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第二十期 ,经济  2015年1月25日

已进入执行阶段的
安倍经济学成长战略

小岛明 世界贸易中心东京会长、政策研究大学院大学理事兼客座教授

小岛明 世界贸易中心东京会长、政策研究大学院大学理事兼客座教授

安倍晋三政权于2014年6月24日在内阁会议上通过了安倍经济学(安倍政权的经济政策)中的“第三支箭”──成长战略。这是1年前决定的成长战略的修订版,除了上回被推后的法人税上调,还深触了因遭到来自被称为“岩盘规制”的既得利益集团的强烈抵抗而难以实施的农业和健康、医疗领域的管制改革等内容。

因此,与让世界的投资者失望的同时还导致股市急剧下跌的去年成长战略不同,这次则获得了市场的好感。因毒舌评论而出名的英国《经济学家》周刊也在本次的成长战略第二弹刚发表之后,就以武士打扮的安倍首相手拿弓箭射向目标的姿势作为封面故事,并刊登了积极评价安倍首相的评论。该杂志将此比作因日本因明治维新而一下子完成近代化的那个时期,并指出“安倍首相的第三支利箭这次会射中目标吧”。

“第三支利箭“政策的命名是这么来的 :战国武将让三个儿子折断弓箭,并让他们切身感受“仅一支很容易折断,两支也还是能折断,三支捆在一起就折不断了”,三个兄弟齐心合力变成“三支箭”。

“三支利箭”由大胆的宽松货币政策(第一支利箭)、灵活的财政政策(第二支利箭)和唤起民间设备投资、确保持续经济增长的成长战略(第三支利箭)组成。通过早早就打出的第一、第二个政策,安倍经济学给人们带来了“期待”,在景气的复苏、日本过度升值的纠正、股市上涨等方面取得了很成果。让国民看到了摆脱自1998年以来的国际上绝无仅有的持续通货紧缩的迹象。

安倍政权是在2012年12月26日上台,而实际上安倍经济学是在更早之前即2012年11月14日,当时的野田佳彦(民主党)预告解散国会众议院时就开始的。在选举中,安倍氏将摆脱通货紧缩定位为日本经济复活的关键,强烈要求日本银行采用通货膨胀目标和大胆的宽松货币政策。

选举结果是安倍率领的自由民族党取得了压倒性胜利,获得了三分之二的议席,自此安倍政权诞生。民主党政权立志于反增长、反企业、反官僚主导行政,与此相反安倍政权立志于成长、重视企业、扩大公共投资,因此在安倍政权诞生的同时,产业界的空气也明朗起来了。股市最先形成了这种氛围,野田首相刚宣布解散众议院,行情就开始上涨。安倍政权一诞生,股市就持续高涨,4个月内上涨了40%。

安倍首相在就任首相的同时,挑明将最优先考虑经济再生,并开始着手执行“三支利箭”政策。2013年1月,罕有地发表了题为“关于为摆脱通货紧缩和实现持续经济增长的政府、日本银行的政策运营”的政府、日银共同声明,开始了大胆的宽松货币政策。本来,金融政策是日银的专管事项,但安倍政权强行加上了宽松货币作为“三支利箭”中的一支。2013年3月,财务省出身的宽松货币积极派黑田东彦就任日银总裁,于次月首次实行了被其形容为“异次元”的彻底性宽松货币政策。

第二支利箭也被作为大型补充修正预算射出。但是,第三支利箭成长战略仅在其执行大约3个月后就决定了,并且没有优先次序,只是单纯地将多种措施不分轻重地罗列出来,市场所期待的法人税下调事宜未包括进去,管制改革不彻底。

于是安倍首相的得力顾问耶鲁大学教授滨田宏一将三只利箭比作学生的成绩,第一支利箭(金融政策)就是“A”,第二支利箭(财政政策)就是“B”,第三支利箭“E”。整体上是颇具讽刺意味的“ABE”。

