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第三十期 ,经济  2017年4月17日

制定重视经济质量和持续性的
“超越GDP”指标的动向

小岛 明

日本国内生产总值(GDP)的制定标准从2016年12月公布的第2次速报值起有所更新,在此影响下,预计GDP将上调3%,即增加15兆日元以上。政府强调“新三支箭”的目标之一是到2020年将名义GDP提高到600兆日元(2014年度为486兆6000亿日元)。虽然达成这个目标比较困难,但修订GDP计算标准的计划将成为达成上述目标的有利条件。

不过,GDP标准的修订并不是随意性的。5年1次的修订时机原本就是既定方针,而修订的重点,即将企业的设备投资算入GDP这一内容遵循了2008年修订的国际标准。美国和德国已经分别在2013年、2014年过渡到了新标准。在新标准之下,美国2002年至2012年的GDP实际增加了3.0%-3.6%。根据内阁府的推算,日本2001年至2012年的名义GDP也将增加3%以上。

依旧持续的GDP竞争和迫切需要探索“超越GDP”的经济变化现实

一直密切关注“超越GDP指标”制定动向的元立教大学教授福岛清彦表示,GDP这一概念的起源可以追溯到17世纪的英国。英国先于欧洲各国形成了统一的国民国家,并与荷兰及法国等周边国家战事不断。英国国王需要了解自己国家的经济实力以此作为开战的基础,于是命令威廉·配第推算本国的经济生产总值。配第将自己开发的计算国家经济规模的手法称为“政治算数”。正如配第的命名所示,GDP是基于政治目的的国力计算。国王赋予配第使命的目的并非统计经济情况,而是为了把握各阶层的收入和纳税能力,为下一次战争做好准备。福岛指出,表示统计的“statistics”与表示国家的“state”本是同一语源,因此统计原本指的是,与国家相关的,尤其是与税收相关的数据(《日本经济质量世界第一的原因何在:联合国的超越GDP指标告诉你什么是真正的富裕》,2016年,PHP新书)。

现代的GDP诞生于20世纪30年代的全球经济大萧条时期。当时的美国总统罗斯福认为,要使美国摆脱经济萧条,需要确切了解整个国家的经济情况,于是委托此后获得了诺贝尔经济学奖的西蒙·库兹涅茨进行推算。世界上第一个国民收入统计(GNP)由此在1934年问世。由此诞生的GDP(GNP)统计此后与凯恩斯理论相结合,促进了战后世界经济的发展。其结果就是,GDP作为衡量工业化国家经济健全及强大的指标,成为了各国在政策及政治上尤为重要的战略指标,并一直延续至今。

然而,在世界从工业化国家时代向服务化、信息化的后工业化国家时代过渡的现在,无论是GDP还是GNP,都已无法全面反映实际的经济情况。尽管如此,与其他国家相比,中国,以及安倍政权下的日本似乎依然十分重视GDP,并将其作为重要的战略目标

让我们总结一下全球关于GDP方面的讨论。首先我们来关注2007年的伊斯坦布尔宣言。说起该宣言,大家都知道次年2008年提出的器官移植与器官移植旅游宣言。然而于此同时,欧盟(EU),经济合作与开发组织(OECD)及美国民间团体等27个组织和30多名个人参与了有关GDP的讨论,由此提出的宣言预示着有关GDP的讨论迎来了重要转机。宣言向全球专家呼吁,“要制定出超越GDP,能够体现出社会进步、福利及其长期进化的更高质量信息”。对此,当时的法国总统萨科齐请求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教授约瑟夫·斯蒂格里茨探讨“代替GDP的新统计指标”。斯蒂格里茨号召全球24位有识之士共同探讨“超越GDP”,并于2009年9月发表了《斯蒂格里茨报告》(日语书名为《衡量生活品质:超越经济增长率的幸福指数提议》福岛译,金融财政事情研究会出版)。在该报告的前言中,萨科齐指出:“如果我们不想让自己及子孙在未来面对因金融、经济、社会及环境灾害而变得千疮百孔的世界,我们就必须改变我们生活、消费以及生产方式。我们必须改变支配社会组织及公共政策的各种标准。前路还有重大的革命在等待我们。”。

联合国已经在超越GDP标准开发上有所行动

2011年4月的联合国大会专门抽出1天时间召开了开发超越GDP标准的研讨会。在研讨会上,与会者们讨论了斯蒂格利茨报告,全会一致通过了决议,请求联合国统计局开发新的统计指标。

2012年6月联合国首次公开GDP统计新标准。这其中,20个国家从1990年至2008年的3类资本(人力资本,制造资本和天然资本)的总量被算入GDP,另外除了每年的经济增长率,经济的持续发展能力也被重视起来。经合组织(OECD)也指出,“除了经济增长,对福利厚生的改善和增加可持续发展方面的政策也必不可少”,并由此呼吁在GDP的规模以外,应努力改善测算福利厚生发展程度的环境质量、健康状态、工作与生活的平衡(自由时间等)等11个指标(2015年版《生活质量报告》)。

超越GDP的讨论正不断扩大。这是因为适合工业化国家的GDP和GNP指标在21世纪的后工业化社会,已经无法完全反映信息·服务化经济以及快速的技术革新而带来的经济·社会结构变化,重视环境等价值观变化的一系列新现实。

英国曼彻斯特大学教授戴安娜·科伊尔将GDP无法衡量的现实列举为①由于产品的多功能化·多样化,及供应链中国际分工的进展,除了国内生产之外,在国际分工中的附加价值能否被确保,②产品·服务的品质提升和消费者满意度的提升,③与气候变动、人口变动、资源枯竭等密切相关的经济存续度和可持续发展度(戴安娜·科伊尔《GDP:一部简短而深情的历史》2015年,普林斯顿大学出版)。

日本由于通货紧缩,名义GDP依然停留在20多年前的水平,经济情况持续处于基本没有增长的停滞状态。由于日本一直以来的经济体制,类似英国脱欧等国外因素对日本的影响会比其他国家强烈很多,而安倍的经济政策虽然对外宣称有所成功,但大规模的刺激需求政策仍在不断上演,潜在增长率迟迟没有增加,仅仅徘徊在0.5%左右,持续的“GDP停滞”引发的问题为数众多。而于此同时,日本在超越GDP的国际性讨论中落伍其实也是一个问题。尽管欧盟因为英国脱欧而摇摆,但欧盟2020年战略已经按照斯蒂格利茨报告制定并开始实施。于2010年3月通过的欧盟2020年战略,在32页的战略文件中一次都未提及GDP的表达就是一个明显的象征。

[为日本外交政策论坛特别撰稿。]


Managemented by 佐口尚志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