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第二十五期 ,经济  2016年5月30日

剖析安倍经济学第2阶段的全貌

从第2次安倍晋三政权诞生以前就一直大声主张大规模金融量化宽松的必要性,参与安倍经济学起草的山本幸三众议院议员。也是议员联盟“安倍经济学成功会”会长的山本在听到9月24日公布的安倍经济学第2阶段后大为吃惊,表示了愤怒。

政策列表中“金融政策”的表述等消失了,第2阶段的内容简直犹如晴天霹雳。永田町的相关人员认为,主导安倍政权经济政策的智囊团已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被踢出制定作业的景气恢复派

安倍首相的亲信世耕弘成内阁官房副长官如下说明内情。政策的出台,原则上是首相与秘书官们交换意见,最后由首相决定,这种形式没有变化。不过,在以前的安倍经济学的金融政策等方面,会听取内阁官房参与的本田悦朗和滨田宏一等人的意见,但这次的新安倍经济学重视其他方面。

本田等人被聘请为“安倍经济学成功会”的学习会讲师,与山本关系亲密。也就是说,本田和山本这些景气恢复派似乎已被踢出安倍经济学第2阶段的制定作业。

造成这种状况的最大原因可考虑为,官邸方对景气恢复派倡导的金融量化宽松政策的效果期待值在降低。日本银行主导的异次元量化宽松确实制造出了日元贬值→大企业收益扩大→股票上涨的潮流,但并未达到下一步的真正薪资上涨→消费扩大的良好循环。

甚至中小企业和低收入阶层大大受到了日元贬值导致的进口物价上涨的恶性影响,支出减少,收益增加和股票上涨的恩惠偏向于大企业和高收入者。受到这种舆论批评,以明年夏天的参议院选举胜利为最大目标的安倍政权不得不修改轨道。

实际上,从官邸的相关人员出可以听到如下言论。如是因中国风险扩大而导致日元快速升值,则另当别论,但兑换水准如今处于最合适状态。不期待更大力度的金融量化宽松。世耕谈道,大规模金融量化宽松等最初的安倍经济学也包含在第2阶段中,但官邸也确实调低其优先次序。

更加强烈地要求已尝到甜头的经济界

取而代之新纳入的是新第2支箭(育儿支援)和新第3支箭(看护等社会保障)(右页下方的图片)。

 

作为政策通而为人熟知的前内阁官房副长官加藤胜信就任新设的一亿总活跃担当相,成为该领域的司令塔。他将向国会提交10月内成立一亿总活跃国民会议、11月末前总结紧急对策、2016年初夏总结一亿总活跃计划的制度修改方案。

政策列表的具体化是未来工作,但总结官邸和霞关的话语,可预测下列内容。在育儿支援方面,完备针对单亲家庭的儿童抚养补贴和支援儿童的学习、创造居住场所等已在厚生劳动省的审议会上展开讨论的内容写在了列表上。

财源方案以雇佣保险和基金的活用为中心。从2016年度开始探讨下调保险费率及增加事业主对同保险中的育儿支援等的缴纳负担额。正在计划积极呼吁企业向已设置的“儿童的未来支援基金”捐款。

新第3支箭中也打出了消灭每年10万规模的看护离职人员的方针。当初也有报道还纳入了特殊养护老人院的增设计划,但目前很明显已热潮退却。如追加增设计划,国库负担加重将不可避免,但安倍政权尚无维持该计划的财源计划。因为安倍首相对消费税上调至10%以上持谨慎态度。

看护领域取而代之成为支柱的是无需财源的“工作方式改革”。厚生省已探讨了看护休业制度的修改方案,如将分割获取变为可能,而除此之外,安倍政权还考虑将强烈呼吁企业构建可边看护边工作的劳动时间制度。

 

为促进企业的设备投资扩大,首相和经济内阁官僚及经济团体代表相互交谈的“官民对话”于10月启动。为防止看护离职的工作方式改革也将在此作讨论。将使大企业受惠于日本贬值导致的收益扩大和股票上涨,作为回报通过政劳使会议要求其提高薪资和扩大雇佣的政治手法作为老套手法的安倍政权。在第2阶段,要求对投资扩大和育儿支援、看护离职防止对策给予配合,同时经济界也试图要求与此相对应的规制放宽。

在传统的安倍经济学里,与景气恢复派并肩前行的智囊团-经济产业省,在第2阶段中继续位居主力。其主力部队是经济产业政策局再生课。今年8月成立新产业构造部会,在此推进针对新第1支箭(强力经济=生产性革命投资)的装子弹作业。

具体是讨论IOT(产品的网络化)、海量数据和人工智能方式的产业改革及附加值战略。通过官民对话,从经济界吸取规制放宽和相关规制体系重申的迫切期望,为实现全自动驾驶车而全面考虑修订道路交通法。

经济产业省产业再生课课长井上博雄谈道:“通过向企业表明预测,创造有利于投资的环境”。关于旧第3支箭-规制放宽方式的成长战略,经济产业省正将其定位为残留课题。

意图在于提高供给能力和转换“强者优待”政策

新第1支箭-“强力经济”打出了名目GDP(国内生产总值)600兆日元的目标,但这只不过是安倍政权原来作为目标的名目GDP增长率3%的另一种说法。3%增长率如能持续,2020年前后GDP正好达到600兆日元。

如上图所示,GDP成长率可分解为“人均生产性增长率”加上“劳动人口增长率”。如将生产性革命投资考虑为前者,育儿支援(女性的劳动参加扩大)和零看护离职人员考虑为后者,第2阶段的意图在于供给能力的提高就很清楚了。再者,通过育儿和看护支援,模糊“安倍经济学是以大企业和富裕阶层为中心的政策”的批判也可以说是第2阶段的特征。

[译自《东洋经济》2015年10月31日刊,本文经东洋经济新报社同意翻译转载。]


Managemented by 佐口尚志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