对此,本次的“成长战略”修订版正如上面的英语杂志《经济学家》周刊所评论的,有了明显的改善,清楚记载了法人税下调等内容,内容上向执行具体的政策跨出了一大步。

政府发表的“成长战略”修订版厚达120页。里面原封不断地列入了安倍首相于2014年1月在达沃斯论坛上以国际公约的形式发表的措施。包括法人税的下调、雇用制度改革、女性闪耀社会的实现、公司治理改革及以此为背景的对内直接投资的倍增(至2020年)等等,全都明确记载在“成长战略”中。

甘利明经济财政、再生担当相在“成长战略”修订版发表之际谈道,不会让安倍经济学带来的变化成为转瞬即逝的东西,而要让经济切切实实地走上增长轨道。

“成长战略”修订版的第1章中这样总结了安倍经济学截至目前为止的成果。

“日本经济经历了低速经济增长和长期经济紧缩带来的停滞的20年。现在,经济开始出现良性循环,日本经济终于正在找回因长期停滞和经济紧缩而失去的自信。为加快经济良性循环的趋势,将通往摆脱经济紧缩和经济再生的道路变成确切的东西,让人们对成长的期待扎根生叶,要做好需求的稳定扩大。同时,供求差距缩小的今天正是新挑战的好机会,创新不断诞生,催生连续不断的高附加值的财富、服务,实现增长的经济”。

“三支利箭政策取得了一定成果,实质GDP连续6个季度实现正增长,企业的业况判断包括中小企业都得到了大幅改善,设备投资也持续增加。雇用形势也在稳步改善,新的求人倍率时隔7年达到了1.6倍,失业率下降至3%中间水平。”

之后表明了“今后的4个课题”。

  • 考虑到消费税上调(从2014年4月开始实施,从5%上调至8%)影响的灵活性政策对应
  • 通过提高生产率、活跃创新,进一步扩大经济良性循环圈。将2013~2022年度作为“再生的10年”、在该期间争取实现3%左右的名目GDP增长率和2%左右的实质GDP增长率。提高实质国民总收入(GNI)的增长速度,追求实质性的“富裕”。
  • 在2020年前改变人口急剧减少/超高老龄化的趋势。在50年后使人口稳定在1亿人左右。
  • 力图实现与经济再生两立的财政健全化。实现强劲经济,并通过经济增长增加税收,同时通过无禁区岁出削减,努力实现经济再生促进财政健全化、财政健全化的进展帮助经济再生更进一步向前发展的良性循环。

再者,还提出了“面向改革的10项挑战”。

一、恢复日本的“赚钱能力”

  • 强化公司治理(公司治理准则的制定)
  • 重新评估公共、准公共资金的应有运用方式(重新评估公共养老金=GPIF的资产结构,扩大股票投资)
  • 加速产业的新陈代谢和创业、促进成长资金的供给
  • 成长指向型法人税改革(通过数年努力将法人税下调至20%水准)
  • 推进创新和机器人革命(创新技术诞生商机的国家体系。通过机器人解决社会课题和新产业革命)

二、创造接班人~女性的活跃推动和工作方式改革

⑥ 推动女性的更加活跃(扩充学童保育、实现女性就业上的中立税收、社会保障制度等)

⑦ 工作方式改革(强化过劳防止措施、将制度改革为不以时间而以成果评价的制度、普及、扩大各种形式的正式员工、构建可预见性高的纠纷解决系统)

⑧ 积极使用外国人才(重新评估外国人技能见习制度、制造业接收海外子公司的从业员、特区接收家务支援人才、外国留学生在护理领域的活跃表现)

三、新成长引擎和地域支撑产业的扶持

⑨ 开展进攻农林水产业(农业委员会·农业生产法人·农业合作社的一体化改革、奶农的流通渠道的多样化、与国内外的价值链的连接、促进出口)

⑩ 健康产业的活性化和高品质保健服务的提供(非医疗保险并用疗养费制度的大幅扩大)

通过以上的措施,日本经济能否确保非单纯的循环经济复苏而是持续的经济增长,将是成长战略的课题。通过第一支和第二支利箭,股市上涨,人们的心情变得明朗起来了。泡沫经济破灭(1991年)以后长时间持续的悲观气氛正在成为过去。

