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第二十三期 ,经济  2015年10月8日

消费增税延期和财政
瞄准2020年度“黑字化”

要点

○摆脱通货紧缩的动作也有助于改善基础收支

○2015年度赤字减半颇有难度,但焦点在下一步

○社会保障费的急剧膨胀比增税延期更严重

伊藤元重(东京大学教授)

伊藤元重(东京大学教授)

由于上调消费税率的延期和解散众议院,经济政策进入了新阶段。关于2年来安倍经济学的评价和选举后的新展望,议论已经开始了。这里笔者想从财政健全化的视点整理相关论点。

*** ***

关于财政健全化,存在基础财政收支(Primary Balance)目标。将按照国内生产总值(GDP)比看到的赤字至2015年度比2010年度减半,到2020年度前实现黑字化。这是安倍晋三内阁截至目前提出的目标。

图表表示7月份经济财政内阁咨问大会提出的《关于中长期经济财政的估算》中基础收入的预算。在当时那个估算时间点,2015年度目标预计可以实现。不过因是以消费税率上调至10%为前提进行的估算,需要分析消费税率上调延期的影响。

这个基础收支目标也是2010年时由民主党政权提出的政策。安倍内阁沿用了该目标。通过图标可知,截至民主党政权时代的2012年度,赤字几乎未缩小。而安倍内阁以来则进入明显改善局面。

这个变化与摆脱通货紧缩有着密切关系。在通货紧缩的背景下,要实现财政健全化非常难。在通货紧缩的背景下,税收将缩小。即便这样,若真想改善收支,需要下很大决心削减岁出或增税。但是,在景气低迷的通货紧缩状态下,要执行上述措施在政治上极其有难度。

也可以说,已找到摆脱通货紧缩道路的安倍内阁实际上同时打开了通向财政健全化的入口。安倍内阁上台前的2012年度的财政状况从一般会计岁入(预算阶段)来看,出现了公债发行44.2兆日元超过了税收42.3兆日元的异常事态。安倍内阁的最初2年,这个事态将消除。从14年度预算来看,税收提高至50兆日元,公债发行徘徊在41.3兆日元。预测税收将超出预期,因此决算数字将会得到进一步改善。

*** ***

不仅仅是摆脱通货紧缩,今年4月份消费税上调至8%的成果也很大。决定上调消费税率的是安倍内阁上台前的自民党、公明党和民主党三党达成的一致同意,而转为执行消费税率上调后,在安倍内阁的领导下,更是通过2013年射出的财政出动和金融缓和两支箭,实施了彻底的经济刺激政策。

有位经济学家说,2013年放出了过于华丽的烟火,因此最终2014年的经济指标惨不忍睹。对安倍经济学的过度期待导致大家滋生了“自己并未享受到恩惠”的失望情绪。7〜9月期的GDP快报值比预期都要差,也加重了大家的失望情绪。

不过,与2013年的1〜9月份的平均值相比,2014年的1〜9月份的平均值让GDP的水准提高了,这也是事实。并非负增长。若能冷静地看待目前的经济状况,明年以后的经济也并非不能拥有光明未来的可能。

如今的日本经济处于非常不平衡状态。企业业绩处于过去最高水准。尽管如此,投资未如期增长。雇用水准也接近圆满,雇佣者报酬的上涨为过去17年最高水平。即便如此,薪酬上涨赶不上物价上涨,实质薪酬持续在下降。

但是,这很大程度上也是由于受到消费税上调这个暂时性要素的影响,可以期待不久薪酬上涨将赶上物价上涨。

企业业绩与雇用的坚挺该如何联系上消费与投资的增加呢?这将成为活跃当前日本经济的重要关键点。许多专家在选举后指出了加速成长战略的重要性。确实如此。还有,如果让企业业绩的改善和薪酬上涨走上良性循环的话,其效果也会很大的。

*** ***

那么在这个背景下,选举后的财政健全化战略将何去何从呢?

这里应对2015年度和2020年度的目标将备受关注。因税率上调延期,2015年度目标的实现形势变得靠不住了。即使这样,通过岁出的重新制定和税收的提高,也并非不可能实现。只不过其重要性从2015年度目标转移至了2020年度目标上罢了。

这是2010年6月的民主党政权时代设定的目标。至今已过4年了,从当时看到的截至2015年度的射程,按现在来说,相比2015年度目标,更靠近2020年度目标了。作为政策目标,与赤字减半相比较,黑字化是更重要的目标。

如图所示,根据今年7月份的估算,即使搭上了安倍经济学的成长方案,在2020年度阶段仍将残留GDP占比1.8%左右的赤字。若继续成长,能够期待相当程度的税收增长。即便如此还是很难填补由于快速的少子老龄化而增加的社会保障费。这就是这个图表传递的信息。

怎么理解这条信息?笔者是这么考虑的。当前力求真正实现2015年度赤字前减半。在此基础上,尽快讨论更进一步的社会保障改革等岁出的重新制定,若有需要,讨论追加增税。

笔者考虑到,由于这次的税率上调延期,应该更改为下述的解释。应当将实现2020年度的黑字化目标的道路更具体化。为此,重新制定以社会保障改革为支柱的岁出计划。无需降下15年度目标的旗帜,但将2020年度目标的实施具体化更具有重要性。

2017年4月,消费税率将上涨至10%。由于税率上调延期将导致税收锐减,但对2020年度的目标无影响。基础财政收支为除去国债费的岁入与岁出的差额,这个时间点上如消费税率上涨,延期也没有关系。

为了财政健全化,彻底重新制定岁出计划、通过摆脱通货紧缩与成长带来稳定的税收扩大、以及通过增税确保税收,这三者缺一不可。消费税率的上调延迟了,但在2017年税率再次上调之际,不附带景气条款,因此希望在该时间点上无误地上调税率。在此基础上,要求更进一步强化岁出的重新制定。

由于上调延期,一年半的2%消费税,将导致税收出现8兆日元左右的惨重损失。不过,如何应对每年膨胀至1兆日元规模的社会保障费,相比起来问题更严重。

不少人认为,由于税率上调延期,国债利息将立马暴涨。因为日本银行购买了大量的国债。不过我不认为日本银行的本意是为了阻止来自国债市场的压力,但结果是事实上也给政府的财政健全方案带来一定的富余时间。此次大选后,希望开始关于社会保障改革的真正讨论,使其能彰显出岁出抑制带来的效果。

 [译自《日本经济新闻朝刊》2014年12月04日27页,本文经日本经济新闻社同意翻译转载。]


Managemented by 佐口尚志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