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第三十期 ,经济  2017年4月13日

日美贸易摩擦能否避免?
绝不畏惧要求,始终坚持正论
绝对避免进口数量义务

〈要点〉

  • 通过经济对话实现自由贸易和投资促进主张
  • 日本必须尽快重审薄弱环节-农业保护
  • 只要有日美FTA的邀请,日本就不得不接受

木村福成(庆应义塾大学教授)

特朗普政权上台以来已过去一个多月。其理论体系不明确的政治手法不仅给美国,还给整个世界带来了很大的不确定性。

尤其是关于国际通商政策,仍有众多不稳定要素尚未解决。不久前特朗普刚表明将脱离环太平洋经济合作协定(TPP),人们非常担心其无视战后70年间构筑的基于世界贸易组织(WTO)的无差别原则和关税约定的言行。

在2月份安倍晋三首相访美之际,新确定了以麻生太郎副总理和美国副总统彭斯为首的“日美经济对话”。设置不被美国总统的个人言论牵着鼻子走,也许能够坐下来谈谈的次级对话是一个很大的进步。但是,目前基本上不明确到底对方会说什么。

在该对话中,关于国际通商政策,日本应完成的目标已很清楚。具体说就是,坚持主张自由贸易和投资的促进、制定有效活用企业全球价值链(GVC)的国际规则的推进。

面对提出无理要求的对手,急于当场摆脱窘困正中对方的下怀。日本需尽可能地坚持正论,至少能够与对方握手言和,避免更大的损失。因此,日本自身也必须洁身自好。


保护主义是一个很严重的时代错误。特朗普氏脑中所想的是,瑞士日内瓦高等国际关系及发展研究院理查德·鲍德温(Richard Baldwin)教授所提倡的“第1分解”,即所谓主体为产业单位的国际分工和产业间贸易、1980年代以前的世界,又或是发达国家也征收高额关税的1960年代以前的世界。

如今我们生活在“第2分解”,即生产工程和任务(作业)单位出现国际分工的世界。得到信息通信技术革命的支持,伴随已实现全球化的企业活动,不仅是物品,创意、专业知识、投资和人材培养等各种要素也跨越国境随之而来。因此,零关税就变得理所当然,进而要求超越零关税的贸易和投资的自由化,并需要更深层次的国际规则。

目前,美国经济碰巧处于景气状态,失业率也时隔多年出现了4%多的低水准。在这种背景下,应对技术创新和国际化竞争条件的变化,如何顺利实现产业调整,培养符合新时代的人力资源,培育有竞争力且可创造雇佣的服务产业正成为课题。

威胁个别企业,让其放弃在墨西哥建设新工厂,试图确保美国国内的雇用,这项措施是一个很大的错误。毫无疑问,这将剥夺企业的国际竞争力,使消费者被迫购买高价产品。另外还会拖延必要的产业调整,甚至让美国经济和世界经济的增长减速。问题是,这些负面效应只会慢慢浮出表面,很难立即认识到政策的错误。


美国有可能向日本提出的是哪些要求呢?一个估计是消除汇兑操作导致的美国贸易赤字。在这点上,将日本与其他的对美贸易黑字国家混为一谈并非出于本意。近年来日本并未介入外汇市场。国际一致同意的协调性金融缓和得到了发展,但同时其他国家也在实施。另外,现实中,自2013年以后,即使日元对美元汇率在减价,日本对世界的出口也基本没有增长。

说起来,应宏观理解世界的贸易和经常收支而非过分强调两国间的贸易平衡,在过去的日美结构协议中就曾频频被议论。将外汇问题与国际通商政策区别看待极其重要。

接下来是汽车问题。就像日本车在美国市场卖得好那样,美国也想在日本卖美国车。因此,美国厂商必须制造有魅力的汽车,全力开展营业活动,向日本的消费者宣传美国车的优势。日本人对美国车的印象不怎么好。但是,日本很少见的跑车和越野车等可能也有畅销车种。

德国车等通过产品差別化,在一定程度上成功渗透入市场。美国首先应该加强自己的营业活动,也可以探讨下如何支援营业活动。但是,美国的汽车相关行业团体中仍有人即使不合理也要大喊大叫。就像曾经的半导体事例,绝不能承担进口数量义务。

然后是农业。关于农业,基本上日本方面也有问题。关税等国境措施方式的农业保护,在进行多方贸易交涉“乌克兰回合”之际,应当切换为国内补助金。

在TPP交涉中,有关在WTO中做出的约定和大大超过目前的自由贸易协定(FTA)中的关税废除率的95%的品种,日本做出了废除关税的约定。即便这样,与其他11国的废除率为99%以上相比,实在是相形见绌。

享受他国的贸易和投资的自由化、充分利用GVC的日本,不可能一直坚持上一个时代的贸易壁垒。目前有关农业的国内改革已初现前进征兆,但应该彻底重审农业保护的政策体系。


日美经济对话很有可能发展成为日美FTA。日本需不放弃并保留TPP的芽,但同时只要接到FTA交涉的邀请,也将不得不接受吧。

回想起二十多年前的日美结构协议的苦涩记忆,仍有日本人恐惧与美国的交涉。但是现在我们所处的环境与以前有所不同。日本方面虽然存在农业保护这种显著问题,但在与美国的长期对话中,服务部门的自由化和流通的限制缓和等课题,在很大程度上得到了解决。

另一方面,日本的对外直接投资余额的三分之一是针对美国的(参照图表)。结果,在美国国内创造出了很多雇用。鉴于这些事实,除了美国针对日本的不合理要求,应该仅限于某些方面。

两国间存在的贸易壁垒,除了几个产业以外,基本上没有留下来。因此,废除关税等贸易壁垒的经济效应相当有限。反过来看,日美FTA的意义应该在于传达促进自由贸易和投资的重要性,以及提出新的国际规则的制作原型。

如今展望世界,高声主张推进自由贸易和投资的地区只有包括东北亚和东南在内亚的东亚。我们通过积极活用企业全球价值链(GVC),促进了新兴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增长,也维持了发达国家的雇用。在日美经济对话中,日本也必须不畏惧并坚持全球化的好处。

还有,妥协于目前交涉中的日本与欧盟(EU)的经济合作協定(EPA)以及东亚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RCEP),也许会成为将美国拉回正论的一个契机。

 [译自《日本经济新闻朝刊》2017年3月6日15页,本文经日本经济新闻社同意翻译转载。]


Managemented by 佐口尚志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