截至到目前,每一次新政权诞生,就会打出号称“成长战略”的政策。但是,这些政策几乎都未超出景气对策和股市对策的范畴。可持续发展的长期增长率、或者说潜在增长率还未出现上升的征兆。其结果只是增加财政支出,让政府债务总额膨胀。

潜在增长率在泡沫经济刚破灭时为5%左右,之后一直处于下降趋势,目前仅在0.5%左右。

要拉高潜在增长率,创新不可缺少。这是因为提高经济的整体生产率需要创新。

关于中长期经济增长,存在“增长会计”的争论。具体如下列的恒等式所示。

△Y/Y=△K/ K+△L/ L+TFP

Y为GDP,△Y为其增量。因此,△Y/ Y为经济增长率。K为资本的投入量,L为劳动力的投入量。K/K为资本投入量的增长,△L/L为劳动投入量的增长,TFP为综合性生产率全要素生产率。

也就是说,经济增长率显示为资本投入量的长期贡献与劳动投入量的增长贡献及生产率的增长贡献的总和。

成长战略以提高恒等式右边3要素的贡献度为目标。

日本的人口,尤其是15 ~64岁之间的人口正在急剧减少。2013年的成长战略中使用了“人口减少社会”这个词语,而2014年修订版的表述则变为“人口急剧减少社会”。这暗示了人口减少进程非常严重,修订版让人感觉到了比1年前更严重的危机感。

劳动投入量若不增长,上述恒等式右边的劳动投入增长带来的贡献度就将变成0,投入量若减少,将导致增长率下降。

为增加资本投入,企业必须活跃设备投资。另外,资本投入时需要成为本金的储蓄,但人口老龄化若进一步发展,老年人将不断领取储蓄,因生产年龄人口的减少,新的储蓄的增加也将放缓。结果,设备投资往往被抑制。

为消除这种负面影响,首先提高生产率事关生死存亡。

多达120页的“成长战略”修订版中,“创新”这个词语出现过40次。另外,“生产率”这个词语也出现了27次。

确保资本投入的增加也正成为战略性需求的课题。事实上,“成长战略”修订版也好,去年版也好,都被当作为“唤起民间设备投资”的战略。

生产年龄人口处于持续急剧减少状况,劳动市场政策、雇用政策/惯例持续依旧如故,劳动投入量将减少,严重拖经济增长后腿。于是,劳动市场改革就成为成长战略的重点项目之一。安倍首相强调“女性闪耀的社会”的原因也在于在发达国家中日本女性的就业率较低,尤其是因生育和育儿而离开职场的女性比例比其他主要国家都要高,几乎在所有的发达国家都已消失的女性就业率中的所谓M字曲线还在日本继续存在。在生产年龄人口整体急剧减少的过程中,女性就业率的上升将可缓解其发展进程。另外,环境变得让上班女性难以发挥自身能力的问题也得到了重视。

在世界经济论坛(World Economic Forum=WEF)的国际性别差异排行版中,日本也属于差异最的一组。“成长战略”中倡导需要将对环境/制度进行整顿,使女性较易就业、可放心把孩子托管出去、育儿和工作两立。再者,提出要实现女性可最大限度地发挥出“潜力”的社会、即“女性闪耀的社会”,努力推动女性管理层的采用。

关于成长会计,不仅是资本、劳动的量,质量的提高也很重要。将资本投入到什么领域、如何培训劳动者才能确保提高质量?若资本和劳动的质量提高了,生产率就能提高、增长率也能上升。

再者,用全球化视角看待成长会计也很重要。这样,通过签订安倍首相于2013年3月3日作出决断参加交涉的环太平洋经济合作协定(TPP)、及与众多国家展开交涉的经济合作协定(EPA),能够使日本经济更加国际化、跨越国界在更广阔的区域内发挥出“规模经济”,并且也能够通过引进外国资本来扩大成长会计中的资本投入的增长。另外,利用与外国资本的竞争带来的刺激,也可活跃国内产业。解决劳动力不足还可引进外国人劳动者、甚至实施移民政策。

归根到底,成长战略的意图是提高、改善成长会计右边的各项数值。

“成长战略”修订版也提出了多项具体数值目标:

