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第十九期 ,经济  2014年8月21日

对未来的选择
度过人口减少、超老龄时代,构建日本式增长、发展模型

这篇“对未来的选择”是日本外交政策论坛在获得经济财政咨询会议专门调查会“选择的未来”委员会于2014年5月总结出的议论中间整理的转载许可后,就其主要部分及各分论的要点进行介绍的相关资料。

图 1 长期人口(人口总数)的推移和未来推算

图 1 长期人口(人口总数)的推移和未来推算

  1. 1990年至2013年间的实绩根据总务省《人口普查报告》、《人口推算年报》厚生劳动省、《人口动态统计》制作而成。
  2. 社人研中等推算根据国立社会保障•人口问题研究所《日本的未来推算人口(2013年1月推算)制作而成。总和出生率直至2014年都大致以1.39水准推移,此后直至2024年低至1.33水准,之后大致以 1.35 水准推移。
  3. 出生率回升的情况,以 2013 年的男女各年龄人口为基准人口,2030 年总和出生率上升至2.07,此后维持同样水准,生存率2013年之后根据社人研中等推算的假定值(至2060年男女的平均寿命分别上升至 84.19年、90.93年)进行推算。

前言

若维持现状什么都不做,等待我们的将是极其严峻、艰难的未来。然而,若制度、政策、个人的意识迅速转变,那么未来还是能够改变的。

日本经济因安倍经济学,摆脱长期持续的通货紧缩逐渐进入了人们的视野。为将这股景气复苏动向当作确切的东西,并将其引导向持续增长、发展,需要着眼于经济社会的结构变化,想象若维持现状什么都不做时将可能面临的艰难未来,并揭示为实现与之不同的未来所需的中长期政策框架。

为将讨论立足于该角度,今年1月在经济财政咨询会议内设置了“选择的未来”委员会[1]。本委员会正视了人口急剧减少、超老龄化[2]的未来在逼近的现实,以2020年前后为一个阶段,展望至半世纪后,并为指出中长期课题及其应对方向性,进行了一系列议论。

本报告,以截至目前为止的议论为基础,整理出了本委员会的基本思路。希望本报告发出的讯号能够传递至各阶层国民、能够变革现状的当前一代以及担负未来的下一代,并成为迎接“选择的未来”新动向的诞生契机。

Ⅰ 未来50年,人口减少社会将持续下去

未来隐藏着一切可能性。未来半个世纪后,新科学技术和商务也许将让我们的日常生活发生无法预料的变化。甚至,全球化和IT化进程将进一步发展,世界局势也或许将会发生巨大变化。然而,只有一件事情是确切的。那就是,未来50年,人口减少社会将持续下去。

日本的总人口若按照目前的出生率水准持续下去,50年后将减少到约8700万人,是当前规模的三分之一。然后,人口的约4成为65岁以上人口,将出现过去未曾经历过的显著“超老龄社会”。即使假设到2030年前,总和生育率迅速回升到人口置换水准[3]的2.07,并且之后也维持同样水准,50年后的人口依旧会减少到约1亿600万人,让人口减少停下脚步将至少需要80年的时间。

更应当注目的是,人口的减少速度。人口在2008年时为1 亿2808 万人,达到高峰,之后直至2013年,每年平均减少16万人。若目前的出生率水准持续下去,人口减少将进一步加速,从2010年代后期到2020年代初期,每年将平均减少50~60万人,2040年代初期每年将减少100万人。今后,我们将面临的人口减少问题以过去未曾经历过的速度发展。这个“人口急剧减少”,将导致劳动力人口减少、经济增长放慢、地域经济缩小、社会保障和国家地方财政出现延续性危机等,给我们的未来造成巨大影响。

另外,若不能合理应对全球化、IT化等世界潮流,危机将会变得更加严峻。

我们首先应当再次认识到“人口急剧减少、超老龄社会”的未来正在逼近的事实,并共享此危机意识。而且,不是悲观地去思考,而需要积极地推行彻底的改革。

Ⅱ 未来可以改变

1.维持现状什么都不做时的未来

为共享因“人口急剧减少、超高龄社会”所产生影响的危机意识,试着大胆去描绘日本的经济社会在维持现状时将出现的未来吧。

①   负增长:经济规模的缩小

日本经济由于近年来劳动力人口减少,再加上生产力上升率处于低迷,其潜在增长率持续下降。今后在劳动力人口减少进一步加速的过程中,若生产率上升率维持现状,日本的整体经济持续正增长将变得困难。

经济规模若缩小,将更易遭受海外经济和国际金融市场等的影响,经济活动的短期振幅(volatility)恐怕会变大。另外,在全球化、亚洲新兴国家的发展过程中,日本的经济规模在国际比较中相对缩小。

