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编者按  2015年1月8日

华盛顿共识与北京共识

小岛 明(世界贸易中心东京会长、政策研究大学院大学理事兼客座教授)

小岛 明(世界贸易中心东京会长、政策研究大学院大学理事兼客座教授)

2015年,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七十周年,同时应该也会成为围绕世界经济掌控权展开角逐的一年。原因是战后,美国主导的“布雷顿森林体制”始终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和世界银行为支撑,领导着世界金融和经济的运营及理念,而如今旨在加强发言权的中国等国正在通过构建独自的制度来修改这样的世界经济统治局面。尤为引人注目的是由中国提出并预计于2015年完成设立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IIB)等动向。

中国于2013年10月提出这一构想,并于第二年10月与二十个意向国签订了备忘录(MOU)。次月,印度尼西亚也声明愿意签署该备忘录。现已有包括中国和东南亚国家联盟(ASEAN)十国在内的共22个国家参与到了AIIB设立协议的筹建过程中。并且除此22个成员国,只要在2015年3月末之前签订此备忘录也可进行设立内容的交涉,成为“创始成员国”。

作为亚洲开发银行的主导国——日本,对于这一新银行的成立采取何种态度,其立场可谓十分微妙。与备忘录不同,设立协议具有法律效力。如果不参与设立协议内容的交涉,日本即使最后加入该协议,也对协议的内容没有任何发言权,只能无条件接受。

AIIB的目的是支持亚洲庞大的基础设施建设(据亚洲开发银行统计20年所需资金高达8.3兆美元)以及由此实现的亚洲各国间协作和经济发展。作为经济大国崛起的中国,在国际上履行大国的职责是无可厚非且应该欢迎的。

然而,中国的这一构想却存在若干课题与问题。首先,美国担心,中国此举会通过基础设施的投资来对拢络亚洲诸国,排外地确立中国的势力范围。IMF和世界银行的总部都设置在华盛顿,可以说美国政府对其运营掌控着主导权,而与此相对,AIIB总部位于北京,行长也预计由中国人担任。另外,前者以自由市场经济和民主主义为理念(华盛顿共识),而后者不为追求民主,实为独裁主义下的市场经济(北京共识)。

IMF和世界银行本身对于经济上的新兴国家的出现没有作出及时的应对,尽管美国持有否决权的这一现状遭到批评,也有提议要求改革,但改革迟迟没有进展。比如IMF在2010年决定增加两倍资本,同时将24个理事国中的两个位子让给新兴发展中国家时,美国议会提出了反对。

而另一方面,AIIB中的最大出资国,中国,拥有50%决议权,而其理念的不明确性,以及涉及到新银行的环境在内的融资政策和条件的不明朗性,基础设施建设中的物资筹备规则不确定性等,仍存在着一系列问题。

新银行的设立只是时间问题。对于IMF,世界银行等现有银行,日本在确保其在根本层面上实施改革,以及现有银行与新设立银行间合作而非对立的关系的建立上,应起到相应的作用。而为此,日本不应在态度上混沌其辞,应该主动参与到设立协议的交涉过程中并明确表明自己的立场。

[为日本外交政策论坛特别撰稿。]


Managemented by 佐口尚志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