息、股息的所得收支从而大幅度盈余。2012 年盈余额为14 兆日元多,2013 年为16.5 兆日元。对外纯资产是经常收支累积的产物。日本在此发展阶段论中处于未成熟债权国阶段。如果贸易收支会受老龄化的进展等造成赤字扩大,但收入盈余也更增加的话,通过这个所得收支顺差使消费生活变得富裕的资产国家的阶段就是成熟债权国阶段。

现在总体大趋势是,日本从未成熟债权国正向成熟债权国的国际收支结构转型。只是,贸易方面的逆差扩大的速度太快。如何修正这个逆差,顺利地向成熟债权国转型是日本的课题。这要求国内产业的高度化、加速新陈代谢、开拓新技术、新产品、新服务。大力度搞活国内经济,对外收支作为其结果可以映射出国内经济。为此,安倍晋三的“第3 支箭”也就是成长战略、结构改革尤为重要。然后对应这些政策的努力、制度改革,企业的经营革新是必不可少的。这样的对应如果能充分进行的话,也会出现新领域填补因汽车产业等生产转移到国外而带来的国内产业的空洞。

并且,如何强化庞大的对外纯资产收入(所得)所产生的收益力也是一个课题。贸易收支、经常收支的问题,要从多种角度、历史、长期的视点出发进行讨论。在高龄化进一步发展,国内储蓄减少,财政赤字等财政问题在浮出水面之前,以此观点来推进日本结构改革具有重要意义。

[为日本外交政策论坛特别撰稿。]


Managemented by 佐口尚志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