②   人口负债[4]和缩小螺旋:规模的缩小导致国民生活水平下降

人口中所占的劳动人口比例降低,将面临相比劳动的人被支援的人更多的“人口负债”,并成为经济增长的沉重负担[5]。另外,急剧的人口减少造成国内市场缩小,降低作为投资市场的魅力,甚至将变得难以掀起通过人们的聚集和交流实现的技术革新,这样恐怕会陷入一旦经济规模出现缩小,就会导致更大程度的缩小的“缩小螺旋”局面。

“人口负债”和“缩小螺旋”两者相互强烈作用时,国民负担的增大超过经济增长,反映国民生活的实际质量和水准的实质消费水准恐怕会降低。

③   差距的固定化、再生产

劳动市场在更易出现长时间劳动的正式员工和雇佣不稳定、难以形成职业的非正式员工身上出现了两极化。年轻人在刚毕业时是否被雇用为正式员工,其人生道路将大大不同,很难再次挑战。女性和老年人的力量未被充分发挥出来。这种状态持续下来,而为弥补劳动率不足,将需要更多的长时间劳动,工作和生活的平衡未得到改善,少子化进一步加剧。另外,因劳动市场持续两极化,差距被固定化、再生产,被社会抛弃、对未来无法抱有希望的人也将增多。

表 少子化相关指标的国际比较
  日本 法国 英国 瑞典 德国 美国
女性的平均初婚年龄 29.2
(2012)
30.8
(2011)
33.0
(2011)
30.2
(2011)
25.8(注1)
第1个孩子出生时母亲的平均年龄 30.3
(2012)
28.6
(2006)
30.6
(2010)
29
(2011)
29
(2011)
25.1
(2005)
非婚生子女的比例(2008年) 2.10% 52.60% 43.70% 54.70% 32.70% 40.60%
长时间劳动的比例
(一周 49小时以上)(2012年)
合计22.7%
男性31.6%
女性10.6%
合计11.6%
男性16.1%
女性6.5%
合计12.0%
男性17.3%
女性5.8%
合计7.6%
男性10.7%
女性4.2%
合计11.2%
男性16.4%
女性5.0%
合计16.4%
男性21.8%
女性10.2%
丈夫的家务・育儿时间(2006年) 1:00 2:30 2:46 3:21 3:00 3:13
家庭相关政府支出的占GDP比(2009年)
(注2)※儿童补贴、保育服务等
0.96%
(2011年度为1.35%)
3.20% 3.83% 3.76% 2.11% 0.70%
资料出处:

女性的平均初婚年龄:日本根据厚生劳动省《人口动态统计》法国、瑞典、德国根据欧洲统计局。

第1个孩子出生时母亲的平均年龄 :日本根据厚生劳动省《人口动态统计》,欧洲根据欧洲统计局,美国根据

美国国家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国家卫生统计中心《全国卫生统计报告》(2012年3月22日)

长时间劳动者的比例:“ILO数据库 ”

丈夫的家务•育儿时间 :欧洲统计局《欧洲的男性和女性是如何度过他们的日常生活》(2004)、美国劳动局统计局《美国人的时间利用调查总结 》(2006)、日本总务省《社会生活基本调查》(2006)

家庭相关指出的占GDP比:OECD《社会支出数据库》

注1)美国的数据为2006年至2010年间的平均值

注2)家庭相关支出的占GDP比率仅为支出的数值,不包括税制扣除等。

 

④   四分之一以上的地方自治体有消亡可能性[6]、东京的超老龄化

截至目前,地方圈最先出现了人口减少和老龄化现象,但在今后,大都市圈尤其是东京圈的人口减少和老龄化也将迅速发展。另外,出生率更是低于地方圈的人口向东京圈流入,将进一步推动人口减少、超老龄化的进程。不久后的50年后,以地方圈为中心,四分之一以上的地方自治体行行政功能将难以执。而另一方面,东京圈也将无法避免超老龄化,丧失作为国际大都市的活力,并出现大量的拥有收入和资产却无法享受治疗、看护的医疗、看护难民。

⑤   财政破产风险、国际地位的下降

伴随老龄化进程,以医疗、看护费为中心,社会保障给付费用增多的趋势将进一步加强。另外,家和企业等的净储蓄将减少,而另一方面,若财政赤字削减不够,经常收支黑字在结构上将缩小,国债的消化将不得不依赖海外市场。结果,付息费用将增加,同时面对国际金融市场危机的结构将变得脆弱。若不沿着财政健全化的道路切实削减财政赤字,财政将会失去国际信用,财政破产危机将增大。另外,对国际社会的贡献能力也将减弱,在国际上的存在感也将降低。

2. “对未来的选择”

