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第二十八期 ,经济  2017年1月28日

自由贸易的意义
持续通商谈判将开辟新道路 ― 将人、物和钱区别开来

<要点 >

  • 避免人、物和钱的国际化一股脑的议论
  • 贸易自由化的动向越明显,反弹就越大
  • 从历史上来看,保护主义不会引导出号偏袒的结果

伊藤元重 (学习院大学教授)

“我们自己向外国要求劳动力。但是来的确是人。”这是瑞士的作家就外国人劳动力做出的评语。若仅考虑作为生产要素的劳动力,从海外引进廉价劳动力看似合理,却涉及了家人、宗教、文化和犯罪等各种人的要素,出现了众

多难题。

美国总统大选候选人特朗普的发言、决定脱欧的英国国民投票等,反全球化浪潮的声音越来越大。不过,如细看内容,就会发现移民和难民等有关跨越国界的人口迁移等问题占了多数。

全球化指的是人、物、钱、企业和信息等各种要素跨越国界进行迁移的过程。若是这么定义,议论就会太笼统了。物的交易-贸易自由化和全球化热钱的活动活跃化在经济学上是完全不同的现象。

即便是强烈主张人们更偏好贸易自由化的固执自由贸易论者的学者,也有不少人认为全球化热钱的动向需要某种限制。更何况在讨论处于当今的全球化议论中心的人口迁移的是非时,牵涉了与贸易自由论不同维度的各种论点。

另一方面,在讨论环太平洋经济合作协定(TPP)等经济合作协定(EPA)的是非时,多一股脑讨论人、物和钱等的国际化。本来物的国际化-贸易自由化应当是议论中心的EPA也被卷入了赞成还是法对“全球化”的笼统议论当中。

*** ***

    冷静的议论不是炫耀“全球化”这个魔法词语,而需要就“贸易自由化”、“金融的国际化”和“人口迁移”等问题,分别进行正确的议论。关于TPP等EPA,毫无疑问最重要的部分是涉及“贸易自由化”的问题。

    在贸易中,相比管制的贸易,人们更偏好自由化的贸易。可以说,从学问的潮流来看,得出了这种结果。

    亚当·斯密的《国富论》是为了批判当时的保护主义-重商主义而写出的。从中诞生了分工的利益、比较优势和消费者主权等现代自由贸易论的理论构成。将落后国家主导的本国产业保护正当化的约翰·穆勒和弗里德里希·李斯特倡导的幼稚产业保护的理论,即使部分内容存在正当性,最终也没能成为颠覆自由贸易的势力。

贸易自由化带来的好处

・确保石油和铁矿石等在国内无法购买到的物品

・发展中国家摆脱贫困需要贸易的力量

・由于比较优势,能够使生产实现效率化

・向海外出口可以发挥规模经济的优点

・生产资料等的进口具有技术扩散效应

・通过与进口产品的竞争,可加快产业内的新陈代谢(好处效应)

・通过扩大进口产品,能够购买到廉价商品,有利于消费者

・通过有效利用国际分工,能够提高经济增长率

・通过国际竞争的压力,能够牵制国内的独占和垄断

    在1980年代的贸易摩擦背景中产生的战略性贸易政策论也没能成为颠覆贸易自由化正当性的势力。当时某位研究者称“由于贸易摩擦相继产生了各种新型保护主义,但为显示在这个过程中相比保护贸易,人们更偏好贸易自由化,正在推进贸易理论的精细化”。

    如整理为何人们更偏好贸易自由化的理论根据,就可以举出很多例子,包括斯密时代尚未有的新论点。如要展示所有的论点,需要一大本著作。表格列举了我首先想到的贸易自由化的有利项目。

    正如将贸易自由化正当化议论的多样性一样,要求贸易规制的保护主义也出现了各种声音。让我举几个1990年代开始在世界盛行的涉及反全球化的人的议论吧。

    主张“廉价商品从发展中国家涌入,正威胁着自己的雇用”的发达国家的工会会员们,主张“跨国企业正在发展中国家榨取劳动者的血汗”、“由于全球化,环境正遭到破坏”的人们,主张“由于全球化,本国的主权和价值正在被侵犯”的人们,及不断地批判“全球化经济原本就是市场经济以奇怪方式蔓延到全世界的产物”的社会主义者的余党等,实际上存在着各种声音。如今也没有改变。

    全球化的浪潮越强烈,“反对全球化”的锦旗就越容易聚集众多的人。

*** ***

    贸易自由化论和保护贸易论是光与影,或者作用与反作用的关系。若越要试图强化贸易自由化的动向,反对其的声音就会越大。人类更希望维持现状,具有警惕新动向的倾向。这也是行动经济学等指出的内容。保护主义的多数议论听起来像是不想改变现状。

   若贸易自由化的动向变明显,作为其反作用的保护主义的声音就会变大。1980年代到90年代,在关税及贸易总协定(GATT)的乌拉圭回合上讨论大米的自由化时,国会一致通过“不要让一颗大米进入日本”就是一个代表例子。TPP交涉越深入,反对的声音也会越大。作为政治家无法忽视这种声音。

    反对贸易自由化的声音越大,社会的动向就有可能大大改变。过去的经历表明,这种保护主义浪潮绝不会给大家带来好结果。

    大家都知道,在1930年代的经济不景气中,集团经济化等保护主义政策让世界经济更加混乱。各国在反省后,于战后成立了GATT。也就是世界贸易组织(WTO)的前身。

  通过GATT指导的贸易自由化,日本和德国等发达国家实现了快速经济增长。而当初未参与这个贸易自由化的大多数发展中国家完全没有得到经济增长的恩惠。保护主义性政策抹杀了经济增长的力量。最早发现这种恩惠的是韩国和台湾等亚洲国家。看到这些国家的成功,慢慢地有更多的发展中国家提出贸易自由化,促进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增长。

    但是,贸易自由化越进行,作为其反作用的保护主义也就越明显。自1970年代开始困扰日本的日美和日欧贸易摩擦留下了保护主义导致充满各种矛盾的制度歪曲的教训。已决定脱离EU的英国,如果以贸易和直接投资的限制的形式发展,将面临巨大的损失。

*** ***

    该如何抑制保护主义,并推进贸易自由化呢?为此什么会有效呢?很遗憾,没有奇技,也没有魔法。只能通过正攻法坚持不懈地促进贸易自由化。某位研究学者说过“通商谈判就好像踩脚踏车”。这意味着停止踩踏,就会跌倒。

    也就是说,重要的是坚持不懈地推进自由化。不仅TPP交涉本身很重要,由此农业改革等得以进行,甚至与EU的EPA、中日韩自由贸易协定(ETA)及东亚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RCEP)等的谈判出现反弹也值得期待。

   假如TPP由于美国的政治而崩溃,其他的交涉动向也会受到影响。万一真的出现这些影响,WTO或是EPA将寻找下一个机会,坚持不懈地推进自由化。只能走这条道路。

 [译自《日本经济新闻朝刊》2016年8月24日26页,本文经日本经济新闻社同意翻译转载。]


Managemented by 佐口尚志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