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第十九期 ,经济  2014年8月11日

日本经济的主力──出口到底能否恢复?

消费税终于按部就班地提升了。笔者观察: 4 月1 日早上,JR电车的车票详尽到了个位数;车站的便利亭一看,报纸也涨价了; 东京都内出租车起步价也从710 涨到了730。进了家庭餐厅也不难发现菜单都焕然一新,出于好奇点了个平时少见的火腿煎蛋松饼,吃了一口才想起来——这也是“将涨价掩饰到底”的新戏法。哎哟喂,一顿早餐也能吃掉我704 日元。

吉崎达彦(双日综合研究所董事兼副所长、主任经济学人)

吉崎达彦(双日综合研究所董事兼副所长、主任经济学人)

原来如此,大街小巷都在涨价,但几乎没有出现混乱,这确实令人感叹不愧是日本。这个先暂且不提,如果非要考虑是否这样就能改善景气,笔者认为多少也会出现负面影响。

每当被人们问到这个问题,我总是这样回答——“消费税涨税的影响微乎其微。增收的税额每年约为上涨税率1%,税收为2.5 兆日元,涨3%,税收金额为7.5 兆日元。但是,国家将使用修正预算5.5 兆日元,也就是说国民负担的税务实际上只有2 兆日元。按理说,收支比例绰绰有余”。这样一来,本次消费税涨税和1997 年春的3%涨到5%的时候大为不同。因为当时主要是为了财政重建。相比之下,日本政府多少也长进了。

其中的原因我们可以从微观经济上来进行分析。说到微观经济,或者说站在消费者的立场来看,涨税一事无疑是有百害而无一利的。特别是涨税前一个月大家一起囤货刺激的消费和涨税后第一个月的消费差也是众所周知的。这样一来4 月1 日,日本银行发布的短期观测中的市场预测也不是那么乐观,企业经营家门也都保持了谨慎的态度。

好吧,谈谈2014 年度的日本经济到底会怎样。简单来讲,这主要取决于出口贸易。目前为止,主导日本经济的主要是出口贸易。按惯例,即便企业的各部门业绩好转,但若家庭支出不变,个人消费也不会产生太大的浮动。不过这次的景气复苏和以往不同。自安倍经济学实施以来,个人消费活跃,公共投资等也激活了地方经济的复苏。但日元贬值也没令出口低迷有所改善,相反的内需增加令进口业绩坚挺居高不下。也因此,出口的低迷直接影响到经济复苏。

一句话,目前的日本经济是主力打者还没出彩,但第一第二打者经过努力确保了一定得分。这也是本季度期望一定能有所改观的部分。

最近经济贸易领域中的一些变化,令供职于贸易公司长期从事经济调查的笔者也大吃一惊。据2 月的贸易统计显示:出口额5.8 兆日元,进口额6.6兆日元,由此产生了约8 亿日元的贸易赤字。也因此达到了持续二十个月的赤字。2013 年的出口额为69.8 兆,进口额81.3 兆日元,这当中的11.4 兆日元的赤字说明平均下来持续每个月有近1 兆的赤字。

不出意外,现在日本全国的中小学社会课中都教学生们说“日本是一个进口原料出口产品的加工贸易之国”,因为“国土狭窄人口众多,所以为了确保食材及能源等,不得不出口工业制品”。或者是“日本的贸易黑字夺取了海外雇佣”,受到世界各国的批判和管制产生了通商摩擦。

但这些知识已经“突飞猛进”地与时代脱节。所以笔者想就贸易最前线的事例等做一些介绍。

目前日本进口的产品项目中,矿物性燃料等占总体的3 分之1。LNG的出口额为17.1 兆日元(2013 年实绩,下同),与大地震前的2010 年相比,其数字成倍增长。这也正是为何电力公司一再强调“如果停掉核电站,国民们将会增加3.6 兆日元的负担”的原因。也就是说,如果再也不用核电站,今后(通过进口能源等)每年将有3 兆日元以上的国家富余持续流失到海外。当然反对意见也不在少数,但笔者认为,如果能确保核电站的安全性,应该继续使用。

