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第十一期 ,政治  2012年5月2日

“1984年集团”是什么

第一次读”集团1984年”的论文是在1974年的春天,从关西回东京的东海道新干线列车上。论文是在大阪相遇的山崎正和先生(大阪大学名誉教授)给我的,他说:”这篇文章挺有意思的,你看看吧”,这篇文章正是《对日本共产党〈民主联合政府纲领〉的批判》一文。

我看了一下,作者落款是”共同执笔 集团1984年”。很显然,命名取自乔治·奥威尔近未来小说《1984》。这部作品为人类的未来成为高度集权管理社会敲响了警钟,被认为是对社会主义社会的批判和对高科技高压力社会的批判。我记得开始时觉得作者名字取得巧妙,文章读下去后发现内容也很有趣,让人非常兴奋。

当时,我在《文艺春秋》做主编。之前我曾是《诸君!》的主编,从那时起我就开始向山崎先生约稿。山崎先生与”集团1984年”的关系其实在那时我并不了解。

登载这篇论文的《文艺春秋》1974年6月刊,在首页上作为”编辑部前言”,写着”1984年集团,是由20多名各领域专家组成的学者集团”。

文章中批判的目标《民主联合政府纲领》,用今天的话来说就是日本共产党的《宣言》。迄今为止,在在野党之中该党一直是按照其独特的路线在发展,而在1973年,该党提出了寻求与其他在野党联合组成联合政府的方案,此方案便是前文所提及的”纲领”。

在那之后,在参议院与执政党势力不分上下的国会状况下,将有可能诞生”左派政权”,或者应该说演变成为媒体希望其诞生的状况。现在的年轻人可能无法想象,当时日本社会党(现在的社民党)与共产党联合的话,曾经有可能取得政权。这两个党原本就强烈主张完善的社会福利、对弱者的救济、对大企业蛮横的控诉,而非”日本的社会主义化”。不仅是作为国家政策,在主要的地方政府中,如东京都知事美浓部亮吉、京都府知事蜷川虎三、大阪府知事黑田了一,都是革新派首脑掌握着主导权。

当时,美浓部知事,以”物价的美浓部”为标语,成为报纸和电视的焦点。冷静的想一想就知道,一个地方政府的首脑怎么能够单独抑制物价的上涨?可见当时整个日本都被一股狂热的思潮席卷。

拿到现在来说,就是对”政权交替”和对大阪的”大阪维新会”、名古屋的”减税日本”这样的地方政党同时发起狂热的时代。不论是在媒体还是舆论界,革新派都强烈呼吁政权交替,如果谁要是对此产生质疑,无疑会成为众矢之的。

在那个时候登场的,就是这个”集团1984四年”。作为主编,我也是下定决心登载了他们的文章。

之后我了解到,这个集团的中心人物是香山健一先生(原学习院大学教授)。但是,就连我这个负责编辑稿件的主编,也没有见过集团的任何一名成员。

接下来仅是我的推想,公文俊平先生(原东大教授,现多摩大学情报社会学研究所所长)、佐藤诚三郎先生(东京大学名誉教授)或许与这个集团有关。还有香山先生的老师清水几太郎先生(原学习院大学教授),在他的研究室里,聚集了很多前去学习的年轻学者,这些人也有可能参与其中。

《对日本共产党〈民主联合政府纲领〉的批判》登载之后,引起很大反响。日本共产党方面则要求”公布作者姓名”。

因为日本共产党强烈要求”反驳”,下一刊的7月刊内刊登了《对民主联合政府纲领批判的反批判》,接着”集团1984年”又写了《对日本共产党的再批判》,登载于同年的8月刊。

这个集团最终发表了7篇论文,其中,现在备受朝日新闻等媒体关注的是《日本的自杀》一文。文章指出:有史以来纵观众多文明的发展,当国民忙于追逐个人私利而放弃了通过自己的力量解决困难局面,并且领导人走从众主义路线的时候,这个国家其实是在自杀。这可以说是对满足于”面包与马戏团”(指统治者对民众施予小恩小惠以消除民众对统治者的不满情绪)的日本媒体与民众的严厉忠告。

随后,为行政改革而奋斗的中曾根首相的临时行政调查会会长土光敏夫先生(原日本经团连会长),也大力赞赏”《日本的自杀》说得好”,听说还将文章的复印件分发给周围的人。记得他还曾托我引见香山先生。香山先生、佐藤先生、公文先生随后便成为中曾根首相的智囊团,继续推进国家铁路的改革和行政改革。今天的日本,可以说在背负着相当于10年的国家预算的借款的情况之下,用过剩的福利政策来随意挥霍预算,却指责希腊和意大利的财政危机,以此迎合大众。文章刊登后已经过了37年,但”日本的自杀”真是让人感觉越来越逼近了。

(译自《文艺春秋》2012年3月号,122-123页)[2012年3月]


Managemented by 佐口尚志

返回顶部