① 实现开业率高于停业率,将目前5%左右的开/停业率提高至美国、英国水准的10%程度

② 至2020年前,进入世界银行的商业环境排行榜(布局条件排行榜)发达国家前三

③ 至2020年前,使外国企业的对日投资总额倍增,达到35兆日元

④ 将蓄电池领域目前的市场份额从约10%提高至50%

⑤ 至2030年前,将新车销售中新一代汽车的比率从2013年的23%提高至50 ~70%

⑥ 努力实现农林水产品、食物的出口额从4500亿日倍增至1兆日元

⑦ 将访日外国人游客人数从2013年的1036万人次增加至3000万人次以上

⑧ 使日本人的海外留学生人数从2010年的6万人次倍增至2020年的12万人次

⑨ 未来10年内,使超过10所的大学进入世界大学排行榜前100(目前为5所)

⑩ 在5年内将创新世界排行榜的位次从2012 ~2013年的第5位提升至世界第1位

⑪ 实现世界最高水准的IT社会

⑫ 至2018年前,将贸易整体中FTA的覆盖率从2012年的18.9%提高至70%

但是,日本经济目前所处的情况十分严峻。在很多领域,日本的世界排行名次都在下跌,有很多领域即使比当前倍增,在国际上的相对水准也并不会有明显改善。

比如,对内直接投资就是这种情况。

日本的对内直接投资总额的GDP占比1990年为0.3%,而2000年、2010年则分别为1.1%和3.9%,处于稳健增长中。但是,1990年代以后,东西冷战结束时,跨越国界的直接投资呈现出真正的爆炸式增长。直接投资不仅是资本,生产技术、生产力、经营专门技术知识也随之跨出国界。由此出现了全球化“大分工”。拥有生产力/出口能力的新进国家急剧增加,展开了“大竞争”。接受直接投资的国家为增强成长力、出口能力,展开了大竞争,吸引优质的直接投资。

然后,直接投资总额的全球规模急剧增长,根据UNCTAD的World Investment Report, 2013,世界的整体直接投资总额的世界GDP占比从1990年的9.7%分别上升至2000年的23.3%、2012年的32.2%,是日本的10倍。有争论谈道直接投资接受政策就是发展中国家型的政策,但这个比率在发达国家从1990年的8.8%戏剧性地上升至2000年的22.8%,而日本完全处于下风。

美国的产业近年来充满活力而备受关注,该国也将对内直接投资的GDP占比从1990年的9.4%增加至2000年的28.1%、2012年的26.2%,其是利用国内资本,再加上大规模的外国资本来确保上述的成长会计中的资本投入的增长。德国的对内直接投资总额的GDP占比目前是21.2%,是日本所不能比的。

这样处于下风的日本即使将对内投资总额倍增,在继续保持大大落后于世界平均水平的情况下,以后也将只会是对内投资小国。

第2个典型例子是留学海外的学生人数。日本留学海外大学的学生人数在2004年达到高峰8万2945人后,开始减少,2011年甚至跌落至5万7501人。虽将留学人数增定为目标,但国际上的现状是这样的。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调查显示,世界的留学生人数(留学高中以上的高等教育机构,但不包括未满1年的短期留学)在过去12年增加了一倍,2012年突破了400万人。从国别来看,2012年首位是中国,从2000年的14万人急剧增加到69.4万人。韩国是第三位,有12.3万人,也是从2000年的7万人大幅增加到这个数字。日本处于第十位,从2000年的5.9万人减少到3.3万人。日本脱离了世界流,走向逆流。各国的留学生人数应该会进一步增多吧,而日本即使倍增也难以赶上世界潮流。

在接纳外国人游客方面,日本的排名也靠后。2013年访日外国游客首次突破了1000万人,为史上最多,政府为此欢喜不已,但日本的接纳人数在世界上仅排名27位。德国为3145万人,英国为3117万人,而近邻韩国的人口仅为日本的一半,但接纳的外国人游客数量为1217万人,超过了日本。呼吁观光立国,但若不能冷静接受日本目前的处境,就无法打出战略性政策。