与此同时进口产品的增加也日趋明显。比如通讯器材,以前是出口的代表性产品之一,而今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的进口却越来越多。通讯器材方面,相对2.7 兆的进口额而言,出口额仅有5300 亿日元。像这样高端技术领域,就存在着2 兆日元以上的贸易赤字。

服装及同类附属品持续增长,其出口额为3.2 兆日元。一是高级品牌由于价格竞争价位日益下降,一是因为“Made in Japan”的服装正名副其实地按照“物以稀为贵”的路线在茁壮成长。

值得一提的是,去年汽车的进口额达到1 兆日元,创下了历史新高。换言之,进口车成了目前的消费趋势。

另外,医药品进口额也出人意料地急剧增长到2.1 兆日元。当然并不是因为日本人疯狂购买成年补品。这当中流感治疗药物的进口额最为醒目。简而言之“iPhone(通讯器材),优衣酷(服装),奔驰(汽车),RILENZA(英国GSK公司的流感预防药品)”等的进口增长是进口额增长的主要原因,这些都是有品牌知名度的高附加值进口产品。

以前的日本,因为非关税限制过多常被舆论批评,如今国际性商品的流通已经成为大家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消费者的选择余地越大,经济生产性的成长空间也越大。老话说得好,1986 年的“前川报告”中提到的为了减少黑字而进行构造调整的目标,现在确实实现了。

相应的,目前担心的是出口低迷。因为尽管日元贬值,但出口数量迟迟没有出现显著提高。其原因,笔者认为主要有以下四点。

第一,制造据点的海外转移。特别是震灾以来,日元升值和电力供应不稳定加剧了海外工厂的拓展。这个趋势在近一年的日元贬值的大环境下也没有明显变化。特别是零件数量居多的汽车产业,最常听说的都是“目前的设备投资都是日元走高的时候做出的计划”。目前的状态应该可以说是:在用于国内的设备投资的资金到海外以后终于有一点成效的时候,当事人说“就这样,我还没有全力以赴(接下来才是大干一番的时候)”。

第二,内需过剩限制了出口量。目前国内市场因人口递减而内需也日益缩小。钢铁产业等从以前开始供给能力就日趋减少。可是从去年起内需剧增导致了“没有可以出口的富于”。关于这一点,也许4 月的消费税增税以后产生的内需下降,反而给扩大出口提供了机会。

第三,日企的海外法人强化生产力,提高当地有效调度率的举动也是原因之一。换言之,渐渐的,会没有必要从日本输出资财。这样一来,这一部分的出口也只能有减无增。当然,这意味着该日企有效地融入到当地,竞争力也稳步提高,其实是件好事。

第四,作为日本的最新出口国而备受瞩目的新兴国家的经济变革也是问题之一。从去年起,BRICs经济的高速成长开始钝化,甚至可以说是先进国家的经济成长又重新成为了主角。其实2013 年日本对美国(12.9 兆日元)的出口额时隔5 年的超过了对中出口额(12.6 兆日元)。也就是说,美国经济好转,中国经济成长暂告一段落。像这样的“风水轮流转”的贸易伙伴比比皆是,应该慎之又慎。

但乌克兰形式及其地政学的风险来看,很难对日本的主要贸易伙伴产生直接的影响。另外,脆弱五国中,与日本关系最为紧密的印度尼西亚恢复之快,对日本来讲无疑是一剂强心针。

从结论上来看,今年4 月起的2014 年度的出口额,是日本经济能否重振旗鼓的关键。安倍经济学的第二年的沉浮,也被贸易而左右。“日本的制造业已成空洞,无可救药!”——这样的意见,笔者是不同意的。一个好球队的主力选手往往被大家吐槽简直一文不值,但是在关键时候会力挽狂澜,扭转乾坤。笔者坚信:和球队的主力选手一样,日本的制造大国说也不是空穴来风,总会重新振作起来令人刮目相看的。

[译自周刊《东洋经济Online》(2014 年4 月4 日),本文经东洋经济新报社同意翻译转载。]


Managemented by 佐口尚志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