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第七期 ,政治  2011年8月1日

核能发电事业”分离国有化”纳入视线

巨大的变化

东京电力公司(以下简称”东电”)福岛第一核电站事故引发了大规模损害,围绕这一大规模损害的巨额赔偿问题,日本政府将东电置于公共管理监督之下,于5月13日制定了”核电赔偿机构(暂定)”的大致框架。该机构是由包括政府与东电在内的10家核电事业体集资筹建的,该机构目的是在支付赔偿方面向东电提供支援。

一部分人认为东电正式置于国家管理的方案虽然也引人注目,但是,就算是实行国家管理,也只是局限于一时而已。之所以这么说,因为在以国家为电力事业核心的系统运营中,要拥有当事者的能力需要一段相当长的时间,比起这点,毋宁将从前一贯的系统运营交付给民间企业管理这个方法来得更为合理。所谓系统运营,是指高效地运营发电、送电、配电网络,能使需求及供给得以均衡,防止停电。

这一点与东电能否存续下去并没有太大关联。即便东电因为赔偿问题而导致经营破产,其他民间公司也可以继续东电的系统运营业务。像这样,电力事业维持民营形态这个大框架是不会发生变化的。但是这一点并不意味着电力行业应持续从前一贯的状态止步不前。以福岛第一核电站事故为契机,将有可能产生两个巨大的变化。

核能发电为”国策民营”

第一个变化,即核能发电事业从9家电力公司的经营中分离出去,视情况而定是否实行国营。该策略意味着可能将由于日本核能开发一贯施行”国策民营方式”而产生的问题一并解决。

早在福岛第一核电站事故发生以前,日本的核能发电事业就面临着一个矛盾,也就是即便是由民间企业经营,”国策”规定的支援(国家的介入)也是必要的,不可或缺的。

关于核能发电必然有国家介入这一情况,我们首先可以列举确保布局的问题。为了确保核能发电站的选址,就必然用到电源三法这个框架。

电源三法的框架是指,政府从民间电力公司征收电源开发促进税(包含在电费中),将其作为财政拨款的资金来源,并向配合核发电站选址工作的地方政府进行财政拨款。

这种结构直截了当来讲,意味着是国家介入市场以确保核电站布局的一种手段,民间企业单凭自己的力量是无法确保核电站的布局问题。

国家对核发电站的介入无法避免的另一个情况,即面临着如何处理使用完毕的核燃料问题(也是所说的”核废料回收问题”)。关于核燃料的废料回收问题,无论是回收利用(再次处理),还是一次性使用方式(使用过的核燃料不经过处理即行保管或废弃的方式),都无法避开国家的介入。

特别是现在的日本政府,在采用回收利用路线的情况下,必须要考虑到与核不扩散政策相整合再进行回收利用。然而,不言而喻,这是一种与市场机制不同性质的政治军事问题。

除了以上这些布局问题以及核废料处理问题之外,从本次的福岛第一核电站事故,我们可以明确了解到,即便是关于最最重要的有关非常事态发生时的危机管理,单靠民间电力公司是无法进行应对的。为冷却福岛第一核电站一号机组至四号机组,不得不出动自卫队、消防队、警察,甚至连美军都出动了。这就表示任由核能发电事业交付民营形态是不可能的事情。

“国策民营方式”的重要争论点在于,围绕核能发电,在国家与民间发电公司之间产生”相互依靠”的关系,但两者各自所负的责任尚不明确。因核能发电业务对”国策”的依赖性,9家电力公司将其各自的核能发电事业从经营中分离出来,这个方法从积极意义上讲正好可以消除企业私营性质,同时也发挥了民间的活力。

9家电力公司中最大的东京电力,也因发生了重大的核电站事故,处于攸关经营破产的关键时刻。想一想这个现实,即便站在危机管理的观点上,在民间电力公司的股东(根据场合不同,也可以说是经营者)中,呼吁核能发电事业分离的声音日渐高涨,也绝非不可思议。

电源3法 对电源选址地区发放财政拨款,以促进地区经济发展,更好地推进以电源选址为目的的法律。

Graph : Nuclear Power Generation竞争将会带来机会

很可能产生的第二个变化:跨越地域的电力公司间的竞争将会变得白热化。伴随东日本大震灾,在东电管辖区内实施、东北电力管辖区内准备完毕的”计划停电”之际,尽管在西日本以及北海道存在电力剩余的问题,但无法将两地剩余的电力充分地输送到东京及东北两个电力管区内,这是问题所在。

要消除这个问题,为了能在非常时刻从北海道到九州,进行必要规模的电力输送,有必要在周波数50Hz的东日本同周波数60Hz的西日本之间,安装可能进行电力相互输送的周波数变换设备。

此外,即便同样是周波数为50Hz的地区,一旦由交流电变为直流电,为了再次变回交流电,有必要将脆弱的北海道和东北间的输电线进行彻底地扩充并强化。

有关周波数变换设备以及北海道至东北间输电线的扩充问题,虽然从一开始就有人指责其必要性,然而电力公司害怕这会诱发跨越地域的相互间的竞争,故一直以来回避该案的实施。以东日本大震灾为契机,如果能对周波数变换设备以及北海道至东北间的输电线进行彻底地扩充强化的话,必然会提高电力公司之间竞争的可能性。

电力公司之间竞争的结果可能会使当今10大电力事业体的体制出现新的格局。通过经营整合,电力事业体的数量将会减少。这一点是非常有可能的。

然而,若真刀真枪动地发动竞争,从长远角度来看,对电力公司来讲绝对不是什么消极的因素。如果各电力公司能积极面对竞争,发挥各自的特点、优势进行角逐的话,民间活力将会提升,这反而会起到正面的作用。另一方面,真正的竞争对消费者,即需要电力的人或者单位来说自不必说也是有益无害的。

在本文中所指出观点:1、核能发电事业从9家电力公司经营中分离出去;2、跨越地域的电力公司间实现真正意义的竞争。对这两点笔者在2004年出版的(橘川武郞 《日本电力发展的活力》名古屋大学出版社)书中已经明确指出。

当时,大部分电力相关事业以及电力行政主管部门对这些观点视而不见,然而,从现阶段来看,这些制度的改革已成为当务之急。其最大的理由无疑是来自福岛第一核电站事故造成的巨大冲击。

(译自《自由时报》2011年7月号),翻译《日本综述》


Managemented by 佐口尚志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