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编者按档案

编者按
编者按  2017年8月16日

纵观人口预测

小峰 隆夫(大正大学地域创生学部教授)

国立社会保障・人口问题研究所每5年一次估算日本将来的人进口发展动向。2017年4月发表了最新人口估算。该估算可以成为展望今后日本的经济、社会、地域在将来发展状况的基础资料。 人口的变化 根据该人口估算,可以总结出今后人口变化的四个特征。虽然都是以往被指出的特征,根据最新的信息,再次进行再次确认。此外,在人口估算中,关于出生率和死亡率各分为“低位”“中位”“高位”三种情况,下面就“出生率和死亡率的中位”的估算进行考察。 第一个特征是总人口的减少。日本人口自2008年开始进入减少阶段,今后也会继续减少。根据此次估算,2015年的日本人口为1亿2709万人,在2053年将低于1亿人,到50年后的2065年将减少到8808万人。 第二个特征是持续少子化。在讨论人口时,惯例是将整个人口划分为“年少人口(14岁以下)”“生产年龄人口(15~64岁)”“老龄人口”(65岁以上)”这三个年龄段。少子化动向具体体现于年少人口的减少。根据此次估算,年少人口从2015年的1595万人到2065年将降低到898万人。 少子化的动向根据出生率来估算。根据此次估算,出生率和2015年的1.45基本没有大改变(2065年将为1.44)。大大低于2.0的出 ... ... [阅读更多]

编者按
编者按  2015年12月22日

展望2016年日本经济

小峰 隆夫(大正大学地域创生学部教授)

景气虽然正在缓慢地持续回升,但中长期课题仍被一再往后拖。这就是我对2016年日本经济的展望。
首先,看看2015年末的景气状况。用一句话来概括就是非常微妙。显示整体景气指数的GDP(实际、同比)4-6月期为-0.5%之后,7-9月期为+1.0%。一进一退,这样一来2015年度的增长率要低于1%。因为政府预期的GDP增长率为1.5%,所以经济走向不像政府估计那样坚挺已经成了不争地事实。 那么政府对此是如何看的呢?这也很微妙。根据每月的经济报告总体判断(11月),关于景气的评价是“在这一段时间,有一些薄弱环节,但整体上是在缓慢的回升过程中。”并未改变“景气在回升”的判断。对此,综合指数(CI、景气变动指数)的判断是“景气在踏步不前”。这是根据机械性的规则来判断的,具有很高的客观性。实际上,判断景气在踏步不前的状态应该没错。 那么民间的经济专家们怎么看呢?我在展望经济动向之际,利用的是日本经济研究中心的“ESP预测调查”。该调查是就景气动向对40名第一线的经济专家实施问卷调查,总结平均值来发表。在问卷调查中,有一个是涉及景气的高峰和低谷的提问。... [阅读更多]

编者按
编者按  2015年8月20日

展望2015年度的日本经济

小峰 隆夫(大正大学地域创生学部教授)

在日本,每年的年末至年初社会上经常会发起一番下一年度的经济将何去何从的大讨论。因此,本稿就2015年度(2015年4月~2016年3月)的经济展望进行论述。首先思考一下景气的前景。日本的景气自安倍经济学开始的2012年11月就进入了景气上升期,但从2014年初景气开始出现恶化。至于今后,本人通过以下流程进行了预测。首先本人查阅《ESP预测调查》(日本经济研究中心所进行的针对第一线经济学家的定期问卷调查)作为预测基准。该调查计算了40名的经济学家的平均预测(民意调查),因此以此为基准。最新(2014年12月)的2014年度实质GDP增长率预测调查显示为1.7%。与13年度的负0.5%的预想相比较,着实有了很大的改善。接下来,判断2015年是“景气上升之年”还是“下降之年”。这是最不易判断之处,但本人认为将是“上升之年”。理由如下所示。第一,2013年度的负增长受到了消费税上调导致的一次性因素的极大影响。一是,紧急需求的反作用,另一个是税率上调导致的家计实质收入减少(2%左右)。对增长率的负面影响将会在2015年度逐渐消失。... [阅读更多]