为何会招致如此严峻困难的未来呢? 少子化、高龄化,并非日本独有,而是许多发达国家都可以见到的共同现象。然而,我们国家的情况又有以下特点。在战前的贫困和战后的经济发展当中,人口出现急剧增长,那个时代出现的一代人现在正在成为老年人,但另一方面那个时期又刚好和“失去的20年”重叠,当时的年轻一代无法过上富裕的生活,少子化加速,即急剧加速的老龄化和少子化同时发展,伴随而来的是人口构成的显著不平衡化。因此,存在着这样的课题,即整个经济社会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巨大变化,而应当改变的制度、政策和人民的意识却未跟上这个巨大变化的脚步。

然而,不能从现在去改变过去。于是,为避免这种变化给年轻一代带来严峻困难的未来,今后,为能够让年轻一代以及下一代人过上好日子,并结婚育儿,只能集中在那里进行改革、变革。本委员会认为,若制度、政策和人的意识迅速转变,就能够改变“人口急剧减少、超老龄社会”的趋势。

另外,届时重要的是,人口构成不平衡的改善和整体经济的持续性增长的实现等宏观角度,与以女性和年轻人为首,个人和地域社会生机勃勃能够发挥出自己的个性和能力,并感受到富裕和幸福的微观角度这两个角度的有机结合。

立足这些角度的改革、变革哪个都不可或缺。能否拥有未来可以改变的强烈意识并真正去执行,这也正是“对未来的选择”。

①  共享危机意识,以50年后保持1亿左右的稳定人口结构为努力目标[7]

为避免因“人口负债”和“缩小螺旋”而导致国民生活水准下降,需要让担负各种经济活动和社会功能重任的人口在将来也能保持一定的规模。营造如国民希望的能够生产养育孩子的环境,从而使人口在50年后也能拥有1亿左右的规模,并将在未来继续成为保持稳定人口结构的国家作为努力目标。

②  向世界开放经济,“通过创新发明实现新价值的创造 ”,从而实现持续增长

实现持续增长、发展,对维持国民生活的质量和水准不可或缺。在人口减少的过程中,通过提高附加值生产力,促进劳动力参加率的上升和国内资本的积累,实现持续的经济增长就将成为可能。通过品牌等知识资本的合理利用、营销的革新等,创造出高附加值的新财、服务和新需求。另外,向世界开放经济,以建立将人、物、钱、信息从世界各地聚集过来的经济为目标。这样,生产率可以提高到什么程度将成为关键。避免陷入“缩小螺旋”,创造有活力和竞争力的经济,保持经济增长。

③  构建无论年龄、性别都能够凭借个性大显身手的制度、机制

为构建能够让人们感受到富裕和幸福的经济社会,重要的是,让以女性、年轻人、老年人为首的所有人都能够凭借热情、个性和能力大显身手。因此,要构建不论年龄、性别、时间、地点,都能够工作,还能够感到工作有意义且自豪的社会。另外,完善环境,让多样性得到尊重,人们可选择多样化的生活方式,即使失败,但只要有热情,并提高自己的能力和伸展个性,谁都可以不断挑战。

④   发挥個性的地域战略和推进“集约、活性化”,创造工作平台

今后,由于地域中不断发展的人口减少和老龄化,不仅经济活力将下降,人们还担心共同体崩溃和行政服务水准也会降低。因此,在推进充分发挥个性的地域战略的同时,面向地域的再生发展,推动空间张弛有度的“集约、活性化”,创造不同年代的男女一起工作的平台,建设在全国推广有魅力的地域社会的国家。另外,抑制年轻人口流入东京的压力,同时东京要确保作为多样性人才携手努力并创造新东西的国家大都市的地位。

⑤   重视基础制度、文化、公共心等支撑社会的根基

继续牢固保持社会保障和财政等基础制度的可持续和国际信用,同时继承历史和传统培育的日本固有的文化和公共心、地域中的自助、互助等,确保安全、安心的基础。

Ⅲ 为改变未来的时间及改革、变革的方向性

为实现50年以后的最理想未来,首先需要尽早从经济的长期低迷中摆脱,并以2020年为目标,改变发展大倾向,设定进一步展望未来的明确时间轴,将重点放在与①人口、②增长、发展、③人的活跃、④地域的未来、⑤信赖、规范等有关的课题上并快速应对解决。

民间企业的经营努力、经营者和雇佣者等人的意识变革也很重要,政府的职责在于营造一个维持稳定的制度、不懈的政策改革的环境。下述各项中,既有新提案,也有过去曾被指出但无进展的课题。共享剩下的时间已不多的危机意识很重要。

<增长、发展:以安倍经济学为契机,摆脱低迷,奔向长期发展的道路>

在所谓的失去的20年期间,日本经济持续低迷,富裕正急剧减少。为尽早摆脱这个长期低迷状态,必须迅速且强有力地推进增长、发展面的措施。

<人口、地域:2020年为目标,以改变发展倾向>

2020年代后半期,团块一代已经75岁了,老龄化比率超过3成,人口减少加速。在那之前,若不能改变这个发展倾向,“维持现状什么都不做时的未来”将一下子变成现实。为增强出生率上升的趋势,以2020年为目标改变发展倾向,需要尽早将航向调至奔向改革的方向。

