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第四期 ,政治  2010年12月2日

今后也要遵守日本的原理原则 —-前原诚司外务大臣访谈录

对解决尖阁诸岛冲突问题的评价

田原:尖阁诸岛的”冲突事件”在日中间刚刚要走向收尾的十月中旬,中国各地爆发了大规模的反日游行。你认为为什么在这一时机爆发呢?

前原:参加者大多为年轻人,据说是响应因特网上的号召,这是难于想象的事态。我们通过外交渠道得到的感觉是,中国政府从开始就在致力于问题的降温处理。

田原:好不容易才看到正常化曙光的日中关系是否有可能再次恶化呢?

前原:对民间交流等造成了影响是事实。但是我想正常化的大潮流不会因为这次的游行受到影响吧。

田原:话题回到当初,那霸地方检察院将在尖阁诸岛海域冲撞日本海上保安厅巡逻船的中国渔船船长在保留处分的前提下释放后,民主党政权受到了国内舆论的批判。为什么以那种形式释放船长呢?

前原:政府有正式见解,我无附加解释。是检察当局的判断。

田原:那个判断是正确的呢,还是不妥因素较大呢?

前原:纵观历史,无论东西方,因一个局部事件引发国家间的争端,甚至发展到战争的事例不胜枚举。此次发生事件后,要尽最大努力妥善处理以避免发展为那种严重事态。不言而喻,这是最优先的课题。我们依据国内法严肃处理了此事。对于检察当局的判断,现阶段可能有不同观点。尽管释放了船长,但中方提出谢罪和赔偿要求,继续出现这种”恶化的状况”也是事实。我认为解决这些问题,使关系接近正常化是外交部门的任务。

田原:就是这个外交,在9月23日与克林顿国务卿的会谈中,前原先生引出了美方关于”尖阁诸岛是日美安保的适用对象”的讲话。美国还真敢讲出这句话了。

前原:是啊,迄今美国坚持”三段论”说法,这次却明确表达出”尖阁诸岛在日本的施政下,属于安保范围”。这一发言使日本政府受到很大鼓舞。

田原:我认为是前原先生的手腕发挥了很大作用。

前原:那倒不是,但访美之前我们进行了充分的准备,这是事实。

田原:九月末,细野豪志先生去北京会见了戴秉国国务委员,在释放船长后也一直坚持强硬态度的中国,我觉得好像是从那时起,态度发生了变化。

前原:细野是去年十二月”小泽访华团”的事务局长,这次是通过各种渠道与中国进行对话的尝试之一。据说他原来就有意向要与中国共产党建立关系。曾有报道说是政府向中国派遣了”密使”,其实是各种方式混在一起的结果,成了那种形式。

田原:细野先生去中国之前,你知道他将与戴秉国会见吗?

前原:是的。

田原:是中国做了工作希望派人去吗?还是自己提出来”想去的”?

前原:对此我不便发表意见。

田原:10月5日,这一次是菅直人总理与温家宝总理乘布鲁塞尔亚欧首脑会议(ASEM)期间的间隙进行了25分钟的会谈。但出发前菅总理曾说过”没有与温家宝总理会见的计划”。

前原:我们也没有得到菅总理的指示要求我们安排首脑会谈。所以那不是外务省事先设定的。

田原:对首脑会谈哪一方更积极呢?

前原:对不起,不发表意见。但是我认为以那次会谈为契机,形成了为实现关系正常化而努力的潮流,现在我们也在尽最大的努力推动这一工作。

中国将面临孤立?

田原:中国作为报复”尖阁诸岛事件”的措施之一,禁止高科技产品制造中必不可少的稀土金属的对日出口,之后对欧美也采取了同样措施,因此受到世界的批评。我觉得中国怎么好像在走向孤立,不是吗?

前原:从结论而言我认为中国不可能会孤立。因为中国有13亿人口,GDP以将近10%的年率持续增长,今年有可能超越日本,跃居世界第二位,对美国而言人民币问题也是当今最大的政治课题,中国是处在这样的位置。但是中国的重要地位是建立在通过贸易与世界相互依存基础上的。今后即使是哪一方也不能”无视”对方吧。

田原:但是,通过此次中国禁止出口稀土金属事件,人们对中国这个国家的看法发生变化,这也是事实。我们虽然知道中国政治上是施行一党专制,没有竞争,但大家都认为经济上早已实行了自由化。但现在才看到,中国的自由化还只是名义上的,政治有时仍可以限制经济。

前原:本来中国与欧美和日本的政治体制不同。也许有些国家可能重新认识到了这一点。但无论如何,不管是否喜欢,经济全球化在发展,不仅是中国,要参加世界市场的游戏,就都必须遵守世界游戏的规则。

关于资源问题,日本也必须独自考虑自己的事情。不可全面依存于中国,有必要实现来源多元化。要我讲的话,在这些问题发生之前,自民党政权时代就应该更认真地对待。因为在中亚等其他国家,也还埋藏着稀土金属资源。

田原:实际上并不稀少。

前原:由于价格优势,出现了中国独占这一领域的状况。但供给出现迟滞后,当然就会出现促进其他地区生产的事态。我认为现在这一潮流正在发生变化。

田原:我认为出口禁令是一种粗暴的做法,但近年来中国的”强力政策”非常明显。今年3月围绕南中国海的海洋权益,提出这是自己的”核心利益”,极而言之,等于中国宣布”这片海洋要由中国控制”,引起了东盟各国的反对。再看尖阁诸岛事件,中国对东海也表明了同样的意志。你如何看待这种”膨胀政策”?