甚至在贸易方面,日本也正在脱离世界潮流。日本一直以来都自以为是“出口立国”、“贸易立国”的国家。但是,这个“自画像”已相当远离现实了。日本在世界出口中所占的出口比例从因日本的出口攻势导致日美贸易摩擦激化的1985年时的接近10%减少到一半的5%左右。

在WEF的出口依存度(出口的GDP占比)国际比较中,日本处于148个国家中的第140位,名次很低。根据世界银行的资料可知,日本的同比率为14.0%,大大落后于世界的平均水平26%,在185个国家当中处于148位。将现状倍增或增加3倍这样的目标,若放在世界环境当中,很难推出有效的政策。

这次的“成长政略”修订版中得到了相应评价的法人税下调也仍残留课题。

日本法人税的实效税率为35.6%(2014年东京的情况),这大大超出了OECD(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成员国的平均水准25.3%和亚洲各国的平均水准22.5%。根据经济产业省于2011年实施的外资企业动向调查,作为进军日本的商业阻碍要素,外资企业举出了高人工成本(回答企业的73%)和税负担(61%)等,只能接受作为商业成本的法人税过高的现实。

“成长战略”修订版中提出将通过数年时间将该法人税率降低至20%程度,并将于2015年4月开始实施2015年度开始的第一弹下调。不过,说是20%程度,也似乎是设想为29%,仅凭此对外国企业无吸引力吧。另外,当前针对法人税下调的财源还是一片白纸。

日本经济研究中心于2014年5月22日发表的“呼唤成长的税制改革提议”中提到,“世界正争先下调法人税,再这样下去日本将会落后于他国”,并提议下调至25%左右。同时还强调“将资本和人才从海外呼唤过来,需要把降低法人税当作加速市场开放的契机”。

“成长战略”修订版所指方向本身是可取的。内外投资者都认可,与去年人们对市场产生失望、股市暴跌的空喊口号式的“成长战略”有所不同。

关于设置战略特区并在特区内实施管制放宽等的“国家战略特区”政策,2013年12月使必要法律生效,2014年3月指定6个区域的特区。还设置了以安倍首相为议长的“特区咨询会议”,出台特区政策。

关于创新推动,强化政府的政策司令塔,整备好相关体制,将截至目前为止各省厅纵向各自推行的政策朝综合一揽子方式推进。具体是将设置在内阁府下的“综合科学技术会议”改组为“综合科学技术·创新会议(CSTI)”,还设置了用于将政府的整体科学技术预算的分配重点化的“预算战略会议”,创建了各省厅横向联动通过推动创新战略性地实施的相关体制。

不过,不管是成长的动力还是实际推动创新的都是民间企业,而让民间企业自由创意则是政府的任务。但无论是去年版还是修订版的“成长战略”构想,都被批评政府过度干涉民间经济活动。

在该点上,可以说管制改革正是最需要的成长战略。安倍首相自身也说道,管制改革是战略的首当其冲的问题。安倍首相在达沃斯论坛上发表的演说中也说了“自己将成为打破管制岩盘的凿岩机的锯齿”,并表明成长战略所需的管制改革将不会设置任何禁区的姿态。

不过,包括农业和医疗,在很多领域业界人士和官僚为维持既得利益表示了强烈抵抗。抵住这些既得利益集团的反对,能够确保使民间较易自由发挥创意的环境到何种程度,则是接下来的课题。

同去年发表战略时让市场(投资者)失望、招致股市下跌不同,这次的情况获得了相应的评价和期待,但股市处于一进一退状态。这是因为大家想弄清岩盘管制改革实际上到底能进行到哪个地步。

民间企业方面也不是依靠政府,而需要自我改革。虽说想增加民间的设备投资,但投资态度仍是消极的。其象征就是企业的手头资金的增加。手头资金多于付息债务的实质无负债企业截至2014年3月占到全体上市公司的53%。在长期通货紧缩的背景下,持续保守财务战略的企业还未转变消极姿态。

成长战略的方向已清楚,但日本经济面临的重要局面是能否扭转1990年代以后持续下降的潜在增长率。

[为日本外交政策论坛特别撰稿。]


Managemented by 佐口尚志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