<面向前方:展望2020年以后,将改革向前推进>

东京奥运会、残运会的举办年2020年,是一个段落,而不是终点。确认到2020年前的努力成果和舵的方向性,并将改革进一步向前推进。更前方的是,无论年龄、性别和东京、地方,人们都生气勃勃、可以大展身手,能够重视日本、日本人的独有之处的持续、稳定增长、发展的经济社会。

1. 人口:通过完善生产养育孩子的环境,使人口在50年后保持1亿人左右

中长期课题和改革、变革的方向性
  • 将来为保持一定规模的人口和稳定的人口结构,让出生率回升不可缺少。
  • 应对人口急剧减少、超老龄化的人口动态,在体现效果前需要几代人。出生率回升若延迟10年,50年后的人口将再减少约300万人,随着启动的晚点,将大大影响未来的人口规模、构成。因此,包括国家、自治体、企业,整个社会都要尽快努力营造更利于年轻人结婚、怀孕、生产的环境。

2. 中长期的经济增长和发展:面向世界开放经济,通过“创新发明实现新价值的创造”,保持成长

中长期课题和改革、变革的方向性
  • 在人口急剧减少、超老龄化社会中,为维持国民生活的富裕,需要保持整体经济持续增长。今后,在不能对劳动力和资本投入的增加抱有太大希望的情况下,去构建能够让人们锻炼能力和磨练个性并充分发挥出、不断挑战的生机勃勃的经济社会体系。最终,提高全要素生产率(TFP)[8]
  • 面向世界打开经济,合理应对全球化、IT 化等世界潮流,努力建设全世界内外的企业、投资家、高端人才等最活跃的国家。
  • 作为成长、发展的基础,将医疗、看护等社会保障制度和国家、地方财政的可持续性当作确切的东西。

3. 人的活跃:无论年龄、性别,都能够充分发挥出能力

中长期课题和改革、变革的方向性
  • 变革男女的工作方式,通过营造更利于出产、育儿两立的环境,构建男女都可充分发挥自身能力的社会,同时消除女性劳动力率的M字曲线。
  • 构建在人生的任何场合都可不断挑战的社会。另外,还要实现精力充沛的老年人能够充分利用自身的经验和能力,通过工作和社会活动大显身手的社会。
  • 发掘孩子的潜能,培育能够成为未来主角的人才。

4. 地域的未来:充分发挥个性的地域战略和集约、活性化

中长期课题和改革、变革的方向性
  • 四分之一以上的自治体恐怕将有“消亡可能性”、同时以年轻人为中心,人口从地方圈流向东京圈的脚步停不下来,造成地域经济出现恶性循环。另一方面,东京圈的单极集中,招致面对灾害时的脆弱性和高成本结构,作为国家大都市的经济力下降让人担忧。
  • 地域居民与自治体、活跃在地域的多样化主体,面向地域再生,需要将充分发挥个性的地域战略和“集约、活性化”置于“新纽带”的条件下,并同时推进两者。国家揭示明确的地域展望,构建面向地域再生的弹性且有效的制度框架。
  • 至于东京圈,抑制人口的进一步集中,强化东京的国际大都市竞争力。

图 2 地方城市“消亡可能性”

图 2 地方城市“消亡可能性”

5. 信赖、规范:安全、安心的基础确保

中长期课题和改革、变革的方向性

  • 作为成长、发展的基础,要将社保障制度和财政的可持续性当作确切的东西。努力确保食品的安全保障(再次揭示)。
  • 继承在日本的风土人情中形成的传统、文化,并传递给全世界。另外,为承担在世界中的责任和角色,发挥自己的领导能力去建立世界新规则,努力建设成为受世界各国信赖的国家。

结语

包括工作小组,本委员会总共经过了16次的反复认真讨论,最终取得了共识:“人口急剧减少、超老龄社会”这个未来正在逼近,为改变这个未来,为了年轻一代甚至是下一代人,需要进行集中的改革、变革。

关于本报告所揭示的面向未来选择的改革、变革方向性,将各项都具体化不是一个简单的课题。通过共享危机意识,期待在各种级别中出现面向具体化的动向,同时,今后,本委员将对人的活跃、地域的未来、增长、发展的重点课题和中长期政策框架的理想状态,做进一步深入讨论。争取年内总结出最终报告。

[译自《对未来的选择(日本内阁府经济财政咨询会议专门调查会“选择的未来”委员会的议论中间整理)》、日本内阁府同意翻译转载。


Managemented by 佐口尚志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