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第十期 ,政治  2012年3月3日

[新世界地政学 特别篇] 金正恩体制和2012世界激变――北朝鲜世袭政权的不稳定性及给世界造成的冲击

Photo : Funabashi Yoichi

船桥洋一

“冰在融化的时候是最危险的。”这是玛格丽特·撒切尔评价戈尔巴乔夫总统改革的一句话。金正日之死,使我在某种意义上回想起了这句话。极权主义的致命弱点是世袭。北朝鲜目前正进入独裁体制最脆弱的时期。

金正日之死给日本及世界将带来怎样的影响?我们值得思考的是以下三点。

第一,作为金正日体制的遗产,遗留下了什么?另外,对于接班人的三儿子金正恩来说具有怎样的意义? 第二,”金正恩政权”的课题是为什么保持这个体制?要保持到多久? 第三,在欧美衰退、中国崛起、”阿拉伯之春”前程未卜、社交网络普及等全世界同时多发危机的环境中,金正日之死在地缘政治学中该占有怎样的位置? 我们在讨论由这三角关系形成的”映像”时,应该能看到我们直面的2012年世界的样子。

第一是金正日遗留下了什么?概括为一句话是,他铺设了通向国破家亡的道路。其中,最大的弊政是1990年代的饥荒造成了北朝鲜超过百万人因饥饿而死亡。这一点既是他作为国家领导人的失职,也可以说是继承父亲金日成的”正统性”造成了极大的损害。

1994年夏天金日成逝世,金正日成为后继者,同年10月缔结了”美朝框架协议”,北朝鲜宣称不再进行核开发。这之后,北朝鲜以服丧为名义,断绝了与世界的联系,从此在国际舞台上消失了。说起这期间北朝鲜在干什么,其实他们撕毁了协议,走上了浓缩铀开发的道路,另一方面出现了许多国民饿死的情况。”核”是金正日留下的巨大遗产。对于北朝鲜以外的国家来说,基本上是属于负面遗产,但是从金正日逝世后北朝鲜国内的报道来看,他们相信拥有了核就可以建立起一支”百战百胜”的军队,被称为是实现”先军政治”道路上取得的伟大成果。由于只顾对核的崇拜,导致了他们在全球化的潮流中被孤立,这个国家也随之没落了。

金正日遗留下的负面遗产还有,在他这一代,形成了”中国依存体质”。在前一任金日成统治时期,由于中国和苏联两国都想对北朝鲜施加影响,展开了竞争,所以还保留着一个国家的存在感,并且保有着与之相应的外交能力。金正日虽然也着力于同样的权利游戏,但是这期间中国经济爆炸性地成长,北朝鲜逐渐地被中国吸收过去了。结果是,北朝鲜用来赚取外汇的主要资源稀土,如果没有中国的帮忙,都不能充分地开发,在经济上,变成了”半殖民地”。

另外一点是,2008年中风病倒后,感悟到”死期”将至的金正日,在晚年为了完成金正恩的世袭,疯狂从事着”对华工作”。

其中最甚的是多次的访华。金正日在任期间总共8次访华,其中有4次是集中在2010年5月以后。也就是说,为了强行让三儿子继承权位,金正日不得不自己出马反复进行这样的”叩头外交”。

“三种神器”第二是对于成为后继者的金正恩来说问题是为什么要保持这种体制?要保持多久? 2009年11月,北朝鲜进行了缩小货币面值单位改革,据说是金正恩周围的人想要邀功而断然实行的。结果以失败告终。并且为了掩盖失败,2010年还发动了”天安号事件”和”延坪岛炮击事件”,这是有可能的。

如果这个传言正确的话,可以看出有帮预见金正恩被指明为后继人,急着要邀功的”冒险主义”者正在他的周围蠢蠢欲动。背景是,围绕着继承权的激烈斗争正在进行,这是不难想象的。在”单一独裁”的传统政治文化体制中,”监护人”和”集团首领”都是很脆弱的,这一点必须铭记。

结果是,金正恩从金正日手里取得了”血缘的正统性”、”核”及”中国的保障”这”三种神器”,并坐上了继承者的宝座。但是,这三种神器同时也很微妙,根据不同情形,今后也会变成束缚金正恩行动的东西。

