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编者按  2015年8月20日

展望2015年度的日本经济

小峰 隆夫(法政大学院教授)

小峰 隆夫(法政大学院教授)

在日本,每年的年末至年初社会上经常会发起一番下一年度的经济将何去何从的大讨论。因此,本稿就2015年度(2015年4月~2016年3月)的经济展望进行论述。

首先思考一下景气的前景。日本的景气自安倍经济学开始的2012年11月就进入了景气上升期,但从2014年初景气开始出现恶化。至于今后,本人通过以下流程进行了预测。

首先本人查阅《ESP预测调查》(日本经济研究中心所进行的针对第一线经济学家的定期问卷调查)作为预测基准。该调查计算了40名的经济学家的平均预测(民意调查),因此以此为基准。最新(2014年12月)的2014年度实质GDP增长率预测调查显示为1.7%。与13年度的负0.5%的预想相比较,着实有了很大的改善。

接下来,判断2015年是“景气上升之年”还是“下降之年”。这是最不易判断之处,但本人认为将是“上升之年”。理由如下所示。

第一,2013年度的负增长受到了消费税上调导致的一次性因素的极大影响。一是,紧急需求的反作用,另一个是税率上调导致的家计实质收入减少(2%左右)。对增长率的负面影响将会在2015年度逐渐消失。

第二,名目工资在上涨,此动向在2015年也将会持续下去。个人平均工资在2013年度仅比上年度上涨了0.1%,但2014年7-9月期则比上年增长了1.5%。工资通常由劳动供需、企业收益、物价动向决定,用工荒进一步加剧,因日元贬值企业收益好转,物价上涨。这些全都是工资上涨的要素。工资上涨将会增加家计收入,支持景气。

第三,政府的政策应当是景气的下限。政府于2014年末决定了一项3.5兆日元规模的紧急经济对策。政府估算通过此对策,GDP应该会上涨0.7%左右。其多数效果应该会在2015年度显现出来。宽松货币政策也将维持下去,这应该也会支持经济。

这样若判断为“上升之年”,就采用强势经济学家的见解。根据《ESP预测调查》可知,8家强势机构做出的2015年度增长率的平均预测为2.2%。通过以上流程,本人的结论是,2014年的景气后退将在短期内结束,2015年将实现较高的增长率。

不过,从长远来看,日本经济的课题相当严峻。因为所谓的安倍经济学的效果将逐渐减弱,并且安倍经济学未应对的课题将更加突出。

首先,安倍经济学的效果将会逐渐减弱。安倍政权刚刚上台后政府、日银共同设定的通货膨胀目标(2%)、黑田新总裁主导的异次元宽松货币政策极大地改变了市场氛围,导致日元贬值和股市上涨。而日元贬值改善了出口型制造业的收益,提高了物价。这就是“第一支箭”的效果。

但是,2%物价目标的实现变得不大现实,因此在2014年10月末日本银行又出乎意料地实施了更进一步的宽松货币政策。但是,关于金融政策,不如说如何让可以说是异常事态的量化宽松货币政策回归正常状态(所谓的“出口战略”)正成为重要课题。10月末的更进一步的宽松货币政策很有可能会使情况进一步远离出口而导致今后的课题更加严重。

关于“第二支箭”财政出动,的确13年度公共投资在实质上增长了10.3%,由此推高了增长率。但是,14年度的公共投资已转为减少趋势。15年度以后将不会成为增长率的正面要素。

“第三支箭”成长战略只能期待未来了,但担心日本的产业、企业的未来展望正变得难以具体描绘出来。象征该点的是日元贬值的效果。日元贬值应当是增加了出口数量并使景气好转,拉高了进口物价并使摆脱通货紧缩变得更为容易。当中,进口价格的上涨很容易就实现了,但出口数量的增加完全未显示出来。这是因为企业一心把日元升值部分投向日元结算的出口价格的上涨,并未降低外汇结算价格(销售价格)。

总而言之,日元贬值并未带动出口主动型的经济增长。也就是说,日本企业已将海外生产作为基本方针,尚未描绘出将日本作为生产据点来增加出口的展望。因此,即便日元贬值,出口价格仍未降低,也没有增加出口数量。这样收益是增加了,但未打算加强生产,因而设备投资也不会增长。假设雇佣增加,也只是非正式员工部分,而假设工资上涨,也只是奖金部分。所以,很多人认为“无法体会到景气回复的实感”。

为从这里摆脱出来,应当转变出口主导型的发展模式,拆除管制框条,开放医疗、看护、环保等方面的潜在需求,转为国内需求主导型的产业结构,但这还需要相当长的时间。

安倍经济学的非对象-财政、社会保障改革的对策今后也将面临考验。尤其是因政府将原定于2015年10月消费税由8%上调至10%一事延后至2017年4月实施,财政重建完全无法预料而成了大问题。同时,即便在实现了政府预想的增长并且消费税在2015年秋天上调至10%的前提下,也难以实现2020年度基础财政收支顺差这一政府目标。这是因为景气恶化,消费税上调延后了,这样政府目标更加遥远了。

即便短期景气好转了,中长期经济课题也看似相当难解决。“短期乐观、长期悲观”是本人对2015年的展望。

[为日本外交政策论坛特别撰稿。]


Managemented by 佐口尚志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