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第十一期 ,政治  2012年4月3日

逆21世纪的”面包和马戏团”而行之

Photo : Yamauchi Masayuki

山内昌之

“日本的自杀”应该可以算得上是一个刺激的标题吧?可是,像这样如此精准的指出21世纪的日本所陷入的弊病,如此具有预见性的文章并不多见。匿名”集团1984年”所写的文章,被刊载在1975年的”文艺春秋”2月刊上。

在这篇文章中写道,曾经勤勉的罗马人疯狂消费,过分主张自我权利而忘却义务,结果以繁荣作为代价,从历史的长河中衰亡,主张日本应从中汲取教训。以历史作为模板的警世之言,给当时的日本社会带来了很大的反响。据说当时的经团联会长故土光敏夫先生曾经把文章的复印件四处分发。

此外,日本的财政危机更增添文章的真实感,《朝日新闻》在同年1月10日的早报上发表了一篇《向未来的社会讨责任》(作者是若宫启文先生)的社论,其中谈到了”日本的自杀”一文。在舆论界总是站在不同立场上的《朝日新闻》,历经了大约40年,首次和《文艺春秋》达成共识,这也意味着在社会各界的有识之士对覆盖整个日本的危机,在深刻程度和广泛程度上已经达成了共识。

论文的主要观点是:所有文明都不是因为外部的攻击而破灭的,而是从内部社会的崩溃开始破灭的。也就是说,繁荣文明的没落是通过社会的衰弱和内部的土崩瓦解产生的一种”自杀”行为,表面上看是因为天灾人祸,而深层次的原因更在于国民内部的腐朽。这种观点对于研究历史的人来说,并不是什么新鲜的论调。然而,以历史做前车之鉴,与现代社会的弊病相呼应,单刀直入的分析和巧妙命名也增添了这篇文章的说服力。譬如,为了追求繁荣而流入罗马市区的人口,使得城市持续膨胀,最后导致小而坚固的团体彻底崩溃的现象叫做”大众社会化状况”。此外,对在布匿战争等战争中失去土地,经济没落,成为无产者的市民进行救济和保障,并使用巧妙的措辞,为其命名为”城市居民最低生活保障”。

还有,因古代罗马的《讽刺诗集》(尤为纳里斯著)而广为人知的”面包和马戏团”的典故,形象生动地说明了罗马的通货膨胀和利己主义的蔓延。为了得到市民大众的支持和爱戴,政治家们给不工作的人也分发面包,使得不知如何打发时间的市民把应该去工作的时间用来观看马戏团以作消遣。

进而,”集团1984年”以罗马自灭的过程为例,警告日本的历史也可能会重蹈覆辙。换言之,世界国家的心脏部位的繁荣→富裕为代价的放纵和堕落→共同体的崩溃和大众社会化状况的出现→像”面包和马戏团”这样的”城市居民最低生活保障”→福利成本的增高和通货膨胀以及市民的活力丧失→利己主义和恶平等主义的泛滥→社会解体的自灭过程。

社论中重要的观点是,对于没落的真正的危险的研究。那就是,通过极端的平等主义和否定上层人物的觉悟,指出日本人正在丧失识别危机和考验的能力。而且,就连战胜危机和考验的创造性和建设性的思考也退化了,警告说过于重视局部和短期的利益,就会看不见整体的、长期的未来。

“集团1984年”虽然没有使用”领导力”这个词,但是他们所说的”大众迎合主义”,就是我在近作《领导力》(新潮新书)中谈到的领导力的缺失,也是缺失了大局观和综合力的现代日本政治家的特性,是为了得到国民关注和需求,用花言巧语给予国民”面包和马戏团”的大众社会化的产物,有相当数量国会议员的资质也仅限于此。

总之,这篇论列举了从文明的没落中日本应该学到的教训,即便到今天,这也是值得聆听的。首先,如果国民过于看重且追求狭隘的利己欲望,不能控制自己的利己主义的话,经济社会就会走向自灭,这样的说法是正确的。现在的希腊和意大利的财政危机、国家的道德风险正是这样的例证。此外,如果国民失去自主自尊的精神,过分依赖福利社会,国家将不可避免地走向灭亡。比起最低工薪更想要生活救济金、丧失了劳动欲望的日本人和在日本的外国人,其人数在不断增加。同时,日本的国民对此现象却没有危机感。还有,对于否认精英这个说法的同时进行自嘲的日本来说,愿意承担责任的”精神的贵族主义”好像早已不复存在。

不仅是政治家,向学者、教师、市民、学生谄媚迎合,缺乏自我社会定位的人有太多太多了。这种人,毫不犹豫地就对后生或异性进行毫无根据的妥协和奉承。不接受锻炼和教育的年轻人不可能在国际社会上立足,顶多满足于在国内狭小的就业市场竞争一个小小的蛋糕。年轻人对于无法就业的状况感慨,对社会怨恨,最终仅仅退化成对政府的不满。

最后,战后日本人最可怕的弊病是失去了比物欲、私欲更重要的价值观和全局观,这种病态正在侵袭着21世纪的日本人,甚至比”集团1984年”的预言还要严重。在财政危机迫在眉睫的时刻,日本人仍旧追求”面包和马戏团”,完全没有义务和奉献精神的日本人算是什么呢?没有任何时候比现在更需要再次反思并发挥良知了。

(译自《文艺春秋》2012年3月号,118-119页)[2012年3月]


Managemented by 佐口尚志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