比如说核问题。至今北朝鲜无核化”基本”上是不可能了。我认为,金正恩继承后,无核化是不可能实现了的。

但是也可以这么说,当时金正日是从零开始进行核开发的,一旦有情况,我也可以打”无核”这张牌。可是对于金正恩来说,”核”是从伟大的领袖及父亲手中恭敬地继承下来的遗产,否定它既是否定自己的正统性。

与此相联系,我想指出的是金正恩有可能进行铀浓缩性的核实验。这样既能实现父亲未完成的梦想,也能取得国民的支持,同时自主开发的话,也可以打核这张牌。

“今后经济是关键”关于”中国的保障”,对于金氏一族来说,中国是保证其一族权威的存在,但是在自尊心很强的朝鲜民族中,对于如此露骨的”叩头外交”,有些人会感到屈辱的吧。有一种民族主义的排斥心理可能会蔓延开来。北朝鲜的民族主义是在”朝鲜战争后的反美”运动中开始形成的,将来也有可能成为”反华”的起因。对华关系可能会变成走钢丝外交。

如此看来,金正恩的前途不得不说很艰辛。即便如此,如果金正恩能取得人民的支持,让政权走上正确轨道的话,那就是他完成了父亲未能完成的事业。

把这些展示出来的是,在金正日逝世后公开的”最后的现场视察”这张照片。拍的是裹着防寒服的金正日视察架子上排满商品的超市情形。一看此照片我就觉得”真是一张不可思议的照片”。明明是在室内,谁会裹着防寒服呢?话虽如此,为了省电不开空调的话,就可能不会有这些疑虑了。重要的不是照片的真假,而是通过此照片,北朝鲜政府想发出怎样的信息?因为金正日没有留下遗书,如果有的话应该会公开。此”遗志”,很有可能是金正日的妹夫、金正恩的监护人、党行政部长张成泽制作出来的。

根据这些我们来解读那张照片透露的信息,表面上是”将军大人很关心人民群众的生活”,实际上是金正恩他们发出的”为了人民群众的生活,要让超市的货柜摆满”誓言。比尔·克林顿应对布什的总统竞选口号是”It’s economy stupid !”,也就是说,透露的信息是”接下去是搞经济。” 他的近臣张成泽是干贸易出身的,在北朝鲜政府中被认为是开放派。”改革和开放”对北朝鲜来说是誓必要实现,其实经济改革并没有这么困难。只要让既得利益层也投资美元,让他们得点好处就好了。实际上金正日当初也想让罗津和新义州等地开放。结果是2002年核开发暴露后,在外界对朝的压力下,受到挫折罢了。

但是,对于北朝鲜来说,比”开放”更难的是”改革”。

为什么呢?因为象征北朝鲜国家的”主体思想”本来就和借鉴国外经验教训这一姿态不符。不要说从日本和韩国学习,即使是中国,虽然会去视察装作要学习什么,但是回国后什么也不干,不如说是政治层面上不能这么做。因为如果一套上外国这个概念,就能预见到马上会被批判为”外国的走狗”。

另外,北朝鲜每20人里就有一个军人,是一个”兵营制国家”。也就是说,对改革和开放存在着一股与生俱来的抵抗势力。改革的意思就是从这入手,改变社会结构。这一点连父亲都未能做到,只有29岁的金正恩能否做到,现在是一个疑问。

接下来两三年,我认为他会和1994年一样以”服丧”为名,巩固国内势力,所以不会进行激进的体制改革。”军事政变”这一萌芽,我认为已经被剪除了。

新权威主义的征兆第三是从金正日到金正恩的”世袭制”孕育了如此多的不安定要素,偏偏发生在国际政治潮流激变的时候。

有信息说,金正日逝世前很关注”阿拉伯之春”和围绕利比亚的形势。利比亚的卡扎菲上校和被美军射杀的奥萨马·本拉登这些独裁者的末路,肯定让其非常关注。

“阿拉伯之春”于2010年的12月从突尼斯开始,席卷了埃及、利比亚、叙利亚,这一潮流正在加速,想阻止都已经阻止不了了。通过互联网、手机等全球媒体,”孤立主义”的政治和经济越来越难生存下去。

