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第二十六期 ,经济  2016年5月20日

提言“日本参加亚投行(AIIB)的前提条件:
斟酌和研讨中方意图”

思考和平与安全经济学者协会(ESP)
2015年5月22日

我们思考和平与安全经济学者协会(ESP)就中国主导的亚洲基础设施开发银行(亚投行)以发展中国家为主构筑自己的基础设施,具有值得国际社会应该表示欢迎的潜在性,对此我们予以一定的评价。因为中国利用不断扩大的经济实力、金融力量在多国间的框架中,建设亚洲基础设施这个国际公共财产的话,是值得肯定和期待的。但是,另一方面,也有意见表示担忧中国是否是为了在亚洲扩大经济和政治影响力而利用亚投行,或者是否是通过建设亚投行向世界银行以及亚洲开发银行等既存的国际金融机关发起挑战?我们认为,日本应该在认真地斟酌中国的意图的基础上,研究和判断是否参加亚投行。也就是,如果中国抑制以自我为中心的政策,重视向国际社会提供公共财产付出有价值的行动的话,那么日本今后就应该考虑参加亚投行。因为,如果日本参加的话,能强化管理,提升基础设施事业的水准和质量,能提高促使中国和国际社会融合的可能性。但是,如果中国将亚投行定位在以中国为本的国际金融机关的话,就算日本参加,不能指望实现管理的透明以及提升基础设施事业的标准和质量,那么日本参加亚投行的意义就不大。在这个场合下,日本应该从亚投行的外部,敦促亚投行和既存的世界银行和亚洲开发银行进行协调。

*该提言的参加人员有荒川博人、岩田昌征、石见彻、河合正弘、小坂弘行、小岛明、铃木淑夫、早房长治、牧野义司、宫崎勇、八牧浩之、山田厚史。总结人为河合正弘。

**本提言的参加者根据2014年11月至2015年5月举行的共计4次研讨会编撰而成。在研讨会中,有机会与日本财务省国际局长浅川雅浅川雅嗣有交换意见,同时河合在北京对中国财政部的干部(国际经济关系司和国际财金合作司的各司长)以及对亚投行多边临时秘书处的相关人员进行了采访。本提言的基础的研究活动得到笹川财团的赞助。但是,该财团对提言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谨在此处对上述外部讲师以及相关人员、笹川和平财团表示感谢。

思考和平与安全经济学者协会 (ESP)

提言概要

  1. 中国主导的亚投行本着以发展中国家为主,为建设自己的基础设施为目的,具有值得国际社会应该表示欢迎的潜在性质。因为中国利用不断扩大的经济实力、金融力量,在多国间的框架中,为构建亚洲基础设施这个国际公共财产的话,是值得肯定和期待的。
  2. 但是,另一方面,也有意见表示担忧中国是否是利用亚投目来在亚洲扩大经济和政治影响力,或者是否是通过建设亚投行向世界银行以及亚洲开发银行等既存的国际金融机构发起挑战?
  3. 日本和美国指出了亚投行的一些问题,即是否实现了具有公正而且透明性的高度管理、中国是否考虑了基础设施本身给环境、居民以及社会造成的影响(安全防御)、持续偿还债务等方面,能否根据国际上确立的标准进行运营组织。
  4. 作为没有参与亚投行协定谈判的日本,应该根据57个国家的谈判结果,研究是否参加亚投行。在研究之际,需要考虑一下问题。

(1) 要看清亚投行致力于建设成什么样的亚洲,其理念和宗旨是否和日本的基本想法一致?尤其是中国通过亚投行提供国际公共财产,是为了向亚洲乃至国际社会的繁荣和稳定做贡献,还是为了扩大地理和政治影响力的经济圈,来追求以本国为中心的经济和外交政策?

(2) 各国向亚投行提供资金的比例达到怎样一个平衡标准,中国等一国的发言权是否过大,今后日本如果要参加亚投行,是否能确保对管理以及安全防御的作法有影响力的发言权?

(3) 是否常设理事会,该理事会是否设置在亚投行总部北京?该理事会能否持有最大程度的权力机关,尤其是否至少具备主要的个别基础设施融资项目(以及理事会认为重要的项目)的审议权,是否具有决定和否决权?

(4) 亚投行将环境以及社会标准设定在什么高度?如果标准达不到国际标准,如何应对环境和社会风险?

(5) 亚投行是否有准备如何和世界银行以及亚洲开发银行等既有国际金融机关协调融资(特别是同一项目按照一定比例共同分担融资)?

  1. 同时日本也应该对亚洲基础银行出台的改革方案进行支援。

(1) 简化事务手续短缩融资时间。

(2) 为扩大基础设施融资,统一了常规的资本财源和亚洲开发基金,还要进一步将增资纳入视野。

(3) 反映新兴国家成长的经济力量,渐渐地重新审视加盟国家间的出资和发言权分配。

  1. 日本站在对亚洲基础设施具有重大责任的立场。如果中国重视采取行动提供国际公共财产,同时日本在内部能够将其变得往良好方向发展的金融机关的话,日本应该参加亚投行。如果不是上述情况,日本应该在外部敦促亚投行作为国际金融机关往好方向发展。

Managemented by 佐口尚志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