编者按
编者按  2015年1月8日

华盛顿共识与北京共识

小岛明 世界贸易中心东京会长、政策研究大学院大学理事兼客座教授

2015年,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七十周年,同时应该也会成为围绕世界经济掌控权展开角逐的一年。原因是战后,美国主导的“布雷顿森林体制”始终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和世界银行为支撑,领导着世界金融和经济的运营及理念,而如今旨在加强发言权的中国等国正在通过构建独自的制度来修改这样的世界经济统治局面。尤为引人注目的是由中国提出并预计于2015年完成设立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IIB)等动向。中国于2013年10月提出这一构想,并于第二年10月与二十个意向国签订了备忘录(MOU)。次月,印度尼西亚也声明愿意签署该备忘录。现已有包括中国和东南亚国家联盟(ASEAN)十国在内的共22个国家参与到了AIIB设立协议的筹建过程中。并且除此22个成员国,只要在2015年3月末之前签订此备忘录也可进行设立内容的交涉,成为“创始成员国”。... [阅读更多]

编者按
编者按  2015年1月6日

日本首相在澳大利亚会议的演讲

神谷万丈

在本人着手执笔本稿之际,安倍首相解散了众议院。日本的国会实行众议院和参议院两院制,在政治力量方面众议院处于更强地位。为什么这么说呢?这是因为众议院在几个方面被赋予了相对于参议院的优越性。日本宪法规定:“内阁总理大臣从国会议员中选出,由国会表决指名”,在该宪法的指导下,首相从所有的众议院议员中选出。按照惯例,大部分内阁官员也是从众议院议员中选出来的。因此,众议院议员选举是决定日本政治动向的最重要的选举,本次选举也将成为左右安倍政权今后的政策方向性的一次选举(安倍首相也有可能就此下台)。不过本人在此将不进行面临选举的各党主张的分析和选举结果的预想。为什么呢?因为读者在阅读本稿时,实际上选举结果已经出来了。取而代之,本人将通过本稿探讨安倍首相在这2年内频频频遭到来自国外批判的一个重要政策课题(不过,本课题很难成为选举的争论点)。那就是安倍的“历史认识”问题。... [阅读更多]

编者按
编者按  2015年1月6日

2020年东京奥运会与1964年奥运会之间: 超越景气对策的可持续性发展模式

小岛明 世界贸易中心东京会长、政策研究大学院大学理事兼客座教授

2014年年底的选举,被视作对安倍经济学和安倍晋三政权的信任投票,其结果是自民党单独获得了远远超过半数以上的议席,大获全胜。但是,有三点必须引起注意。第一是“只有这条路”的安倍经济学,以及围绕着它的经济政策讨论不知从何时起,逐渐倾向于“景气政策”的讨论,而提升成长趋势和潜在成长率,构筑持续性的再生日本模式的视点变得模糊。第二是曾经有过的悲观主义的确得到缓和,对未来也产生了乐观的论调,但是视点还只是到2020年的东京奥运会为止,存在着目光较短浅的弱点。第三是在民主主义自身的统治问题得到内外议论的环境下,其根基的“投票率”仅为52%,是至今以来最低的一次,沦为“二分之一的民主主义”。... [阅读更多]

编者按
编者按  2015年1月5日

进入第二阶段的安倍经济学

小峰 隆夫(大正大学地域创生学部教授)

日本的人口,以2008年为顶峰,一直在递减,截至2013年达到1亿2千7百万人。人口动向取决于总计特殊出生率(Total Fertility Rate,一个女性一生中生产孩子的数量),对日本来说,如果该出生率在2.07以上,人口就不会减少。可是,日本的总计特殊出生率,在长期持续下滑,在2013年为1.43。在国际上来看,为相当低的水准。如果该出生率今后也不会有太大改变的话,日本的人口将进一步持续减少。根据国立社会保障人口问题研究所(2012年)的研究数据预测,日本人口在2030年为1亿1千7百万人,2060年将减到8千7百万人(将出生率和死亡率假定为中等程度时)。针对人口减少的问题,日本政府于2014年6月24日决定的“经济财政运营和改革的基本方针2014”中,制定了保持一亿人口的目标。以往日本政府为少子化政策付出了努力,但是对人口规模、出生率等并未设定具体数据目标。因此,这次设定的一亿人口的目标具有划时代的意义。... [阅读更多]

