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第一期 ,政治  2010年7月1日

再现”扭曲国会”

7月11日,参议院举行选举。执政的民主党在这次选举中所获议席停留在44席,自民党则确保了51席,在改选的议席中跃居第一政党位置。这样,民主党与国民新党的议席加起来也只有110席,在参议院议席中未过半数。国民表示了对民主党的不满,选择了”扭曲国会”。

这次参议院选举对民主党来说是有很重要的意义的,原因是参议院有很大的权限。

在宪法下,虽然众议院的判断优先于参议院,但并没有太大的优势。虽然在首相的提名、批准条约、审议预算时众议院的决定优先于参议院,但在制定法案方面,众议院与参议院在实质上几乎是对等的,当众议院与参议院在对法案的审议决定上出现不同结果时,要实现以众议院的决定为最终决定,还必须得到众议院三分之二的出席议员再次通过。

鉴此,菅首相今后要想制定稳定的政策,以民主党为中心的执政党最好能在参议院中掌握过半数的席位,这次选举的重要性就在于此。再加上这次选举是去年9月政权更迭之后首次实施的正式国政选举,从国民对执政的民主党迄今十个月的政绩做出评价的意义上来看也是非常重要的。

评论这次选举,本文提出三点。首先是对选举结果的评价;其二是涉及菅首相的执政课题;最后是对政治形势做一简略展望。

在这次选举中,有两点受到国民的重新审视。第一点是对去年9月以来民主党政权的运营做出整体评估;第二点是对菅内阁政策的评价。特别是菅首相在选举中表示了要在本年度制定税制改革方案的想法,同时约定要对消费税提到10%的问题认真研究,这一表态受到了注目。

从选举结果看,可以说国民对从去年9月起民主党政权的运营做出了严厉的审判。民主党政权虽然在预算甄别※1方面留下了业绩,但是日美关系恶化,经济停滞不前。此外,以前首相的伪装捐款等问题等,围绕着政治与金钱的关系,使国民对政治的信赖产生了动摇。民主党在参议院选举前夕只不过是把首相由鸠山换成了菅,这并未能消除国民对民主党政权成绩不佳的不满,并没有得到国民的谅解。

许多媒体以及民主党内的一部分人认为,因为菅首相在选举中提及要提高消费税而导致了民主党的败北。但是造成民主党战局不利的,并不是因为要提高消费税这一政策本身有问题。因为自民党比民主党更明确地把10%的消费税作为选举的公约,而自民党却在改选的议席中确保了第一党的地位。

关于提高消费税有这样三个问题。首先,菅首相只是表示过”将自民党提案的10%作为一种参考”,并没有表明数字的计算标准。当对首相发言表示异议的呼声变大之后,首相对于提高消费税的发言屡屡忽左忽右。对于税制这样一个国家运营中最基本的问题,在提出一种方针时,本来需要做很多艰苦细緻的工作进行全盘的计划设想,并以坚定的决心公布于众。但是首相却没能那样做,这使人们对首相的领导能力产生了怀疑。更有的是,民主党的一部分政治家还在选举中公然与首相的方针唱反调,损害了党的团结一致。上述问题使自去年9月以来民众对民主党政权运营能力的不安感进一步增大,导致了民主党的失败。

那么,菅首相今后的课题是什么呢?外交方面的最大课题是解决普天间美军基地的迁移问题。日美安全保障协议委员会在5月28日发表的共同声明中提到,”内阁成员将要求专家尽快完成对替代设施的位置、安置、以及施工方法进行的研究。”要将替代设施迁移至边野古地区,首先必须要得到冲绳县方面的协助,但是由于冲绳县知事反对在县内迁移,所以要完成替代设施的方案并不那么容易。

内政方面最紧要的课题,是要应对财政危机与经济的低迷。首相必须编制出2011年度的预算方案,同时要应对我国处于危机状态的财政。在本年度的预算92.2万亿日元当中,税收仅占37.3万忆日元,靠国债填补的缺额高达44.3万亿日元。执政前的民主党曾经主张,只需通过削减不必要的行政经费,即使不增税也能够平衡财政支出。但是,在去年的预算甄别后达到的永久性节约额度也只不过才1万亿日元,这表明削减不必要经费的方法有一定的局限性。编制明年度的预算方案,仍需要发行巨额的国债也是势所难免,因而承认这种状态的持续也将成为首相的课题。

第二,经济持续低迷,需要寻找搞活经济的方略。虽然2010年第一季度按年度换算,经济增长率高达5%,但这不过是对在雷曼事件后出现的景气大跌的一种反动。对政府来说,探求搞活经济的方略依然重要。具体地说,重要的有两点。首先是需要克服通货紧缩。紧缩不仅对雇佣造成不良影响以至对经济增长带来不利,还会直接减少税收。雷曼事件后,发达国家的中央银行采取了大幅度金融放宽的政策,而日本银行的金融放宽虽然并不充分,却还始终只顾回避通货紧缩的责任。在野的自民党也提出把摆脱通货紧缩作为公约,在这次选举中获得10个议席的众人之党更是把修改日本银行法公开写进了公约。想必菅首相将会边听取在野党的政策主张,边思考摆脱通货紧缩的方法。

另外一个重点,是切实实施提高日本经济增长力的政策。为此需要落实6月份制定的新发展战略。

菅首相在推行一系列的政策课题之前,必须跨越两大障碍。第一是9月在即的民主党代表选举。在民主党内,追究民主党在参议院选举中失败责任的呼声非常强烈。基本可以肯定,以小泽一郎为核心的势力将会推出对立候选人,以图达到更迭首相的目的。

对菅首相来说,其内心的苦衷是,无论1989年、1995年、1998年、或2007年,每一次参议院的选举失败,都引来了首相或党首的更迭。菅现在唯一可以值得庆幸的只是舆论还没有要求更换首相。的确,内阁的支持率开始处在低迷状态。据读卖新闻在参议院选举后的民调,内阁的支持率是38%,而不支持率达到52%。只是要求更换首相的只有28%,62%的人希望他继续当政。

第二,即便菅首相在党的代表选举中再次当选,但在”扭曲国会”下,即在执政党在参议院变为少数势力的情况下,不得不采取种种政策来制定、并通过法案。2007年~2008年时的”扭曲国会”曾经导致国政的停滞。为了避免这种事态的再次发生,需要呼吁在野党参与联合执政。其中的关键是公明党,公明党现有19个议席,如果参加联合,执政党在参议院的势力将超过半数。但是难以想像在选举战中成为批判民主党先锋的在野党,会在参议院选举之后立即与民主党进行联合。

为此,目前民主党将只能按每一项政策的具体内容寻求与在野党的合作。届时的关键将是自民党。因为除了税制改革之外,民主党与自民党的政策主张在摆脱通货紧缩方面亦有相通之处。所以应该有充分进行政策协调的余地。

(此论文为《越洋聚焦-日本论坛》日文撰稿并译成中文。)

[2010年7月]

※1.对于国家和自治体政府的行政事业,公开引进外部评估,把握在编制预算时,就是否需要此项事业、如有必要,就由谁承担(官方还是民间)做出判断。在此基础上,将此活动细分为”不做”或以”民间、国家、都道府县、市町村”等划分实施。(编注)


Managemented by 佐口尚志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