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编者按  2015年1月5日

劳动力不足背景下的日本经济

突如其来的劳动力不足现象,并不单纯是景气问题,长远地看这是日本经济接下来要面临的重要课题。

紧迫的雇佣形势 

小峰隆夫(法政大学研究生院政策创造研究科教授、日本经济研究中心理事)

小峰隆夫(法政大学研究生院政策创造研究科教授、日本经济研究中心理事)

劳动力不足的覆盖范围已经越来越大。“建筑公司因为人手不够而倒闭”,“人手不够所以城镇基础建设实施缓慢”,“仅靠钟点工来扩大经营规模的快餐连锁店结果惨败”,“合同工、钟点工等非正式职员的待遇不断得到改善”等,诸如此类的报道频繁可见。

我们先来看看数据。2011年11月以后,因景气好转雇佣形势也逐渐得到改善。2012年11月0.82倍的有效雇佣倍率也于今年6月增长到了1.10倍(针对一人求职者有1.1个工作)。这是自1992年以来时隔22年的最高水准。而失业率,自2012年11月的4.1%,于2013年6月降到了3.7%。同年5月虽然降到了3.5%,但之后仍有一些起伏。失业率有所改善的最主要的原因在于,家庭主妇们也陆续走出厨房去参加工作,为家庭创收。这一点也折射出雇佣形势的好转。

上述的雇佣形势变化正在成为将来的经济形势转变的主要原因。

首先,我们从最近有效雇佣倍率1.10倍这个数值来分析。所谓的求人倍率,是指求职人数(分子)和招聘人数(分母)的比率。因此,这一比率每上升1个百分点,意味着“招聘人数”大于“求职人数”,但最终因为“供不应求”,产生了劳动力不足的现象。

同时,企业也得出了上述“供不应求”的结论。据日本银行的全国短期经济观测调查结果显示,2013年3月后大中小企业中关于雇佣形势的回答,“人手不足”超过了“劳动力过剩”。最新6月的调查结果显示,中小企业中的劳动力不足已经超过泡沫经济崩溃时期呈史上新高。

持续的劳动力减少问题 

劳动力不足的问题,今后会如何发展?为了研究这个问题,我们首先要理解人手不足现象产生的背景。

从人口流动和劳动力的关系来看,日本的生产年龄人口(劳动力适龄人口),自1995年达到史上最高的8730万人以来,一路递减,于2013年10月降至7900万人。随之,劳动力人口也从1998年的6793万人的最高点降至2013年的6577万人。15年间减少了216万人!

即便劳动人口递减,但现实生活中并没有出现劳动力不足反而是雇佣形势的恶化更令人担心。其主要原因可归结为经济层面上的劳动力需求的减少,大于人口层面的劳动力减少。换言之,表面上没有明显波动,但劳动力不足的暗流始终没有消失过。也因此,经济层面的劳动力不足问题终究得不到改善,甚至愈发严重。在此背景下,经济好转产生的劳动力需求过大,犹如洞窟里的蚂蚁们被突然暴露于光天化日之下。

关键在于今后怎么办?生产年龄人口将于2030年降至6773万人,2060年降至4418万人(根据国力社会保障•人口问题研究所、出生•死亡调查报告)。因此,即便一些高龄老人和妇女的相关劳动参加率有所提升,但劳动力人口会大幅度下降是个不可避免的趋势。当然,关于将来的劳动力人口的分析与展望,并不是单纯地就年龄和性别进行划分然后加以评析那么简单。

际此,日本经济研究中心地桑圆进主任研究员以2013年的数据为准,预测了2030年和2060年的劳动力比率。据预测显示,在实施与促进劳动参加率回升相关的政策并收到效果的前提下,劳动力人口将从2013年的6577万到2030年降至5954万人,2060年降至4017万人。2013年~2030年的减少率为0.6%,之后2030年~2060年的减少率将加剧到1.3%。

也就是说,如果不是经济停滞等特殊情况的出现降低或者减缓了劳动力需求,那今后相当长的一段时期内,劳动力不足的问题会愈演愈烈。

解决供求关系落差意味着什么? 

在劳动力问题恶化的背景下,缩小供求关系落差尤为重要。所谓的需求落差是指,对应于支持日本经济的供求关系中潜在的生产能力,而显示出的实际生活中的需求达成度。

内阁府公开的数据中显示,2014年第一季度的需求落差缩小到-0.3%(供大于求)。第二季度扩大到-2.2%,第三季度应该是实现了“负负抵消”,再次缩小了落差。之后如果能够持续稳定的增长,需求落差应该会打破负增长的局面。

也就是说,日本经济的总体会从“需求不足”转变为“供给不足”。针对这一发展趋势,经济政策的基本方向上有几点也是值得关注的。

目前为止市场是需求不足的状态,所以相应的基本经济政策也是以扩大需求为目的。安倍经济的第一支箭指向的金融缓和,和第二支箭指向的增加公共投资都是为了扩大需求,按照大背景来讲,是“需求不足时期的经济政策”。但接下来势必要提高供给。所以安倍经济的第三支箭正是为了提高供给,这便是“供给制约下的经济政策”的必要性。

迄今未止,实施刺激需求的政策的后续对策及出口政策也是同样重要的。相应的有金融政策的出口和财政政策的出口两方面。金融方面面临着如何在异次元缓和状态下回归平和期。财政方面,如何重整公共投资等造成的财政支出扩大也是工作重心。

 

劳动力不足的经济局面接下来也会持续下去,也反映出日本经济总体的局部变化。政府应该正确认识现在所处的局面,充分估计将来的发展趋势,积极及时地调整经济政策地实施计划。

[为日本外交政策论坛特别撰稿。]


Managemented by 佐口尚志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