编者按
编者按  2015年1月5日

关于一亿人口的目标

小峰 隆夫(大正大学地域创生学部教授)

日本的人口,以2008年为顶峰,一直在递减,截至2013年达到1亿2千7百万人。人口动向取决于总计特殊出生率(Total Fertility Rate,一个女性一生中生产孩子的数量),对日本来说,如果该出生率在2.07以上,人口就不会减少。可是,日本的总计特殊出生率,在长期持续下滑,在2013年为1.43。在国际上来看,为相当低的水准。如果该出生率今后也不会有太大改变的话,日本的人口将进一步持续减少。根据国立社会保障人口问题研究所(2012年)的研究数据预测,日本人口在2030年为1亿1千7百万人,2060年将减到8千7百万人(将出生率和死亡率假定为中等程度时)。针对人口减少的问题,日本政府于2014年6月24日决定的“经济财政运营和改革的基本方针2014”中,制定了保持一亿人口的目标。以往日本政府为少子化政策付出了努力,但是对人口规模、出生率等并未设定具体数据目标。因此,这次设定的一亿人口的目标具有划时代的意义。... [阅读更多]

编者按
编者按  2015年1月5日

劳动力不足背景下的日本经济

小峰 隆夫(大正大学地域创生学部教授)

突如其来的劳动力不足现象,并不单纯是景气问题,长远地看这是日本经济接下来要面临的重要课题。劳动力不足的覆盖范围已经越来越大。“建筑公司因为人手不够而倒闭”,“人手不够所以城镇基础建设实施缓慢”,“仅靠钟点工来扩大经营规模的快餐连锁店结果惨败”,“合同工、钟点工等非正式职员的待遇不断得到改善”等,诸如此类的报道频繁可见。我们先来看看数据。2011年11月以后,因景气好转雇佣形势也逐渐得到改善。2012年11月0.82倍的有效雇佣倍率也于今年6月增长到了1.10倍(针对一人求职者有1.1个工作)。这是自1992年以来时隔22年的最高水准。而失业率,自2012年11月的4.1%,于2013年6月降到了3.7%。同年5月虽然降到了3.5%,但之后仍有一些起伏。失业率有所改善的最主要的原因在于,家庭主妇们也陆续走出厨房去参加工作,为家庭创收。这一点也折射出雇佣形势的好转。... [阅读更多]

编者按
编者按  2015年1月5日

为日本将来实现技术、商业的双赢

小岛明 世界贸易中心东京会长、政策研究大学院大学理事兼客座教授

胜在技术上败在生意上,”这句话可谓耳熟能详。日本的技术力确实受到全世界的好评,在主办达沃斯会议的世界经济论坛(世界经济论坛)每年发表的世界竞争力排名中,日本企业的技术力居于首位,而日本综合竞争力则停留在第九、十位。其中的差距可以说是技术力本身与以实际应用、活用技术力,确保其利益,从而使经济、社会及人们的生活水平得到提高的能力之间的差距。2013年6月,政府在内阁决定的“日本复苏战略”中频繁出现“技术革新”这一词汇,重申了“日本是世界上最适合技术革新的国家”,但妨碍技术革新的正是政府自身,尤其是政府方面的规章。要说起来,也曾有人指出Innovation翻译成“技术革新”本身就是日本自身的问题。“技术革新”若仅意味着技术的革新和进化,则迥异于Innovation的原本意思,Innovation不仅是指技术,而且还意味着对技术运用的整个体制进行革新。也就是说,无论是哪种技术,若不能在经济、生活中得到活用,促进经济发展、提高生活品质并确保利益产生的话,就不能说是与伟大学者熊彼德所提出的Innovation相吻合。... [阅读更多]

1 / 212

Managemented by 佐口尚志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