对此,北朝鲜和中国这些国家都不约而同严加管束,举起传统”断绝外界威胁”的大旗,这两国很有可能加深对外警戒感。

能对北朝鲜形势产生影响的还有一个要素,就是欧洲的”主权债务危机”和伊朗核问题。欧洲由于要应对这些,所以难对朝鲜半岛发动军事行动。而美国虽然在去年宣告从伊拉克撤军结束,但是自身经济问题一大堆,忙于内政也很难处理北朝鲜问题。

金正恩也可以做这样的选择,由于看透了以上情形,”冒险”地挑起军事事端,制造外敌威胁,以图拉紧国内势力,巩固权力基础。

另一方,美国在1994年金日成逝世后,提升了对北朝鲜的警戒水准,但是这次却没有提升。因为考虑到提升警戒水准这件事本身可能诱发北朝鲜的”冒险主义”行动。实质上,比起1994年这次政权的权利基础更不稳定,还是不要贸然刺激更好。

对于美国来说,伊朗核问题是一个头痛的问题。2012年可能会越来越紧张。美国国内”厌恶伊朗”的思想很深,结果可能产生”先伊朗后朝鲜”的情形。

放到更宽的视点来看,通过这一系列事情,我们可以领会到不管是政治上还是经济上,欧美模式正在发生剧烈的变动。另一方面,以正在超大国化的中国为代表,包括印度、巴西等新兴国家中流行着”一直以来以欧美为中心的世界结束了”、”接下来应该由我们创造新秩序”这一思想。我们不能否定今年将要登场的中国新领导体制会有”新权威主义”的倾向。

在这样的前后关系下,考虑远东形势的话,韩国的存在就变得很重要了。

李明博总统任期到2013年,接下来的政权由于循环作用很有可能是左派上台。如果这样的话,中国、北朝鲜和韩国有可能在去欧美模式的”新权威主义”情结上产生共鸣。结果,这些国家可能会和美日产生隔阂。

“半岛问题”那么,日本该怎么办呢? 不用多说,首先要加强美日同盟。北朝鲜的威胁在战后一直推进着美日同盟关系的良性发展,但在民主党政权下,由于普天间问题等原因,美日同盟关系在内部日渐弱化。今后,在北朝鲜问题上对峙的话,可能会成为致命伤。

另外,如同之前提到的,既然韩国的存在是关键因素之一,当务之急是加深日韩合作。说起来不仅要加强日韩防卫合作,在情报、战略对话上也要有条不紊地推进合作。

考虑到北朝鲜长期不稳定因素的存在,假设北朝鲜政府倒台,美韩有必事先准备为朝鲜半岛统一的政策协议和政策协调。

绑架问题会怎么处理?我在考虑金正恩体制下关于绑架问题会不会放低姿态?但是我认为不会轻易地解决的。因为这是金正恩能够利用的为数不多的”外交牌”。

小泉访朝时,在北朝鲜一侧存在暗中牵线的”X先生”。我认为不久以后可能会出现”第二X先生”。

不知道北朝鲜会发出怎样的信号,最重要的是我们要冷静、慎重地推进我们的战略。

我在2006年采访了第二次核危机、小泉访朝及六方会谈,并写了《半岛问题》一书(朝日新闻社),通过此次危机,调查了朝鲜半岛的地缘政治学和日本扮演的角色,不止一次有过”似曾见过”之感。

回想起来,决定日本地缘政治学的瞬间,特别是近现代史,经常和”半岛问题”联动。西乡隆盛的”征韩论”、山县有朋的”(朝鲜半岛是日本的)利益范畴”、然后是日韩合并、接着是满洲事变下的”越境将军”林铣十郎、占领下的朝鲜战争……。朝鲜半岛经常会对日本”国家体制”的形成产生影响。

如今,还是朝鲜半岛试图再次决定21世纪中的日本前途。”似曾见过”就是这样的意思。

这次,我想解开”半岛问题”之谜。贤明的外交能否给东北亚带来稳定和和平,日本是有责任的。

统一问题、核问题、绑架问题、同盟问题、东北亚复杂的地缘政治学”半岛问题”是决定日本21世纪的永久课题。为日本的百年大计,根据形势,有时候需要无情地当机立断。在地缘政治学错综复杂的时代,理性而不是感性,不断协调自己和他人的厉害关系,实现和平才是真正的成熟。

(译自《文艺春秋》2012年2月号,148-153页)[2012年2月]


Managemented by 佐口尚志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