前原:无论中国的观点怎样,特别是在东海领域不存在领土问题。尖阁诸岛是日本固有领土,这一立场不会改变。在这一前提下,我认为对尖阁诸岛维持实际控制是首先重要的。

不会成为日中关系的瓶颈

田原:那么,这就是问题。日本认为”尖阁诸岛是国内问题”,中国却主张”不对,那是我们的领土”。该怎么办呢?

前原:如您所知,我国根据1895年1月14日的内阁决定,将尖阁诸岛编入我国领土。(根据国际法的”先占”原则),利用十年时间慎重调查了是否有人居住,是否在别国的管辖之下等。中国指出,那是在甲午战争中被日本掠夺的,这是毫无根据的。

田原:确实,没有那样的史实。

前原:这是国际法中认可的”先占”,是日本的领土,这一点不容置疑。归根到底,中国开始提出领有权主张是在1971年,被视为是因为那里的近海海底查明了有天然气资源。

田原:那我明白。但是,不可能想像中国会改变主张,承认”尖阁诸岛是日本领土”,这也是事实。在这种情况下如何应对?

前原:无论中国有何种观点和主张,”东海不存在领土问题”,我们的这一认识不会变化。我们必须严肃地继续维持实际控制。

田原:例如,同样是我国固有领土的竹岛,在韩国的实际控制之下。为何在尖阁诸岛问题上如此坚持呢?或者说为何不向韩国提出抗议呢?

前原:关于竹岛问题,在各种各样的历史发展中,韩国实行实际控制,这是事实。绝非我们”不抗议”,在外交场合日本提出了自己的主张。另一方面,因为尖阁诸岛在日本的实际控制之下,所以要持续下去。这一点没有丝毫的讨论余地。

田原:但是,前原先生,不管妥当与否,中国主张”那是自己的领土”,这一点是有对立的。这是在此次事件中成为典型的、日中关系、外交上的瓶颈。不是吗?

前原:不好意思,我再重申一遍,尖阁诸岛不存在领土争议。这一主张不会发生变化,外交也将在此前提下推进,这就是日本的立场。

田原:在小泉内阁时期,发生了7名中国人登上尖阁诸岛的事件。那时两天之后即驱逐出境。这次却对船长延长拘留。就是说反而在民主党政权下,变成了在这一问题上要坚持原则,是这样吗?

前原:“登陆”是违反入境管理法,(所以驱逐出境)。这次是冲撞巡逻船后逃逸,属于妨害执行公务,恶劣程度不同。

田原:今后,如果中国渔船侵入尖阁诸岛周边海域的话,也会毫不犹疑地逮捕吗?

前原:对妨碍执行公务一类的恶性案例,当然要以这种姿态进行处理。

“高瞻远瞩的外交”可能吗

田原:1978年邓小平来日本访问时,就尖阁诸岛的领有权问题曾表示”下一代会比我们更聪明”,提议将此”搁置”。现在的民主党政权和前原先生,不管口头表达如何,内心真的是这种观点吗?

前原:好像我几次都岔开了你的话题,很抱歉。原则问题不让步。在此基础上考虑如何高瞻远瞩来建设日中战略互惠关系。

如刚才所述,日中特别是在经济领域有难以割断的相互依存关系。从中国来看日本是最大的进口来源国,又是仅次于美国的产品第二大出口国。从日本来看,中国在进出口方面都是最大的贸易伙伴。世界第二位、第三位的经济大国之间加强合作极为重要,从这个大局的角度,相互努力改善关系非常重要。

田原:你的意思是说,日中两国政府应放弃尖阁诸岛这个”小异”,优先追求以经济为中心的”大同”。中国虽然提出各种交涉,但日本坚持原则。领土问题上虽然双方立场不同,但可以通过外交解决。(两国)能够实现友好合作。

前原:我认为是可以这样的。

田原:还有,明年是中国辛亥革命100周年,中国国内计划举行各种各样的活动。如您所知,领导中国革命,被称为”中国革命之父”的孙文先生曾多次流亡日本,与日本关系密切。考虑日中关系的今后发展时,我认为这也可以当作一个主题。

前原:仙谷官房长官非常重视这一点。最终要看菅直人总理如何判断。

田原:最后,我们离开中国问题,我想问一下参加TPP(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协议)问题。对美国、澳大利亚、东南亚各国之间进行着谈判的这一协议、前原先生就日本的参加表现出了积极姿态。

前原:农业只占日本GDP的1.5%。当然农业很重要,但由于靠关税等”保护”的结果,形成了从业人员的平均年龄到达65.8岁的现实。我们必须加强农业,创造年轻人也能参加的环境,考虑进行彻底的改革。

不管怎样,维持现状,日本的工业产品难以与积极推动自由化的韩国产品进行较量。我认为加入TPP协议是改革日本结构的最后一次机会。

田原:希望前原先生也多向菅总理提议,务必实现日本加入这一组织的愿望。

(译自《中央公论》2010年12月号)[2010年12月]


Managemented by 佐口尚志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